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唐舞麟少尉,分配至特勤處,任參謀職。一個月特訓期后,立刻入職。」

從這一刻開始,唐舞麟就變成了特勤處參謀少尉唐舞麟。也意味著他終於加入到了聯邦軍隊之中,成為了一名正式的軍人,一名正式的軍官。嶄新的大門在他面前開啟。

參謀少尉?這是幹什麼的?唐舞麟還真不太明白,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接下來的一個月,他很快就會知道自己的具體任務是什麼了。不過,在特勤處的話,龍雨雪這位副處長應該是與自己共事的吧?

授銜儀式結束,龍雨雪帶著唐舞麟離開了指揮部。

「長官,之後我該開始特訓了?」唐舞麟問道。

龍雨雪點了點頭,「我就是你未來一個月的特訓教官,你的特訓一切聽我安排。首先我會帶你進行一些理論知識的教育。」

令唐舞麟沒想到的是,龍雨雪並沒有帶他去什麼課堂,而是來到了一個有著裡外套間的宿舍房間之中。怎麼看,這似乎都像是龍雨雪自己住的地方。

「坐吧。這是我的宿舍。」龍雨雪落落大方的道。

唐舞麟沒有多問,在客廳沙發上坐了下來。

龍雨雪道:「新兵就你一個,也不需要特別找地方了。接下來我給你講的,你要牢記。」

「是,長官。」

龍雨雪看了他一眼,「這裡沒有外人,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我們以後就是同事了。」

「這,不好吧?」唐舞麟看了她一眼。

龍雨雪冷著臉,沉聲道:「這是命令。」

「那、好吧……」

龍雨雪道:「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在無盡山脈,而且是地勢如此險惡,生活條件艱苦的地方,會有我們這麼一支軍團,對吧。」

唐舞麟點了點頭,無盡山脈已經是大陸最西方了,按照地圖來看,翻越過無盡山脈之後,很快就能抵達西海岸,那也是整個大陸最荒涼的地方,就是因為有無盡山脈的阻隔。

西海岸外,並沒有什麼海魂獸活躍和破壞的情況出現。那邊甚至根本就沒有人類生活,可無論怎麼看,血神軍團都是一支極其精良的軍隊。

這樣一支精良軍隊放在這裡是為什麼,唐舞麟心中也非常好奇,此時聽龍雨雪說起,他明白,自己終於可以接觸到這支軍團的秘密了。

龍雨雪道:「血神軍團,建立於六千三百年前,迄今為止,已經有數千年歷史。而在大陸上,知道我們的人卻是少之又少,因為,我們的存在,本來就和普通軍人不一樣。我們肩負著責任,肩負著使命。 豪門專寵:老婆,欠債還情 一代又一代的血神軍團強者們,都在默默的守護著整個斗羅。」

唐舞麟認真的聽著。

龍雨雪眼中流露出一絲悵然的回憶,繼續道:「而我們守護這裡的起因,就是這裡曾經出現過一場巨大的災難。」

「你應該知道,我們所處的這片山脈,並不是原屬於斗羅大陸的。而是伴隨著日月大陸因地殼運動帶過來的。也就是說,這裡原本屬於日月大陸。後來兩塊大陸產生碰撞,並且連接在一起,才有了現在面積幾乎增大了一倍的斗羅大陸。萬年前,因為各種文化理念的不同,戰爭出現了,最終,大陸統一,又經過一段時間,逐漸有了現在聯邦的雛形。」

「不知道是否因為兩塊大陸碰撞產生了空間的扭曲,就在這片無盡山脈中,出現了一個奇異的空間通道。簡單來說,加入我們這裡是一片空間,那麼,在外面的世界中,在宇宙里,還有許許多多的星球,也有許許多多有著生命體的各種空間存在。而空間通道的出現,就有可能縮短空間與空間的距離,甚至可以讓兩個遠在億萬里之外的空間通過這個通道連接,在短時間內就能通過空間隧道跨越到另一片空間之中。你能理解嗎?」

