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哈哈哈哈哈哈,你這是求饒了嗎?」李澤鍇饒有興緻地看著青嘯欽:「如果你現在想要求饒的話,跪下來,喊本大爺一聲中護法,再把那個礙事的傢伙幹掉,這樣我就留你一條命繼續苟且下去。」

他口中所指的「礙事傢伙」自然就是狂龍了。

他向來就看不慣狂龍,巴不得將其殺之後快,只是苦於一直沒有機會。

聽到李澤楷的一番言論后,青嘯欽陷入了沉思,似乎…真的是在考慮值不值得答應他。

「青首領,你不會真的想要答應他吧?」狂龍霎時就有點慌神了,二對一都干不死李澤鍇,更甭提一打二了,青嘯欽一旦立場轉變,他今天必死無疑。

「放心吧,雖然他的話挺有道理,但是這傢伙是敵人,誰知道他會不會出爾反爾,放心好了,我還不至於失心瘋聽信他的話。」青嘯欽的一席話讓狂龍暗暗鬆了一口氣,卻同時讓李澤鍇的臉色陰沉起來。

「行啊,給臉不要臉。本來我還想著要留你一條狗命,誰想到你給臉不要臉,既然這樣,也就怪不得我了!」說罷,李澤鍇便施身前沖,悍不畏死的朝兩人直奔而來。

如果說,之前青嘯欽、狂龍二人看到此情此景,腦海里大概會冒出這樣的想法——明明實力遠不如我們,仍然絲毫不懼的沖了過來,到底該說這傢伙是英勇無畏呢?還是腦子有坑?

但現在,他們看到李澤鍇徑直的沖了過來,不但沒有絲毫的輕視,還不由得緊張起來。

「一起上,用最強的招對付他。」青嘯欽低喝了一句,手掌中開始凝聚光華。

狂龍不敢怠慢,催生異能,通體的傷勢快速癒合的同時,他也釋放出最強一擊。

只見他整條被幽黑鱗片所覆蓋的右臂再次壯大了一倍,足有碗口大小的五根手指低垂在地面,盪出一圈圈的黑色漣漪。他每踏出一步,地面都隨之晃動一下。

直視著猶如山嶽般大小的狂龍迎面衝到身前,已經被對方的影子籠罩住的李澤鍇卻是嘴角一撇,不屑一顧。

這種只懂得使用蠻力的莽夫,終究是沒有什麼用的。

「來吧!」李澤鍇凜然不懼,一聲低喝,選擇了與狂龍正面硬碰硬。

嘭——

不出意外,他被狂龍一拳打到向後飛去,以頭碰地之後又連續翻了十幾個滾,仍然沒有把身上那股強大的動能消退。

而倉促之中,他看到了一束光線從狂龍的肩膀射出…不,不對,是在肩膀的正上方。

青嘯欽!

