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哦,來了。」

把東西藏好的木兮,走的時候還回頭看了幾眼,生怕東西會被人發現。

聽到腳步聲走近,紀澌鈞才進去,伸手攙扶人,「怎麼醒來了?」

什麼叫怎麼醒來了,費亦行會不告訴紀澌鈞?一想到當時書房裡藏了那麼多人,自己有無數的秘密都被紀澌鈞聽去了,感覺自己在紀澌鈞面前就像個透明人,木兮抓住紀澌鈞的手,低頭就是一口。

「絲……」

「兮兮,你咬我做什麼?」

「我牙癢。」說她生氣那件事,豈不是顯得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給我看看。」紀澌鈞低頭,伸手掐著木兮的下顎,要掰開木兮的嘴。

紀澌鈞這個人,總是借著合當的理由耍壞,木兮抓住紀澌鈞伸過來的手,「老公,你有什麼想跟我說的嗎?」

「沒有。」不該問,你有什麼想問我的?

江別辭給她發信息,讓她幫忙問件事,紀澌鈞如此胸有成竹,肯定是知道什麼內幕問題,如果能問出點結果,對紀優陽和沈呈的事情說不定也有幫助,「那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要如實回答。」

「我要如實回答,有什麼獎品?」彎腰掀開一旁的被子,扶著人坐下。

坐在紀澌鈞腿上的木兮,胳膊繞過紀澌鈞脖子,在紀澌鈞的幫助下,脫了身上的外套。

「你先回答我,你回答的好,我再考慮給你獎點什麼。」木兮沖著紀澌鈞豎起手指故作神秘,引紀澌鈞上鉤。

「嗯。」抱著人撐起身往後挪動位置,將木兮的腿抬起放到一邊,拉過被子蓋住她冰涼的雙腳。

雙手蓋著嘴巴湊到紀澌鈞耳邊問了句,「老公,董事會過後,沈氏姓什麼?」

不可能富升讓他家兮兮問的,一定是江別辭沒在他這裡討到答案,就派他家兮兮來打聽。

拉起枕頭墊在身後,往後靠著的紀澌鈞,嘴角掛著一抹淺淺的笑容,沒有急於回答木兮的問題,在木兮好奇的張望下,過了差不多將近一分鐘,紀澌鈞才回了句,「我不知道。」

江別辭說的很肯定,紀澌鈞就是知道答案,「哎呀,你就告訴人家嘛,等會人家給你最大的獎勵。」

本來,看在她好奇的份上,想告訴她點什麼,可是他現在改變主意了,告訴她了,這丫頭下一秒肯定就是親他一口就將他晾在一邊去睡覺,這拿了東西就翻臉不認人的風格,他已經領教過不止一次。

紀澌鈞嘆了口氣后,用手摁著自己的眉心,「我有點累,我們改天再談這個問題,兮兮晚安。」說著,紀澌鈞伸手將木兮扶離自己的懷抱,先拿著枕頭睡覺,躺下后又背對著木兮。

「喂。」

「喂。」

跪坐在紀澌鈞身後的木兮,雙手落在紀澌鈞胳膊上將人來回搖晃,「老公,老公?」

「鈞哥?」

「噓……」聲音嚴肅的紀澌鈞,在木兮看不到的那一面,嘴角卻帶著一抹壞笑,他現在就等著他家兮兮上鉤。

果然不到了幾秒鐘,他家兮兮就過來了。

老婆,要。

答案,不能給。

沒原則的男人,怎麼能稱之為男人?

而此時,在三樓的房間,木兮走後沒多久,從睡夢中醒來的木小寶,一個人輾轉反側睡不著,房間的隔音沒開,聽見對面房間有笑聲,木小寶拖著大熊就去對面房間找人。

「叩叩叩……」

聽到敲門聲,以為是紀澌鈞有事找,姜軼洋馬上出去開門,門剛打開,就看到木小寶拖著一隻比木小寶還大兩倍的玩偶熊站在門口,「寶少爺,那麼晚了,找我們有什麼事?」

「你們在玩什麼?」

「對不起,打擾到你了,費亦行說話聲音大了點,沒玩什麼。」

哦,原來沒玩什麼,想回房,又覺得一個人睡沒意思,「我要跟你們一起睡覺覺。」

一起睡覺覺?

