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哼!」

紫妍瞪了魂輕雪一眼,不甘示弱地勾住蕭風的脖子,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后,才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瞧著紫妍走遠,蕭風再度開口。

「說吧,你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喬風長老,你是在怕我么?」

魂輕雪眼波流轉,雙眼在蕭風與自己對面的石凳間跳動。

「怕與不喜,是兩回事。」

蕭風看著魂輕雪,語氣淡漠。

魂輕雪輕嘆口氣,手指扶著額角,「哎呀,頭有些痛呢,這麼遠的距離,聽不清喬風長老在說什麼呢。」

蕭風吸了口氣,這女人比泥鰍還滑,不順著她來,只怕是沒完沒了,當即沉了一口氣朝著賞風亭走去。

「現在聽得見了?」

蕭風挑著眉,坐於魂輕雪對面。

魂輕雪單手撐在下巴,近乎半趴在石桌上,秋水般的眼眸里滿是蕭風的身影。

「真是……好看呢……」

少女痴痴道。

蕭風沉聲呼吸,他壓著性子問道,「說吧,你究竟想怎麼樣?」

「哎呀,點心快要冷了呢,喬風長老莫要客氣啊。」

魂輕雪打開木盒,裡面兩層托盤取出,一一擺放在桌上。

蕭風瞥了一眼,桂花糕、綠豆糕、涼糕……

樣式精美,色澤誘人,香氣撲鼻,著實花了一番心思。

「怎麼?喬風長老怕有毒么?」

見蕭風沒有動作,魂輕雪取出一塊放入口中,輕輕嚼了起來。

驀得,少女沉默起來,靜靜將手中糕點吃完,再沒說一句話。

看著又突然變得傷情起來的少女,蕭風輕咳一聲,「你將我攔到這裡來,到底有什麼事情?」

魂輕雪看了蕭風一眼,入骨媚意盡散,如同洗盡鉛華,絕了風塵。

她輕輕開口,神色認真,「我想讓你陪我三天,別無所求。」

面對忽然轉變神態的魂輕雪,蕭風有些生不起拒絕的心,但他仍舊搖了搖頭,「三名斗尊,你可以把我留到地老天荒。」

「我若留你一生,也只會惹得你恨我一生。」

不知什麼時候,魂輕雪重又露出本來模樣,她蒼涼一笑,「既然求不得長遠,我只能求這三天里,你待我如親友。」

蕭風感覺有些莫名,心頭疑惑更盛。

「你將我們囚禁在這裡,我如何能當你是朋友?更何況,魂蕭兩家本就是世仇。」

少女起身,挪步到了亭邊,輕笑起來,「所以說,你能騙我這三天,也好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強勢!

霸道!

這一刻,林寒向在場的無數人,詮釋了這兩個詞。

端木賜面容僵硬,眼神陰翳、狠厲,死死盯著不遠處的林寒。

剛才林寒一聲冷喝,讓其因為恐懼,本能地放下了手,如此「聽話」,端木賜自然是神色難看無比,林寒讓其在所有人面前,丟盡臉面,淪為笑柄。

《龍血神帝尊》第三百二十一章此子,不能惹! 清風觀,位於禪城南側郊區一座山峰上,該峰有名聚雲峰,是由幾座山峰接連形成,清風觀位於其中最高的一座,清風觀的主殿就在該山峰的半山腰,主殿正前方,順着台階而下,是一個由大理石鋪成的廣場,廣場中央豎起了道門天尊的雕像。

這裏是清風觀弟子平日裏上早課的地方。

清風觀是禪城規模最大的道觀,觀內弟子接近三百,不過,清風觀談不上是傳統的道門宗派,清風道長最出名的是占卜之術,平日裏更多的工作就是給富婆算命。

三天前,當楚塵選擇在清風觀解決與各大門派之間關於天機玄陣矛盾的時候,清風觀就謝絕了香客的來訪。

如今的清風觀,除了觀內弟子之外,都是各大門派的武者。

甚至連天機派也出現了。

各大門派倒不覺得意外,畢竟天機玄圖本出自天機派,明天那麼至關重要的時刻,天機派前來圍觀,無可厚非。

只不過,並沒有武者主動接近天機派。

他們都自詡正統宗派,而天機派,雖然目的與他們一樣,但確屬於奇門派系。

趙柱一行人並沒有住進清風觀的廂房,他們是今天晚上才登山,只能選擇在清風觀外,臨時搭建了一個帳篷休息。

已經過了十二點的夜,聚雲峰上,山峰呼嘯。

雖然如今聚集進入清風觀的武者之數已經過千,可這個夜晚的清風觀格外的寧靜,似乎都在養精蓄銳,等待明日的到來。

清風觀的後山,有一座草屋。

一道人影站在草屋前,目光眺望遠處深邃的黑夜,眉頭皺着。

此人正是清風道長。

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面,這個時候,感覺內心缺少了主心骨,半夜來到了草屋前,因為平時師傅張運國來到清風觀的時候,都會住在後山草屋。