當他意識到這是來自青嘯欽的攻擊時,這道足夠手臂粗的實質化光線已然精準無誤的在他的面門上炸開了花。

受此影響,李澤鍇又向後滾出了將近三四十米的距離,之後才算是停了下來。

「成功了嗎?」狂龍微微喘著氣,語氣有些不太肯定。剛才那一拳是他目前能拿出手的最強攻擊手段了,如果這都不能奏效的話…那他也。

他這番話既是叩問自己,也是想要聽一聽青嘯欽的意見。

可狂龍等了半天仍聽不到青嘯欽答覆,側頭一看,卻發現後者看著趴在地上的李澤鍇,依舊眉頭緊鎖。

這個不好的兆頭讓他意識到某些不太好的事情。

果不其然,就在兩秒鐘之後,那猖狂無邊的笑聲又再次在他們耳邊響起。

「哈哈哈哈哈哈,真有夠疼的呢。」李澤鍇爬了起來,裝模作樣地拍了衣袖——儘管他根本就沒有沾上灰塵。

「如果是一般情況下,我怕是已經死了好幾回了啊。」李澤鍇滿臉玩味地看著變了臉色的兩人,開口說道:「真可惜啊,你們沒有機會了。」

誠如他說的那般,青嘯欽的異能,現在只剩下二十秒不到。

似是要印證李澤楷的話一般,青嘯欽倏地噴出一口鮮血,單膝跪在地,神情極其痛苦地捂著胸口,嘴角還要黏著血液的唾沫不斷往下滴落。

周圍的環境也再次發生了改變。

目力可見的黑白兩色都在快速褪去,就像是被水稀釋的墨汁一般,逐漸失去了形態,環境被取而代之,那隻容得下三人並排坐的解說室又一次重現。

這,就證明了一件事。

青嘯欽的異能,到極限了。

在短暫詫異了兩秒之後,猛然間意識到這一點的狂龍,表情異常精彩,他臉上的表情極其生動的詮釋了什麼叫「心如死灰」。

「好了,跟你們該死的人生告別吧。」李澤鍇手裡多了一個灰色的圓柱狀玩意,其中一端的頂部有一個紅色的按鈕。

熱情似火:冷酷總裁請走開 混沌空間失效之後,綁在他腰間的微型炸藥自然是能用了。

現在,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剷除兩人了。

然——

噗的一聲細響。

李澤鍇整個人都僵住了,臉上的得意之色也隨即繃住。

「怎麼…回事?」

他後知後覺的低下頭,視線艱難地移動到自己的胸口前,先是看到了五根手指,再隨著手指的末端延伸,看到一隻沾滿鮮血的手掌,以及沒入他體內的手腕。

「這怎麼可能?」李澤鍇在問自己,也在問另外一個人。

誰?

青嘯欽!

「怎麼不可能?」青嘯欽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但,另一個如假包換的青嘯欽卻又真實的站在李澤鍇面前。

「誰告訴你,我的混沌空間只能維持幾分鐘?」

聽他這麼一說,李澤鍇心裡就是一驚,但接下來的話,才是真正讓他心灰意冷。

「你的情報…似乎做得不太足夠。」站在他面前的青嘯欽,冷聲道:「只知道我的異能是混沌空間,卻不清楚它真正的特性和使用的技巧。」

「戰鬥中你多次對對手的輕敵和大意,還有把自身的情報泄露,這都必然導致了你的落敗,你以為剛才那所謂的『最強一擊』真的就是我們兩個人的全部戰鬥力了嗎?」

「當多年的間諜卻連敵人的心理活動都不懂得思考,還透露出一股子的肆意妄為,而且你的實力並沒有予以你這份囂張的資本。不得不說,你這個當間諜的人,很失敗」

「閉嘴!」李澤鍇這時已經是處於一種惱羞成怒,憤怒交加的情況。

剛才他就是一時大意,關閉了自己的異能,不料被青嘯欽一手捅了心窩。

只要他再小心一些,再小心一些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不過也不要緊,有著攻擊無效化的異能庇護,炸彈被引爆,他一樣能夠存活下來。

至於這兩個人,還是一樣得死!

想到這兒,李澤鍇又露出了那病態式的笑容。

不料,青嘯欽還有話沒說完。

「哦,對了。還有一點,你似乎忘了,我好心提醒你一句。」

「混沌空間可以製造任何場景,包括…解說室!」 聽完青嘯欽的話,李澤鍇的心情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

心如死灰。

一如青嘯欽說的,李澤鍇確實是疏忽大意了,當他看到混沌空間解除了就以為青嘯欽喪失了作戰能力,主動解除了異能,怎想這一切的一切都不過是引誘他露出破綻的陷阱。

而他,還真就踩入了陷阱里。

青嘯欽對狂龍使了個眼神,現在李澤鍇被限制住了,異能也無法使用,無疑是殺掉他的千載難逢機會。

狂龍一步搶前,掄起右臂,往他腦袋上暴扣。

被青嘯欽捅穿胸口,異能又無法使用,綁在身上的炸彈又無法使用。到了這會,他已無計可施。

不料,變故再生。

一道黑色的裂痕突然出現在狂龍與李澤鍇之間。

狂龍見狀不對,心中一突,收手撤步,還是晚了半秒,探入裂痕之中的右拳未來得及收回。

裂痕一閉一合,如同鯊魚的血盆大口,一口咬斷了狂龍的右拳。

切口的橫截面平整,還能通過傷口橫切面里看到他的肌肉層、血管和骨骼構造。

神經傳遞痛感是需要短暫的時間,而這短暫的片刻內,狂龍還未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直至他從李澤鍇的瞳孔反射畫面里看到了自己那條缺失了手掌的右臂,這才後知後覺的醒悟過來。

皮膚、肌肉、血管、骨骼斷裂性的疼痛是超乎想象的,尤其是當這四種疼痛同時疊加起來,能讓人痛到昏厥。現在,狂龍就在切身的感受著這種撕心裂肺的疼。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也是讓青嘯欽心中一驚,連忙利用混沌空間的能力,幫狂龍的傷勢止住鮮血。

止住鮮血,也只是暫時的,不把傷口復原,狂龍遲早會面臨著失血過多的問題。

可能有人會問,身處在混沌空間內,青嘯欽不是可以為所欲為,扣個響指幫狂龍復原傷勢就是了,何必如此麻煩?

一般情況而言,他確實這樣這麼做,但現在…不行。

原因有二:其一是因為狂龍失去的是手掌,需要復原的話,得要花費巨量的能量,在混沌空間內「造物」只是虛構的物體,只能存在於這片空間內,一旦混沌空間消失,那麼所有擬造的物體都會隨之煙消雲散。

其二是青嘯欽現在沒有那麼多的能量可以任其揮霍,說到底,混沌空間是依靠著能量維持存在,能量不足,空間就會消散。倘若助狂龍復原傷口,他就會消耗掉體內剩餘不多的能量儲備,到時候空間一樣維持不了。

為今之計,只能是先暫時止血,儘快擊殺李澤鍇,未免夜長夢多!