「明白。」唐舞麟點了點頭,有了當初龍谷之行后,他對這種獨立於斗羅大陸之外的空間還是有一定理解力的。

————-

求月票、推薦票。 ?龍雨雪道:「無盡山脈就出現了這樣一條通道。剛開始的時候,通道口還很小,而且這裡又地處偏僻,並沒有任何人發現。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通道越來越大,來自於另外一個位面的生物,就開始通過這個通道進入到了我們斗羅大陸之中。我們稱這種生物為,深淵生物。」

唐舞麟瞳孔突然劇烈的收縮起來,「你的意思是說,之前我在考核中見到的那些生物,本來就是存在的?就是你說的深淵生物?」

龍雨雪道:「聰明,就是如此。當深淵生物在六千三百年前開始大舉進入到無盡山脈,並且開始向外轉移的時候,一場大災難也隨之出現了。因為這場災難出現在大陸偏僻的西方,這邊人煙稀少,再加上聯邦對消息的封鎖,所以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深淵生物的特性是毀滅與吞噬,他們會吞噬一切生命體,無論是動物還是植物都不例外,就像蝗蟲一樣,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它們充滿了瘋狂,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令無盡山脈範圍內的一切生靈全部消失了。」

「幸好,在那個時候,聯邦科技已經發展到了一定程度,及早發現了它們的存在,才沒有讓這場災難蔓延到大陸內部。當時聯邦幾乎調集了超過三分之二的軍隊,對這些深淵生物進行圍剿,在史萊克學院、唐門、傳靈塔、戰神殿,四大組織的聯合下,配合著聯邦十一個機甲軍團,再加上無法計數的定裝魂導炮彈,這才將深淵生物趕回通道之中。」

「在那場戰役里,足足陣亡了超過二十萬人,那一代的唐門斗羅殿殿主隕落在與一位深淵位面皇者的戰鬥中,唐門那一代的史萊克七怪隕落了四位,戰神殿十八位戰神,隕落了十位,傳靈塔四大傳靈使死了三位,三位正負殿主,一死一重傷。可謂慘烈之極。」

唐舞麟倒吸一口涼氣,這四大組織從現在就能看出當初是多麼的強大,按照龍雨雪所說,參與那場戰爭的封號斗羅層次強者,應該不下於三十位,而且,按照時間推算,在那個年代,已經開始有斗鎧出現了,雖然不像現代斗鎧那麼的強大,但也不會相差太多。連唐門斗羅殿殿主都隕落了,可想而知,那些深淵生物有多麼強大。再聯想起自己在幻境中遇到的魔魅,唐舞麟心頭不禁沉甸甸的。

「先輩們的血沒有白流,深淵生物被打退了,退回它們原本的位面。七位帝皇級深淵強者,隕落了五位在那場戰役之中。深淵七皇之首,更是在唐門斗羅殿殿主和那一代史萊克學院海神閣閣主,也是那一代史萊克七怪之首的合力之下重創,其他死去的深淵生物不計其數。從那以後,先輩們強行封印了深淵通道,雖然沒能全部封死,但王級以上的深淵生物卻很難穿越通道了。而血神軍團也是那個時候成立。由四大組織發起,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守護通道,不讓深淵生物再次降臨。」

「深淵生物生活在什麼地方我們完全不知道,但深淵生物卻是特別的強大。像你遇到的魔魅,應該算是領主級別的深淵生物,而那體型巨大的巴安,只是頭領級而已。這六千多年以來,深淵生物無時無刻的不想著入侵我們的世界,所以它們一直在攻打封印,而我們則是在全力的守護封印。」

唐舞麟道:「那這麼說,你們口中所說的軍功,就是和深淵生物戰鬥獲得的了?」

「沒錯。」龍雨雪道:「你在考核中看到的洞窟,就是模仿深淵洞穴製造的,情況也模擬的有七八分相像。在那洞窟之中,受到空間通道波動的影響,我們魂師的武魂會受到極大程度的削弱,不是完全不能用,但也相差無幾了。這也是為什麼你在考核的時候無法使用魂力了。我們現在科技研究出來的空間屏蔽裝置,也只能是短時間讓魂師使用武魂。」

