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哎。」老太太嘆了口氣,低聲道,「不必理會。」

莫凡師太也只是淡淡一笑,那笑容如沐春風,不過眼底卻透著冷意。

越過李媽媽,便與老太太一同離開了院子。

鄭媽媽讓兩個婆子按著李媽媽,待老太太離去之後,才放開她,「你當真是不知死活。」

「鄭姐姐,我這也是……」李媽媽額頭磕破,卻也顧不得,自是跪在地上落淚。

鄭媽媽連忙扶著她起身,「這莫凡師太能是隨便請的?你啊……」

「可是我家奶奶……」李媽媽一面抹著眼淚,一面感傷道。

「李姐姐,你且回去吧,至於大奶奶那處,你還得多勸勸。」鄭媽媽也不便多說,寬慰了李媽媽幾句,便讓身後的婆子送她回去。

老太太因著李媽媽適才的舉動,還未消氣,如今正冷著一張臉。

冷姨娘那處自然也得知了莫凡師太前來,想著能夠得到莫凡師太指點,那可是極大的造化,便央求著席敬親自前去一趟。

席敬對冷姨娘腹中的胎兒甚是重視,更是見不得她梨花帶雨的模樣,便起身去了。

巧鳳匆忙入了西次間,「大姑娘,老太太與莫凡師太來了。」

「哦。」席華微微一怔,放下手中的筆,抬眸看著巧鳳,「莫凡師太?」

「正是。」巧鳳垂眸道。

席華緩緩地起身,繞過長案,出了西次間,心中思忖著,她不去見莫凡師太,未料到人家反倒過來看自己了?

她雙眸微挑,倒是覺得這莫凡師太有趣的很。

稍作收拾,便出了正堂,立在屋外,等老太太與莫凡師太入內,她自是親自上前相迎。

「祖母。」席華恭敬地福身。

「華姐兒,這是莫凡師太。」老太太握著席華的手,笑吟吟地說道。

「見過師太。」席華也只是低眉順眼地朝著師太施禮。

莫凡師太微微抬手,瞧著席華的舉止,頻頻點頭。

老太太見莫凡師太對席華甚是滿意,這臉上自然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席華扶著老太太,入了正堂,待請莫凡師太落座之後,便乖順地立在老太太的身側。

莫凡師太見席華眼眸清澈,性子柔順,卻又透著一股冷然,所謂相由心生,她淺笑道,「大姑娘日後福澤深厚。」

這四字箴言,使得老太太心情大悅,連忙笑眯眯點頭,「華姐兒前些時候染了風寒,好在挺過來了,這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日後自是有福氣的。」

