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呵呵,可笑的天魔,你以為本座的神國,是你們能夠隨意踐踏的窮鄉僻壤嗎?」

就在氣氛異常凝重之時,氣息奄奄的光明父神,忽然放聲冷笑。

只見與天魔艦隊相對的另一邊,天際上方兩艘聖光流轉,造型華麗優美的白色巨艦,正率領著十幾艘護衛艦,從遠方威風馳來。

神國都城的援軍,終於來了!

現場四大魔神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

神國都城的守衛軍,早已在他們四大魔神的聯軍碾壓之下,苟延殘喘,毫無還手之力。

眼下神國都城外圍,趕來的援軍其實也不多,但兩艘重型母艦,再加上那位鴉首人身的火系神靈,確實有了與他們四艘旗艦一戰之力。

畢竟他們的巨型旗艦,確實擁有神靈一般的破壞力,但終究不是一位神靈。

如果那位火系神靈,配合神國艦隊,與他們的艦隊開戰,結局只有一個,對方慘勝,他們的艦隊全軍覆沒!

四大魔神全都冷著張臉,半響都說不出話來。

眼下事情似乎正朝著他們越來越無法掌控的方向,一路運轉而去,不論進退恐怕都將付出慘烈的代價,甚至連主動權,都逐漸落到對方的手中,這讓他們感到各外的焦躁與不安。

「怎麼?四位強大的魔神,無計可施了?」

王焱繼續冷眸掃視,以挑釁的方式,循循誘導道,「既然這場戰爭最終的勝負走向,決定在我們幾位神靈手中,諸位不如與我們來一場公平較量。」

「什麼公平較量?」

吞星使徒阿克曼冷漠出聲,他的三位同伴同樣注視向王焱。

「一場死斗。」王焱緩緩開口,一身氣勢驟然暴增,「立下冥河誓言,不死不休!」

「嘶!」吞星使徒阿克曼老眼一縮,其他三位同伴也各自暗吸了一口涼氣。

四位魔神各自暗忖,這個地球小輩,真是狠啦,但這個狠勁卻是盲目,而且愚蠢的!

居然敢找他們死斗,還要立下死誓互相約束?呵呵,真是不知死活!

吞星使徒阿克曼與三位同伴,用眼神各自交互了一翻,當場就一口答應下來:「呵呵,小子,既然你們主動找死,本座就成全你們!」

…… ……

「呵呵,小子,你們幾個確定要與我們四個一對一決鬥?並且還要定下冥河誓言,永不反悔?」

吞星使徒阿克曼面帶獰笑,冷冷打量著王焱,看對方的眼神,就彷彿在看一個傻子。

要知道他們這四位,每一位可都是縱橫宇宙的老牌魔神,他們見過的神靈,乃至殺死的神級生靈都不在少數。

以他們這四大魔神的能力與底蘊,誰手底下沒有幾件過硬的底牌?就憑眼前這幾個剛剛晉陞神級境界的小輩,也想跟他們斗?

真是不自量力!

不過就算吞星使徒阿克曼等人,自信王焱這些晚輩,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但百密總有一疏,他們實力境界越是崇高,反而越是小心謹慎,一絲顧慮總歸徘徊在他們心中。

「阿克曼老兄,你真的要答應那人類小子?」

此時深淵之主卡奧斯仍然不太放心,在暗中向另外三位同伴傳音道,「人類可是一個十分狡猾的種族,你就不擔心他們使詐?」

「沒錯,和這些下等種族談什麼條件?」黑隕使徒鋼特,也在這時插話傳音道,「就算他們比我們都出一位火系神靈,又能怎樣?不過是一個下等的元素神靈,以我們大軍現在佔據的絕對優勢,絕對能將他們一舉殲滅!」

「夫君,話雖這麼說,但是代價呢?」

瘟疫使徒賽拉米斯抬起眼眸,傳音插話道,「我們的兵力確實比光明老狗多出數倍,並且成功攻破神聖天幕,到達神國本土內部,但對方可比我們多出一位元素神靈,加上光明老狗與他的直屬艦隊,如果繼續強行攻打下去,付出的代價,我們四個恐怕誰都負擔不起。」

