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哦,沒事。」林楠回復了一聲,心情頗為不錯。

十二天的努力,這次真的收穫巨大,滅掉一座異境,死傷反倒是不大,收穫的資源數以萬計!

「走,回去!」

頓時,周圍其他人都笑了起來,先前都在等待著林楠,而今林楠蘇醒,其他人也就放心不少。

「回去!」

來時,一家家運輸運輸而來,回去的時候倒是方便不少,數萬人站在虛空神殿上,由虛空神殿帶動,快速而下。

其他站不下的,化靈境尊者境宗師境集體飛行。

大量的滅魔槍,滅魔彈,巨型弓弩等也都收到了虛空神殿中,至於另外那座小島上的東西,能要的全部帶走,不要的所幸直接放棄了。

第四座異境都被摧毀了,所有人取得了巨大勝利,這些小細碎的東西已然不重要了。

在場之人,都是英雄。

此刻英雄歸去。

即便是歐洲兩大神庭之人也是,在最關鍵時刻,兩大神庭殺到。

林楠沒有虧待他們,兩大神庭上百尊者境高手,每人一枚須彌戒指,外加中品靈寶一件,甚至有需要的,還有一些珍貴的靈丹妙藥給予。

即便是普通的宗師境,大修士高手,一個個的也給予大量好處!

這次的收穫,是大家的!

細算下去,兩大神庭高手林楠給予了足足上千億靈氣值的寶物,而死傷其實並不大,自然讓兩大神庭高手大為滿意。

林楠給與的這些寶物,正常而言是有資源都兌換不到的,珍貴無比。

至於華夏這邊的高手,所有人都給予了大量的資源。

靈丹妙藥,靈寶,須彌戒指等等,按照功勞大小,分配下去足夠多的軍功,想要兌換任何東西都可以。

可以說,這次東海異境之行,所有人都得到了極大的回報。

當回到華夏的時候,更是舉國慶祝,燕京幾位老爺子親自趕到江南異境口,為數萬英雄慶祝,表示感謝,熱鬧不已。

這一日,華夏格外的熱鬧,哪怕眾人回來已然是深夜,但各地燈火通明,無數的媒體都在報道著這件事,無數人為之興奮,希望就呈現在眼前。

以前絕望,而今希望不斷展露而出。

異境,並沒有那麼可怕好像!

人類,更強,有能力守護這裡,保護此地的安全。

一直鬧騰到第二天一大早,全國各地才算是安靜下來,世界各地的人卻又開始了。

激動!

而在此之中,林楠身上始終有著一股股淡淡的皇道之氣籠罩,讓他整個感覺很明顯。

雖然無法再出現那種瘋狂提升,但這種皇道之氣對自己的作用依舊不小,在默默的提升著自己的實力。

而且,這種皇道之氣,也讓林楠渾身上下多了一股神秘之感。

「林楠,你感覺好像不一樣了。」後半夜,周穎躺在林楠懷中,臉上洋溢著幸福之色,開口說道。

作為最熟悉之人,林楠身上的變化,她們能察覺的最為清楚。

以前的林楠,平易近人,雖然實力很強,但不顯山不露水,很好接觸的那種,讓人有著一種特殊的親近感。

但是此刻,林楠變得神秘。

甚至,讓人有著一種頂禮膜拜之感。

不單單周穎自己這般感覺,關悅徐曉雯二女也都有著這種特殊感覺。

至於其他人,其實都有,不過沒有說出來罷了。

「哦?怎麼了?」林楠開口疑惑,開口問道。

周穎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的感覺說了出來。

聽到這話,林楠微微思索,很快便得出了結論。

或許,這便是皇道之氣的影響。

「反正不管怎麼變,我都是你們的人,這點放心。」林楠笑道,沒有細說,這皇道之氣他也不清楚,還沒有向老猿請教,但毫無疑問應該是好東西。

周穎輕笑,而後繼續伏在林楠胸前,正如林楠所言,無論什麼時候,他始終都是那個他,這一點不會改變。

能這般靜靜的躺著,她就很知足了。

而殊不知,因為林楠身上的這股皇道之力,在一些特殊之地,已然引起了特殊的爭分。

皇道之力,這不是普通之力。

皇,代表著無上至尊!

皇者,不僅僅是領袖那麼簡單,更代表著其他更深層次的意味。

林楠周身帶著皇道之氣,比他之前那個天命之子的身份,更加駭人聽聞! 他話鋒一轉,突然問秦未央:"未央,你還記得,我們當初的約定嗎?"

秦未央故作不知:"不知道老大說的是什麼?"

季修的臉上閃過一抹不悅的表情,神色有些陰沉:"就是說了,你要在我身邊待夠五年,我才放你走的話!"

