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啊!!」此言一出,少年頓時駭了一跳,滿臉的鐵青之色,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這分明就是栽贓嫁禍嘛。

皇甫家族可是大炎城的地主,在大炎城混的人有哪個敢招惹皇甫家族,那就是不想活了。

「我現在再問一遍,這把劍是誰的?」迦葉道。

「你的!」這次少年想也不想,很乾脆的回答道。 這少年看似很無辜,但好在腦子轉的也夠快,聽到迦葉一說想要去招惹皇甫家族,立刻感覺到事情不妙,不管是真是假,至少和皇甫家子牽扯上沒有自己的好果子吃。而且這段時間皇甫家族被一名人稱大魔頭的人鬧得雞犬不寧,正在氣頭上,更加不能惹到對方。

「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嗎?」迦葉道。

「恩。」少年點點頭,絕口不提向迦葉要錢的事。

迦葉滿懷笑意的將那把古劍收入了自己的戒指內,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有多麼可恥,轉頭對著沐芊芊挑了挑眉。

「葉公子你……這樣做真的很…..很無賴啊。」沐芊芊此刻真不知道說迦葉什麼好,一個勁兒的搖頭。

迦葉笑而不語,再次看向少年,道:「我這個人很講理的,這把劍其實不值五百錢,我這裡有一百枚靈脈碎片,你就拿著吧。」說完,迦葉在那少年的攤位上留下了一堆靈脈碎片,轉頭大搖大擺的朝著遠處走去。

沐芊芊紅唇微抿,憐憫的看了一眼那無辜少年,快走進步跟上了迦葉。

七轉八轉,迦葉帶著沐芊芊來到一處無人的小巷子中,將那把古劍掏了出來,道:「這把劍年頭太久了,已經被歲月的力量所掩蓋,要怎麼才能抹去這股歲月的力量,然後開啟裡面的劍陣呢。」

沐芊芊也是美眸犯彩,輕撫著古樸的劍身,道:「除非是找大神通者,亦或者是……找到一位山海盟的修士,借用他們所修鍊的上古神法才能化解掉這把劍裡面的歲月之力。」

「找山海盟的人,為何?」迦葉愕然。

沐芊芊說道:「因為歲月之力不同於其他的力量,凡是沾染上歲月之力的東西,除非是有通天的神通才可以將其化解掉。除此之外,便是找到一名修鍊有上古神法的人才可以。上古神法乃是流傳自洪荒時代珍貴秘法,可以抵擋歲月侵蝕的能力,因此只有上古神法可以不受歲月之力的影響,甚至化解掉歲月之力。」

迦葉恍然的點點頭,翻看著手中的古劍。

「葉公子修鍊過上古神法嗎?」沐芊芊抿了抿唇,開口問道。

迦葉心中立刻一個激靈,趕緊搖頭,道:「開玩笑,我哪修鍊那種功法,看樣子想要解除這古劍中的歲月之力,只能去找一名山海盟的修士來試試看了。」

「恩,確實如此。」沐芊芊也點點頭,狐疑的看了一眼迦葉,突然問道:「剛剛葉公子說要去找皇甫家族的麻煩,不知是真是假,難道葉公子和皇甫家族要追捕的那個大魔頭有什麼關係?」

果然來了!

迦葉心中嗤笑一聲,他早就知道沐芊芊和皇甫家族有關係,因此處處提防著。再加上剛剛收購這把古劍的時候,迦葉故意將自己的身份說的委婉一點,使其聽起來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目的就是為了核實一下沐芊芊目的。

現在看來,迦葉已經百分百的確定了。

他不怕身份被沐芊芊發現,大不了再改頭換面一次罷了。

「你看著我像嗎?」迦葉並不回答,而是轉頭笑眯眯的看著沐芊芊。

冷酷殿下拽拽愛 沐芊芊狐媚的眸子微微眯起,風情萬種的笑道:「葉公子看上去文質彬彬,芊芊怎麼也無法把你和那個大魔頭聯繫在一起。而且…….就算葉公子就是那個大魔頭芊芊也不怕,若是葉公子有什麼麻煩,芊芊倒是可以幫葉公子一把。」

