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啊?」浩六有些不解,隨即便明白過來,兩次毒草,均那麼巧,中毒的都是自己二人,不得不讓人懷疑。

雲梨扯過浩六腰間的儲物袋,抬頭道:「這位師兄說什麼呢?什麼有意故意的?」

「你是故意讓我們中毒,你想打劫我們!」

腦子清明了,先前那些被忽視的細節就浮上心頭,紫源稞也就罷了,漱芳依無味,毒性強,見效快,一丁點兒便能使人瞬間失去行動力,而其生長之處又極為隱秘,輕易很難察覺。

她是怎麼採摘到的?

為什麼自己會因為她是七歲小女孩就放鬆警惕呢?

對修士來說,年齡從來不是輕視的理由,相反,年紀小的修者,發展空間未明,更是不能隨意招惹,誰知道你今天欺負的小新人,明天會不會被某位大能收為親傳?

他細細回憶剛才的情景,中途他們不是沒有起過疑心,不知為何,聽了小丫頭的解釋輕易就相信了!

還有,一個練氣三層的小丫頭,就能製作出玄階中品符篆,來來往往去買其符篆的同門何其多,卻無一人對她心生警惕,都只看到她修為低微,好欺負。

要知道,能製作出玄階中品符篆的,至少也得是三階符師才行!

浩六頭冒冷汗,這小丫頭邪門的緊。

雲梨露齒一笑,「怎麼能是打劫呢?大家都是同門,理應相互幫助,眼下二位師兄中毒,師妹自當取出解毒丹為你們解毒,只是師兄們客氣,非要給報酬,我推辭不過,只能接受了。」

「你!」浩六二人被她的無恥震驚了,竟然腫著嘴發出了清晰的驚呼。 隨著討論的人越來越多,整個球館嗡嗡嗡的聲音也越來越多,到最後,開始有人發出噓聲,從一小圈人,再到整個球館,越來越響。

「他們這是鬧哪樣?」甄高興不解地問道。

「誰知道呢?只是節間休息啊!加菲爾德又沒有上場!」盧夢紜撇了撇嘴。

在他們討論的時候,第二節比賽開始了,陳凡率先上場,奇怪的是噓聲反而輕了下來,等到布希高中莫雷上場的時候,噓聲又響了許多。

當然,這個時候兩邊球隊同時上場,所以這幫觀眾到底在噓聲誰還分不太清楚,但是,當布希高中開始發球的時候,那噓聲突然又提升了一度,尤其當球傳到莫雷身上的時候,噓聲達到了最高值。

「這是!?」斯坦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他知道布希高中的觀眾這是臨陣倒戈了,雖然不知道具體原因是什麼,但是管他呢,作為一直和陳凡是好兄弟的他,當初陳凡在布希高中是怎麼被歧視孤立,怎麼被亞當為難趕出籃球隊的,他可是一清二楚。

所以布希高中的球員被本校的觀眾噓,斯坦是一點都不會有什麼想法,甚至還跟著噓了幾嗓子。

「怎麼回事?」盧夢紜等人好奇的看著斯坦,問道。

他們三個都不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所以覺得有些奇怪,本來按理說,自己的母校,不管怎麼樣都不會發出噓聲,就好比中國足球,哪怕踢得再爛,場上的時候依舊會支持,要罵也是在比賽結束,蓋棺定論,才會在網上,在採訪中發泄一番。

但是像現在這樣,這比賽第一節才剛打完,第二節也只是才開始,就開始狂噓自己學校的球員,她們是有點理解不了,哪怕現在布希高中已經輸了24分。

「其實他們噓的準確來說應該是莫雷和教練亞當,以及在場上的老球員,也就是當初將陳凡趕出校隊的那幫人。」斯坦笑著解釋道。

這四人所持門票的位字本來被安排到最邊緣的角落,就在加菲爾德高中替補席的後面不遠處,所以距離布希高中的觀眾們都較遠,沒有聽清楚之前他們在討論什麼。

也就是斯坦因為是離布希高中的學生是最近的,所以才聽到了一點,知道了他們討論的內容,才知道為什麼噓自己的隊員。

「哼,活該!」盧夢紜氣憤地說道。

趙悠依點頭表示贊同,如果她是布希高中的學生,此時也會加入到噓聲的隊伍之中,這麼好的球員,竟然不要,反而趕走,也就是這些學生不知道當時具體的情況,不然肯定會噓得更激烈。

至於會不會有幾個善惡分明,正義感爆棚的性情中人下場追打莫雷和亞當就不得而知了。

「你們打得太差了,連自己的同學都看不下去了!」陳凡站在莫雷身旁,面帶笑容地說道,這是這笑容怎麼看怎麼欠揍。

莫雷臉色陰沉,心情更加煩躁,開始指導隊友跑位。

本來按照計劃他應該是打無球的,但是帕金斯受傷下場,而替補上場的控衛在第一節末端則打出了災難級別的表現。

本身水平就比較差,又落後那麼多分,順風順水的時候也許他還能錦上貼花,但是落後了這麼多,加上加菲爾德高中又是全員氣勢洶洶,將他完全給壓制住了,水平發揮的還沒有原來的6成,幾相疊加,這水平就完全不夠看了。

所以在第二節開始的時候,亞當又將莫雷提到了組織後衛的位置上,哪怕被陳凡所針對,也比之前的強啊。

「喲,你又重新回到球隊主控的位置上了啊?」陳凡緊跟著莫雷,而且還說著似是而非的垃圾話!

