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哦哦,這麼說來是好東西了。等等……你說蠱毒,那這裡面?」柳泉生頓時一臉懵逼的繼續問道。

「就是蟲子啊,不過是護體用的,會為你們當掉一次的蠱毒罷了。」顧天全輕描淡寫的說道,一切都是那麼的風輕雲淡。

柳泉生的臉瞬間就綠了,緊接著乾嘔起來。

誰知道顧天全卻很是「好心」的提醒道:「不用吐了,藥丸一旦進入體內,蠱蟲就會破開外殼出來的,你就算是把胃都吐出來了,蠱蟲也不會出來的。」

「外殼,那淡金色的不是藥丸嗎?」柳泉生強忍著噁心的感覺繼續追問道。

「哦,那是蟲卵。」顧天全則是不緊不慢的回答道。

「蟲卵……嘎!你說那是蟲卵,那老子豈不是直接吃了一隻蟲子!」柳泉生頓時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屋內眾人聽著兩人的對話,也都是有些反胃起來。

佛爺急忙說道:「老柳,你別問了,你再問下去的話,我都快吐了。」

柳泉生的臉色也很是難看,王陽趕緊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他發誓,下一次顧天全再讓他們吃什麼奇怪的東西,那是一定要問一問才行的。

第二天上午,眾人那邊是去醫院這邊尋找古冰山的下落。

佛爺和隼用病人的身份過打探情況,誰知道醫院這邊說,古冰山今天沒有來上班。

顯然,古冰山也是怕他自己被人給尋仇的。

這情況就有些棘手了。

「老大,這小子跑的倒是很快啊,那咱們在這裡等嗎?」佛爺有些無奈的問道。

「不等了,先回酒店,孟星魂快要回來了。」王陽意味深長的說道。

王陽等人是直接準備回酒店等人的,結果在半路上,柳泉生隔著車窗驚呼道:「停車停車!」

柳豐源在開車,一聽到這裡老爹這麼喊,那是頓時就停車了。

佛爺措不及防,整個人都栽在了前排椅子上面,頓時怒道:「柳泉生,你瘋了啊!」

「你們看啊,嘖嘖嘖,真不是個東西啊。」柳泉生指著車窗外面很是憤怒的說道。

眾人沖著柳泉生說的方向看過去,頓時就看到街上有很多人聚攏在一起。

隱隱約約之間王陽卻是看到,一個男人正在欺負一個女的,那是手腳並用,情況很是慘烈了。

寒雪直接打開了車門,下去查看情況。

眾人也跟著下去了,只有柳豐源這個司機是留在車裡的。

幾個人過去一看,那男人正在怒罵女人,大概意思就是這個女人是他老婆,背著他在外面偷漢子出軌了。

男人一邊怒罵著一邊非常兇殘的毆打這個女人。

周圍也有很多人都在看著,一些女孩子有些后怕的後退,還有一些人是想要阻止的,但是卻沒有辦法阻止了。

更有甚至,那都是在叫好了,都是說這女人出軌,那就應該活活打死她才好。

寒雪的臉色越發的難看,正好她旁邊有一個男人罵的正歡,寒雪直接狠狠的踩了他一腳。

「卧槽,誰踩我!你踏馬的瞎了……」

這男人瞬間就狂躁了,結果一扭頭就看到了身旁的寒雪,似乎被寒雪的美貌給驚呆了,罵人的話也憋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是故意的。」寒雪很是不爽的說道。

「啊?什麼?」這男人一臉懵逼,似乎根本就沒有聽懂寒雪的意思。

佛爺怕寒雪和這個男人發生什麼衝突,便是出來打了一個圓場,將寒雪給拖到了另外一邊去。

王陽等人卻是觀察著這邊的情況,那個男人下手很是兇殘,好幾下都是打在了那女人的要害之處。

才一會的功夫,這女人已經被打的吐血了。

「老大,你不管管啊,再怎麼鬧下去,那是要出人命的了。」柳泉生皺著眉頭小聲說道。

王陽遲疑了一會,最終還是決定管一下。

因為這個女人都已經吐血了,再這麼打下去的話,那是很容易導致肝臟破裂,這人也就直接死了。

況且出軌之類的,那法律是怎麼判就怎麼判的,也可以選擇和這個女人離婚啊。

而且這個女人全程都是再說沒有出軌之類的,估計這其中是有什麼誤會。

所以王陽是準備出手救人了,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寒雪忍不住了。

寒雪推開佛爺,直接跑過去扶住了這個女人,同時怒罵道:「你算是什麼男人啊,打自己老婆,這算是什麼本事!」

結果還沒等寒雪說完話,這女人一下子就要咬寒雪的脖子,也不知道是因為受到了刺激,還是因為被打蒙了?