瘟疫使徒的語調輕緩,卻讓吞星使徒阿克曼,黑隕使徒鋼特,以及深淵之主卡奧斯,神色都變得微微有些凝重。

他們四人率領了四支艦隊,以及多達數十萬的聯合大軍,如果沒有王焱等人阻礙,他們將輕鬆推平整個光明神國。

可一旦多了王焱等這四位神級生靈,外加三足金烏這位元素神靈,一切可就不一樣了。

神靈終究是神靈,一方哪怕多出一位神靈,往往都能產生改變戰局的力量。

加上還有衰弱垂危的光明神,以及從城外趕來的光明神直屬艦隊。

雖說這些戰力加一塊,仍然無法與他們四大魔神相抗衡,但如果這些戰力全都在被逼急的情況下,豁出性命,與他們拚死到底,同歸於盡呢?

一想到這一點,吞星使徒等四大魔神,臉色全都陰沉了下來。

若真是如此,他們四大魔神的軍力,恐怕要在這一戰中損失殆盡,就連他們四大魔神本身,都有可能遭受重創。

這可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結果。

現在這些艦隊與軍力,可是他們的全部家當,一旦傾家蕩產,那他們在天魔本土眾多魔神中,還能拿什麼去爭權勢,爭地盤?

深淵之主卡奧斯,更加不願遭受損失,他來這裡本就是為了大賺一筆,如果好處撈不到,損失還過大的話,估計往後他連和域外天魔談條件的資本都沒有。

到了那個時候,他這個魔神恐怕只能給域外天魔當一條狗了。

「賽拉米斯說的有道理,而且本座認為那個人類小子,與他的同伴,不過是因為剛剛晉陞,被力量感沖昏了頭腦,所以才狂妄的認為,能夠與我們幾個為敵。」

吞星使徒阿克曼目光陰鷙,語調陰森的傳音道,「如此,我們不如將計就計,藉機徹底剷除掉他們幾個,只要沒有他們,我們吞併光明神國將變得易如反掌!」

阿克曼說罷,黑隕使徒鋼特,深淵之主卡奧斯,以及瘟疫使徒賽拉米斯,互相之間各自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一口應承了下來。

「那就這麼辦!」

「哼,那些渺小的下等人類,不過是剛剛晉陞被神力沖昏了頭腦,就憑他們幾個新晉神靈,也想與我們決鬥?呵呵,真是可笑!」

「沒錯,趁此機會,剷除他們,吞併整個光明神國!」

四大魔神都各懷鬼胎,誰都想在接下來的戰事中不斷獲取利益,壯大自己。

眼下王焱這幾位新晉神靈,無疑是他們最大的阻礙。但只要藉此機會,除掉王焱等人,那麼拿下光明神國,不過是探囊取物。

連帶著後續的地球等星系,都將輕鬆收入囊中!

……

就在吞星使徒阿克曼等四大魔神,暗中交流之時。

王焱這一方,也在暗地裡展開了一番交互討論。

「小焱,本神明白,你不願看到神國生靈塗炭,才提議與他們一一決鬥。但阿克曼那四位魔神,本神與他們打過很多交道,他們的手段,絕對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其中光明父神面帶憂慮,最先傳音道,「你們……還是走吧。」

