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哪有,我老婆如同仙子下凡,美麗動人,我能夠娶到這麼好的老婆,簡直是三生有幸!」

秦穆然看著陸傾城笑著說道。

「我這不是覺得你辛苦嘛,特意給你補補身子的,好好調養的,你想什麼呢,快,喝湯,要不然涼了就不好喝了。」

秦穆然略微催促,想要岔開話題。

「哼!你要是敢對我不滿意,我就讓你成為秦公公。」

陸傾城冷哼一聲,手指做了個咔嚓的樣子,嚇得秦穆然一個哆嗦。

「不會!怎麼會!滿意,相當滿意!尤其是吃完飯以後,小的保證讓娘娘更加的滿意!」

秦穆然一邊說著,一邊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道。

看到秦穆然這個神色,陸傾城怎麼會猜不出秦穆然說的是什麼意思,臉色唰的一下,紅的更加厲害了。

「流氓!」

陸傾城說了下,便是繼續低頭喝著碗中的湯。

「就對你流氓!來,老婆吃菜,一會兒可是要進行劇烈運動呢!消耗體力!」

秦穆然笑了笑,便是給陸傾城的碗中夾菜。

雖然秦穆然這麼說,可是兩個人吃飯的氛圍還是很好的。

陸傾城吃完飯後,秦穆然便是收拾碗筷去了。

「老公,你說,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夠過上平淡的日子,像我爸媽那樣,可以出去環遊世界。」

陸傾城坐在沙發上,對著廚房裡的秦穆然突然問道。

「我都可以啊!只要你想,去世界的任何一處,我都願意陪你去!」

秦穆然洗完碗,擦拭了下手,脫下圍裙,緩步走到陸傾城的身旁,摟著她說道。

陸傾城依偎在秦穆然的懷裡,努力地聞著秦穆然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

忙碌了一天,靠著最為安全的懷裡,這一刻,陸傾城卸下了自己所有女強人的偽裝,變回了那個嬌小可人的女人。

「真的嗎?」

陸傾城抬起頭,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秦穆然。

「當然。」

秦穆然看著這明亮如秋水一般的眼睛,心一動,忍不住低下頭,再次吻了過去。

「唔….」

陸傾城發出一聲輕哼,隨後便是熱烈的回應著。

沙發上,很快兩個人便是扭在了一起,不一會兒,秦穆然站起身來,將陸傾城以一個公主抱的姿勢抱了起來。

「老婆,我們回房。」

秦穆然看著懷中羞澀的將臉貼在自己胸膛上的陸傾城,笑道。

「嗯…..」

陸傾城此時臉頰滾燙,在秦穆然的懷裡,聲音跟蚊子音一般。

「嘿嘿!」

秦穆然笑了笑,抱著陸傾城走上了二樓。

回到房間以後,秦穆然將門關好,抱著陸傾城來到了床邊,將她緩緩放在床上,如同公主一般。

「老婆,我來好好表現了!」

秦穆然邪笑了一聲,隨後衣服漫天飛舞從他的身上脫掉,撲上了床。

不一會兒,房間里便是響起了令人面紅耳赤的聲音,這種聲音足足持續了幾個小時才稍微停歇,隨後兩人陷入到熟睡之中。 “沈菲兒,有什麼事情呢?”

趙小川跟隨沈菲兒來到屋外,看着沈菲兒皺着眉頭的模樣,出聲問道。

“趙小川,你的那兩個朋友不太正常!”沈菲兒說道。

趙小川愣了一下,隨即皺眉沉聲道:“你什麼意思?”

“我懷疑他們已經恢復了記憶,而且。。”沈菲兒有些遲疑。

趙小川心中一驚,其實他在剛纔郝大寶的話語中,也有這個想法。

於是趙小川急忙道:“而且什麼?”

沈菲兒詫異的看了趙小川一眼,皺眉道:“而且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知道了他們身上都有鬼物?”

趙小川神色一變,將郝大寶剛纔的異常告訴了沈菲兒。

沈菲兒聽完後,半天不語,然後出了口氣,凝重地說道:“我在他們身上都感受到了鬼氣的存在,而且你那個叫做蔣舟舟的朋友身上的鬼物似乎十分的厲害!”