幸好寒雪反應快,瞬間脫離了這女人的掌控。

有人報警,將這一男一女都給抓走了。 眾人回到酒店以後,嚴碧洲想要進屋。

王陽卻是一下子就攔住了他:「別動,有問題。」

「嗯?」嚴碧洲很是納悶的看著自家隊長。

王陽看著房門開口說道:「出門的時候我已經告訴酒店的工作人員,這幾個房間都不需要他們打掃,起碼在我們人沒有回來的時候,不能夠讓任何人進入房間。」

「所以呢?」佛爺很是不解的反問道。

「我做了一些記號,一旦有人進入房間的話,那麼記號就會完全消失掉。而現在,我這邊的記號已經不見了。」王陽面色陰沉的說道。

隨後王陽又是檢查了一下,結果發現其餘人的房間記號也全都消失了。

這就代表他們離開的這段時間內,那是有什麼人進來了。

「會不會是酒店的工作人員進來打掃了?」隼隨口說道。

佛爺下去詢問了一下,結果酒店這邊表示,根本就沒有派人過來打掃。

佛爺將這個消息告訴了王陽,王陽看著房門開口說道:「不能夠進去了。」

既然酒店這邊沒有人打掃,卻還是有人進入了房間,那麼很有可能有什麼人在裡面,亦或者是這房間已經是被人給做了手腳的。

眾人乾脆就呆在走廊裡面商議對策。

嚴碧洲有些忍不住了,開口提議道:「要不然我進去看看情況?」

「不行,太危險了。」王陽拒絕道。

嚴碧洲卻是一副不怎麼擔憂的樣子,緊接著說道:「這裡是苗疆,那就算是有人要對付我們,十有八九用的是蠱毒。不過顧天全不是讓我們吃了那個藥丸嗎?起碼我還可以抵禦一下,就先進去看一看情況了。」

眾人都是有些遲疑了,因為這確實是一個辦法了。

這個時候要是進去看一看情況也未嘗不可,那就算是有什麼危險,有顧天全的東西在,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王陽卻是堅決反對的,顧天全可是說過的,那東西只能夠抵禦一次的傷害。

如果的房間裡面有大量的那些東西,那麼嚴碧洲進去就等於是找死去了。

戰鬥力的話嚴碧洲不輸給外面那些傢伙,但是如果是蠱毒的話,那麼情況可就是完全不一樣了。

即便是王陽面對蠱毒的時候,那都是完全束手無策的情況了。

本來這一次過來苗疆這邊的人手就不是很多,嚴碧洲還是主戰成員,要是嚴碧洲出現了什麼情況,王陽這邊也是很難辦的。

一向淡定的隼也有些焦急了,因為他的寶貝還放在房間裡面,要是對方動了他的槍,那麼隼絕對是要滿世界殺人的心情了。

王陽的心裏面也無法平靜,要知道顧天全給他們準備的那些東西,也都是放在了房間裡面。

要是那些東西被破壞掉了,等顧天全重新空運過來的新的,至少需要一天的時間。

而這一天,就已經耽誤了很多的事情了。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走廊之中遠遠的走來了一個人。

「孟大哥,你回來了。」柳豐源一眼就認出是孟星魂,頓時很是激動的嚷嚷道。

孟星魂有些疲倦的模樣,不過當他看到所有人都在走廊的時候,則是很驚訝的看著眾人,似乎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柳豐源見狀將情況說明了一下。

孟星魂得知這個情況以後楞了一下,然後他站在門口仔細的觀察了一下。

「門上有一些細微的痕迹,看樣子確實有人進去過了。既然你們都是剛回來,那暫時就先別進去了,找個地方吃頓飯再回來。」孟星魂很是果斷的說道。

「對,吃飯,還是去吃飯吧,我都要餓死了。」柳泉生在一旁來勁了。

他可是根本就不想進去的,明知道裡面有問題,那進去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好歹孟星魂是苗疆這裡的人,有一些事情他肯定是了解的。

「孟大哥,現在我們都沒有辦法了,你有什麼辦法嗎?」柳豐源很是期待的問道。

孟星魂最終點了點頭,不過轉而看著王陽說道:「一條命十萬,你同意嗎?」

王陽瞪圓了眼睛,有點懵逼的狀態了。

「如果這裡面的東西是蠱毒,那麼我就算是幫你解決了很大的麻煩,一個人十萬,你們七個人七十萬。」孟星魂很是自然的說道。

「卧槽,孟大哥看不出來啊,你這開價比我還黑啊。」柳豐源頓時驚呼道。

柳泉生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孟星魂,這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了。