沒等姜軼洋開口說話,木小寶已經進去了。

邪魅闊少的嬌柔妻 起初看到木小寶過來,還被木小寶拖著玩偶熊可愛的舉動萌到的費亦行,到了半夜就知道苦了,他跟姜軼洋總是睡著睡著就被木小寶一腳一拳打醒。

一直到凌晨四點,木小寶才有所消停,兩人也趁著這為數不多的時間睡了一個安穩覺。

而同片天空下的另外一邊。

隨著一陣緊急敲門聲響起,緊張的氣氛將簡家籠罩住。

穿著睡衣站在房門口的簡言之聽到助理的話后,隱約有股不好的念頭冒起。

「你說什麼?」

「毅總兄弟,連夜搭乘專機離開了景城,我得知消息的第一時間,就以問候為理由給他們打電話,但是對方並未接電話,後來是直接關機,簡董,我擔心……」

「……」簡言之知道助理懷疑什麼,懷疑覃毅兄弟跟沈東明一樣又在戲弄他們,這正是他所擔心的地方,但他不該往最壞的方面看待這件事。

「簡董,該早做打算才行,明天有筆三百億的貸款到期,不能只依靠覃家行事。」

「你繼續給毅總打電話,直到他接為止。」

「是。」

「下去吧。」

「是。」

關上房門后,過來的蘇青摟住簡言之的胳膊,見簡言之步伐有些踉蹌,蘇青扶著人走到沙發坐下,「我覺得他說的沒錯,不能單依靠覃家,那海城吳家……」

他知道蘇青要說什麼,簡言之立即出聲打斷,「這件事不要再提。」

對於她來說,沒有任何事情能比讓簡家度過難關更重要,蘇青繞過簡言之,來到簡言之旁邊坐下,「為今之計,只有找吳家幫忙。」她知道,簡言之一直不肯採取用這個辦法是礙於什麼,「言之,對我來說,沒有什麼能比你更重要,就像當初那樣,為了你,我願意屈身於他人,今天也一樣……」

對上簡言之投遞過來的眼神,蘇青揚起一抹苦澀的笑容,「娶她吧,只有這樣,才能保住簡氏,保住你的心血,我真的沒有關係。」

簡言之將人攬入懷中,「我會想辦法,不止只有這一條路,我會想辦法,我會想辦法……」

能有別的辦法?

沒有,如果有,素來沉著冷靜的簡言之怎麼會反覆重複這句話。

在簡言之收到消息時,南昌榮也收到了消息。

「什麼,覃力真的走了?」

「是。」

覃力連夜就走了,連個消息都沒有,以為自己被人耍了,一想到自己那塊地,南昌榮氣得臉都紅了,就在南昌榮念念叨叨要找覃力算賬時,一封信遞了過來。

「力總派人送來的。」

南昌榮趕緊接過信,拆開信封,看完裡面的內容后,南昌榮才鬆了一口氣,原來是公司有急事要連夜趕回去,不是拿了他的東西就跑路。

對了,他差點就忘記了,「簡家那邊怎麼樣了?」

「尚沒有消息。」

覃毅那麼重視跟簡氏的合作,一定會打電話告知,說不定那個合作也改期了,南昌榮把手上的東西交給對面的保鏢,讓保鏢用打火機把這封信燒毀。

同樣注意到覃毅兄弟動靜的項立升立刻去稟報梁帥,進到書房時,看到梁帥正在看書,桌上茶壺裡的水已經見底,項立升彎腰拿起保溫壺想加水才發現保溫壺裡的水也沒了。

聽見聲音的梁帥看了眼起身的人,「什麼事?」

「梁先生,我剛收到消息,覃毅兄弟連夜離開了景城,沈宅那邊也在收拾東西,看樣子,也準備離開景城。」

梁帥翻閱桌上的日曆,這距離董事會還有段時間,怎麼那麼早就回去?「繼續留意他們的動靜。」

「知道了。」

拿著保溫壺出去接水的項立升,走了幾步后,聽見身後傳來梁帥咳嗽的聲音,立刻停下腳步回到辦公桌前,「梁先生,你今晚別熬夜了,早點休息吧。」 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一下子就想到了早上,林彬說的事情。

可是,他不是讓林彬告誡一下眾人,不要讓秦未央聽到這件事嘛!

看來,還是有人嘴巴不嚴實。

想到這裡,路彥昭的俊臉沉了沉。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緩緩開口:"你也沒有必要這副表情,他們是不是都說,這次的事情,是我聯合外人乾的,都懷疑我是內奸,摩洛哥基地出事,我跟脫不開關係嘛,既然他們這麼想審我,那我就如他們所願,我願意麵對任何人的審訊,只不過,在審訊過後,我希望他們都能閉嘴!"

路彥昭有些頭疼的看了一眼秦未央:"未央,別胡說,我相信你的,他們怎麼說是他們的問題,而且,你放心,我是不會讓任何人來審你的,他們想要動你,就必須過了我這關,當然了,我也能明白,你不希望聽到任何閑言碎語,可是,你更應該清楚,你所說的這種方式,根本不能從本質上解決這件事情,所以,你還是不要再管了,我會處理好這件事,讓所有人都閉嘴的!"

