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哦?那還需不需要我幫忙?」

林天的主動詢問讓更識簪心中的抑鬱稍安,也算是給了她一個台階,但他越是這樣,更識簪就越覺得愧對於他。

「我。。。」

「小簪一定是想要參加過幾天的比賽吧?哦哼哼!不是我自誇,我的編程技術在這所學園可是無人能出其左右哦!就算小簪你的專用機已經組裝好了,也讓我來看一看吧。」發出了一聲得意的哼聲,林天搖頭晃腦頗為自得地帶著幾分調笑向更識簪說道。

眼見她的神情還有著幾分猶豫,林天又接著說道:「小簪你也知道了吧?你姐姐楯無的專用機也是我進行了一部分的編程工作的。」

「是。。。」

一說到更識楯無,更識簪的神情就顯然變得更加低落了許多。

「這一次的比賽,你姐姐作為專用機的持有者也同樣會參賽,你想不想和她比一比?」

蠱惑的話語讓更識簪的身體一顫,她抬起頭來,眼中帶著幾分希翼又帶著幾分猶豫地看著他。

「我。。。可以嗎?」

「當然!小簪你一直以來都是以此作為目標的對吧?那麼,最好的機會就在自己的面前,又怎麼可能有理由去放棄呢?」

「嗯!」

總裁的暖妻 **********

「HI~」

「黛薰子學姐,感謝您過來幫忙。」

「喲,黛薰子,快去把機體腿部和推進器的支架再檢查一遍。」

聽到黛薰子的打招呼聲,一直在看著林天進行編程的更識簪趕忙回頭向她鞠躬致謝,而林天卻委實不客氣地頭也不回地就向她下達了命令。

「唉~林天老師真是會差遣人啊!」少女不滿地嘟起了小嘴抱怨道。

「別廢話了,你也知道,距離比賽已經沒有幾天了,如果想將這台IS調試到足以參賽的程度,就必須要加班加點地趕工才行。」

「唉?難道老師還準備讓簪醬得到一個好名次嗎?」

布佛本音十分詫異地看著林天,她那寬大的兩隻袖子不斷在林天的眼前擺動著,似乎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

「那是當然,如果在第一局的時候就敗下陣來的話,那豈不是太對不起我如此辛苦地調試?」

「辛苦?這我倒是沒看出來,我只是發現你閑的慌。」

對於林天話,黛薰子可謂是百分百的不信,一個大男人的居然看著自己幾個女孩子在不斷地進行IS的組裝,自己卻在一旁愜意地喝著果汁,這還真是讓人不爽呢。

「話可不能這麼說,咱們只是各司其職罷了,你們要做到,就是好好檢查一番『打鐵二式』的狀況,確保它每一個零件都組裝完畢,完好無缺,而我要做到就是用程式將你們所組裝出的這台IS的性能發揮到極致。在這方面,我自認為除了篠之之束外,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人能夠與我相比擬了。」

「哦?這麼厲害?」

黛薰子微微眯起眼睛,似乎想要依靠自己的能力來判斷林天這句話的真偽。照理說,如果是其他人,尤其是男人在她們的面前說出自己可以比擬篠之之箒這種話,是一定會被少女們好好教訓一番的,只是。。。不知為何,她們總覺得林天似乎並不像是在吹牛。

「不過,軟體的基礎終究是決定在硬體上的,我能夠做到的,也就只是將你們所能達到的極致給完美地發揮出來罷了。」

「哦?那我可真的是很好奇了哦,在經過了我們幾個整備科數一數二的優等生之手后,這台IS到底能發揮出怎樣的能力。」

黛薰子幹勁滿滿地一揮手中的扳手,很沒淑女形象地一擼袖子,就帶著幾分激動地開工了。

「唔~本來我是想喊姐姐來幫忙的,可是被她拒絕了呢!」

對於林天的話,布佛本音十分可惜地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如果是有身為全校最強大整備員動手的話,想必一定會做出一台能夠與「霧纏淑女」相比肩的IS,只可惜。。。

「嘛~不是說了人多力量大嗎?我們這麼多人,也未必比不上虛一個啊。」

對於布佛虛度拒絕,林天當然清楚是為什麼,作為侍奉更識家的布佛家,當楯無選擇了IS駕駛員這條路的時候,一直跟隨在她左右的布佛虛也必定會選擇整備員的道路,而這兩位少女也同樣有著與她們身份相匹的能力,各自成為了學園中各自領域的領頭羊.