莫雷冷冷地看了一眼陳凡,沒有理會,而是專心的觀察隊友的站位,前面已經被教練罵的狗血淋頭了,若這個時候自己再跟陳凡置氣,陷入到情緒激動不冷靜的局面之中,那麼不但這場比賽危險,接下來的日子,他首發控球後衛的位置都有極大的危險。

陳凡見莫雷沒有理會,也就停止了語言騷擾,也變得專心防守起來。

依舊是擋拆戰術,還是沃克上提,陳凡快速繞過,誰知擋拆之後還是擋拆,這次是特里上提將陳凡給擋住,陳凡再次繞過,不過經過了兩次擋拆,陳凡已經被莫雷拉開到一個身位,得到空檔的莫雷跳投三分,籃球穩穩命中。

進了這一球之後,莫雷看了一眼陳凡,眼神中隱隱有些得意。

陳凡微微眯起眼睛,比賽他肯定要贏,但是莫雷也必須得死,拍了拍手陳凡直接跟隊友溝通,逢擋拆就換,其他人點點頭,表示明白,剛才確實是替補大前鋒克拉克上前換防的速度慢了,後者舉起手示意是自己的失誤。

陳凡上前拍了拍的屁股,微笑著說道:「沒事兒,等會兒把這分數給拿回來!」

陳凡接球,不緊不慢的運著球,同時觀察已經回防到位的布希高中陣容,等他剛剛跨過中場logo位置時,布希高中球員的防守站位就已經變化了,莫雷站到了三分線外一步的距離,而左右兩側的布希高中球員此時也開始往他的方向挪了幾步。

每個人的選位都選的很好,站在自己防守球員與陳凡傳球的路線上,同時距離也卡的剛剛好,兩邊都可以皆顧到。

陳凡內心暗中點頭,看來這個亞當也不是說完全酒囊飯袋一個,不然也不會將自己隊員的防守站位教的如此之好。

不過陳凡他可不怕包夾戰術,甚至BOX-1也完全不虛,當然,後者還是要靠隊友的跑位,不然只是呆在原地看著陳凡被BOX那陳凡也確實沒軸。

不過現在嘛,對方可是還沒形成包夾之勢呢。

陳凡看著三分線外一步站定,重心降低雙手張開做防禦姿態的莫雷,嘴角微微揚起。

正專註地盯著陳凡決定好好防守的莫雷,看到陳凡臉上突然出現的笑容,莫名感到內心一慌,不過還沒等他作出反應,陳凡運著球在三分線外還有兩步距離的地方,直接拔起投籃!

「什麼!?」這個時候莫雷想要做出干擾也完全來不及了,只能無助的伸長右手,盡人事的跳上去封堵。

同時急速轉頭去看籃球,內心祈禱不要進去,可惜事與願違,籃球最終還是違背了他的祈禱,乖乖地掉進了藍框里。

再轉頭,陳凡此時已經跑回自己的半場了。莫雷內心嘆了一口氣,哪怕現在敵對的立場,此時他也不得不承認陳凡的實力之強。

在那麼一瞬間,他不禁想到,若一開始自己不排斥不歧視陳凡,讓陳凡一直呆在隊伍里,是否他們布希高中現在已經得到了華盛頓州籃球錦標賽的冠軍?

莫雷甩了甩頭,將這個想法從腦中甩出,接過隊友發出來的球,運著球往前場奔去。只是他這才剛運著球,球館內的觀眾就開始發出成大量的噓聲,而且這噓的人越來越多,噓聲也越來越大。

陳凡眼神中帶著一絲好奇,這布希高中的觀眾是要鬧哪一出啊?

這噓聲,似乎不是針對其他布希高中的球員,而是專門針對莫雷啊。

這是為什麼?陳凡內心有些疑惑,要知道哪怕是第一節末端,那個替補控衛貝爾,發揮得那樣慘不忍睹,場下的布希高中觀眾可都沒有這麼噓過,怎麼經過了節間休息,突然形式就風雲突變了。

不過現在還在比賽中,陳凡自然也不會在這件事情上耗費心思,凝神靜氣開始專心防守。

布希高中的防守似乎形成了固定的套路,一直都是擋拆戰術,經過了上回合陳凡提醒過後,這次加菲爾德高中真的是縫擋拆就換,莫雷哪怕和隊友配合了兩次擋拆之後,他的身前還是有加菲爾德的球員緊緊貼住,不給他輕鬆投籃的機會。