「這兩天雨水天氣,明天估計會是晴朗的一天。」清風道長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可他的內心充滿著陰霾,「明天的清風殿前,估計會出現雲霧繚繞的景觀。」

聚雲峰其名,也是因為經常會出現雲海而得。

往日裏,清風觀上下都非常期待這種天氣的出現,因為清風觀弟子的早課時間就在清風殿前的廣場,要是在雲海之上,不論是誦念道門經法或者是練習武功之術,都有種在坐卧雲端的感覺。

可就在今晚,清風道長卻突然接到了消息,明天早上,以北斗派,達摩山,戰龍島為首的三大宗派,將會在清風殿前,舉辦一場三宗教學課,三大宗派會各派一名武道宗師,指導武者界各派武者。

這本與清風觀無關。

可北斗派的慕容乘風忽然提出,清風觀也不屬於正統的武者門派,所以,明日的三宗教學課,嚴禁清風觀弟子進入廣場。

三大宗派意在立正統大派的威風,同時,踩奇門派系的尊嚴。

清風觀本是他們的地方,卻因為三宗的到來,他們連旁聽的資格也沒有。

「唉。」清風道長嘆了一口氣。

心有不甘,那又如何?

再多的不爽,也得咬碎了呀咽下去。

莫說是他,即便是師傅張運國在,也只能吞下這口憋屈的氣。

「清風道長似乎有心事啊。」一道聲音忽然地在清風道長的身後響起來。

清風道長猛然地回頭,不可置信地脫口而出,「楚塵?」旋即,清風道長連忙上前了兩步,神色恭敬,「小道清風,拜見少主。」

連師父都尊稱楚塵為少主,清風道長自然不敢造次。

更何況,楚塵不管是身份還是實力,都讓清風道長心服口服。

清風道長親耳聽見今天上山的武者說過,三天前八百武者圍攻楚塵,都不是楚塵的對手。

清風道長怎麼也沒有想到,楚塵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清風觀。

他是想提前查探關於敵人的情報?

清風道長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沉聲地說道,「截止一個小時之前,我統計過了,包括三大宗派在內,進入清風觀的武道宗師,一百三十八人,其中,武道宗師巔峰級別,北斗派,慕容乘風。達摩山,空侗大師。戰龍島,湛無敵,這三位都是武道宗師榜排行前五的巔峰強者。」

除卻氣息境外,這幾乎是武者界的最強力量了吧。

只為了對付一個楚塵。

楚塵輕微一笑,「正統大派,還真的看得起我。」

「三大宗派將在明天舉辦一場三宗教學課……」清風道長將所有的情況都說了出來,楚塵的到來,對於清風道長而言,就是來了主心骨,他就等著楚塵的安排。

「三宗教學課?」楚塵嘴角輕揚,「他們對明天的結果非常樂觀啊……風哥,你怎麼看?」

清風這才發現了,楚塵的身邊還站着一個髮型極其帥氣的冷酷中年人。

你小子想坑我……江曲風看着楚塵,旋即冷冰冰地說了一個字,「呵。」

「聽見了吧,我風哥都表示對三宗的不屑。」楚塵眯笑地說道,「三宗想要通過教學課的壯大聲勢來立威,在我出現之前,展示正統大派的氣派,我偏不讓他們如願。」

江曲風的眼睛一亮。

這小子要搞事情。

主要好奇的是,這種局面之下,這小子居然還有搞事情的本事?

楚塵總不能一個人闖進去,破壞三宗的教學課吧。

加他兩個人……那也還是不行。

「少主,我要怎麼做?」清風道長問。

楚塵沉吟了會,問道,「清風觀弟子的早課時間一般是什麼時候?」

「日出之時。」清風道長說道,「那是一天之中,靈氣最為充裕的時候,可惜,明天……」

「明天照常早課。」楚塵說道,「你通知清風觀弟子,明天的早課,我來給他們上,我將帶領他們,在日出之時,踏乾坤步法,舞道宗長拳。」

清風道長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乾坤步法!

道宗長拳!

這兩門都是清風觀弟子的必修基礎課程,可是,若是由九玄少主是領着他們,踏乾坤,舞長拳,那是截然不同的意義。

清風道長強行地遏抑下心中的激動,他沒有忘記如今的局勢。

各大門派匯聚清風觀。

可以說,武者界的正統巔峰力量,幾乎都來到了這裏。

三宗更要在明天早上,展開三宗教學課。

他們怎麼會答應讓楚塵率清風觀弟子修行。

甚至,三宗已經表態,明天,清風觀弟子,不能踏入清風大殿前的廣場半步。

「少主,三宗……」清風道長小心翼翼地開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