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啊~」

打了一哈欠,凱爾假裝着睡意襲來,說:「沒事,只是,哈~沒睡夠而已。」

撲倒著睡在床上,凱爾的心裏十分的不舒服。

明明跟她沒有關係,是誰的女人也沒有任何關係,左右不過是認識了一天的人,就送了一個風景冊,有什麼好在意的!

——命都救了她一條,還要管她做什麼?

凱爾翻了個身,右手搭着眼睛就要去睡。

但是餘光卻瞥到了正在翻行李的翼。

「你在做什麼?」

後者回答道:「殿下看起來心情不好,所以我就想找些能讓殿下心情變好的東西……誒!有了!」

「什麼?」側過身子的凱爾看了一眼翼手裏的東西,然後就翻過了身去,背對着她:「丟掉。」

「誒?」

「誒什麼,丟掉!」

「可是……我覺得這個挺好看的啊……」

「……」

凱爾沉默兩秒,然後開口道:「你喜歡就拿去……不要看太久,對眼睛不好。」

「謝謝殿下!」

「嗯。」

與高興的翼不一樣,凱爾只想睡覺,所以她將被子也蓋上了,雙手抱着膝蓋,費力的用雙翼將自己包裹了起來,形成一個圓球。

這對無法飛翔的翅膀,在保護自己的這方面是異常有用的。

「殿下……」

凱爾那異常的舉動當然被翼看在眼裏,但是後者卻只是站在原地,她想要上前,可是骨子裏的卑微讓她不得不停下腳步。

她只是北方星域的一個普通家庭里的普通女孩,被父親賣給商人,陰差陽錯下才到的天宮。

但是像她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在天宮那種地方生存下去的,每天受到的除了打罰之外就是對她出身的奚落。

也沒有誰會看得上她,嬌小的身體對於那群男天使來說根本比不上豐滿的女人。

直到凱爾的出現。

很特別的是,翼是凱爾唯一一個自己選的侍女,從某個人肉枕頭那裏搶來的。

翼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凱爾的樣子,那時的凱爾就是短髮了,身上穿着厚重的盔甲、腰間別着長劍,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夠像她那樣自信,也沒有誰會像她那樣在意翼這樣一個身份低下的侍女。

「很可愛的孩子不是嗎?我剛好還缺了一個侍女,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走嗎?」凱爾伸出了右手說。

當時的天很冷,甚至有寒風在吹,但是那隻穿戴了冰冷護手的右手,在翼的看來溫暖無比。

「大、大人,我可以嗎……」

她還是在為自己卑微的出身和毫無特點的平常而不敢回應,只是試探性的詢問。

如果凱爾只是像其他人一樣戲耍她,那就再好不過了,她是不相信這種地方會有什麼好人的。

可是,凱爾——與眾不同。

「可以,但是記得叫我殿下。」

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意思,也沒有什麼鄙視的語氣,那溫柔而又有些俏皮的話語一度讓翼沉溺進去了。

那一刻,翼的人生充滿了希望,她重新見到了自己的光明,並且感到無比耀眼。

「殿下!」

……

憑藉着自己的財大氣粗,飛船老闆硬是將一艘艘獨立的飛船通過密閉合金管道連接成了一個空中花園。

凱爾站在這花園的最中央,腰間別着的長劍和身後的羽翼讓她與身邊的女天使顯得格格不入。

大家都在討論她,但是坐在最上座的王,華燁,他的注意力卻全在了凱爾身邊的翼身上。

「你你,對,就是你,小個子的傢伙……出來、出來。」

凱爾看了華燁一眼,並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你又要作什麼妖,華燁!

「殿下,沒事的。」

翼乖巧的走到了華燁的身前,跪伏在地上。

後者捏著自己的下巴,眼神是越看越迷惑。

「不是…我怎麼不記得我要過你這麼一個小傢伙?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而且你這也不是我喜歡的金色,不行不行。」

自顧自說話的華燁在肆意的評論了一番翼之後就向著身邊的護衛揮了揮手。

「我說過這種不在選擇標準里的東西就清掉,再不濟也就丟到誰那裏當侍女……不不不,當侍女都礙我眼,清了吧清了吧。」

跪在下方的翼不知道「清了」是什麼意思,但是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顫抖——她在害怕,明明剛才才那樣帥氣的向著殿下說的,但是現在,她求救般的向著凱爾看去,但是下一秒,堅毅的劍鞘就砸在了她的背上。