唐舞麟點了點頭,「原來如此。難怪了。也就是說,我在特訓之後,就要開始和深淵生物作戰了?而擊殺多少深淵生物,就能積累相應的軍功?」

龍雨雪點了點頭,「理論上是這樣的。不過你在特勤處,和作戰部隊又有所不同。」

唐舞麟道:「長官,那我能不能調動到作戰部隊去?我想在一線戰鬥。」

看著唐舞麟昂揚的鬥志,龍雨雪眉毛微挑,作為一名女軍人,她欣賞的永遠都不只是相貌英俊的男生,而是那種有擔當、有實力的戰士。

毫無疑問,唐舞麟這些素質都具備了。在考核時,所有的戰鬥感覺都和真實世界沒什麼區別,尤其是在最後面對魔魅的時候,魔魅的速度甚至令他們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就是在那樣的情況下,唐舞麟依舊能夠用自己的身體守護住她,可見他的戰鬥意志是何等堅定了。

所以,龍雨雪絲毫不懷疑唐舞麟此時所說的。

「不,你錯了。和作戰部隊相比,實際上,我們能夠接觸到深淵生物的機會才更多。你知道我們特勤處是幹什麼的嗎?」龍雨雪問道。

唐舞麟茫然搖頭。

龍雨雪道:「我們特勤處主要是執行各種任務。那天你見到我在負責軍團外圍守衛,我是在為一個朋友代替執勤,正常情況下,那不是我們的工作範圍。我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偵察,為研究院提供各種資料和標本。」

「作戰部隊和深淵生物作戰是要進行輪換的,進行補給等等。而且也不是隨時隨刻都有深淵生物會過來,作戰部隊的主要任務是守住深淵通道,不放出一隻。而我們特勤處就不一樣了,我們的任務最重要的在於偵察,我們會進入到最接近空間通道入口的地方,甚至不排除會到深淵位面去偵察,以探尋深淵生物更多的信息和情況,如果有發現新的物種,並帶回標本的話,那就是非常重要的功績。因此,如果你想要升職更快一些的話,早期在我們特勤處絕對是最合適的。」

唐舞麟有些好奇的問道:「為什麼是早期呢?」

龍雨雪道:「在一定級別以內,個人軍功很重要。但到了一定級別之上,尤其是中校以上,那麼,統帥能力也將會計入功勛,因為高階軍官一定要具備統率力,否則的話,是不能升入更高位置的。就算可以,軍銜高了,也是那種類似於軍隊客卿的存在,不能直接指揮軍隊。像江五月,他原來也是特勤處出身,少校級別後,才調入作戰部隊,用了兩年時間升為正職,軍功積累速度就會非常快。像你昨天那麼吃,換了是我,根本付不起錢的。」

唐舞麟雙眼微眯,道:「你的意思是我最好在特勤處到少校級別,再轉入作戰部隊,是嗎?」

———————————-

求月票、推薦票。 ?「沒錯,這是最快捷的積累軍功方式。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這樣的,這需要足夠的個人實力。而你的能力通過考核已經檢驗過了,接下來的一個月,我會近一步檢驗你的能力,從而為你之後安排任務。我們特勤處最大的優勢就在於,我們不同於作戰部隊,沒有整體的調派,隨時都能進入深淵通道進行偵查、作戰。」

「我明白了。」唐舞麟點了點頭。

聽了龍雨雪的介紹,他對血神軍團總算有了大體的了解,深淵位面這個存在固然讓他心頭沉重,但同樣的,唐舞麟也感受到了機會的存在。

和那巴安戰鬥,並且用黃金龍槍吞噬了其能量的時候,他能明顯感覺到那純粹能量對自己的身體血脈幫助。這麼看來,深淵位面生物雖然充滿了破壞與毀滅性,但本身的能量卻是非常純粹的,通過黃金龍槍提取之後,就能夠為自己所用。

在正常情況下,他是不可能通過黃金龍槍吞噬其他生物的生命力來輔助自己修鍊的。對人類不可能,魂獸現在根本就沒有,自然就是更不可能了。可面對這種充滿毀滅性,甚至是想要毀滅整個人類世界的深淵生物,唐舞麟就完全沒有這種忌諱了。

通過和深淵生物的戰鬥,他能夠用自己的黃金龍槍吞噬其能量融入自身,對於魂力修鍊作用不大,可對於自己的血脈之力提升幫助卻是相當不小,甚至可以和服用天材地寶相比了,這樣的好事去哪裡找?