秦未央點點頭:"我有印象的,我現在這不是已經呆了兩年嗎?而且,只要老大說什麼,我都說按照你說的去做!"

秦未央面無表情的看著季修,沒有任何情緒。

季修心裡很是複雜:"未央,我現在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我!"

秦未央點點頭:"老大,你說!"

季修看著秦未央,眸子閃爍不定,他的手微微握緊,情緒莫名的有些緊張:"未央,如果我說,現在我給你一個選擇,做我的殺手和做我的妻子,你選擇一個,你會選擇哪一個?"

秦未央一愣,她詫異的看著季修:"老大,你怎麼會這麼問,我當然是願意當你的殺手啊,這不是我們之前就說好的嗎?"

季修的語氣有些煩躁:"我是說,我可以讓你選擇,你願意當我的妻子嗎?"

秦未央知道,季修今天是不問出一個究竟,不會善罷甘休的。

她咬了咬唇,搖了搖頭:"不願意,老大的妻子,豈能是我想當就當的,我對老大,只有感恩之心,只要老大需要,讓我做什麼都行,唯獨這件事不行!"

季修的臉色已經徹底沉下來了:"其實,你這麼拒絕我,說到底,只是不喜歡我罷了,未央,你說是嗎?"

秦未央沉默不語,季修的臉色有些難看。

他深吸了一口氣:"算了,我也不為難你了:"我知道,你一直都是感激我的,既然你說,我想讓你做什麼,你就去做,那接下來兩天後,我有個任務交給你,希望你能好好去做!"

秦未央點點頭:"老大說的,我一定照做,既然沒什麼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秦未央說完,就想走。

畢竟,跟季修在一起,本就很壓抑,而季修又提起這樣的話題,實在是沒有什麼好說的。

季修皺眉看了秦未央一眼:"你就這麼不耐煩跟我說話?"

秦未央立馬搖頭:"沒有,老大你想多了!"

季修冷哼了一聲:"你先別走,我還有話要問你呢!"

秦未央低著頭,眸子閃了閃:"什麼事?老大你隨便問!"

季修神色不虞,走過去在沙發上坐下來,開口道:"未央,我聽說,你跟暗夜組織的老大路彥昭認識?"

秦未央的眸子,猛地一縮。

果然,她就知道,自己做什麼事情,都在這個男人的眼皮底下。

她的心裡有些不快,可是,對於季修,她卻不能反抗。

她看著季修,平靜的搖搖頭:"說認識還差點!"

季修冷冷的看著他:"既然還差點,那他能一擲千金為紅顏,既然不認識,那他何必把自己拍賣的東西,買了回來,難不成他路彥昭錢多的沒地方使?未央,你知道的,如果讓我知道,你是為了路彥昭才拒絕我的,我會不高興!"

秦未央的眉頭,瞬間皺在一起。

她也終於明白了,季修今天提了這麼多問題,態度不陰不陽的,究竟是為了什麼。

她看著季修,平靜的開口道:"老大,你不要想太多了,我跟路彥昭的確是不熟,只不過,一年前我無意間在傑斯莊園救過他,當時我並不知道他的身份,他也不清楚我是誰,直到今天晚上我去盜取七彩琉璃盞被他撞上了,他才認出我,為了報答我一年前的救命之恩,他將七彩琉璃盞以這樣的方式送給了我,老大,你覺得有問題嗎?還是說,你覺得路彥昭的命,比不上這個七彩琉璃盞,所以,他給我這個東西,就是跟我有什麼?最後,我明確的跟老大說明白,我加入修羅門,是因為什麼,老大心裡也清楚,這五年時間內,我就是老大的利刃,你說哪裡,我打哪裡,但是,做你的妻子這樣的玩笑,我希望老大以後不要開!"

聽到秦未央不是因為路彥昭才拒絕自己。

知道了路彥昭和秦未央之間,因為這樣一段過往,路彥昭才能將七彩琉璃盞雙手奉上。

季修的心情,似乎好了那麼一點。

他看了一眼秦未央:"未央,你說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剛才是我誤會你了,現在我們都說清楚了,自然不存在什麼誤解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有事情我再喊你!"