思考至此,青嘯欽果斷行事,雙手一扭,用力拗斷了李澤楷的脖子。

本就沒有抵抗之力的李澤鍇,咔啦一聲,脖子應聲斷裂,無力地躺倒落地。

「沒事吧?」青嘯欽快步走到狂龍身側,隨意一揮手,把混沌空間解除。

不料…

「嗯?」青嘯欽詫異了,再次動用精神力,但依然沒法解除混沌空間。

自己的異能,不受自己控制了?

正當他驚疑之際

與此同時。

被扭斷了脖子的李澤鍇猛地睜開眼睛,並在對面兩人驚悚的目光中中慢慢爬起身。

李澤鍇的頸椎被扭斷了,因此他的腦袋只能垂在右側的肩膀,臉朝天上,眼珠斜睨著沖兩人咧嘴笑。

不得不說,他這幅模樣就像是被小孩暴力扯壞的玩具一樣,甚至還要恐怖上幾分。

「你們」

李澤鍇剛開口說話,結果話還沒說完,青嘯欽就召喚一團火球朝他臉上呼了過去。但空間又出現了一道黑色裂痕,順勢吞噬了火球。

「確實很強。」李澤鍇說話斷斷續續,聲音也變得十分沙啞,大概是因為扭斷的頸椎骨刺傷了他的聲帶,使得聲音發生了完全的改變。

「竟然能把中護法折騰到死。不過這樣…也好,神教,不需要庸才。」

聽著他這番聽起來有些莫名其妙的話,狂龍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

他分不清站在面前的李澤鍇究竟是人,還是鬼了。

「你是誰?」青嘯欽意識到某些事情,現在站在面前的,很可能不再是李澤鍇本尊了。

「哼…」「李澤鍇」嘴角兩邊微微上揚,仰天笑了一聲,而瞳孔卻死死地盯著眼尾方向的青嘯欽:「青首領,我不得不說,你這人確實挺厲害的。」

「我是神教教主,這具屍體暫時由我接替了。」「李澤鍇」如是說道。

青嘯欽仔細咀嚼著他這句話裡面蘊藏著的海量信息,半天都沒有吭聲。

三人沉默不語,氣氛,霎時間變得有些詭異了起來。

與此同時,會場的上方。

三個人各據天際的一方,誰都沒有動手,氣氛卻處於一觸即發的邊緣。

先前,三人都打得不可開交。 山溝知萬界 仗著以一敵二,瀧星兩人尚且還能和神教教主戰個不分伯仲。

但形勢就在剛剛數秒以前,發生了一點…微妙的變化。

神教教主的氣勢,忽然跌落了一大截,從「狂」級一路跌境至「凶」級中品。

如果只有「凶」級的戰力,那麼辛維迪是不可能鎮住面前這兩人殺神,別說以一敵二了,就算是一對一的單挑,他也未必能夠在短時間內擊殺其中一人。

但即便情況急轉直下,辛維迪依然是風輕雲淡,不慌不急,儼然勝券在握。

他並不只是做做樣子而已,而是有著無與倫比的自信。

這份自信就源於他的實力。

瀧星和池上稜太也第一時間發現了神教教主氣勢跌落的情況,但兩人都沒有急著動手,反而是撤開了一段距離。

高手過招,一擊就能夠決定勝負。

誰又能確保神教教主沒有留有後手呢?

不明情況時,最穩妥的做法便是靜觀其變。

這一看就耗來了將近一分鐘的時間。

然後,瀧星等不及了。

神醫狂妻:國師大人,夫人又跑了 沉默,還是由瀧星先打破。

「怎麼回事?」他這問題是對池上稜太說的,而後者也沒有讓他失望,給出了明確的答覆。

「不知道。」池上稜太頓了頓,又接著道:「不過有一件事我倒是可以確定的,這傢伙應該是出了點意外。所以才分散了自己的力量去處理其他事情,現在,或許就是我們擊殺他的好機會了。」

聞言,瀧星還沒來得及搭上話,神教教主反倒是先冷笑起來。

「擊殺我?就憑你們兩?」

「嗯,確實是有點痴心妄想,但是凡事都有可能性,總得試試才知道。」

「他的異能到底是什麼?」瀧星有些急不可耐的追問道。戰鬥到現在,他仍然對神教教主的異能一無所知。

「他的異能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清楚,不過挺棘手的就是了。」池上稜太並未給出一個詳細的答案,但從中也不難看出來,他對辛維迪確實很了解。

也正是因為池上稜太比較了解神教教主的手段,才能在之前救下瀧星的命。

時間稍稍回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