「是嗎?」迦葉笑道:「不過可惜,我雖然很佩服那個敢招惹皇甫家族的大魔頭,但我並不是,有機會我倒是想認識認識那位仁兄。」

「芊芊也很想認識他。」沐芊芊眨著狐媚的眸子,嫣然一笑,露出一口晶瑩剔透的銀牙,嘴角邊兩個小酒窩格外的妖媚。

接下來,在沐芊芊的陪同下,迦葉幾乎轉了大半個大炎城。這一路上,沐芊芊曾幾次出言想要套迦葉的話,不過都被迦葉巧妙的避了過去,或者是轉移話題,一天下來,迦葉大腦無時不刻不在高速運轉著,用來提防沐芊芊設下的圈套。這一天,迦葉只感覺精神分外的疲憊,簡直比大戰一場更加累。

終於,在黃昏之際,迦葉將沐芊芊送到了閉月羞花閣,不過當他去尋找嫖萬人的時候,卻得知嫖萬人已經離開了閉月羞花閣,不知去了哪裡。迦葉苦笑一聲,而後自己找到了一個無人的角落中,直接身形消失,鑽進了女帝星月鐲中。

迦葉得到了星月鐲器靈的認可,在這段期間,迦葉可以自由的施展星月鐲的功能,好使自己有個落腳的地方,不至於被皇甫家族的人發現。在迦葉進去之後,星月鐲「叮」的一聲脆響,而後鑽入了牆角的地縫中,消失不見。

灰濛濛的空間中,迦葉盤坐下來,將那把古劍取了出來。

沐芊芊之前說過,這古劍被歲月之力掩蓋,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功能。只不過想要化去這股歲月之力,需要大神通者施法,亦或者是用上古神法中的特殊力量來化去。

「雖然不知那小狐狸說的是真是假,但卻可以試一下。」迦葉琢磨著,他修鍊的《靈山》妙訣,自然也是上古神法,完全吻合化解歲月之力的要求。

一片佛家金光從迦葉的掌之間破體而出,一絲一絲鑽進了手中的古劍內。迦葉不敢一上來就灌輸進去太多的精元,一旦沐芊芊話中有假,這把古劍很可能就毀了。

不過緊接著,迦葉眼中一喜,他感覺到這把古劍內部的歲月之力在自己灌輸進去的佛家金光衝擊下,竟然削弱了幾分,雖然微乎其微,但迦葉分明感覺到這股歲月之力的鬆動。

當下,迦葉不再遲疑,一道道精純的佛家金光湧入了古劍內,將這把殘破不堪,銹跡斑斑的古劍映照出一片金黃,宛如化作了一把劈天的神劍一般,光彩奪目。劍身上那古樸的花紋似乎也被激活了,如同咒文一般在跳動,散發出一股輕微的劍鳴之聲。

迦葉緩緩鬆手,那把古劍慢慢的漂浮在半空中,被籠罩上了一層佛家金光。

十分鐘。

二十分鐘。

絕色萌妃:腹黑殿下狂寵妻 三十分鐘。

足足一個小時的時間過去,終於,在迦葉的不懈努力下,那把古劍通體光芒大放,原本古樸的劍身鋒芒畢露。整把古劍猶如鎢鐵打造的一般,漆黑如墨,卻散發出森冷的光輝,緩緩的自半空中落下,平攤在迦葉的掌心中。

輕撫著劍身上的花紋,迦葉心中激動無比,他可以感覺得到這把劍中蘊含著一座強大的劍陣,劍陣中的歲月之力被盡數抹去,已經恢復如初,只需要精元一衝擊,劍陣立刻可以飛出古劍,斬殺敵人。

「也不知這把劍屬於什麼品級?」迦葉暗暗道,突然摸到了古劍劍身上四個古怪的字元,這四個字元字體迦葉並不認識,明顯的不是漢字,也不是南明大陸的文字。

「哪裡來的這麼強的劍意?」這時候,星月鐲器靈突然出現,站在了迦葉的面前。

「你也感覺到了?」迦葉倒是微微驚訝,這把其貌不揚的古劍,竟然連星月這個神器的器靈都給驚動了,足以可見這把古劍的不凡。

星月鐲器靈盯著迦葉手中的古劍,訝異道:「這把劍透著一股不凡,你是哪裡尋來的?」

「訛的。」迦葉道。

「少來,我給你說正經的呢。」星月鐲器靈沒好氣道。

「誰跟你開玩笑了,這就是我訛的。」迦葉無辜道。

星月鐲器靈沒再搭理他,抬手一招,迦葉手中的古劍飄飄而起,漂浮在星月鐲器靈的身前:「這四個字元乃是古文,貌似是......絕世好劍!好俗氣的名字。」

「你哪懂這個,這叫通俗,易懂。」迦葉將古劍接到手中,仔細觀看之下,這四個古怪的字元倒是和地球上的繁體字有些相似,不過更加複雜一點。 手握著絕世好劍,迦葉微微催動體內的精元灌輸進去,那黑色的劍體立刻呈現出金黃之色,劍芒吞吐,鋒銳無比。迦葉可以感覺到絕世好劍內部中蘊含的劍陣在急劇的運轉著,似乎只要自己手一揮,便能激發出無邊的殺氣。