因此,在血神軍團當兵,雖然危險性要大得多,可同樣的,機遇也更大。

從省錢的角度來看,如果在這裡長時間戰鬥吸收深淵生物能量補充自身的話,說不定突破後面的金龍王封印都未必需要服用天材地寶了。

這種情況在唐舞麟看來是非常難得的,他每次提升自己,都需要有極大的風險。金龍王封印越是到後面,危險性就越大,超過九層以後,後面要面對什麼他現在還完全不清楚。只有嘗試了第十層突破之後,才能真正感受到後面的金龍王封印有多大風險。

老唐一直在沉睡,突破第十層的天材地寶他雖然準備的差不多了,又有之前吃下去的奇茸通天菊作為輔助,可唐舞麟心中還是有些擔憂,畢竟,這很可能是提升到另一個層次的血脈之力了。

同樣,他也很期待,如果自己能夠通過吞噬深淵生物能量來達到目的的話,無疑是絕佳的。

多情斗羅真是給自己找了一個好地方,不只是能夠在這裡逐漸獲得軍方的幫助,同時,也能夠在這裡不斷的提升自己,十八道金龍王封印幫助他有了今天的成績,但也同樣一直像是懸在頭頂的利刃。可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夠將十八層封印中全部金龍王能量都吸收了呢?那又會是怎樣的情景?

深淵位面的存在,無疑是提供給了自己一個這樣的機會。能夠讓斗羅大陸四大組織全力以赴都要重創為代價才能被驅逐出去的強大位面,深淵生物恐怕無法計數。

實力,自己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實力啊!

「你在想什麼?」龍雨雪突然問道。

唐舞麟這才醒悟過來,「沒什麼,只是在想如何能儘快和那些深淵生物交手呢。」

龍雨雪沉聲道:「你的實力確實是相當不錯但我必須要提醒你的是,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自大。深淵生物比你想象中更加可怕,而且,實戰和幻境中不同,因為你沒有再活一次的機會,明白嗎?」

「嗯。」唐舞麟點點頭。

龍雨雪臉色稍霧,道:「接下來我給你講一下目前已知的深淵位面情況,深淵位面中各種深淵生物的概況。」

龍雨雪是一位好教官,她給唐舞麟講述的非常細緻,唐舞麟聽的也很認真,中間有什麼問題都會立刻提出,龍雨雪也會為他一一解答。

伴隨著對深淵位面的深入了解,唐舞麟越來越感覺到血神軍團的偉大。按照龍雨雪的描述,凡是在這裡服役的血神軍團士兵,真正能夠完成十年服役期並且離開這裡的,不到一半。

儘管人類科技在不斷進步,對抗深淵位面的經驗也在不斷增加,可卻依舊無法避免傷亡。

史萊克學院的突然隕落,對於血神軍團也是極大的打擊,唐門和史萊克學院,都為血神軍團輸送著大量的新鮮血液。如果後備力量沒有了,那麼,未來的血神軍團就有衰落的風險,而深淵位面能否繼續維持就難說了。

雖說戰神殿和傳靈塔依舊能繼續輸送新人,但出身集中,就意味著,血神軍團很可能會被這二者之一逐漸掌控。這絕對不是血神軍團現在高層想要看到的。因為血神軍團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守護斗羅大陸,而不是成為任何一方的武器。

同時,唐舞麟也了解到,血神軍團的各種裝備,幾乎是目前人類所能擁有裝備中最強的存在。

遮天 想要加入血神軍團,首先就要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四環以上才有可能,四環魂宗,是血神軍團的准入門檻,別說是在軍隊中了,就算是最苛刻的宗門也不可能有這樣的要求。而且不能是純粹的魂導師,必須是魂師。

