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哈!哈!哈!龍老怪!你別跑啊!我還沒有玩夠呢!」唐玉皇右手抓著噬魂鞭,右手拿著伏魔杖一邊緊追著龍瑞祥一邊大笑著道。

「快走!」龍瑞祥衝到山腳下,立即向著龍真虎、龍真海、龍真鴻焦急的大吼著道。

三個人立即飛身而起,向著龍瑞祥逃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哇!」唐玉皇剛剛落到山腳下,立即一大口鮮血從嘴裡噴了出來!

「老祖宗!老祖宗!你受傷了嗎?」二十多個連忙圍上來焦急問道。

「我沒事!龍老怪中了我的噬魂蠍針!他活不了太久了!我先進去療傷!七天之內,除非到了生死關頭,否則不要來打擾我!」唐玉皇說完立即向著山洞裡沖了進去。

而龍瑞祥帶著龍真虎、龍真海、龍真鴻一直逃到了近百公里才停了下來。

「老祖宗!你中毒了?」龍真虎看著龍瑞祥已經變得烏黑的右手,頓時緊張的問道。

「真虎!快把我的右臂切下來!」龍瑞祥左手從腰間抽出一把三十厘米長,金色刀柄的匕首,一邊遞給龍真虎,一邊焦急說道。

「啊?老祖宗!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龍真虎吃驚道。 「快切!只要毒素進入我的身體里,我就必死無疑!」龍瑞祥大聲的喝道。

「是……」龍真虎顫抖著接過匕首,然後一咬牙,舉起匕首向著龍瑞祥的肩膀處削了下去!

「噗」的一聲!龍瑞祥的整條右臂被切了下來!

「嗯!」龍瑞祥緊咬牙關,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

三個人連忙在傷口上散上止血藥,然後開始小心翼翼的包紮著傷口。

龍瑞祥緊閉雙眼、臉色慘白的在盤坐在地上,開始運轉著靈力修復著斷臂上的傷口。

而逃出虎口的金清石,這個時候衝進了釋素空師爺修鍊的山洞,真接跳進水池向著秘境里遊了進去。

金清石進入到秘境里之後立即衝到了山谷里,山谷里連續響起了十多聲吼叫之後,沖向金清石的幾千隻靈獸立即轉身跑回到了自已的山洞裡。

金清石衝進第一個洞口,然後穿過驢頭狼群,來到了了結界前。

當金清石剛剛準備有黑龍寶刀劈開結界,結界突然消失了,他先是一楞,然後趕緊沖了過去。

「你怎麼又來了?」當金清石剛剛衝到巨大的圓石前,神龍天尊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圓石中心上。

「天尊大人!我是來避難來了!有個元嬰期老傢伙要殺我,我不得不先躲到這裡來!」金清石苦笑著道。

「那你就好好在金塔里修鍊吧!什麼時候結嬰了什麼時候再出來!」神龍天尊微笑著道。

「啊?那我不是要在金塔里呆好久?」金清石吃驚的問道。

「你現在已經突破到了金丹期,可以去第三層修練了,在那裡修鍊一天,等於你在外面修鍊二百天!如果快的話,你在裡面呆上半年,應該就可以突然到元嬰期了!」神龍天尊微笑著搖了搖頭道。

「半年啊?天尊大人!有沒有速成的辦法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有!不過我現在卻沒有這個能力!」神龍天尊認真的說道。

「這不還是沒有嗎!我還是進金塔里去修鍊吧!」金清石苦笑著說完,神念一動,金塔立即從神識里鑽了出來。

「把金塔放到外面去!萬一把傳送陣破壞了,我們還怎麼離開這裡啊?」神龍天尊瞪著眼睛道。

「哦!天尊大人!那…那…那萬一我靈石不夠,您能不能先借我一點啊?」金清石一邊用意念將金塔挪到了傳送陣的外邊,一邊怯怯的問道。

「可以!不過你借我一顆上品靈石,到時候要還我一顆神石!」神龍天尊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不會吧?靈石和神石可是相差很大啊?而且您可是天尊!是我們的老祖宗!怎麼能趁火打劫呢?」金清石急著道。