「來,星月,陪我練練劍。」迦葉笑道。

「神經病,我要恢復實力,沒工夫陪你玩兒。」星月鐲器靈冷漠道,而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迦葉無語的聳了聳肩膀,猛的把手中的絕世好劍一揮,頓時間數十道金色的劍氣掃射而出,四面八方的旋斬飛出,劃過這片灰濛濛的虛無空間。這一劍,竟然足足斬出了四十多道劍氣,每一道劍氣都有著驚人的威力。

其原因,自然是因為絕世好劍之中那座劍陣,可以催動劍氣演化,斬出更多的劍氣,乃是以大神通淬鍊而成的劍陣,蘊含了神通法則。

迦葉瘋狂的舞動手中的絕世好劍,無數的金色劍氣蔓延而出,四面八方的斬殺,威力驚人,黃金劍氣幾乎遍布虛無空間的整個角落。

隨後,迦葉又朝著絕世好劍中灌輸精元,不過卻不是開啟劍陣的,而是將絕世好劍中的劍陣暫時關閉。絕世好劍橫劈豎斬,這一次只斬出了兩道黃金劍氣,十幾丈長,呈十字形掃殺而出,赫然是「破劍十字斬」。

「滾出去。」星月鐲器靈冰冷的喝聲響起。

一道藍光閃爍,不容分說的把迦葉強行從這片小世界中驅趕出去,誰也不希望有人在自己家裡搞破壞,更何況還是星月鐲器靈這麼冰冷的人。

……..

十天之後,大炎城似乎安靜了許多,不過皇甫家族的人依舊沒有找到迦葉的線索。皇甫昊天火急火燎的頒布命令,並且對全場的人發布了通緝令,開出了天價,希望可以藉助全場的眼線來找到迦葉的下落。不過卻沒有得到相應的消息,反而惹來了不少的流言蜚語。皇甫家族身為大炎城的地主,現如今大炎城又被封鎖,在自己的地盤兒里連一個人都找不到,皇甫家族可謂是顏面盡失。

此時此刻,迦葉坐在一家酒樓中,自斟自飲的小酌,但內心卻悄悄的和星月鐲器靈交談著。

「星月,已經過去十幾天了,你的力量到底恢復的怎麼樣?」迦葉悄悄密語星月鐲器靈。

「還差一點,不過已經差不多了。」星月鐲器靈冰冷的回復道。

「那還等什麼,趕緊走吧。」迦葉迫不及待的催促,這十幾天來他呆在大炎城裡著實的無聊透了。

「還不行。」星月鐲器靈道:「為了防止你再給我瞎搗亂,我必須要恢復全盛時期的力量才可以,你再等七天吧。」

「靠!對我這麼沒有信心。」迦葉無語的搖搖頭,旋即看到了樓梯口處一道人影走了上來,當即道:「不要說了,她來了。」

「恩,這個小狐狸有古怪,當心點。」星月鐲器靈道,而後銷聲匿跡。

迦葉笑而不語,輕輕端起一杯酒來倒進口中,看著沐芊芊緩步朝著自己走了過來。這一次沐芊芊依舊是上一次的打扮,身著一件男士長袍,手持摺扇,一頭烏黑色的長發倒梳在腦後,看上去英俊不凡,風流倜儻,但走起路來,依舊帶著一股撩人的香風。

「來啦,坐吧。」迦葉說道。

「呵呵呵,葉公子來的挺早的,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芊芊嗎?」沐芊芊坐下來,聲音嬌媚,媚眼如絲,口吐出蘭花般的香氣,熱乎乎的撲在了迦葉臉上。