只是,以現在更識簪的鬧彆扭程度來看的話,如果真讓布佛虛插手,少女必定會認為這是姐姐對於自己的施捨,想必楯無也就是清楚這一點,才會命令布佛虛拒絕的。

畢竟再怎麼說簪也是更識家的人,如果沒有身為家主的楯無的命令,布佛虛是絕對不會拒絕為簪進行整備的。.. 「現在,開始公布大家的對戰表。」

準備室中,更識簪深吸了兩口氣,才勉強將自己那跳動的內心給略微地平靜下來。這一次的比賽雖然相較於班級對抗賽或各年級個人錦標賽來說規模可謂是相當小,但對於更識簪來說,這是她第一次使用自己的專用機在眾目睽睽之下與其他的專用機駕駛者對抗,更何況有可能會碰到自己的姐姐,那位對自己來說既羨慕又嫉妒,總有一種高不可攀感覺到姐姐。

自己和「打鐵二式」真的可以和姐姐對抗嗎?「打鐵二式」應該沒問題的吧?不!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因為。。。因為那是林天老師還有大家和自己一起所共同完成的,絕對不會比姐姐要差!

「哦!小簪,你的運氣不錯哦!應該可以穩穩進入第二回合了呢!」

就在少女還在胡思亂想之際,一個聲音突然自她的身後響起,讓少女仿若受驚的小兔子一般跳到了一旁,卻發現林天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他的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看著那屏幕中出現的對戰表。

「織斑一夏VS更識簪」

「啊!我。。。」

顯然,對於這個情況的出現,完全是出乎了少女的意料,她的表情再次變得驚慌失措起來。

按理說,她說完全有理由去好好教訓一番織斑一夏這個讓他錯失了很多次重要比賽,甚至連自己的專用機都被實驗室所拋棄的罪魁禍首的,可是,實際上織斑一夏正是更識簪除了更識楯無外,最不想碰到的人。

想起他正是面前這個人的弟弟,更識簪的心中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愧疚感,那個時候的自己居然會那樣對待他,對待一直崇拜的他,可是在這之後他又毫不介意地來幫助自己,現在自己就要和他的弟弟對戰了,到底應該怎麼辦?更識簪的心已經有些亂了。

「小簪!小簪!」

「啊!唉?老。。。老師,有什麼事?」

「你這個丫頭,似乎有些想得太多了呢!」

看到少女這番慌亂的模樣,還有她那不斷閃爍,不敢與自己對視的眼神,林天頓時有些古怪地笑了起來。

「你該不會是看到那個傢伙是我的弟弟就不知所措了吧?」

「唉?」

少女的聲音更加驚慌了幾分,顯然她沒有料到林天居然會看出自己的心中所想。

「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沒好氣地笑了起來,林天無奈地搖了搖頭,看著屏幕上所顯示的已經展開了「白式」飛到競技場上空的織斑一夏,說道:「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一夏那個傢伙雖然是無心的,但作為兄長的我也確實需要代他向你賠不是。」

「不,老師,怎麼能讓你。。。」

「正如我之前所說!」

還沒等更識簪反應過來,林天就突然加重語氣打斷了她那越發語無倫次的話。

「既然那個傢伙不知道,那麼你就好好地教訓他一頓好了,別顧及到我什麼的,如果你能揍他一頓來消氣的話,我倒覺得這反倒是對我們這段時間來一直幫助你最大的感激。況且我也是有些期待呢,要知道,『白式』可是曾經由束姐經手過的呢,如果你能打敗它的話,那豈不就證明了我們的能力嗎?」

「嗨!我會努力的!」

經過林天的鼓勵,果然讓更識簪的信心上漲了不少,只是。。。騷年哦!你這樣坑自己的弟弟真的好嗎?