「你們是銀河未來的希望,本神可以引爆神格,率領神國所有將士與他們同歸於盡,但絕不能讓你們在神國有所閃失。」

光明父神的神色彷彿一下老了好幾歲,聲音透著悲壯,連帶著周圍氣氛都變的蕭瑟了幾分。

周圍幾位同伴心情都微微有些沉重,他們都是剛剛晉陞神級境界,對自身實力確實有一定自信,但能不能在對決中戰勝對面的四大魔神,他們心中還真沒什麼底氣。

「光明神前輩,我明白你的一片好意,但光明神國與你都不能失去。否則少了你這位主力,恐怕在以後的戰事中,我們將難以抵擋天魔大軍的入侵。」

王焱看了看周圍幾位同伴,傳音說,「現在天魔與深淵的聯軍與艦隊,實在是太多了,加上還有阿克曼等四位魔神坐鎮,光憑我們現在的戰力,就算拼盡全力恐怕都難以取勝。」

說到這裡,王焱微微皺了皺眉,但目光始終堅定道:「如今之計,唯有解決掉那四位魔神,我們才能絕地求生,一舉扭轉眼前的困局。」

「話是這麼說……」一直沉默不語的黑暗聖女,此時有些頭大的傳音說,「老王,你確定我們能在決鬥中,解決掉那四位魔神?」

她原本只是作為地獄墮落魔域的代表,受王焱邀請,前來共同商議未來的聯盟大計。

可沒想到剛剛到達這裡,神國就要完了,現在還要面對四位強大的魔神,她做為一名僅有半神巔峰的外來客人,她壓力真的好大好大。

「大哥,我和聖女與貝貝都信任你,只是眼下這種狀況,我們實在有些愛莫能助啊。」

苦修士妮妮看著眼下的慘狀,以及被四大魔神用戰艦團團圍困的局面,一張姣好容顏都變成了苦瓜臉。

她與光明聖女,以及小天使貝貝等人,實力不過半神巔峰,根本無法與一位神靈相抗衡,加上眼下敵眾我寡,瀕臨崩潰的局勢,她們心中充滿了深深的無力感。

「確實很難,但我們與這四位魔神這一戰,已經在所難免。如果現在能趁機將他們解決,不僅是神國,連同地球與整個銀河,都將去掉一個心腹大患。」

王焱向周圍幾位同伴,以及光明父神遞去了一個寬慰的眼神,「放心吧,我自有辦法。」

有王焱這位主心骨在,皇甫南蓮與烏雅安歌,向來無條件信任,自然沒有任何意見。三足金烏與極樂魔姬,也都毫無畏懼,戰意凜然。

既然事情這麼說定了,王焱也轉過了目光,向吞星使徒阿克曼看去。

「阿克曼,我王焱向來言出必行,就以我方四位對你們四位,我們互相立下冥河誓言,來一場一對一的公平對決。」

王焱故意表現出一副桀驁不馴樣子,高聲開口道,「如果我們贏了,你們千年之內不準靠近神國與地球,要是我們輸了……我們幾個統統歸降於你們,神國與地球都將成為你們的附屬之地!」

王焱剛剛說罷,吞星使徒阿克曼等四位魔神,頓時眼眸一亮。

特別是聽到勝負條件之後,他們四位魔神,內心隨即就暗暗興奮了起來。

眼下這些無知的人類,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他們到底哪來的自信,能夠在戰勝他們四大魔神?

關鍵勝負的條件實在太過誘惑,只要他們四大魔神贏了,就能獲得多名神級奴隸,同時收穫神國與地球這兩方富饒的世界。

到時候他們回去面見魔主羅睺,絕對是大功一件!要知道當年魔主羅睺就算身死隕落,也沒能將這兩個世界收入囊中。

他們若是失敗,僅僅只是千年之內不得靠近。

這對他們四位來說,根本無關痛癢,不算是什麼損失。

到時候就算他們四位,千年內不得靠近神國與地球,但是他們遠在天魔本土的同胞們,完全可以代替他們重新進攻這裡。而他們四個回頭入侵銀河系其他位面,一樣賺的不會少。

可以說這場對決,完全就是一場穩賺不賠的買賣!

「好,人類小子,本座答應你的條件!」

吞星使徒阿克曼,與其他三位同伴眼神交互了一番后,當下一口答應了下來,生怕王焱等人會後悔似得。

不過狡猾如他,仍然不忘陰測詢問:「人類小子,既然你我雙方只有四人參戰,如果平局,又要怎麼算?」

「如果平局,我們各退一步。」

王焱略作思索,侃侃而談道,「如果平局發生,你們只需退兵,百年不得入侵。而我們……我們會讓光明神賠償你們所有軍備損失!」

這話一出,來自華夏的皇甫南蓮與烏雅安歌,都在心中默默給了王焱一個白眼。

這種不平等的條約,還真是跟百多年前,各國聯軍入侵華夏時一模一樣。不過眼下不以這種條件做為誘餌,那四個狡猾的魔神,恐怕不會輕易就範。

「什,什麼?他們入侵本神的神國,反過來本神還要向他們賠償損失?」本就虛弱的光明父神,聽到這種條件,險些沒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不過在微微愣神之後,他還是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答應了下來:「罷了,罷了,本神答應小焱提出的條件,接下來一切事宜,全部由小焱負責。」