「別鬧,這裡人太多,要是被別人知道你的身份,恐怕這間酒館的人都要瘋了撲過來。說吧,今天把我叫到這裡來做什麼?」 精靈之短褲小子 迦葉說道。

「呵呵呵,十幾天沒看到葉公子了,芊芊還以為你已經離開了大炎城呢。」沐芊芊笑道。

「啊?是我耳朵壞了還是你自己腦子有毛病啊,大炎城被封鎖了,我就算想走也走不掉。」迦葉無語的翻著白眼。

「呵呵呵,是我失言了。」沐芊芊笑道,旋即狐媚的眸子瞥向迦葉,風情萬種的笑道:「這段時間芊芊查到了一些事情,整個大炎城的人芊芊都已經問過了,卻沒有人知道葉公子這麼一號人物存在,按道理說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凡是進入大城的人,城門口處負責盤查的士兵都會有記錄的,卻偏偏沒有葉公子的記錄,不知道葉公子是怎麼混進城來的?」

此言一出,迦葉的眼神頓時冰冷了一些:「你調查我?」

「呵呵呵呵,芊芊只是對葉公子很有興趣,想要了解一下葉公子你。」沐芊芊魅惑眾生的笑道。

「你想了解我?」迦葉冷笑一聲:「好啊,今天晚上讓你徹底的了解我,你開房,我去。」

沐芊芊妖嬈的笑了,狐媚的眸子蘊含著淡淡的春水,眉宇間更是說不盡的萬種風情,輕輕端起一杯迦葉喝過的酒杯,微微抿了一口,突然道:「我知道離開的辦法。」

「你說什麼!?」迦葉下意識的抬起頭,不過旋即意識到了自己失態,又恢復了常態。

「葉公子既然不想說,那芊芊也不強迫葉公子,但請葉公子不要把芊芊當成傻子。」沐芊芊說道,原本俏媚的小臉突然板了起來,春水般的眸子也射出一抹凝重之色。

迦葉心中微動,他心裡明白,看來自己的身份在沐芊芊眼中已經暴漏了。這是個聰慧的女子,而且在大炎城極具影響力,再加上自己已經和她接觸過數次,因此對沐芊芊能猜出自己的身份迦葉絲毫不感到驚訝。

「你想要什麼?」迦葉淡淡道。

沐芊芊又恢復了往常的媚態:「葉公子這叫什麼話,好像芊芊對你另有所圖似的。芊芊只是想和你交個朋友,葉公子在蠻荒古林的事迹,芊芊雖然沒去,但也是略有耳聞。」

「嘿,原來芊芊姑娘對古佛舍利有興趣。」迦葉腦筋一轉,繼而冷笑道。

「也不能這麼說,芊芊真誠的願意幫葉公子,只是如此一來葉公子要欠芊芊一個人情,這一個人情對芊芊來說可是很重要的,但不知道葉公子是否願意欠下這個人情呢。」沐芊芊嫵媚的笑道。

迦葉腦筋急轉,對沐芊芊這個小狐狸迦葉一直抱著敬而遠之的心態,但此刻沐芊芊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並且有辦法可以讓自己離開大炎城,光是這一點,迦葉便已經動心了。只不過他對沐芊芊的身份還是很懷疑,雖說沒有十足的把握證明她和皇甫家族的大夫人穆清音是一夥,但迦葉卻打心眼裡不願意相信這個小狐狸精。

而就在這時,正當迦葉思考著要不要相信沐芊芊的時候,樓梯口處一陣嘈雜,一隊人走了上來,竟然是皇甫家族的皇甫勝。 皇甫勝一如既往的打扮,錦衣華服,被三十幾名皇甫家族的子弟簇擁著,氣勢洶洶的來到了酒樓的二樓。不過皇甫勝並么有一眼就看到迦葉,而是直接在一張較為寬敞的桌子前落座。

「他怎麼會來?」迦葉眉頭皺在一起,目光森冷的轉頭看向沐芊芊。

「不是我,我真的沒有告密,葉公子請相信我。」沐芊芊緊張起來,她也沒想到怎麼會這麼巧,皇甫勝會突然跑到這裡來,完全將她的計劃打亂。本來沐芊芊是計劃好的過來和迦葉套交情,讓迦葉欠下自己這個天大的人情,但皇甫勝一來,或許會在迦葉心中存下懷疑。

迦葉也不說話,靜靜的看著沐芊芊,旋即別過頭去。沐芊芊的眼神還算真誠,迦葉知道或許自己真的誤會她了,皇甫勝會到這裡來可能只是巧合。

「M的,那賊子到底跑去了哪裡?怎麼找了十幾天都沒有找到。」另一邊,皇甫勝猛地一拍桌子,冷聲喝道,陰冷的目光掃視著周圍皇甫家族的家丁,喝道:「一群沒用的東西,我還指望快點找出那小子來,然後在大伯面前邀功呢,現在連一點消息都沒有,我要你們來有什麼用!」