看到路彥昭的態度,鄭重而又嚴肅。

秦未央低低的嘆口氣,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本來就是內奸,她只是想承受自己該承受的,或許只有這樣,她心裡的內疚和自責,才會減輕一點。

可是,路彥昭的樣子,分明是不想讓自己插手。

她想了想,最終還是沒有太糾結這件事情。

醫生不好當 她看著路彥昭,換了一個話題:"我聽沫兒說,這次摩洛哥基地出事,基地里的人,都要分配到別的各個地方!"

路彥昭點了點頭:"摩洛哥基地一出事,基本就確定了這件事,怎麼了?你對這件事情,有什麼別的看法嗎?"

秦未央搖了搖頭:"看法倒是沒有,我就是覺得,摩洛哥基地出事了,那些摩洛哥基地的主要負責人,你要把他們分到哪裡去啊,總不可能分去別的地方,讓他們主事吧,這樣豈不是要攪亂別的基地,畢竟,空降的人,總歸是被眾人排斥的!"

路彥昭聽到秦未央的話,幽幽的思索了幾秒,緩緩點頭:"你說的這個問題,我也考慮過,所以,我打算把主要的負責人,帶回倫敦總部,讓他們負責一些事情,在我的眼皮底下,我也能儘可能的調和一些矛盾!"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秦未央忍不住咬了咬嘴唇:"這麼說,你是打算把冷汐月和冷韞成,也帶回倫敦總部了?"

路彥昭一愣,似乎明白了秦未央一開始說這個話題的最終用意。

他無奈的嘆口氣,點了點頭:"這也是不得已而知的,畢竟,冷韞成在摩洛哥基地的身份,想必你也聽許沫兒說過!"

秦未央點了點頭,悶悶的低著頭,一言不發。

路彥昭見秦未央不說話了,忍不住開口道:"未央,不管怎麼樣,你放心,只要是有我在,就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

秦未央抬頭看了他一眼,想到他為了自己,選擇站在基地這邊,所有人的對立面。

她的心情,就突然有些複雜:"路彥昭,你這樣為了我,得罪那麼多人,你覺得值得嗎?"

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沉沉的開口:"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值不值得,只有願意與否,開不開心!"

秦未央咬了咬嘴唇,悶悶的開口:"那你開心嗎?"

路彥昭勾唇,緩緩笑了:"其實,只要你能開心點,這點事情對我來說,挺開心的!"

秦未央神色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最終,她還是沒有再問什麼。

吃午飯的時候,秦未央雖然才吃過不久。

但是,還是被路彥昭和許沫兒喊下去吃飯。

結果,他們三個人剛走過去,路彥昭剛在往常的位置上坐下來,秦未央正要拉開椅子。

就在這時,冷汐月突然興沖沖的衝過來。

她看都沒看秦未央,直接將她推開,坐在秦未央要坐的位置上,一臉笑嘻嘻的看著路彥昭:"彥昭哥哥,我坐在你旁邊,好不好?"

路彥昭的臉色微變,他正要站起來訓斥冷汐月,卻看見秦未央緩緩搖頭,已經走過去,坐在了許沫兒旁邊。

路彥昭頓時覺得,有一口氣悶在心裡,難受的他一個勁兒的皺眉。

只不過,看到秦未央似乎無所謂的模樣,已經坐下來,跟許沫兒說說笑笑了。

路彥昭最終把攥著的手,鬆開,低低的嘆了聲氣。

對於冷汐月的熱情,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沒有做任何回應。

冷汐月悶悶的嘟著嘴巴,知道冷韞成走過來。

看著孫女不開心的模樣,冷韞成忍不住皺眉:"月兒,誰有惹你不開心了?"

說完,他還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秦未央。

剛才冷汐月搶座位的事情,許沫兒本來想著,秦未央都願意息事寧人了,那她就算了吧。

可是,她沒想到,冷韞成這老傢伙,居然會這樣說。

她頓時氣不打一出來。

她蹭的站起來,直接瞪著冷韞成:"冷老,什麼叫誰有惹冷汐月不開心了,你怎麼不問問,她是不是惹別人不開心了,她搶佔了別人的座位,還一副不開心的模樣,說起來,她還有理了是嗎?再說了,我真的很好奇,您家的家教,是這樣的嗎?"