莫凡師太也只是高深莫測地淺笑著,顯然她所說的並非是老太太所言的那個福氣。

席華卻覺得這莫凡師太話里透著玄機,不過她卻看得出,老太太跟莫凡師太交情匪淺。

李媽媽紅著眼眶回了陶氏的院子,剛到了拐角處,便瞧見一人正等著她,穿著道袍,神色肅然。

「這是我家師父讓我給你家奶奶的。」那道姑說罷,便將手裡的一張紙遞給了李媽媽,而後便轉身走了。

李媽媽是記得這道姑的,適才跟在莫凡師太的身側。

她低頭看著那紙條,一陣激動,連忙抬步便往院子裡頭趕。

而那道姑也轉瞬間消失了。

「大奶奶。」李媽媽匆忙入了裡間,便將那紙條興沖沖地遞給了陶氏。

陶氏抬手接過,低頭看了一眼,抬眸看著她,「這是什麼?」

「這乃是莫凡師太贈的。」李媽媽喘著氣說道。

陶氏盯著那紙條看了半晌,「這是誰的生辰八字?相衝?」

「相衝?」李媽媽大字不識幾個,陶氏雖然識字,卻也只是些基本的。

陶氏將手裡的紙條遞給李媽媽,「去查一查,這是何人的生辰八字?」

「大奶奶的意思是?」李媽媽當下明白了。

「相衝,便是我的孩子之所以滑胎,是與這生辰八字之人相衝。」陶氏沉聲道,眼眸中透射著恨意。

李媽媽連忙拿著那生辰八字退了下去,自是暗自去查了。

莫凡師太自袖中拿出一串珊瑚手釧,起身親自遞給席華,「大姑娘,這乃是我隨身攜帶之物,今日與大姑娘一見,頗為有緣,便將此物贈與大姑娘。」

春心如宅 「這……」席華盯著那珊瑚手釧,色澤明亮,卻也是罕有的血珊瑚。

「大姑娘莫要客氣。」莫凡師太說罷,便將珊瑚手釧親自戴在了席華的手上。

「多謝師太。」席華便也不推辭,低聲道謝。

老太太瞧著那珊瑚手釧,雙眸微眯,沉思了片刻,並未開口。

莫凡師太也不久留,稍坐片刻之後,便離開了席華的院子。

老太太讓鄭媽媽前去相送,而她則是折回,將席華帶去了正堂。

「祖母。」席華端著茶遞給老太太。

老太太抬手接過,抬眸打量著她,「華姐兒長大了。」

席華能夠聽得出老太太語氣中的不舍,似乎還隱藏著其他的含義,她也只是佯裝不知,只是淺笑著地看著老太太。

「過些時日便是賞花節了。」老太太握著席華的手,正要繼續,便聽到外頭傳來響動。

「老太太,大老爺來了,說是要見莫凡師太。」紫釵垂眸上前,低聲道。

「他見莫凡師太做什麼?」老太太面色一沉,過了半晌回過味來,低聲道,「越發地沒了規矩,讓他進來。」

「是。」紫釵應道,便出了正堂去請席敬入內。

席敬未料到莫凡師太已經離去,當即便入了正堂,「母親。」

「你是要寵妾滅妻不成?」老太太還不等席敬開口,便冷聲質問道。

「兒子不敢。」席敬弓著身子,低頭回道。

「不敢?」老太太冷笑了一聲,「京中東林沈家的老夫人都請不動莫凡師太,一個姨娘的臉面難不成比沈家主母的臉面還大?」

還不等席敬開口,老太太又厲聲道,「不過是個奴才,當真將自己當成了主子?」 「還請母親息怒。」席敬自然不敢在老太太跟前辯駁什麼,只有低頭認錯的份兒。

越是如此,席華便覺得她這位父親不靠譜,著實靠不住啊。

想著自己如今的處境,倘若不是老太太罩著,她估計一早便被隨便許了人家。

席敬在老太太這處碰了一鼻子灰,想著冷姨娘自是在等他,這心裡頭一陣煩躁,索性便出了府,去找剛養的外室去了。

老太太對席敬早已沒有了指望,這大房,倘若沒有可支撐的哥兒,日後的日子怕是艱難的很。

「祖母。」席華看得出老太太的擔憂,想著冷姨娘當真是恃寵而驕了,雖然袁氏不得寵,到底是正室,她這番做派的確小家子氣。

老太太只是看向席華,過了一會說道,「賞花節,你定然要去的。」

「是。」席華自是不會違背老太太的意思,既然老太太讓她必定要去,想來是別有深意。

老太太臉上掛著慈愛的笑容,沉吟一會說道,「華姐兒,你甚少出門,那日可是要多帶些丫頭。」

「是,祖母。」席華乖順地應道。

這一年一度的賞花節,其實也只是個湊熱鬧的日子,那一日,閨閣中的小姐都會盛裝打扮,而後到鎮子上的最有名的墨居,當然,也會出現不少的青年才俊,算是變相的相親大會。