「公子放心,那小子跑不了,這大炎城早已經被封鎖,早晚找到他。」一名皇甫家族的子弟敷衍道。

「哼,若是被皇甫鳴先找到怎麼辦?如此一來家族的人會更加看重他!」皇甫勝冷冷的掃了那人一眼,一臉的鐵青。

「勝公子,你看那邊那個人,是不是上一次在閉月羞花閣得罪你的那小子。」這時候,有名皇甫家族的子弟眼尖,一眼看到坐在不遠處的迦葉,悄悄的在皇甫勝耳邊低語。

皇甫勝目光掃過去,看到了迦葉,本來鐵青的臉色變得發紫了一些,將手中的酒杯放下,冰冷的笑了笑。

「麻煩果然來了,都是因為你。」迦葉眼神一瞥,正好看到了皇甫勝帶著一票人走了過來,臉上那冰冷的笑容讓迦葉知道,這孫子絕對不是過來向自己敬酒的。

「呵呵呵,這話說得~~~~好像是葉公子在吃醋呢。」沐芊芊嫵媚的笑道,淡定自若,並沒有因為皇甫勝過來而感覺到慌亂。

「嘿。」迦葉沒有再說話,只是嘴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就這麼看著皇甫勝一步步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真是冤家路窄,沒想到出來喝個酒也能碰到你。」皇甫勝笑道,慢慢的坐在了迦葉的旁邊,卻正好一眼看到了女扮男裝的沐芊芊,當即臉色更加的冰冷。

沐芊芊本來就國色天香,沉魚落雁,如今扮上男裝,更加顯得有種脫俗的美。皇甫勝本就痴情於沐芊芊,自然一眼就認出了這位佳人,眼神冰冷道:「我是不是打攪到兩位了?」

「是啊,不送。」迦葉不冷不熱道。

「哼!」皇甫勝冷哼一聲,目光陰毒,道:「小子,上次在閉月羞花閣咱們倆的恩怨還沒有算清楚呢,如今在這裡相遇,那咱們就要好好說道說道了。」

「恩怨?那算什麼恩怨?」迦葉笑道:「我看那是誤會吧。」

「怎麼?你現在知道害怕了?那天在閉月羞花閣,你不是敢當眾頂撞本少爺我嗎?現在怎麼慫了?」皇甫勝滿眼諷刺的笑道。

「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綵球是芊芊姑娘拋給我的,又不是我自己搶的,你犯不著跟我過不去,只能怪自己沒那個本事。」迦葉臉上故作怯弱,但說起話來卻絲毫不委婉,直指皇甫勝的軟肋。

「你……」皇甫勝當即臉色漲紅,被迦葉如此一說,更何況還當著沐芊芊的面,就算再有紳士風度的人也要惱怒:「你是什麼東西,敢這麼頂撞本少爺,現如今大炎城被封,本少爺要想對付你,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此言一出,皇甫勝身後的數十名皇甫家族子弟立刻站了起來,將迦葉團團圍住。

「皇甫勝,你是什麼意思!葉公子是我的朋友,你不尊重他就是不尊重我。」沐芊芊柳眉一束,嬌聲喝道:「更何況……你要考慮清楚,有些人你是得罪不起的。」

「是嗎?在這大炎城,還有本少爺得罪不起的人物?」皇甫勝冰冷的笑道,森冷的目光直指迦葉:「我要他生他就生,我要死他就死!」

我想你幫我擋桃花 沐芊芊狐媚的眸子異光閃爍:「皇甫勝,聽我一句勸,趕緊離開,不要惹禍上身。」

「惹禍上身?哈哈哈哈~~~」皇甫勝更加猖獗的大笑,頓時將酒館中不少的人都吸引了過來,紛紛將目光投到了這邊。

在眾目睽睽之下,皇甫勝更加不能氣弱,免得丟了皇甫家族在大炎城的聲望。

「你笑什麼?」迦葉淡淡的看著他。

「我在笑芊芊姑娘何時變得這麼愚蠢。」皇甫勝臉色陰寒道:「沐芊芊你覺得這種幼稚的說法能有效果嗎?不要以為你這麼說我皇甫勝就會知難而退放過他。我皇甫勝怎麼對你你應該清楚,既然沐芊芊你不是抬舉,那我也沒有必要舔著臉去求你。」