「噗沃——!」

翼整個人都趴倒在地上,腦袋也被一隻腳死死的踩住了。

「噌!」

長劍出鞘,聚過頭頂。

看着劍尖上那一點寒光,華燁一臉嫌棄的擺手:「拖出去拖出去,別在這裏砍啊,血要是濺我身上了,你幫我舔乾淨啊……拖出去、拖出去。」

「噌!」

又是一把長劍出鞘,凱爾陰沉的看一眼護衛,像是要把他的容貌記在心裏,然後單膝下跪朝着華燁說:「父王,這是我的侍女,最喜歡的。」

「父王?!」不少人正因為凱爾的這句話而感到詫異。

上面的華燁卻是搖著頭:「嘖嘖嘖,凱爾,不行啊,你這審美觀……算了隨你自己,嗯嗯!」

揮手示意護衛退下,在身上沒有了重物之後,翼自己站起了身來。

凱爾無法攙扶她,因為那樣的話會徹底惹得華燁不開心。

看着下方的女兒,華燁很是高興,那雙大的驚人的翅膀無疑不是在彰顯着她的特別。

「小老虎長出爪子了,就是不知道打人有多疼。」

看着面無表情的凱爾,華燁說:「那個侍女我就不追究什麼了,不過你看你們兩都把劍拔出來了,不打一下的話……不好吧?」

「!」

凱爾的眉頭微微一皺,隨即又舒展開來了。

她看着身後的翼,給了她一個眼神。

後者不願現在離開,但是在看到凱爾的眼神后,她只能是低着頭,鑽回到人群中了。

場地一下空曠了起來。

凱爾鬆了松有些發酸的手,看着距離自己不到兩米的護衛,她的內心大呼不妙。

——連手都開始抖了,還要跟他打……難辦啊。

但是如果她輸了,又或者贏得不好看,指不定華燁會怎麼懲罰她。

想到這裏,她乾脆收起了劍,向華燁請求道:「父王,與其讓我和他在這打的昏天黑地,不如讓我們雙方收劍歸鞘,然後一劍分勝負。」

「噢!這個我還真沒見過,有意思、有意思,那就按你說的做。」華燁示意護衛照凱爾說的做。

後者一邊轉動着身位,一邊緩緩收劍,當他背對着華燁的那一刻,他猛的大喊了一聲:「開始!」

「噌!」

「噌!」

兩道劍光至下而上畫弧而過,護衛和凱爾一樣,都是有着高超的劍術,以至於兩人的招數剛好相反。

凱爾是先順劈然後藉著反衝力使出上撩。

護衛則是與之相反。

但是兩人雖然劍術相當,凱爾的身體卻不如他,而且這種一招致勝的對決,凱爾那敏銳的觀察力也沒有用處,因為劍在出鞘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決定劍的招數,剩下的就只有拼速度了!

「乒!」

兩劍相碰,然後迅速藉著反作用力分開,但是凱爾的臉上卻沒有什麼興奮,因為結局已經註定了——她慢了一步,不是因為身體的原因,這種爆發性的比試她的身體不比原來差,她就是純粹的劍沒有護衛快。

——輸了……

「乒——裂~」

「嗖嗖嗖——卡!」

意外斷裂的劍尖向著華燁飛去,一直站在華燁身旁的蘇瑪利眼神一冷,一道流光從他頭頂飛出,撞飛了劍尖然後又回到了身後。

凱爾的劍刃停在護衛的下巴處,沒有再進一步。

「王。」

「嗯~」

示意蘇瑪利別動,華燁站起身來鼓掌。

台下的天使們,不管男女也都跟着鼓掌。

「啪啪啪啪——!!」

聽着四周掌聲雷動,凱爾一邊收劍另一邊則是不解的看着護衛。

剛才兩人劍刃相碰后,他的身體突然一頓,這才導致凱爾的速度追上了他,然後靠着寶劍的鋒利贏得了這次對決。

雖然受了護衛的幫助,但是凱爾可不會因為這一點而感謝他,他原本是要殺死翼的,還將她踩在腳下。

「好了,比試就到這裏結束,凱爾,鯤鵬之前說讓你去他的軍團,我覺得這樣不好。

像你這種實力,怎麼說也得有一個自己的軍團,你看怎麼樣?」

凱爾不敢胡亂開口,她不能確定華燁的這句話是真的詢問,還只是單純對她的試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