秦未央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秦未央一走,季修的眸子就沉下來。

既然秦未央對路彥昭沒感情,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而秦未央一離開季修的房間,整個人都像是鬆了口氣。

她想起自己加入修羅門的初衷,心情很是複雜。

兩年,她還沒有加入修羅門,那時候,她是黑黨的一員。

黑黨的老大沉風,跟她從小一起長大,他們之間跟親姐弟一樣。

當然了,跟他們一起長大的,還有她的親生弟弟,秦未銘。

可就在兩年前,秦未銘檢查出白血病,身體免疫力急速下降。

因為需要合適的骨髓移植,她找遍了無數家醫院,都沒有找到。

她跟秦未銘的骨髓不匹配,做不了移植。

她的父母又去世了,找不到親人給秦未央做配型。

在她快要絕望的時候,季修出現了。

季修的骨髓,跟秦未銘剛好匹配。

當初,季修答應救秦未銘,給秦未銘捐獻骨髓,但是,要求秦未央加入修羅門。

一開始,別說秦未央了。

秦未銘和沉風都是極力反對的。

最終,季修退讓了一步,讓秦未央加入修羅門六年。

六年時間,他完全可以讓秦未央幫她做許多事情,這些事情,足以抵消他捐獻的骨髓了。

卻沒想到,秦未央直接說了一個五年,是能是五年時間。

他思索了一番,對秦未央說,五年時間,也不是不行,但是要求秦未央和秦未銘都來修羅門。

秦未銘的治療,就在修羅門進行,這樣的話,他捐獻骨髓,也安心一點。

想到季修是給秦未銘捐獻骨髓的人,秦未央想了想,便答應下來。

手術在他們進入修羅門的時候,就已經做了。

可是,秦未銘的身體,一直不是很好。

而且,因為身體原因,他也一直沒有離開過修羅門。

當然了,最重要的原因,是季修要把秦未銘捏在手裡,這樣他說什麼,秦未央才能聽話。

秦未央當然知道季修的心思,所以,她從來不會違背季修的意思。

只是她沒想到,這兩年時間,季修突然對她有了那麼一點意思。

如果是兩年前,他看上自己,想要用救秦未銘來要挾自己跟他在一起的話,她可能會答應。

現在,自己已經給他賣命兩年了,怎麼可能還出賣自己的感情呢。

答應的事情,她會儘力去做,沒有承諾的事情,她是絕對不可能兌現的,這就是她,秦未央。

任何人都不能勉強她。

秦未央現在的意志這麼堅定,她卻忘記了,她對季修的承諾,是有漏洞的。

除了當他的妻子,其他什麼事情,都能幫他。

她的話,限定太少,況且,季修有秦未銘在手裡,更加的有恃無恐了。

秦未央去修羅門的醫院,看了秦未銘。

秦未銘的氣色不錯,看起來精神頭很好。

秦未央去的時候,他還在擺弄窗台上的花。

秦未央走進去,笑了笑:"看起來心情不錯啊!"

聽到秦未央聲音,秦未銘立馬轉身,笑著看向她:"姐,你來了?"

秦未央點點頭:"是啊,來看看你最近過的怎麼樣?"

秦未銘走過來,拉著秦未央坐下來:"我過的挺好的,我就是想知道,姐你過的怎麼樣?那個季修為難你了嗎?為了我,你要為他賣命五年時間,有時候我想想,都覺得不值得!"

秦未央笑著揉了揉秦未銘的頭髮:"說什麼傻話,五年時間,換他給你捐獻骨髓,我覺得挺划算的啊,再說了,現在兩年時間已經過去了,未銘,你要相信,一切都會變得更好!"

秦未銘重重的點點頭:"嗯,我知道,一切都會好的!"

秦未央笑著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秦未銘突然開口道:"姐,我想沉風了,我都好久沒見他了!"

秦未央想了想,開口道:"那你再等等,我跟季修說一下,完了安排你們見面!"

秦未銘點點頭,神色有些喪:"每次跟沉風見面的時候,才感覺自己像是個犯人一樣!"

秦未央沒好氣的看著他:"你算什麼犯人,你最多就是個病人!"

聽到秦未央的話,秦未銘也跟著笑起來:"姐,你真好!"

秦未央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說什麼傻話呢,我是你姐,我不對你好,誰對你好!"

秦未銘看著秦未央,笑了笑,沒說話。

姐姐為他,真的犧牲了太多。

五年時間,給季修賣命不說,每次他想見沉風,姐姐還要去求季修。

畢竟,季修要看著他,每次他出去跟沉風見面,都有很多人跟著。

而沉風作為黑黨的老大,自然也要忌憚季修這邊會對他不利。 皇道之氣的出現,普通人根本不認識,但當日林楠在江南異境外顯得極為神聖,讓人頂禮膜拜的那種。

再加上林楠實力瞬間暴漲,以及其他的一些蛛絲馬跡,不難讓一些人猜到。

歐洲兩大神庭內,兩位神使各自匍匐在神像之前,神像綻放陣陣神光,講述著皇道之氣之事。

兩大神庭內的神祗們,對這件事顯得尤為重視。

崑崙秘境內,玄天宗,皇甫氏族等幾座強大秘境小世界勢力之中,此刻都在暗暗討論著這件事。

皇道之氣的出現,瞬間引起了一些最古老的人注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