「孩子太多!我也是沒有辦法啊!」神龍天尊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道。

「那就少生一點嗎!」金清石鬱悶說道。

「廢話!如果我少生那還有你嗎?趕緊給我修鍊去!」神龍天尊瞪著眼睛大吼著道。

「哦!」金清石點了點頭,向著金塔走了過去。

在金塔里,通往第三層的結界已經消失,而在二層的空字門裡,無塵雙眼緊閉,盤坐在陣法中心上,正吸收著房間里濃郁的靈氣。

金清石輕手輕腳的推開了丹字房,兩隻眼睛立即瞪的大大的向著一排排放著靈藥的架子沖了過去。

適合結丹期服用的提升修為的增元丹;可以增進修為,還可以定心安魂,減輕心魔入侵的定魂丹;可增加壽元的長生丹;可彌補靈根的不純,精鍊先天靈根的補天丹;用於增加結嬰幾率的九轉靈雲丹…!

金汪清石有丹字房裡足足呆了四個小時,才樂呵呵的進到了器字房裡。

「怎麼都是靈器呢?」金清石把滿屋子的一把把從上品到極品的靈器看了一變后,最後只拿了一件背心穿在了身上,然後一邊鬱悶的說著一邊向著空字房走去。

當金清石推開三層的空字房,密密麻麻的中品靈石和上品靈石圍在一個直徑只有一米,上面雕刻著古怪圖案的白色圓石上。

金清石剛剛盤坐在白色的圓石上,一道道白色的靈氣立即向著金清石涌了過來!

就在金清石一邊吃著辟穀丹一邊修鍊的時候,上千人湧進了齊岳山,而龍門聯合大大小小二十家門派,守在了靈雲山莊的東面,開始向著地下瘋狂挖著;袁家老祖袁天聖也整合了十幾個門派,守在了靈雲山莊的南面;星河教的兩位老祖雷震庭、雷震威和軒轅教、雲龍閣、炎龍教、血戰堂的金丹老祖組成聯盟,守在了靈雲山莊的西面;而幾百名散修只能躲在靈雲山莊北面高山上,一點一點向下挖著!

「老祖宗!現在龍門、袁家、還有星河聯盟都已經挖出靈石了!如果這樣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這裡的靈石就會被全部挖光了!」唐風飆向著守在洞口,黑著臉的唐玉皇焦急的彙報著道。

「那有什麼辦法?元嬰期的老傢伙幾乎全來了!我們如果用強,恐怕會犯眾怒啊!要不然龍老怪三番五次來挑釁,我早殺了他了!」唐玉皇無可奈何的道。

「老祖宗!反正我們根龍門的仇已經結下了,不如我帶人偷偷的去把龍門滅了吧?」唐風飆小聲的說道。

「嗯!你滅了龍門之後,隨便把龍真武那一脈也給滅了!斬草一定要除根!」唐玉皇皺著眉頭,猶豫了好一會,才點了點頭道。

十天之後,在最東面的日出島上,突然爆發了大規模的瘟疫,全島一千七百多人全部死在了這場可怕的瘟疫之中。

而在齊雲山裡一無所知的龍瑞祥,依然每天帶著十幾個人來到靈石洞口向著守在洞口的唐玉皇挑釁著。

轉眼二個多月過去了,地下的原本密密麻麻的靈石已經變成了星星點點,一天下來也挖不到幾十顆。

雖然外面是兩個多月,可是在金塔里的金清石卻整整在裡面修鍊了三十多年!

「成!」盤坐在圓石上的金清石突然大吼一聲!四周已經所剩不多的靈石立即化成了粉末,一團團濃郁的靈氣,向著金清石的丹田沖了過去! 七彩金丹在吸收了這些靈力之後,開始蠕動起來,慢慢的一個人形腦袋開始顯現出來,可是這個時候靈力卻已經所剩無幾,金清石,立即焦急的大叫著道:「老祖宗!快借我點靈石啊!」

「來了!」守在金塔外面的神龍天尊立即大吼一聲,伸出雙手向著空中一抓,四面八方的靈氣,立即化成兩條靈力巨龍,向著金塔里沖了進去!

七彩金丹在濃郁的靈氣補充下,脖子、驅趕、雙手、雙腳開始一點一點的呈現出來!

「元神入嬰!」金清石看到閃著光芒的七彩元嬰已成,立即大吼一聲!