被逼無奈,莫雷只好停下來從新組織,將球傳給了跑出位置的帕特森,後者順勢往裡一個卷切,行進間的一個小拋投,籃球從施耐德的手指尖劃過,最後墜入藍框。

施耐德臉上露出可惜的神情,剛才就差了那麼一點點,差點就蓋到了,內心鬱悶的施耐德將球發給了陳凡。

輪到加菲爾德高中進攻,依舊是陳凡控球,這次莫雷似乎學乖了,站在在三分線外兩步的位置,這個位置上已經是NBA的三分線距離了,而美國高中和大學籃球聯賽的三分距離可都是和FIBA一樣的。

所以莫雷現在站的位置已經離比賽三分線挺長的距離了,就是為了防止陳凡的遠距離三分投射。

當莫雷覺得已經做好萬全準備了,可是陳凡出人意料的再次讓他感到難堪,依舊是運著球來到莫雷一步遠的距離,還是直接一個干拔跳投,籃球又一次以完美的弧線划進籃筐。

這次進球之後,陳凡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亞當,並沒有做任何慶祝動作,緩緩跑回到自己的半場,和退防回來的隊友一一擊掌。

另一邊的莫雷臉上的神情更加陰鬱,被人連著**了兩回,而且每次他運球還要被自己學校的觀眾狂噓,他的心態已經快要離崩盤不遠了。

內心暗下決定一定要找回場子,莫雷運著球來到陳凡面前,再次做出了一個擋拆的手勢,陳凡下意識的往後看了一眼,因為一般做完這個手勢,自己就會被上提的沃克給擋住。

果不其然,沃克已經跑了上來,陳凡立馬轉頭,想要提前走位,結果就發現莫雷已經在他面前跳投了,就趁著他轉頭的那一瞬間!

「籃板!」陳凡大喊一聲!

**************《農妃傾天下》第319章先斬後奏 大和看著墨海馬的深白資質皺了皺眉,尤不知滿足的說道:

「這墨海馬的資質怎麼才深白啊,連龍蝦小兵都比不上。」

【你沒看到我介紹裡面說他還年幼嗎?這也就意味著他的資質還有隨著年齡的增長的成長空間。只要你營養跟上,最差也是一個淺綠資質。】

【懂?】

「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不說清楚,對了,系統你說這個魚飼料用來作為墨海馬的精靈食物夠不夠格啊?」

沒等系統精靈回答,大和拿起一粒魚飼料嗅了嗅,然後將魚飼料放進嘴裡品嘗它的味道。

「這個味道……絕了,真不知道墨海馬怎麼會喜歡吃這種味道的東西?」

一股魚腥味和苔蘚味混雜在一起,大和還嘗出了麵粉和橙橙果,還有一些材料他就不清楚了。

「系統這個龍捲對應的材料指的是什麼?」

【自己看罐子上的說明書。】

大和挑了挑眉,眼睛一亮。

「這麼好,連說明書都有!?」

說著拿起裝有魚飼料的罐子查看起來。

「本產品主要材料為:蛋白質,樹果,苔蘚,油脂。我……」

「我還是太年輕,相信了你的鬼話。」

【誰都知道廠家指望著這款魚飼料賺錢,怎麼可能大大方方的把配方細緻的寫出來。】

【再說你小子不是在跟隨你們船上那個培育家學習製作精靈食物嗎,你就不能自己推導一種適合墨海馬配方出來?】

大和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要是別人的配方真的那麼好破解,那培育家早就爛大街了。

既然叫龍捲,那麼應該是和龍有一些關聯的材料才對。

大和搖搖頭,一會兒再想,現在最重要的是和墨海馬溝通感情,

上船之後讓井上紗織幫忙參考參考。

對於自己這個喜歡自言自語的主人,龍蝦小兵並不覺得奇怪。一開始他還覺得是不是主人的腦子有問題,現在他已經完全不在意了。

這種情況只是偶爾出現,絕大部分時間大和在龍蝦小兵眼中都是正常的,只不過有時會一個人站著發獃,然後就會出現自言自語的情況。

龍蝦小兵開心的在沙灘上享受著自己的休閑時光,剛才他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出現,就是因為他差點在下面睡著了。

要不是聞到大和又一次丟進水中的魚飼料的香味讓龍蝦小兵精神一振,注意到頭頂上瘋狂吸食魚飼料的墨海馬,可能這次捕捉計劃就沒他的事了。

用鉗子挖起沙子玩了一會兒,覺得無聊的龍蝦小兵跑到岩石灘上打算嘗嘗苔蘚的味道怎麼樣。

作為大和手上的戰鬥員,龍蝦小兵享受的是井上紗織親手配製的精靈食物以及大和製作的加餐。

不過,龍蝦小兵也不介意換換口味。

在海水中將鉗子中的沙子洗乾淨,夾起一塊苔蘚放進嘴裡面。

正好大和想清楚問題,打算讓龍蝦小兵幫忙馴服墨海馬,抬頭掃視周圍的情況看到龍蝦小兵吃苔蘚的畫面。

「龍蝦小兵快過來,我需要你的幫助。」

苔蘚的味道對現在過慣了好日子的龍蝦小兵來說普普通通,甚至已經變得有些難以下咽。

對於這樣的自己,龍蝦小兵覺得有些陌生,聽到大和的呼喚,龍蝦小兵心事重重的爬了過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