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哦,對……咦,什麼地方這麼柔軟啊……」方逸天說著口中卻是詫異的叫了聲,睜開了雙眼一看,看到自己的右手正覆蓋在藍雪那片高峰上。

「嚶——你、你這個大壞蛋……快起來啦!」藍雪臉紅過耳,嬌嗔了聲,便是推開了方逸天的魔手,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

方逸天呵呵一笑,看著藍雪那副嬌羞欲滴的俏美模樣還真是引人萬分啊!

兩人收拾好了之後便走到了旅店的一樓,結算房錢后便走出旅店,朝著祥和酒樓走去。

方逸天與藍雪今天要走,張琳跟陳永老夫婦他們已經是早有準備,方逸天與藍雪走進去后他們都迎了出來,陳永老夫婦手裡還提著兩個大袋子,裡面裝著的都是本地的一些土特產。

「逸天,你們是現在就走吧?那麼就去車站坐車吧,離這裡也不遠。這是我跟你大媽給你們準備的一點土特產,回去了分給你們身邊的人吃吃。」陳永說道。

「陳叔,你這真是太客氣了,用不著給我們買這麼多的東西。」藍雪連忙說道。

「爸的一點心意,就收下吧。我每次來爸跟大媽他們都準備不少東西硬是讓我帶走,我已經習慣了,不過說實在的,這裡的土特產的確是好吃。」方逸天一笑,說道。

「嫂子,你第一次來,這些東西就帶回去吧,都是這地方的一些特產小吃,挺不錯的。拿回去給你爸媽嘗嘗。」張琳笑著說道。

「那好吧,我就收下了,謝謝陳叔、大媽還有弟妹了。我跟逸天跟你們大聲招呼就走,你們就不用送我們了。」藍雪一笑,說道。

「送,送,就這點路當然要送,走吧,趕早一點兒。」陳永呵呵笑著說道。

「那好吧,爸,這些我來提著,你跟大媽走著就行。」方逸天說著從陳永的手裡接過來那兩大袋的土特產,一行人朝著小鎮上的汽車站走去。

一路上陳永他們多有不舍,但臉上也是帶著笑意,不斷的叮囑著方逸天與藍雪路上多加小心,注意安全之類的話語。

藍雪挺喜歡小虎子這個虎頭虎腦的孩子,想起就此離去之後走向車站的這一路上藍雪都抱著小虎子,逗著他玩著。

最終,一行人走到了汽車站,方逸天買好了車票,與藍雪跟陳永老夫婦以及張琳一一道別。

陳永滿是老繭的雙手緊握著方逸天的手,叮囑著他一路小心,方逸天點頭應諾,而後說道:「弟妹,你跟著爸媽他們回去吧,我跟雪兒這就上車。你們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可不要有什麼事都藏在心裡不說,這可不好。」

「大哥,我知道了,你們一路順風!」張琳點頭說道。

「陳叔,大媽,弟妹,拜拜!小虎子,拜拜,阿姨以後還會來的。」藍雪跟著眾人招了招手,說道。

隨後,方逸天與藍雪登上了客車,後面張琳與陳永夫婦他們還在站著招手張望不已,都不舍離開。 當天下午四點鐘,方逸天與藍雪抵達了蘇市,兩人走出了火車站,準備打車回去紅楓小區的家裡。