和深淵生物的戰鬥之中,很多時候武器都只是輔助,如果自身實力不夠強大,是根本不可能維持持續戰鬥的。

長時間在高原並且是冰天雪地之中戰鬥,對戰士的實力以及精神意志都是極大的考驗。因此,在這裡能夠順利退役的人雖然只有不到一半,可實際上,卻又很多人卻是因為精神上無法支撐而被提前淘汰。

淘汰和退役不一樣,血神軍團退役的軍官,絕對是各大軍區搶著要的最頂尖人才,而被淘汰的人,是沒有資格說自己是曾經在血神軍團服役過的。

十年,在人生中已經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很多大家族的人,都會想方設法將家族優秀人才送入血神軍團,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用這十年來磨礪。能夠完成這十年的服役,那麼,未來就很可能會成為家族的棟樑之才。

目前在聯邦軍部之中,軍方大佬裡面,無論是鷹派還是鴿派,都有從血神軍團出去的。目前聯邦的軍事總長雖然沒有在血神軍團服役過,但他的兒子,就在血神軍團。

因此,雖然沒有直說,但唐舞麟也聽出龍雨雪話語中的意思,血神軍團,是軍方高層的搖籃。當然,前提是能夠活著回去。

十年么?

唐舞麟心中暗暗苦笑,多情斗羅把自己送來這裡,恐怕就是為了要讓自己在這裡有足夠的沉澱吧。

十年時間自己又能達到怎樣的高度呢?

唐舞麟攥緊拳頭,心中暗暗給自己制定目標,十年時間,無論如何,自己也要想方設法成為一方主官。同時,個人實力也必須要在這十年內,提升到封號斗羅程度。

——————————-

求月票、推薦票。 ?接下來的一周,唐舞麟都是跟隨龍雨雪學習有關於深淵族的各種知識。

涉及另一個位面的種族,要了解的東西非常多。譬如這個種族的分類,種族天賦,戰鬥特徵。以及在通道作戰的各個要點,每一點都非常重要。

不過對於唐舞麟來說,這樣的特訓絕對可以算得上是輕鬆了,只是學習知識,以他的記憶力和理解能力,學得非常快。

龍雨雪驚奇的發現,這個傢伙不只是戰鬥力強,長得好,這頭腦也非常清晰,自己講的東西,他總能在第一時間記住,並且能夠舉一反三,還能提出一些自己沒想過的問題,有一些甚至她都需要向父親去請教之後,才能給出正確答案。

一周下來,兩人也算熟悉了。同時,唐舞麟對目前血神軍團的情況也有了更詳細的了解。

血神軍團說是軍團,實際上兵力只有兩個師。一個被命名為血師,取血戰到底、誓死不退的意思,血師主要負責的,是與深淵生物戰鬥中的直接作戰。血師師長就是徐偉濤。

另一個師則是神師,神師是特種師,其中包括機甲戰鬥團、還有專門掌控重武器負責防禦的團,還有各種輔助作戰的兵種。

雖然整個軍團都只有兩個師,但每個師都有五個團,算得上是獨立師編製了。唐舞麟雖然見到的人很少,但實際上,整個血神軍團加起來,連戰鬥人員加上後勤人員,總人數多達兩萬五千人。沒有標準軍團人那麼多,但卻全都是精銳中的精銳。

正常來說,像北方軍團那樣的大軍團,本身至少是三個軍的兵力,大約在十萬人左右。血神軍團能以兩萬五千多人成軍團建制,可見其重要性和實戰能力了。

龍雨雪就曾驕傲的告訴唐舞麟,如果把血神軍團拉出去,絕對可以完虐現在聯邦任何一個軍團。

這裡的嚴酷環境和充分實戰,令這支軍團真的如同血神一般,戰力極其強悍。

唐舞麟所在的特勤處是隸屬於神師的,卻不在神師五個團範疇內,直接歸指揮部統屬。與軍團實驗室配合行動。往往是執行一些戰鬥部隊無法完成的任務。相對來說危險性更大,因此,能夠進入特勤處的,就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了。