說出這句話,皇甫勝可以說是直接和沐芊芊撕破臉皮了。

沐芊芊狐媚的眸子瞪著他,道:「好,皇甫勝,既然你這麼說了,我沐芊芊無話可說,我最後問你一次,走不走?」

皇甫勝滿臉陰寒的笑容,淡淡的搖搖頭:「你不是說他是你朋友嗎?好!今天本少爺就當著你的面,砍去你這位朋友的雙手雙腳,給我動手!!!」

話音落下,皇甫勝身背後的數十名皇甫家族子弟一擁而上,亮出了明晃晃的武器,將迦葉圍住。

一時間,酒館中的眾人俱是露出了饒有興趣之色,議論紛紛。

「看,皇甫勝似乎又要開殺戒了,不知道這小子怎麼這麼倒霉,在皇甫家族正在氣頭兒上的時候得罪了皇甫勝。」

「嘿嘿嘿,你恐怕還不知道吧,這個人之前在閉月羞花閣得到了沐芊芊姑娘的青睞,這皇甫勝一向痴情於沐芊芊,怎麼會輕易放過他。」

「暈死,原來是情債,那這人還真夠倒霉的,又是女人惹的禍啊。」

「現如今大炎城封鎖,有誰敢在這種緊要關頭得罪皇甫家族的人?那無疑和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等一下!那名白衣公子怎麼看著這麼眼熟,莫非是……沐芊芊!!」

「對!真的是她!原來如此,應該是沐芊芊和這小子到這裡來幽會,被皇甫勝抓個正著。」

「這下恐怕是大神通者來了都救不了他了,爭風吃醋時期的男人是最瘋狂的。」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整個酒館立刻變得嘈雜起來。

「還等什麼!給我動手!!」皇甫勝雷霆般的暴喝道。

「皇甫勝你敢!」沐芊芊站出來,一股雄渾的氣勢從體內崩發而出,淡淡的紫光繚繞在身體周圍,一頭青絲也倒豎而起,小屁股後面一根銀白色的狐尾暴漏出來。

「你……」皇甫勝雙目赤紅,死死地盯住沐芊芊,而後沖著迦葉喝道:「姓葉的!原來你只是一個躲在女人背後的懦夫,膿包!有膽子給我出來,怎麼?有本事惹事,沒本事抗嗎?」

「嘿!」迦葉陰冷的笑了笑,輕輕扳住了沐芊芊的香肩,道:「站到後面去,我沒說讓你替我出頭。」

「葉公子,難道你想…….」沐芊芊轉頭看向迦葉,眸子中閃過一抹訝異。

「嗯,時機差不多了。」迦葉道。

「動手!!」看著迦葉和沐芊芊動作如此親昵,皇甫勝終於再也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咆哮。

「殺殺殺殺!」

數十名皇甫家族的子弟一擁而上,瘋狂的朝著迦葉沖了過去。

迦葉冷笑,手臂一甩,一股柔和的力量拖住沐芊芊將他送到了身後,而後絕世好劍突然出現在手中,佛家金光猛的自體內暴涌而出,根根黑髮倒豎而起。絕世好劍一揮,頓時間數十道黃金劍氣蔓延而出,斬碎空氣,四面八方的瘋狂旋轉。

「噗噗噗噗噗…..」

血光驚現,黃金劍氣所過之處,立時間便有十幾名皇甫家族子弟被劍氣掃中,當場被黃金劍氣攔腰斬斷,無數道劍氣絞殺而過,化為一片血污,連屍體都沒有留下。

「哧哧哧!」

劍氣破空之聲連綿不絕,數十名皇都家族的子弟在迦葉一劍之下,竟然足足有一多半被斬殺,僅僅是眨眼的時間,速度快過電光火石。 黃金劍氣勢如破竹,但凡是被劍氣劃到,不是重傷就是慘死,唯獨僥倖活下來的幾個人簇擁在皇甫勝的身邊,也是一個個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一劍,迦葉僅僅是揮出一劍,便讓皇甫家族十幾名弟子當場慘死,其中還包括兩名入神境界中期的年輕高手,卻依舊無法阻擋迦葉這一劍之威。

一時間,不光是皇甫勝變色,就連酒館中的其他人臉上都變色。

「這……這到底是真的假的,他竟然真敢對皇甫家族動手,而且,一劍掃殺了這麼多人!!」酒館中一名修士張大了嘴,手中的酒杯掉在地上都渾然不覺。

「錯覺,一定是錯覺,這人年紀輕輕,怎麼會有這種實力,輕易秒殺皇甫家族這麼多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