他也明白,眼下的局勢他沒有談條件的本錢,與其如此,還不如交給王焱,讓王焱去搏一線生機。

「哈哈,好!好!此事就這麼說定了!」

如此不平等的條約,令吞星使徒等人大為痛快,沒辦法,他們天魔就是如此強大,向來如此仗勢欺人。

吞星使徒阿克曼做為代表,當場就答應了下來。

隨後兩方共同下令,雙方廝殺不止的大軍,這才陸續停止,互相分割兩方,警惕對峙。

天魔與深淵聯軍,自然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在一旁虎視眈眈。而現場的神國將士,內心都充滿了憤恨與不甘,個個暗中憋著股勁。

與此同時,王焱一方也與吞星使徒阿克曼這一方,在一番討價還價之後,終於立下了冥河誓言。

有了冥河誓言的約束,就算是一位神靈,一旦觸動,就算不死也會神魂大受損傷,往後餘生也算是半殘了。

不過也由此,極大的保證了對決的相對公平。

「咯咯,諸位,就由我賽拉米斯最先應戰吧。」

外表風韻迷人的瘟疫使徒賽拉米斯,邁著修長的美腿,最先從四大魔神的陣營中,走了出來。

她神態優雅,美眸溫潤如水,一雙芊芊玉手間,不知何時多出了一隻淡淡熒綠色的水晶球。她就這樣捧著微微懸浮的水晶球,款款走出,那副溫文爾雅的模樣,幾乎令周圍的空氣,都變得曖昧而又灼熱起來。

對於男性來說,她的美貌讓人窒息,但她內心的冷漠與毒辣,又足以讓任何對她有非分之想的人,望而生畏。

「賤,賤人!呱啊!讓本神來,本神要燒死她!呱啊!」

三足金烏在見到妖艷美女之後,不禁又想起過去不好的回憶,當即仰首尖嘯,要求最先出戰。

「哼,我雖然很想解決掉她,但我的對手是阿克曼!」烏雅安歌已經盯上了吞星使徒阿克曼,完全是一副誓不罷休的架勢。

「還是讓我來吧,我已經不爽她很久了。」這時皇甫南蓮面色微微一冷,她與瘟疫使徒還未碰面,但一身氣勢早已在半空中激烈對碰。

「第一場就由南蓮姐出戰吧。」王焱點頭同意,同時向三足金烏暗中叮囑道,「你的能力與我同宗同源,可以暫時壓制住光明神前輩體內的魔毒,現在還不趕緊悄悄替光明神壓制魔毒,護法療傷?」

三足金烏雖然也想上場參戰,但老大命令難違,加上光明父神也是它的老前輩,能救回光明父神,絕對會為王焱這一方,增加大量勝算。

所以護法療傷這個差事,它是逃不了了。

就這樣,皇甫南蓮凜然走出,她與瘟疫使徒令人熱血膨脹的妖艷氣息不同,她神態高傲,氣質清冷,隨著她邁出的每一步,都有大片冰雪隨之蔓延。

以至於隨著她的出現,那一身浩然寒意,非但沖淡了瘟疫使徒令人不安的妖艷之氣,更令整個現場變的一片肅穆。

當然,這種變故,同樣也引起了瘟疫使徒的強烈不滿。

一時間,兩者目光相碰,氣勢相撞,現場轉眼變的一片蕭殺凝重。

「小焱,對方可是一位曾經與光明神前輩,都交戰過的老牌魔神,南蓮姐真的是她的對手?」

眼看南蓮與瘟疫使徒在大殿中央,遙遙對峙,與南蓮情同姐妹的烏雅安歌,心中充滿了不安。

「沒錯,小焱,你說你有辦法,現在她們即將開戰,你要是有什麼辦法趕緊使出來吧,那位瘟疫使徒可小看不得。」

半靠在眾人身後的光明父神,同樣表現出了他的擔憂。他曾經可是親自與瘟疫使徒交過手,深知其手段的毒辣。

「放心,我的辦法,已經有了。」

說著王焱微微揚起嘴角,看向眾人身後,「來都來了,趕緊出來吧。」

眾人有些不解,連忙向身後神座方向看去。

只見原本空無一物的神座之下,空間突然產生了一陣波動。

…… ……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