藍雪下車之後便給她的媽媽林玉蓮打了電話,說她跟方逸天已經是回到了蘇市,剛下了火車。

林玉蓮聞言之後說要開車去接他們,不過卻是被藍雪回拒了,她跟林玉蓮說她跟方逸天打車回去便可。

掛了電話后藍雪與方逸天攔下了一輛計程車,朝著紅楓別墅區飛馳而去。

約莫一個小時的車程后計程車停在了紅楓別墅區的大門前,方逸天付錢之後便與藍雪走下車,朝著別墅區裡面走去。

「媽……」

藍雪剛走進家裡面的別墅,便是迫不及待的喊叫起來。

別墅大廳內,林玉蓮聞言後走了出來,看到藍雪與方逸天後笑了笑,說道:「雪兒,小方,你們回來了,還以為你們會在那邊多玩幾天呢。」

「逸天在天海市有點事,所以我們就儘早趕回來了。對了,媽,這些都是逸天兄弟的家人給我捎來的當地土特產,一會兒你嘗嘗,挺好吃的呢。」藍雪笑著說道。

「哦,好,好,先進去坐吧。」林玉蓮微笑著,而後看向方逸天,問道,「逸天,這麼說你是要急著趕回去天海市嗎?」

「對,是要趕回去。那邊有點事情,但也不是什麼急事。」方逸天一笑,說道。

「哦,那麼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走?」林玉蓮問道。

「明天吧,可能明天就要回去天海市。」方逸天如實回答。

「明天?這麼快啊……」林玉蓮說了聲。

「媽,我明天也要跟逸天回去天海市,你要是捨不得那麼你也可以去天海市啊,去那邊住一段時間也可以的。」藍雪一笑,說道。

「你這個丫頭,你就不怕媽去了會打擾到你跟小方?」林玉蓮莞爾一笑,打趣的說道。

「媽……你說什麼呢,」藍雪臉色禁不住的一紅,而後說道,「天海市那邊李媽也跟我們住一起呢,又不是只有我跟逸天兩個人住……」

林玉蓮呵呵一笑,說道:「好吧,既然這樣那麼我明天也跟你們一起去天海市,媽過去天海市住幾天,反正在這裡我也是閑在家裡沒什麼事。」

「好啊,媽要是去了就可以給我做主了,省得有時候被他給欺負了。」藍雪心中一喜,高興的笑著說道。

方逸天一怔,心想著自己什麼時候欺負過藍雪了?不過他接下來要考慮的是自己的丈母娘也過去住,這完全是形同監督自己嘛,看來以後絕不能睡懶覺跟夙夜不歸了!

「那個……媽,你也要去天海市?」方逸天一笑,問道。

「去就去一趟吧,去你跟雪兒哪兒住段日子,反正我在這邊也沒什麼事。怎麼?小方你該不會是感到不方便吧?」林玉蓮笑著說道。

「哪裡,哪裡,怎麼會不方便。只是媽你要是過去天海市住一段時間那麼藍叔怎麼辦?我在想藍叔會不會跟你分居兩地而想念你呢。」方逸天嘿嘿一笑,說道。

林玉蓮臉色一怔,而後便是啐了聲,說道:「我跟你藍叔都四五十的人了你還開這樣的玩笑。你藍叔他整天只知道忙著政府里的事情,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去天海市散散心玩玩呢。」

「媽,那就這麼定了吧,一會兒爸回來了我們再跟他說。」藍雪一笑,說道。

林玉蓮點頭笑了笑,而後對著藍雪說道:「對了,這次你們去象山鎮那邊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你爸那天晚上回來了跟我提起過,但也說得很含糊,我都不知道發生的什麼事。」

「其實也沒什麼事啊,就是當地的一個派出所所長的兒子對陳叔一家無端騷擾,逸天就出手教訓了那些人,我怕事情鬧大了就偷偷給爸打了電話,可沒想到爸還抽空下去了一趟。」藍雪說道。

「哦,現在事情都解決了嗎?沒什麼事吧?」林玉蓮問道。

「沒什麼事,藍叔都親自下去一趟了當然不會有什麼亂子了。」方逸天一笑,說道。

「沒事了就好,」林玉蓮笑了笑,說道,「你們剛回來就坐著休息吧,我去買點菜,一會兒要做飯了。」

「嗯,要不我現在就在網上訂機票吧,就訂明天中午的如何?」藍雪說道。

「都行,中午的也好,早上的也太趕了些。」林玉蓮笑道。

「嗯嗯,那我訂機票了哈。」藍雪笑著便興高采烈的朝著樓上走去。

林玉蓮接著也開車出去買菜了,客廳內只有方逸天一人。

他倒了杯茶,喝了一口,便是掏出根煙點上,他倒是沒有想到這次林玉蓮也去天海市,看來是母女同去天海市了。

方逸天倒也不是覺得有什麼不方便,只是天海市那邊地下黑道的局勢還有點亂,特別是虎頭會對他們的虎視眈眈,他有時候難免要有所行動,那時候要是讓林玉蓮與藍雪察覺到他的舉動,只怕會引起她們母女不必要的擔心來。