識海里的那些一團團閃著亮光的光團,立即向著丹田裡的元嬰沖了過去!

當元神一進入到元嬰里,元嬰立即睜開了眼睛,然後微笑著將兩隻小腿盤起來,開始運起九龍神決修鍊起來!

「真是太好了!以後我就是天天睡覺修為也會自已提升了!」金清石跳起來興奮的大笑著道。

「別傻笑了!這裡已經被我遮掩了天機,趕緊出去渡劫!」神龍天尊聲音在房間里響了起來。

「老祖宗!我如果現在渡劫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啊?」金清石擔心的問道。

「那你一輩子就在這裡呆著吧!正好我一個人在這裡挺悶的!」神龍天尊笑著道。

「那..那…那我還是出去吧!」金清石苦笑著從金塔里走了出來。

「你是不是擔心追殺你的那個人啊?」神龍天尊微笑著道。

「是啊!我怕他在我渡完劫的時候,對我下手啊!」金清石連忙說道。

「以你七彩元嬰的實力,六道天劫根本傷不到你!如果那個人來了,你正好滅了他!」神龍天尊搖了搖頭道。

「老祖宗啊!我在突破到金丹期的時候就是六道天劫,這次還不知道有幾道呢!」金清石苦笑著道。

「哦?你金丹就有六道天劫?那你是怎麼抗下來的?」神龍天尊吃驚的問道。

「我穿著金甲接了五道,最後那道是神龍令幫我接下來的!」

「按正常來說,每突破一次就會增加一道天劫!最後飛升的時候才是九九天劫!你現在就已經是六道了,那現在突破元嬰,會不會只增加一道呢?」神龍天尊皺著眉頭道。

「老祖宗!我也沒做什麼壞事啊!為什麼要這麼折磨我呢?」金清石鬱悶的道。

「天劫翻倍只會在兩種情況下出現!一是大奸大惡之人,二是逆天之人!我看你應該屬於後者!」神龍天尊認真的說道。

「我怎麼就變成逆天之人了?」金清石急著道。

「我看你就是逆天的存在!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年輕就能突破到元嬰期!」神龍天尊笑著道。

「老祖宗!主要是神龍令幫了我!要不然我也不會突破這麼快啊!」金清石連忙說道。

「你在凡人的時候就能讓神器認主,這就是逆天!這次渡劫雖然不知道是幾道,不過最少也會是七九天劫!看來你只能用九轉玲瓏塔

和九龍神爐幫你渡劫了!」神龍天尊搖了搖頭道。

「那萬一被人搶了九轉玲瓏塔和九龍神爐怎麼辦?」金清石擔心的問道。

「那就再搶回來啊!這個星球上修為最高的也就是元嬰期!你現在已經是最頂尖高手了!這裡靈氣稀薄所以在使用法術上面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等你到了修真界,不但可以在天上飛來飛去,而且還可以使用大量的法術!以後再殺人就不用這麼累了!」神龍天尊微笑著道。

「老祖宗!那我現在可以在天上飛嗎?」金清石激動的問道。

「你現在就是不借用法寶也可以飛行!不過會消耗大量的靈力!借用法寶會減少一半靈力的消耗!這把黒龍刀是姬鵬的兵器,只要我幫你煉化它,他一定就會知道!而且金甲和金劍上也有姬鵬的靈魂印記,所以你現在真正能使用的只有九轉玲瓏塔、九龍神爐和佛教磐涅寂滅印!九轉玲瓏塔和九龍神爐是混沌靈寶,而磐涅寂滅印更是鴻蒙至寶,就算是我也只有兩件鴻蒙至寶,所以你以後去了修真界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使用這三件法寶!」神龍天尊認真的說道。

「老祖宗!那我現在能把黒龍寶刀和金甲煉化嗎?」金清石連忙問道。

「黒龍刀最好不要煉化,因為它畢竟是姬鵬全盛時期使用的兵器,萬一裡面藏著一道天尊的神識,那你必死無疑!而金甲和金劍雖然可以煉化,可是姬鵬馬上就會找到你!你還是去第四層找幾件極品靈器,這樣用起來也不會消耗你太多的靈力!」神龍天尊搖了搖頭道。