席華也只是勾唇淺笑,陪著老太太說了一會子話,這才離開。

老太太自席華離去之後,便讓鄭媽媽在屋外守著,而她則一言不發地去了裡間的長榻上躺著。

鄭媽媽知曉,老太太這是存著心事,而且跟莫凡師太的到來有關。

不過主子的事情她自是不敢多問,雖說她是老太太跟前得力的嬤嬤,但是卻並非是最信任的人。

席華回了自己的院子,先去看了巧喜,而後便回了西次間。

「大姑娘,老太太讓紫釵姐姐送來了幾匹上好的料子,說是讓您挑一挑,去做賞花節穿的衣裳。」巧鳳上前低聲說道。

「想來也只給我了。」席華低聲道。

「是的。」巧鳳明白,她的言下之意是,老太太如此偏心,怕是會引來其他人的不滿。

此時,二房裡頭因著莫凡師太前來的喜悅早已經消散了,籠罩著一層陰霾。

「母親,祖母忒偏心了些。」席楣上前,坐在陳氏的身側,嘟囔道。

「老太太拿去的料子,可都是早先的陪嫁。」陳氏想著便覺得心口堵得慌,老太太怎麼說也是謝氏女,自然是有些家底的,那些料子她是見過的,那都是稀罕之物。

她當年嫁入席家,陪嫁之物裡頭,倘若能添上一兩匹,那絕對是頗有顏面的,未料到老太太竟然讓席華那丫頭隨意挑選。

席楣聽著心痒痒,仰頭看向陳氏,她本就性子驕傲,而且在二房那可是獨寵,自然也任性了一些,自幼便覺得這世間所有的好東西,應當都是她的,席華算個什麼東西?

如此一想,席楣這心裡便越發地不是滋味,嫉妒就像是藤蔓一點點地在她心裡紮根生長。

「二太太,大房出事了。」江媽媽覺得這大房最近當真熱鬧的很。

「當真是不安生。」陳氏微微蹙眉,語氣不善。

「大奶奶坐著軟兜去了老太太的院子,求老太太做主呢。」江媽媽看向陳氏說道。

「做主?」陳氏閃過一抹疑惑,「做什麼主?」

「聽說莫凡師太臨行前給大奶奶留下一個紙條,那上頭有一個人的生辰八字,是與大奶奶相衝的。」江媽媽將自己打聽到的如實說道。

「莫凡師太怎麼可能給她紙條呢?」陳氏當下想到的並非是那生辰八字上的人是誰,而是她親眼瞧見陶氏跟前的李媽媽跪在地上求莫凡師太,卻被莫凡師太冷漠地拒絕了,如此,又怎麼可能會給陶氏紙條?

席楣此時只是坐在一旁聽著,到底沒有多言。

江媽媽聽陳氏如此說,明顯一愣,這才回過味兒來,「老奴也不知,只說大奶奶尋到了那生辰八字之人,是冷姨娘。」

「冷姨娘?」陳氏這下算是徹底地明白了,「看來有人是想借著我來搭橋啊。」

「母親,這是何意?」席楣被保護的極好,對這陰私之事自是不明白的。

「我特意讓人去挑了時興的料子,你去挑吧。」陳氏看向席楣說道。

「哦。」席楣也便不再多問,對她來說,如今最重要的便是賞花節。

陳氏抬眸看向江媽媽,「去老太太院子。」

「是。」江媽媽應道,接著便去準備了。

陶氏因著滑胎也不過幾日,如今正被攙扶著入了老太太的正堂,而後便跪在了地上,哭得甚是傷心。

老太太正因著莫凡師太前來一事煩心,此刻瞧著陶氏那模樣,便越發地煩躁了。

「老太太,這可是莫凡師太的指點啊。」陶氏說著便將那紙條遞給了老太太。

鄭媽媽接過,行至老太太跟前。

老太太也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接著又看向陶氏,想著冷姨娘的做派,雙眸微沉,「去將冷姨娘叫過來。」

「是。」鄭媽媽應道,接著讓紫釵去了。

席華正在琢磨著在賞花節的時候,她是不是該趁著能出去的空檔,盤算盤算自己日後的出路。

巧梅端著茶盞入內,立在一側,便將陶氏的事情說了一遍。

席華挑眉,沉默了片刻說道,「大嫂有些胡鬧。」

「大姑娘,大奶奶這麼一鬧,平白的讓旁人看笑話了。」巧梅低聲道。

「恩。」席華覺得陶氏是被當槍使了,也不知曉到底是誰暗中算計這一切,連莫凡師太都利用上了,如此大費周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只是讓陶氏跟冷姨娘為敵?