「那麼,我出發了!」

更識簪頗為激動地朝林天點了點頭,就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在她的右手中指處,有一枚戒指,那就是待機中的「打鐵二式」。

「哦,等一下!」

就在少女想要召喚出自己的IS之時,林天卻突然制止了他,同時飛快地抓過她伸出的手,十分紳士地將其捧在了手心中,在少女那漲紅的臉蛋中低下頭去朝著戒指輕輕一吻。

「老。。。老師!」

更識簪覺得自己剛剛才信心十足的大腦此刻已經被一腔羞意所填滿,她的身體開始隱隱顫抖起來,顯然對於林天此刻的做法感到非常的不適應。

應該說,林天剛剛的行動在任何人看來都是非常曖昧的表現,完全就和很多的求婚現場一模一樣,也幸好這裡只有他們兩人,如果其他幾個醋罈子在這裡的話,保不住她們會大發雷霆。

「這是祝福,一定要贏哦!」對於少女的羞意,林天似乎從未看見一般,眼中帶著幾分難以察覺的戲謔柔聲說道。

「嗨!我。。。我知道了!」

用羞怯中帶著一絲遺憾的語氣回應了林天的期待,更識簪立刻召喚出了自己的IS,似乎已經不敢再去看他一眼了。

「那麼,祝你武運昌隆!」

**********

「你好,我是織斑一夏。」

看到這位剛剛從準備室中衝出來的少女,織斑一夏也肯定了自己之前的心中所想,天藍色的頭髮和紅寶石般璀璨的眼瞳帶給了他強烈的既視感,再加上那個姓氏,眼前的這位少女無疑和更識楯無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

看來,自己的初戰就是要跪的節奏啊!

忍不住在心中感嘆了一句,織斑一夏看向少女的眼光已經變得懶散起來。想到那位學姐,織斑一夏明白,如果自己真的贏了這一場比賽,那麼最後下場一定會非常之慘的。

但是他這般沒幹勁的樣子卻反而是讓更識簪先入為主地認為對方是看不起自己的表現,少女立刻憤怒地嘟起了小嘴,看向他的目光也變得越發「凶戾」了幾分。

雖然這般模樣在林天的眼中非常可愛,但織斑一夏卻感受到了一股壓力撲面而來,這讓他在比賽還沒開始之前就警惕地取出了自己的「雪片二型」。

見織斑一夏已經取出了武器,更識簪也毫不示弱地取出了一把棍子,一揮手之間,一道光束從棍子的一端冒出,形成了一柄光束長矛。

「嗯?」

雖然放棄了贏的打算,但這並不妨礙織斑一夏觀察這位少女,與楯無那幾乎一模一樣的外表讓織斑一夏可以肯定對方是那位學姐大人妹妹的事實,只是,似乎相較於那位學姐的超強氣場,這位妹妹顯得非常怯弱,儘管取出了自己的武器,儘管因為自己的樣子而感到憤怒,但相比於更識楯無來說這簡直是有天壤之別。

「那個。。。請問你是楯無學姐的。。。」

「我跟那個人沒有關係!」

出乎一夏預料的是,一聽到更識楯無的名字,這位名為更識簪的少女的反應有些超乎尋常的大,她甚至威脅性地揮了揮手中的光束長矛,臉上也第一次流露出了讓一夏感到強烈的波動。

「那個。。。楯無學姐怎麼說也當過我一段時間的教練,更是曾經救過我的命,還有,她和。。。」

織斑一夏說到這裡的時候突然頓住了,因為他突然感到了背後傳來了一道帶著殺意的視線,那種能夠光憑視線就讓他的背脊感到一陣發麻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也正因為如此,他立刻住了嘴,他明白了,看來自己的老哥並不想讓眼前的少女知道什麼。

「所以呢?你就不想和我戰鬥了嗎?」

雖然一夏的話沒有說完,但更識簪也已經聽出了他的意思,說了這麼一大堆與楯無的交情,在加上他那毫無幹勁的樣子,就連看台上的觀眾們也能看出織斑一夏已經放棄了這場比賽。

「呃。。。」

織斑一夏沒有理解為何這位少女對待自己姐姐的態度會如此之差,但他的表情也說明了一切,這讓始終認為自己活在姐姐陰影中的更識簪覺得更加壓抑了,難道自己就連得到一次勝利都需要姐姐的施捨嗎?