「那好吧!」金清石依依不捨的看了一眼黒龍寶刀轉身向著金塔走去。

在金塔的第四層的器字房裡,金清石多幾百件法寶中最後挑選了一把與青龍偃月刀類似的大刀走了出來。

「眼光不錯啊!它叫疾風星隕刀!是我曾經在元嬰期使用過的法寶!」神龍天尊看著金清石抗著大刀走出來,他馬上微笑著道。

「老祖宗!你的兵器怎麼會在神龍令里啊?」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是五龍炎帝朱襄的師父啊!這個神龍令也是我送給他的!」神龍天尊微笑著道。

「啊?」金清石吃驚大叫著道。

「啊什麼啊?他是我第八個徒弟!雖然他非常聰明,可惜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煉丹上!」神龍天尊氣呼呼的說道。

「老祖宗!那炎帝去哪裡了?」金清石好奇問道。

「神魔大戰就開始了,我把他關到神龍殿煉丹去了!這神龍令也是我故意讓他放在外邊的,本來我想在仙界找到第九個徒弟,可是沒想到神龍令竟然跑到這裡來了!也許命中注定讓我遇到你吧!」神龍天尊微笑著道。

「那老祖宗!您…您…您的意思是我可以成為您第九個徒弟嗎?」金清石激動的道。

「那你願意嗎?」神龍天尊微笑著道。

「我…我願意!我願意!」金清石說完立即扔下疾風星隕刀,然後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一邊砰砰用力磕著響頭一邊大叫著道:「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哈!哈!哈!好好好!我龍雲天終於後繼有人了!」神龍天尊開心的大笑著道。

「師父!我怕辜負了您的期望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如果你怕,那就給我好好的修鍊!等你處理完這裡的事情,我們就去修真界!到時候師父再把見面禮給你!」神龍天尊微笑著道。

「師父!您準備給我什麼見面禮啊?」金清石連忙問道。

「我女兒!」神龍天尊說完立即哈哈大笑起來!

「啊?不會吧?」金清石吃驚的道。

「怎麼?我女兒配不上你嗎?」神龍天尊瞪著眼睛道。

「不是啦!師父!是我怕配不上你的女兒啊! 三國之霸主劉琦 而且我還準備帶著老婆孩子過去!」金清石連忙解釋道。

「男人有幾個老婆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就有二十多個老婆!而且我也不贊成你帶她們過去,哪裡的危險可是這裡的千倍、萬倍!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神龍天尊認真的說道。

「那..那…那我多久才能回來一趟啊?」金清石焦急的問道。

「只要傳送陣不被破壞,而且有足夠的靈石,你什麼時候想回來都可以!不過萬一被別人發現了來這裡的傳陣,那這裡就危險了!所以你最好還是要少回來!」神龍天尊認真的說道。

「是!師父!」金清石連忙雙手抱拳回答道。

「現在不知道你會幾道天劫,而且我又出不去,我只能把你的元嬰暫時封住了,等你找到安全的地方再渡劫!不過只有一天的時間!」神龍天尊皺著眉頭道。

「一天的時間足夠了!」金清石高興的道。

「好!」神龍天尊說完雙手開始快速的舞動起來,一道道複雜的手印向著金清石的元嬰打了過去。

這一次雖然打出的手印並不多,可是每打一個手印神龍天尊身體就暗淡幾分,當他打完上千個手印之後,身體已經開始變得朦朧起來!

「師父!你怎麼了?」金清石吃驚的問道。

「瞞天過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為師這一次恐怕要沉睡一段時間,等你看到洞里水池再次出現的時候,那就說明我已經恢復了!」神龍天尊苦笑著說道。

「師父!您為什麼不早一點告訴我呢?如果早知道是這樣,那我寧可在外面被雷劈死,也不想您變成這樣!」金清石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傷心的說道。

「傻孩子!這只是師父的一道神識! 日月風華 就是消失了又有什麼關係?」神龍天尊微笑著道。

「師父!等徒兒渡過天劫就過來陪你!」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不急!沒有十年八年的我是不可能恢復的!渡天劫的時候一定要堅持住!輪迴、生滅是宇宙的萬物的基本規律,其運轉的規律謂之道!天地不仁也好,天心慈悲也罷,都是各生靈心態問題,但天之道有一點是肯定的,對萬事萬物、對所有生靈、乃至神仙佛魔道它都是公平的!不管你今後遇到多少道天劫、什麼樣的天劫,都要用平常心去面對它、接受它!心定意堅!一切皆是虛無!」神龍天尊認真的說道。