“舟舟身上的鬼物?”趙小川腦中閃過一道亮光,想起了黃大師。

“怎麼?你是不是還有些什麼事情沒有說出來?”沈菲兒看到趙小川沉默不語,出聲問道。

趙小川看着沈菲兒質疑的目光,眼中充滿了猶豫,不知道應不應該把自己的猜想告訴沈菲兒。

與此同時,在另一間房間中,王醫師冷笑地看着安希俊和李若曦。

“戲演得不錯!說吧!這次來你們是打算做什麼?”王醫師說道。

安希俊臉色冷了下來,說道:“王醫師,我來這裏只是想問問你有沒有關於還魂草的消息?”

此刻的李若曦臉上充滿了疲憊,完全沒有之前驕傲的神態。

她聽到安希俊的話,轉頭充滿期翼的看向王醫師。

王醫師沉默片刻,直到李若曦眼中的光芒漸漸黯淡了下來時,才嘆了口氣,開口說道:“有消息了!不過不是一個好消息!”

安希俊和李若曦聽到王醫師的話,對視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安希俊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王醫師搖頭道:“已經知道了還魂草的消息,可是還魂草卻並不容易拿到!他在一個很麻煩的人手中!”

安希俊皺起眉頭,能讓王醫師說出‘麻煩’二字的人想必當真是非常的麻煩。

“麻煩我不怕,我一定要打掉我肚子裏面的鬼胎!”李若曦斬釘截鐵道。

安希俊看着身旁神色堅決的李若曦,點點頭,道:“不錯!我們不怕麻煩!”

“不怕麻煩?你們當然不怕麻煩,因爲你們已經身在麻煩之中了!”王醫師冷笑一聲。

“你什麼意思?”

安希俊皺眉道,心中隱隱有種不詳的預感,而李若曦也微微皺起了眉頭。

王醫師卻並沒有回答安希俊的問題,反而又提起了剛纔的話題。

“你們兩個剛纔倒是演的一出好戲,想必是不想讓趙小川參合進來吧?”

安希俊和李若曦的眉頭皺的更緊。

片刻後,安希俊看向李若曦,李若曦咬咬牙,說道:“沒錯!我是不想讓小川哥哥捲入這場是非之中!”

王醫師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臉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安希俊眼中閃過一道亮光,沉聲道:“王醫師,莫非這還魂草和趙小川之間有什麼關係不成?”

“關係?呵呵,關係大了去了!”王醫師眼中閃過一道驚異,顯然沒想到安希俊可以猜出自己的想法,但隨即冷笑道:“如果我告訴你,趙小川就是這取得還魂草的關鍵,你怎麼想?”

李若曦驚叫道:“小川哥哥是取得還魂草的關鍵?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行!我不能將黃大師可能在舟舟體內的這個猜想告訴沈菲兒!因爲現在我並不能確定沈菲兒是敵是友,但是我相信大寶不管怎麼變都是我的兄弟!”

醫務室門外,猶豫了半晌的趙小川心中終於做出了抉擇。

“趙小川,我問你話呢!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還在隱瞞着我?”

沈菲兒間趙小川半天不語,開口問道。

“瞞你,我有什麼好瞞你的!該告訴你的,我都告訴你了!”趙小川說道。

沈菲兒皺眉看了趙小川片刻,微微點頭,道:“好吧!希望你說的是真的!不過你要小心點你的兩位朋友!”

“恩!謝謝!”趙小川笑着回道:“那麼你還有別的事情麼?要是沒有事情,我去看看他們!”

趙小川確實是要去看看郝大寶和蔣舟舟,因爲他要問問兩人是不是真的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樣。

然而當趙小川進入房間,看到兩人扭打在一起的時候,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該死的!胳膊都成這樣了,還想吃雞?你真是本性難改!”

“吃雞有錯麼?哎呀呀,你快點從我的背上下來,我是傷員,傷員!”

原本趙小川心中還有些懷疑,但是看着郝大寶一屁股坐在蔣舟舟的身上,頓時皺起了眉頭。

“你們在做什麼?”趙小川看不下去了,出聲說道。

兩人齊齊轉頭,看到趙小川和沈菲兒正看着他們,動作不由一僵。

“呵呵!小川,這個,我們在練瑜伽,鍛鍊鍛鍊身體!”

郝大寶立刻反應過來,哈哈笑道,只不過笑容顯得十分的生硬。

“瑜伽?”

趙小川看着郝大寶圓鼓鼓身體和蔣舟舟已經斷了一條的胳膊,嘆息道:“還是先別想着煉什麼瑜伽了!想想怎麼先把舟舟的胳膊治好吧!”