「可惡!」

本來還好好的少女突然瘋狂的大叫一聲,讓織斑一夏嚇了一跳,而也就在這時,比賽開始的鈴聲響起,更識簪想都不想地就揮舞著光束長矛朝著織斑一夏衝去,措手不及的一夏甚至連「雪片二型」的完全狀態都沒有展開就匆忙擋下了她的一擊。

「姐姐,她每一次都這樣,一次又一次的!」

織斑一夏表示自己今天出門絕對沒有看黃曆,這完全是躺槍的節奏啊!有木有!照此時此刻的情況看來,如果自己反擊,必然會在事後被更識楯無和林天兩人好好修理一頓,可如果自己就這麼被動挨打,遲早有一刻會被攻破防守,看這位少女的瘋狂勁兒,想必結果並不會好多少。

雖然織斑一夏不知道更識姐妹兩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卻明白,如果自己再不反抗,恐怕就真的是要在病床上躺上幾天了,對於剛剛才從醫務室出來沒多久的織斑一夏來說,這顯然才是目前來說最大的威脅。

「雪片二型」展開,兩台IS的武器再一次碰撞在一起,而與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更識簪的身體劇烈地顫抖了一下,手中的光束長矛更是險些把持不住被擊飛出去,以消耗絕對防禦屏障為能源可以無視絕對防禦屏障的攻擊可沒有其看上去的那麼簡單,雖然雙方看起來都是光束武器,但就差別來說,簡直就是兩個次元的東西。

「哈!!!」

不過,更識簪在吃過一次虧之後卻並沒有選擇拉開距離,而是像個陷入了瘋狂的人一般再次沖了上來。

無奈之下,織斑一夏只得再次揮動著「雪片二型」與她的光束長矛交錯,不過這一次卻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少女並沒有選擇像之前那樣硬拼,而是順勢一盪就將「雪片二型」的軌跡微微偏轉,從而避過了那最強的一點,成功地接了下來。

**********

「哦哦!一夏要倒霉了呢!這個傢伙似乎仗著自己的兵器之利又犯老毛病了,果然是沒腦子的笨蛋呢!」

看台上,看著兩者這一次的交鋒以平局收場,林天的嘴角頓時露出了一抹微笑。身為日本的代表候補生,除了那個讓人有些頭疼的性格原因,更識簪的技術絕對不是蓋的,最起碼,織斑一夏絕對不是她的對手,這一點但從原著中她能夠單槍匹馬以一人之力解決其他代表候補兩人才能戰勝的無人機就能夠看出來。當然嘍,因為那幾集她是主角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林天可絕對不會任何更識楯無也需要和篠之之箒一起才能解決的無人機居然會被更識簪一人解決。由此可以看的出來,更識楯無為了讓這個妹妹恢復自信可謂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甚至還上演了一幕苦肉計,為她擋下了一記攻擊,這才讓更識簪徹底爆發。

**********

兩把武器再一次交錯,而這一次它們之間並沒有一觸即分,而是僵持在了一起,但從兩人那顫抖的武器和逐漸逼近的距離可以看出,織斑一夏完全佔據了上風,他仗著自身的優勢已經開始逐漸將更識簪壓制下去。可是,就在一夏想要將她給逼退之時,更識簪的雙手卻是狠狠的一甩,將織斑一夏擋在身前的「雪片二型」甩開,讓他的胸前空門大露,而更識簪更是毫不猶豫地一腳踩在了一夏的肚子上,背後的推進器動力全開,將還未從驚訝中回過神來的他從空中踩到了地面,早競技場中濺起漫天的塵土。

「結束了!」

「打鐵二式」兩側的兩門粒子炮對準了還未從那衝擊中回過神來的織斑一夏,炮口綻放出耀眼的光芒,但卻讓織斑一夏感到一陣心悸。雖然有著絕對防禦屏障的存在,但在如此近距離下吃上一擊,那股保證所產生的衝擊絕對會讓一夏痛苦不堪。

不願意再回到醫務室病床上的一夏趕忙開動自己的腦洞,趁著更識簪正在積蓄能量還未開炮之際,「白式」兩側的推進器卻突然爆發,強烈的推進力將猝不及防的更識簪給一個後仰推飛出去,而那蓄勢已久的兩發粒子炮卻因此而擊中了看台上的隔離防護罩,引起的波動讓坐在那附近的女孩們一陣心驚。