不過林玉蓮執意要去天海市他也無法阻攔,他跟藍雪都還沒登記結婚,便跟藍雪與未來的丈母娘住一塊,還真是有點奇妙。

想了想,方逸天深吸口氣,接下來他要思考的是如何將虎頭會這個龐大的勢力給予沉重的一擊,省得虎頭會總是屢屢糾纏不清,間接的威脅到他身邊的人的安全!

這次回去天海市之後,他已經是決心要跟虎頭會徹底來個了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第二天清晨,金陽高升,萬縷金光,灑落而下。

藍雪早早就起來了,起床收拾好了之後她跑到方逸天的房門前,敲了敲門,說道:「懶豬,大懶豬,起床了!」

方逸天睡得迷迷糊糊,被藍雪這麼一敲門叫喊后也醒了過來,打了個呵欠,說道:「雪兒,你完全可以進來房間里,走到我面前叫我的嘛……」

「哼,我才不去呢,省得到時候你趁機欺負我!」藍雪哼了聲,白皙如玉的臉上卻是泛起了一抹暈紅來。

「雪兒,你說欺負什麼啊?」

這時,通往三樓的樓梯上藍政與林玉蓮正緩緩走下來,林玉蓮隱約聽到藍雪的話,便開口問道。

「爸媽,你們下來啦,沒、沒什麼啊,我在叫逸天起床。今天我們還要趕去坐飛機呢。」藍雪一笑,說道。

「你們走後爸爸我一個人就在這家裡孤苦伶仃一個人了。」藍政呵呵一笑,說著,顯然他已經是知道了林玉蓮也要陪著藍雪去天海市的事。

原來昨晚吃飯的時候林玉蓮跟她的丈夫藍政說了要與藍雪同去天海市的事兒。

藍政聽了之後欣然同意,說讓她去天海市一趟當做是觀光旅遊也不錯,順便還可以陪陪藍雪。

「爸,你要是想我跟媽了,那麼你也可以過去找我們啊,嘻嘻……」藍雪一笑,狡黠說道。

「你這孩子,爸要是能走得開那麼也不至於每天都這麼忙了。你們這次去好好玩玩吧,爸爸不能陪你們,實在是很慚愧。」藍政說道。

「爸,我跟媽都知道你忙,你也不用自責,你啊就等著過幾天媽媽回來的時候精心給她一個大的驚喜,那麼就好了。」藍雪笑盈盈的說道。

「你這丫頭,亂嚼舌頭根子,什麼大的驚喜啊,就你爸那樣還懂得這些嗎?」林玉蓮啐聲說著,而後眼眸嗔了藍政一眼。

藍政愣了愣,這時方逸天推開門走了出來,看到前面的樓梯口上站著藍政以及林玉蓮藍雪母女倆后神色一怔,而後笑了笑,說道:「藍叔,媽,早啊,這麼早就起來啦。」

「還早嗎?就你這頭懶豬貪睡。」藍雪白了方逸天一眼,說道。

方逸天禁不住的撓了撓頭,一張老臉都有點掛不住了。

「小方,一會兒下來吃早餐吧。」林玉蓮叮囑了聲,說道。

「好的,我先去洗個臉。」方逸天說著趕緊逃也似的朝著衛生間走去。

……

吃過早餐后林玉蓮與藍雪將一些帶去天海市的衣物、日常用品、化妝品等都收拾了起來,裝進箱子里。

方逸天沒什麼行李,也就是幾件衣服而已,不需要收拾,直接塞進箱子里便可。

「現在都十點鐘了,我們是十二點半鐘的那趟飛機吧,要不我們現在就去機場吧。」林玉蓮看了看時間,說道。

「現在過去也差不多了,逸天,你看看你還有沒有什麼忘帶的東西。」藍雪說道。