“沒錯,沒錯!死胖子,你快點下來,治好我的胳膊纔是大事!”蔣舟舟體內的黃大師立刻叫道。

郝大寶眼中閃過一絲惱怒,然後從蔣舟舟的身體上下來,也開始皺起了眉頭。

“別想了!這蔣舟舟的胳膊在整個貴族學校中現在也就只有王醫師可以治療,而王醫師出了名的認錢不認人!所以如果想要治好你的朋友,最好還是還是在錢上想想辦法吧!”

正當三人正在思考時,沈菲兒開口說道。

“原來是要錢啊!”郝大寶大笑道:“用錢就好辦,可以用錢解決的困難都不算困難!”

“恩?大寶?那可是五萬塊錢啊!”趙小川驚異的看着滿不在乎的郝大寶。

“切!不就是五萬嚒!我給家裏打個電話就搞定了!”郝大寶拍拍胸脯道。

“死胖子,沒想到關鍵時候你還有些用處!”蔣舟舟笑道。

郝大寶笑容一僵,怒道:“該死的!別叫我死胖子,叫我大寶,聽到沒有?” 第二天,天亮,陸傾城枕在秦穆然的手臂上緩緩醒來。

昨天晚上實在是太瘋狂了,不僅是秦穆然,哪怕是陸傾城自己都沒有想到她會那般的主動。

足足折騰了有三四個小時,兩個人全身香汗淋漓才停歇,哪怕是現在,陸傾城都感覺自己的下半身有些酸疼。

「哼!壞蛋!」

陸傾城越想越是來氣,一手掐住秦穆然胳膊間的軟肉,一擰一揪,裝睡的秦穆然瞬間被揪的疼的倒吸一口涼氣,叫了起來。

「我去!老婆,你這是謀殺親夫啊!」

秦穆然疼的跳了起來,說道。

「流氓!讓你昨晚欺負我!」

陸傾城一想到昨晚的畫面,仍然是臉頰通紅。

「什麼叫我欺負你,拜託,明明是你欺負我好不好!除了我一開始主動了點,後面都是你在瘋狂的索取好不好!我都驚呆了!」

秦穆然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你還說!」

陸傾城被秦穆然這麼一說,臉頰更加的燙了,氣的用小拳頭錘他的胸口。

「嘿嘿!老婆,昨晚你那麼瘋狂是不是這段時間特別想我?」

秦穆然臉上露出壞笑,一手趁機抓住了陸傾城的手,問道。

「我才不想你呢!」

陸傾城口是心非的說道。

「是嗎?那我就要找你好好算賬了!」

秦穆然臉上露出一絲的壞笑,但是房間里燈光昏暗,秦穆然臉上的表情陸傾城並不是能夠看的那麼清楚。

不過陸傾城的反應如何的快,從秦穆然的口中,她本能中有了一絲不好的感覺。

「算什麼賬?」

陸傾城問道。

「當然是剛才你掐我的賬了!還有昨晚你欺負我的賬!現在我要欺負回來!」

秦穆然說著,根本不給陸傾城反應的時間,一個翻身,將陸傾城便是壓在了身下。

「老婆,你不知道早上的時候是男人反應最大的時候嗎?這個時候還欺負我,有仇不報非君子,現在我就要報仇!」

秦穆然說完,房間里再次陷入面紅耳赤的畫面之中,各種聲音在房間里瀰漫著。

幾個小時后,秦穆然開著車帶著陸傾城向著盛康集團開了過去。

陸傾城坐在副駕駛上面,一臉埋怨地看著秦穆然。

「都是你!哼!」

「老婆,這個鍋我可不背啊,這事兒你情我願的,怎麼能算在我身上呢!再說了,誰讓你欺負我的!」

秦穆然臉上帶著笑容道。

「哼!」

陸傾城覺得自己跟秦穆然鬥嘴是鬥不過了,但是能夠動手絕對不動嘴,一手掐著秦穆然腰間的軟肉又是來了一下。

「嘶…..」

秦穆然疼的齜牙咧嘴的。

「老婆,到底誰教你的這一招啊!怎麼現在動不動就這麼暴力喜歡掐人啊!」

秦穆然很是鬱悶地說道。

「自學成才!」

陸傾城簡簡單單四個字回復了秦穆然。

「…..」

秦穆然選擇沉默,他害怕自己再說下去,陸傾城再出手,那麼就真的要車毀人亡了。

沒過多久,汽車便是緩緩駛入了盛康集團的樓下,不過,當他們來到盛康大廈下的時候,卻是發現盛康集團的樓下聚集了不少的人在圍觀,似乎有什麼事情發生。

「咦?發生什麼事情了?」

秦穆然看著前方問去。

「不知道。」

陸傾城搖了搖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