**********

「哦~看來楯無卻是有兩下子呢!居然讓一夏會動腦子了!」

看到一夏居然瞬間逆轉了這不利的局勢,林天的心中對於更識楯無這段時間對他的訓練也感到頗為好奇。

「不過,我似乎也要去準備一下了呢,看這個時間,無人機大概就要過來了。」

看著場中相互對峙的二人,林天輕笑一聲轉身離開了看台。

**********

見自己精心策劃的一次機會被措施,更識簪不甘地皺了皺眉,看著那還沒站穩身形的織斑一夏,有些猶豫是不是應該再將織斑一夏壓制下去,但最終她還是選擇了放棄繼續追擊的打算而是迅速後撤,與他拉開了距離。

「『打鐵二式』,啟動手動引導系統!」

看著已經調整好自身的狀態,卻並沒有其他動作的織斑一夏,更識簪一咬牙,利用精神連接向「打鐵二式」下達了命令。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少女的面前展開了一個虛擬鍵盤和幾個虛擬屏幕。

「打鐵二式」相比於其他幾台機型分明的專用機來說,在其設定的位置上顯得十分模糊,近戰擁有僅次於「雪片二型」的光束長矛,遠攻又有其所搭載了實彈「山嵐」,可謂是不同於「紅椿」的另一個極端的萬能機構想。

如果硬要說它有什麼缺點的話,那問題就出在這實彈上面了。為何絕大多數的高科技武器所使用的都是光束武器而不是實彈?原因只有一個,攜帶便捷!無論再如何縮減實彈的體積,但其中就相較於只需要一個能源包的光束武器來說都是巨大的缺陷。同樣體積的實彈和能源包,光束武器的攻擊次數絕對要比實彈高出十倍以上。誠然,實彈擁有光束武器所不具備的制導功能,能夠拐彎,能夠追蹤目標,但比起光束武器的速度和便捷來說,這樣的優點根本不足為慮。

就算是擁有跨時代技術的IS,在實彈的攜帶方面也是一個非常大的短板。「打鐵二式」所裝備的實彈「山嵐」的數量也僅僅只有短短的48枚而已,雖然在其特殊的程序控制之下,每一枚都可以相當於一枚自爆用的浮遊炮,但如果在將彈藥射空之後仍然沒有擊敗地方的話,那麼對於這台IS來說就將會是一個巨大的危機。

當然,或許看出了它的這一缺陷,所以其機體兩側還裝備了兩門光束粒子炮,雖然就破壞力來說要遠低於一般的光束武器,但也足以彌補一點實彈的不足。

「太過中庸」——這就是林天對於這台機體的評價。

「所有彈道手動控制,發射!」

伴隨著更識簪的命令,大量的實彈自「打鐵二式」兩側的彈夾發射而出,少女在面前的虛擬屏幕上不斷地操控著它們射向織斑一夏,而後者則是開始頗為狼狽地躲閃著。

雖然說是類似於浮遊炮的控制,但相比於需要進行遊走射擊的浮遊炮來說,「山嵐」的控制顯得尤為輕鬆,畢竟看似大批的實彈,實際上只需要不斷指示著它們向目標衝去就可以了,就好像是在打電動一樣。當然,這樣的事情對於林天來說還是很輕鬆的,但更識簪就有些費力了,如果是塞西莉婭來還好一些,但更識簪在操控這些實彈的時候是根本無法費心控制自身進行移動的。

不得不說,在某些細節方面,織斑一夏非常的細膩,也不愧他那家庭主男的稱號。在狼狽逃竄了一段時間后,他立刻發現了更識簪的情況。在細心觀察了一番對方的動作,在他確定了這並不是更識簪誘導他的情況后,便立刻使用更識楯無教過的「環狀控制飛行」繞著更識簪畫起了圈,然後趁著少女分神的機會立刻變向使用「瞬間加速」接近了她。

在那一戰之後又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訓練,織斑一夏在兩者之間的切換也變得越發嫻熟了起來,根本容不得更識簪反應的機會,他就瞬間衝到了少女的面前,「雪片二型」最大功率「零落白夜」展開,眨眼間就將「打鐵二式」左側的一個實彈彈夾給切了下來。

「將軍了!」

飛起一腳踹在了更識簪小腹,讓少女痛苦地驚呼一聲倒在地上,接連的破碎讓她的IS都在瞬間被收了回去,重新變成了待機狀態的戒指回到了更識簪的右手中指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