「沒什麼了,走吧。你們的箱子都給我提著。」方逸天說著便將藍雪與林玉蓮的一個大行李箱拉著走。

方逸天他們三人直接打車去了機場,到達機場時已經是將近十一點鐘,已經可以辦理行李託運以及登記手續了。

十二點鐘,方逸天與林玉蓮母女通過了安檢,走進了候機室。

藍雪臉色欣喜雀躍,挽著她媽媽的手臂,一路上說這說那的,說著去了天海市之後帶著她媽媽去好好遊玩一番之類的話。

排隊上機過程中,方逸天感覺到自己的手機稍稍震動了下,似乎是條簡訊,他拿出手機一看,竟是甄可人給他發過來的一條簡訊——

「壞蛋,你再不回來你的林大小姐可是要被別人給泡走了哦!」

方逸天看著這條簡訊簡直是哭笑不得,什麼叫我的林大小姐啊,我跟淺雪那可是君子之交啊……咦,可人簡訊里說的淺雪要被別人給泡走?什麼意思?丫丫個呸的,老子才不在天海市五六天而已,就有人捷足先登想要把林大小姐泡走?

什麼人有如此大的能耐?他娘的,甭管什麼人,膽敢打林淺雪主意的人就是跟老子作對,細算起來跟老子作對的傢伙似乎一個個都沒啥好下場啊!

方逸天暗暗想著,正想編條簡訊回甄可人,問問要泡林淺雪的究竟是何方神聖。

可這時,排在他前面的藍雪稍稍回過頭來,看著他,說道:「逸天,把你的票拿起來,要檢票了。你是在跟人發簡訊嗎?」

「哦,沒,沒有,這坐飛機不是要關手機嘛,我提前把手機拿出來關了。」方逸天口中連忙說著,同時感到心虛不已,要是讓藍雪看到那條簡訊,憑著藍雪的冰雪聰明肯定能夠從中察覺出些什麼來。

「用不著關手機這麼快,上飛機了再關也不遲啊。」藍雪笑著說道。

「嗯,說的也是,雪兒你看著點前面,慢點兒。」方逸天一笑,說道。

藍雪點了點頭,而後便回過頭去,與著她的媽媽林玉蓮隨著人流朝前走著。

眼看就要登機了,方逸天也懶得再回復甄可人的簡訊,當然,這也是為了安全起見,否則被藍雪撞見了那麼可就不好了。

只是他有點不明白,天海市中還有那個不長眼的混蛋膽敢打林大小姐的主意呢? 中午兩點一刻,方逸天與林玉蓮藍雪母女乘坐的飛機緩緩在天海市的機場降落。

飛機停穩下來之後,機上的旅客紛紛走下了飛機,方逸天與林玉蓮藍雪也夾在人流中朝前走動著。

「雪兒,要不我們直接跟媽回去家裡吧。」方逸天說道。

藍雪點了點頭,說道:「好啊,先回家吧,逸天我們打個車回去就好了。」

方逸天應了聲,攔下了輛計程車朝著藍湖別墅區飛馳而去。

坐在車上,方逸天手機剛打開,接二連三的簡訊紛至沓來,幸好藍雪跟林玉蓮坐在車子後座上開心閑聊著,坐在前面方逸天的才得以逐一翻看著一條條簡訊。

簡訊約莫有七八條,約莫是嗔怪方逸天不給她回復簡訊之類的埋怨話,也有調侃林淺雪即將被某個大帥哥給泡走的氣話,最後幾條卻是關心起他是不是出什麼事了起來……

方逸天看著笑了笑,可人這個冷傲美女表面上雖說有時蠻不講理而又冷傲冰冷,但她內心的情感卻是猶如一團火般的火熱,一旦流露出來那麼可是熱情四溢,無法阻擋的。

關於這點,方逸天已經是有過諸多體會,他給甄可人編輯了條簡訊:

「我已回來天海市,晚上找你!簡訊不必回,安心等我。」

…………

「這就是天海市吧,城市建設得挺不錯的,城市面貌也很乾凈,空氣清新,氣候宜人,倒是個過來旅遊居住的地方。」林玉蓮目光看著計程車外面,口中說道。

「媽,你要是喜歡這裡就一直住著吧,我跟雪兒好好伺候你就是。」方逸天一笑,說道。

「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不需要你們的伺候,你們要是能把自個照顧好我就放心了。」林玉蓮一笑,說道。

「我們又不是小孩子,當然能自己照顧好自己啦。對了,媽,這裡的海鮮挺好吃的哦,以後帶你去吃哈。」藍雪莞爾一笑,說道。

「行,咱們先回去吧,我也許久沒有見過李媽了。」林玉蓮說道。

約莫五十分鐘的車程,計程車停在了藍湖別墅區面前,藍雪笑著說道:「媽,到了,我們下車吧!」

坐在前面的方逸天付錢后也走下車,左右手都拉著行李箱,朝著雪湖別墅裡面走去。

方逸天用鑰匙打開了別墅前大鐵門的門鎖,別墅裡面的李媽似乎是聽到了聲響,走了出來,走出來看到鐵門外的林玉蓮與藍雪之後她臉色一怔,而後便是欣喜之極的笑著迎了上來,說道:「夫人,雪兒,還有方少,你們回來了,真是太好了。來,我來開。」

「李媽,跟你說過幾次了,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你夫人夫人的叫著我聽了特彆扭。」林玉蓮笑了笑,說著。

「這、這都習慣了,改不了口。看到你們回來我真是太高興了,快進裡面坐吧。」李媽熱情的招呼說道。

林玉蓮笑著點了點頭,與藍雪、方逸天走進了別墅大廳裡面。

隨後,林玉蓮與李媽便熱乎的聊了起來,林玉蓮對於李媽在藍雪小的時候就一直照顧她長大成人心懷感激,加上將近有一年多未見,因此見面之後自然是有著說不盡的話題來聊著。

說到最後,藍雪也摻和了進去,與著她們越聊越起勁,方逸天在一旁就顯得有點多餘了。

他想了想,便笑著開口說道:「媽,雪兒,你們現在家,我出去一趟,可能晚點再回來。」

「小方你要出去哪裡?」林玉蓮問道。

「嗯……去華天集團大廈,也沒什麼事,我過去看看。」方逸天說道。

「華天集團大廈?那不就是你要保護的那個林大小姐的公司嗎?」藍雪問了句,眼眸嗔向了方逸天,似乎是在埋怨著這個混蛋剛回來了之後就要跑去跟林大小姐見面般。

方逸天的想法直接被點破還真是有點尷尬不已,不過他已經是厚臉皮慣了,因此一笑,說道:「雪兒,你該不會是在吃醋吧?我也是源於工作需要,你可別多想哦。」

「我、我才不會吃醋呢,你快去吧,晚上記得早點回來吃飯。」藍雪嬌嗔了聲,說道。

「知道了!」方逸天一笑。走出別墅大廳后開著他那輛黑色賓士轎車朝著華天大廈飛馳而去。

他倒是很想知道,究竟有什麼人糾纏著林淺雪,居然還想把林淺雪泡到手?這簡直是開國際玩笑,這樣的話老子都不好意思說出口,別人居然完全不把臉皮當回事如此厚顏無恥的說著,莫非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這就讓方逸天更加感興趣了,要知道這世上比他臉皮還厚的人真是不多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