「基本上有關於深淵族的知識你已經都了解了,接下來就要在實戰中去體驗。下面的特訓,我會帶你去參觀作戰部隊的戰鬥方式,你要儘快融入,雖然我們是特勤人員,但早晚有一天你也會進入作戰部隊,早一些熟悉作戰部隊的作戰方式,有利於未來你的提升。」龍雨雪向唐舞麟說道。

「好。那咱們什麼時候去?」唐舞麟躍躍欲試的問道。

龍雨雪道:「明天吧。對了,你的鍛造室準備的怎麼樣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哦,我可是把全部身家都壓在你身上了。」

正所謂拳不離手曲不離口,身為一名鍛造師,如果因為參軍就無法練習無疑是極大的損失。不過,在這裡,想要找一間鍛造室卻覺不容易。血神軍團地處於無盡山脈深處,這裡所有的物資都是非常緊缺的。軍團內只有三個鍛造室,都是由專門的鍛造師使用,主要負責維修機甲之類的工作。

唐舞麟對鍛造室的要求較高,譬如需要最好的鍛造台,各種輔助設備,稀有金屬他自己倒是帶了不少。還要有一個足夠的空間讓他施展。

毫無疑問,身無寸功的他顯然是無法在血神軍團做到這些的,而能幫得上他又最熟悉的,赫然就是他面前的這位了。

龍雨雪大度的拿出了自己的功勛,再加上自己在軍團中的人脈,幫唐舞麟置辦了這個鍛造室,但她的要求並不是未來唐舞麟加上利息還給她功勛,而是要求以自己的投資入股,佔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唐舞麟以後通過鍛造賺取的功勛,要有一半給她。

換了別人,唐舞麟這麼摳門的性格哪裡會同意。但初來乍到,他對這裡的一切都不熟悉,龍雨雪又是真心幫他,而且他也看得出,龍雨雪說入股的時候,分明是因為他現在身無寸功,不太想讓他未來拿到功勛之後卻無法升值才這麼說的。

好心總是要有好報的,不然誰還做好事?而且,龍雨雪的人脈關係,也足以幫助唐舞麟迅速打開市場。在這種情況下,唐舞麟就一口答應下來。

龍雨雪還給他們這個鍛造工作室起了個名字,就叫做龍唐工作室。

唐舞麟道:「工作室已經準備好了。老闆,你可以為我們的工作室開始攬活兒了。只要是鍛造方面的,什麼都可以,但前提是價格公道,只收功勛。具體收多少,你來把控。反正按照鍛造難度收取就是了。」

「好!」龍雨雪笑道:「趁著你還不需要實戰之前,我先給你找點事情做,總算能賺點零花錢。你下午沒事吧?那我現在就給你找點活兒干。維修機甲和武器都是需要用自己的功勛換取的,咱們到時候比軍團的維修室那邊便宜點,保證生意興隆。不過,你的鍛造水平到底行不行啊?」

唐舞麟拍了拍胸膛,「沒問題,保質保量,還有速度。不怕活兒多。」

「行,那你去準備吧。起碼你這鍛造出來的東西,換的功勛先夠你吃飯再說。」一邊說著,龍雨雪就往外走。

唐舞麟笑道:「那你可要多找點活兒,我吃得多啊!」

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出龍雨雪的宿舍後分道揚鑣,唐舞麟正準備前往自己的鍛造工作室看看,做最後準備的時候。卻被一人攔住了去路。

肩膀上扛著中校軍銜,江五月看著唐舞麟的眼神明顯有些不善,他早就注意到,唐舞麟最近這些天一直出入龍雨雪的宿舍,雖然妹妹已經幫他打聽過了,這主要是唐舞麟在和龍雨雪進行新兵培訓。但他心中還是很不是滋味。

在血神軍團中,有很多世家,所為世家,就是祖輩在這裡參軍,後代也是如此,一代一代傳下來,自然就形成了世家。這些世家在血神軍團中地位很高。譬如龍雨雪所在的龍家,就有上百人在軍團之中。

江五月和江七月的江家也是如此,兩邊更是通家之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