誰知,王陽卻是點頭答應了,這個事情就交給孟星魂了,而他要支付七十萬。

「我很將道理,如果房間裡面沒有情況,那就什麼都不用給了。」孟星魂不咸不淡的說道。

「注意安全。」

王陽叮囑了一番,便是帶著人下去吃飯了。

幾個人吃飯的時候,孟星魂是獨自離開的,看樣子是想辦法去了。

席間佛爺很是無奈的嘟囔道:「孟星魂這是怎麼回事啊,這一次真是獅子大開口了,他很缺錢嗎?」

「得了吧,自從他咱們一起混以後,那他賺的錢都是比我的多的。好幾次我這邊的錢都是給他七成的,不過孟大哥也不是白拿錢的,確實做了很多的事情。」柳豐源吧唧吧唧嘴隨口說道。

王陽沒有吭聲,不過他剛才卻是有一種感覺。

孟星魂是一個職業殺手,原本不應該有那樣的感覺,可剛才王陽卻是覺得孟星魂氣血翻湧,整個人的狀態十分的不穩定,那是近乎於暴走的節奏了。

而且看這個情況,孟星魂現在好像是突然需要大量的資金了。

苗疆,孟星魂是苗疆人,可以說從踏上苗疆這片土地以後,他整個人的情況都是不正常的狀態。

王陽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恐怕孟星魂背後的事情也要浮出水面了。

當初孟星魂那麼痛快的答應做領路人,可能還有這方面的原因。

不過王陽也是沒有在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和難言之隱,這點自由他還是給的起的。

一個小時后,孟星魂帶著一幫人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卧槽,這是什麼情況啊?」佛爺小聲嘀咕道。

孟星魂帶著一幫人殺氣騰騰的進入了酒店的餐廳,不過他是在附近找了一個位子,安排這些人坐下來,然後就開始點菜了。

柳豐源看著這個情況,隨口分析道:「這些人不會就是孟大哥找過來幫忙的吧,一個個看起來凶神惡煞的,他們會不會是孟大哥在這邊的親朋好友啊?」

「不會,不是一路人。」嚴碧洲還在埋頭吃飯,卻是頭也不抬的說道。

王陽倒是很同意嚴碧洲的這個觀點了,要知道嚴碧洲就是靠洞察力吃飯的人,他肯定是看出來什麼東西。

王陽雖然沒有嚴碧洲觀察的這麼仔細,但是從那些人的氣質上來判斷,也不是和孟星魂有多麼的熟悉了。

不過王陽有些不明白,孟星魂這是什麼意思?

「你們先吃著,我過去辦點事。」孟星魂跟這一桌的人打了一個招呼,便是朝著王陽他們這邊走過來了。

柳泉生也是嘀咕道:「今天這太陽是不是打西邊出來了?孟星魂都能請人吃飯了,我滴個乖乖。」

「老柳,嘴上積德哈,你這話要是讓孟星魂聽見了,小心他半夜滅了你。」佛爺故意調侃道。

誰知道柳泉生這老小子還真的摸了摸脖子,好像孟星魂真的會滅了他一樣。

孟星魂走過來以後,便是隨便找了一個位子坐下來了。

王陽見狀這才詢問道:「那些人是你的朋友?你打算怎麼做?」

「不是,讓他們蹚雷的。」孟星魂神色不變,很是淡定的說道。

「哈?你是叫他們開門了?」嚴碧洲隨口問道。

孟星魂點了點頭,這就算是回答了嚴碧洲。

幾個人都是面面相覷,這手段倒是很管用,但是多少也是狠厲了一點吧?

要知道這些人都是普通人,直接過去開門,那是搞不好要沒命的。

王陽也是皺了皺眉,不過很快他就打消了自己心裏面不好的想法。

雖然王陽對於孟星魂並不了解,可根據孟星魂以前救了柳豐源的情況來看,孟星魂也不是一個不擇手段的人。

草芥人命這樣的事情孟星魂估計不會做,何況還是當著他們的面做。

王陽再怎麼說也是白的,不可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王陽掃了一眼,發現那些人凶神惡煞,而且從言談舉止來看,那就不像是什麼好人。

所以最終王陽也是沒有說什麼,他選擇相信孟星魂的人品了。

酒足飯飽之後,孟星魂就帶著人去酒店這邊開門。

「按照之前的價格,開一個門一萬塊。」孟星魂開口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