還是關鍵在於老太太呢?

席華緩緩地起身,「二太太呢?」

「得了消息,已經趕過去了。」巧梅低聲道,「大太太也過去了。」

「恩。」席華微微點頭,「我們也去瞧瞧。」

「老太太已經讓人去叫冷姨娘了,大老爺正巧出府去了。」巧梅順勢說道。

「還真巧啊。」席華當下便反應過來了。 席華趕到的時候,冷姨娘已經被喚了過來,此刻正屈膝立在一側。

老太太端過一旁的茶盞,捏著茶蓋,慢悠悠地撥開茶末,輕呷了一口,才放下,抬眸看著陶氏哭成了淚人兒,如今只捏著帕子拭淚。

淡定爲妙 冷姨娘因著有孕在身,如今低眉順目地屈膝立著,這身子自是承受不住,不一會便滿頭大汗,面色發白。

席華也只是安靜地上前,乖順地立在了一側。

袁氏自然也到了,不過看樣子,到底是不願意摻和此事。

席華總覺得袁氏有些奇怪,這姨娘跟兒媳都鬧成這樣了,她竟然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袁氏小心地看了一眼老太太,瞧見老太太面色肅然,嚇得縮了縮脖子,便低頭不語。

如此的表現,讓席華越發地不解,瞧著袁氏怯懦,可是卻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她浸淫商場這麼多年,最懂得察言觀色,如今瞧著袁氏如此做派,難免有些過了。

席華不動聲色地收回視線,轉眸看向陶氏,見她正用餘光看向一旁的冷姨娘,眼裡閃過一絲冷光。

「此事你作何解釋?」老太太卻直接將那紙條丟給了冷姨娘。

冷姨娘連忙跪下,「老太太,妾身不知究竟犯了何錯?」

「這可是莫凡師太親筆所寫,倘若不是你的命格與我相衝,我如何能滑胎?」陶氏沖著冷姨娘吼道。

冷姨娘期期艾艾地落淚,「大奶奶如此說,還不如讓妾身直接死了算了。」

「死?」陶氏冷哼了一聲,「我的孩兒被你剋死了,你想一死百了?」

老太太見陶氏當著她的面便這般地沒有規矩,她面色一沉,冷哼了一聲。

陶氏連忙止住,不敢吭聲。

冷姨娘也只是默默地流淚,甚是委屈。

本就瘦弱的身子,此刻瞧著越發地惹人憐愛。

腹黑總裁夜夜撩 席華到底是做不出這番做派來,不過看著老太太,怕是也看不慣。

袁氏只顧著低頭,連大氣都不敢出。

陳氏瞧著袁氏那軟弱的模樣兒,心裡頭越發地鄙夷,不過看著席華的時候,見她倒是安靜的很,雙眸微動,只覺得這個丫頭,大病了一場之後,這性子似乎也變了。

老太太正要開口,便見冷姨娘突然痛叫了一聲,已經見紅。

「還不抬下去。」老太太沉聲道。

「是。」鄭媽媽連忙讓兩個婆子將冷姨娘抬了下去。

陶氏瞧著,心裡解氣。

席華卻很清楚,老太太這是順水推舟,將計就計呢。

夢遇乾隆之清龍漢鳳全集 這件事情始終是陶氏心裡的痛,既然有人想要藉此事鬧出些動靜來,那麼就任由著那人好了。

她倒要看看,這人到底要做什麼?

過了一會,鄭媽媽走了進來,「沒了。」

神君有個小師妹 「讓她好好養身子吧。」老太太也只是讓鄭媽媽送去了一些補品。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