「師父!您說上天之道是公平的,可是為什麼我就跟我過不去呢?」金清石苦笑著道。

「呵!呵!呵!可能是因為你長得太帥了吧!」神龍天尊笑著道。

「那我自己毀容吧!」金清石鬱悶的道。

「別啊!如果你毀了容,那我女兒還怎麼能看上你啊?她可是神界的四朵金花之一!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娶她呢!」神龍天尊笑著道。

「那也要先保命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少費話!趕緊滾蛋吧!」神龍天尊說完大手一揮,金清石再一次回到了洞口裡,而那片水池在金清石離開之後,立即變成了巨石與山洞融為了一體!

「砰!砰!砰!」金清石跪在巨石上,連續磕了三個響頭之後,立即離開洞口,向著木魚鎮的方向疾馳而去!

一輛Q7向著機場的方向高速疾馳著,甘朝陽一邊開著車一向著坐在副駕駛的金清石苦笑著道:「石頭哥!上次你進山怎麼直接走了呢?我爺爺還想等你回來好好再跟你喝幾杯呢!」

「沒辦法!在齊岳山發生了點事情,這次過來還是從虎口裡逃出來的呢!所以我都沒敢去你家!而是直接叫你來接我!」金清石苦笑著道。

「哦?還有人比石頭哥更厲害?」甘朝陽吃驚的問道。

「我以前還以為自已天下無敵了呢!誰知道突然出現了兩個元嬰期的高手!」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元嬰期的高手?這太不可思議了吧?」甘朝陽瞪著眼睛道。

「不可思議的事情還多著呢!你雖然突破到了先天,可是一定要學會低調!否則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嗯!」甘朝陽立即點了點頭道。

甘朝陽把金清石送到機場后,金清石拿著甘朝陽已經買好的機票,登上了飛往新疆的班機。

金清石坐了四個小時的飛機和七個多小時長途大巴車,來到了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邊緣,然後向著沙漠深處飛奔而去。

第二天的下午二點鐘,一片烏黑的劫雲向著渺無人煙、熱浪滾滾的沙漠深處的一座三百多米高的沙山上沖了過來!

眨眼間,整座沙山被劫雲包圍起來,一道道耀眼的雷電和轟轟的雷聲不斷的從劫雲中傳了出來。

幾十米厚的劫雲劫中心突然開始快速的旋轉起來,很快在劫雲的中心形成了一個中空地帶,如同一個可以吞沒一切的黑洞!

「咔嚓」一聲巨響!一條水桶粗的閃電向著穿著金甲、拿著疾風星隕刀、站在沙山頂上的金清石劈了下去!

「蒼天啊!我可是好孩子啊!真的沒有想過逆天啊!」金清石一邊運起靈力全力抵擋著衝進身體里的閃電,一邊向著劫雲高聲的大喊著道。

「咔嚓!」金清石的話音剛落又是一道閃電劈了下來!

「要用平常心去面對它、接受它!」金清石大聲喊道!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緊跟著連續四道閃電衝進了金清石的身體里! 密密麻麻的閃電在金清石的身體四處衝擊著,身體里的經脈、五臟六腑、肌肉、骨頭被閃電撕開了一道道傷口!

「啊!真他媽的疼啊!」金清石強忍著劇痛,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個時候,丹田裡的七彩元嬰,在閃電的攻擊之下,四肢慢慢的開始虛幻起來。

金清石連忙取出幾十顆增元丹放到了嘴中,一團團濃郁的靈力用湧進了元嬰的小嘴中,元嬰有了靈力的補充,四肢開始一點一點的凝實起來。

「轟!」突然劫雲的黑洞中傳來一聲巨響,緊接著一道紫色的閃電,向著金清石劈了下來!

「啊…….」紫色閃電的威力比以前白色閃電的威力增加了近一倍,一道道閃著紫色光芒的閃電,瞬間就將金清石的身體撕開了一個個拇指粗的血洞,鮮血從一個個血洞中不斷的向外噴著!

「九轉玲瓏塔!」臉色蒼白的金清石立即大吼一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