看著許沫兒生氣又鄙夷的模樣,冷韞成的臉色變了又變。

最終,他沒有接許沫兒的話,而是沉聲道:"許沫兒,我看你跟月兒年紀差不了多少,是個小輩,我不想跟你計較,可是,你注意一下你的說話態度,不管怎麼說,我也是個長輩,再說了,我剛才又說你嗎?你這樣指名道姓的沖我發火,這又是你該有的家教嗎?"

許沫兒沒想到,冷韞成一個老不死的,居然來跟自己爭論這種問題。

她突然嗤笑了一聲,冷冷的開口道:"我有家教嗎?冷老,你這個問題,問的好,真的!"

說罷,她擺出一副要好好理論的表情:"冷老,是這樣的,你可能還不大清楚啊,我呢,的確是想有家教,可是,您應該也知道啊,我沒有家,何來家教一說呢,你說這冷汐月,她的父母整個組織上下,幾個人不知道啊,您的名字,大家也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要說她有沒有家教,這才是一眼就知呢,您何必跟我爭論這個呢!"

冷韞成顯然是沒想到,許沫兒還是個硬茬,就算是豁出去了,也要跟自己爭這口氣。

他忍不住冷著臉:"彥昭,這飯還能吃嗎?我看實在不行的話,我帶著月兒,我們去摩洛哥基地的廢墟里吃飯吧!"

秦未央聽到冷韞成這樣說,知道冷韞成是不把事情鬧大,就不罷休了,畢竟,這樣上了年紀的人,一般都是把面子看得很重的。

面子丟了,不找回來,他肯定不會罷休的。

想到這裡,秦未央伸手拽了拽許沫兒,低聲道:"沫兒,別說了,坐下來吃飯吧!"

許沫兒等著冷汐月和冷韞成,一臉我不的表情。

這時,冷韞成突然矛頭直指秦未央:"我說秦未央,你也不用在我這老頭子這裡,裝什麼好人,一開始事情就是你挑起來了,現在看到我們這麼爭吵,你卻出來平息事端,你真的很會做人啊,可惜,你這些小把戲,在我眼裡,根本不值一提!"

秦未央徹底傻眼了,她只是不想讓許沫兒跟冷韞成繼續這沒意義的爭論而已。

可是,她是真的沒想到,冷韞成居然還說自己裝好人。

秦未央忍不住無語的笑了一聲:"OK,我說多了,你繼續吵架!"

秦未央說完,看了一眼路彥昭,冷淡的開口道:"阿昭,我之前就吃過飯了,已經飽了,你們先吃,我上樓了!"

秦未央說罷,直接冷著臉起身,上樓去了。

看到秦未央離開,冷韞成和許沫兒都不說話了。

許沫兒氣呼呼的坐下來,蹬了一腳桌子腿,感覺心裡鬱悶的要死。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的背影,消失在樓梯轉角,他這才沉沉的看了一眼冷韞成,語氣不徐不疾:"冷老,你非要每次跟未央見面,都把場面搞得這麼僵硬嗎?她以前得罪過你?"

冷老聽到路彥昭這話,清了清嗓子,搖搖頭:"她倒是沒有得罪過我,就是這次摩洛哥基地出事出的蹊蹺,我總覺得這其中的一些事情,跟她脫不開關係,而且,她處處針對月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冷家就月兒這麼一個孩子,我不護著她,難道看著她被別人欺負嗎?"

路彥昭的目光,冷冷的看著冷韞成,他悠悠的開口道:"冷老,這次摩洛哥出事,如果你有證據證明,跟未央有關係,拿出證據來,如果沒有證據,那我希望你不要信口開河,否則,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作怪的人,其次,你們家冷汐月,我看不是別人欺負她,而是她在欺負別人,你這麼一把年紀了,我希望你能搞清楚是非對錯,最後,冷老,未央沒有得罪你,可是,你對她的種種態度,真的得罪到我了,難道你不知道,她是我的人嗎?" 雙石村,而今也突兀的擴大了不少。

不過有著虛空神殿的鎮壓,哪怕是天地擴大,雙石村方圓幾公里的村莊什麼的都沒動,但周圍的土地變多了很多,由此很多的大棚都毀掉了。

這些多出來的地方,自然也都沒有浪費。

大仙農集團的產品,依舊受無數人的喜愛。

隨著天地的復甦,天地之力濃郁太多,地上的普通野獸開啟了進化之路,有不少化成了妖獸。

同樣的,地球的植物也受到莫大的影響。

各種普通蔬菜瓜果的味道明顯提高了一個檔次,就連糧食也是一樣。

迷霧紀元 而大仙農集團的產品,更優秀了!

而且,很多人都知道大仙農集團的產品多多食用有助於修鍊,其中蘊含少量的天地之氣,為此更是熱銷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