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喂?」

「簡董,出事了。」

「什麼事?」他並不認為,現在能有任何事情,能瞬間沖淡他因為那個噩夢帶來的不安。

「有人在網上放消息,說小少爺是你的兒子。」

「——」

聽筒傳出來的真相,讓房內一片寂靜。

那些被掩蓋的真相揭開后,靠在簡言之身上的蘇青嚇得手腳哆嗦,爬著身子下到地上,抱住自己的胳膊來回踱步。

他聽見,當他說完這句話以後,簡言之的呼吸突然頓住,緊接著,那邊多了一道跟簡言之呼吸不一樣的氣息,簡言之身邊有人。

那麼晚了,還有誰會在簡言之身邊?

這些讓人懷疑的細節令助理開始猜測,網上那些消息的真假。

「馬上把有關的消息給我刪除,不管花多少錢,我不想看到這些事情。」

他以為,面對這些抹黑,簡言之會生氣,沒想到反應如此平靜。「是。」

放下手機的簡言之起身走到蘇青背後。

當他把蘇青抱進懷裡時,害怕的蘇青渾身顫抖,手抓住他的衣服,嘴裡念念叨叨,「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不會有事的。」

事情都被人公布出去了,不可能會沒事,「對不起,是我們母子害了你。」

「與你無關,是我太輕視了那些人的能力。」到底是誰會知道這個秘密,還處心積慮的挑這個時候發出來,自從那個項目過後,他就感覺到,背後有一股神秘力量盯上他。

在少數人的關注和議論聲中,網上的消息很快就被人掩蓋住,即使後面有人發出,也立刻被刪除,直到天明網路上的消息才消失的一乾二淨。

要上學,興奮到睡不著的木小寶,五點多就醒來了,穿好校服在一樓等木兮和紀澌鈞下來。

知道小寶肯定醒的很早,木兮也一早醒來了,當她射門時,就聽見樓下傳來木小寶和費亦行說話的聲音。

「小狒狒,再飛開一點。」

「景城無影腳火箭一號出發。」

站在一旁檢查木小寶上學要用的東西,被吵得不耐煩的姜軼洋瞟了眼費亦行,「時候不早了,你該上去了。」

費亦行沒有理會姜軼洋,舉著木小寶繼續玩空中飛人。

這種什麼空中飛人,著實讓姜軼洋擔心木小寶的安全,趕緊起身過去,「你別把寶少爺給摔著了。」

「我手穩,你別搗亂,一邊去。」

「放手!」

「我不放!」

下來的木兮,正好看到姜軼洋和費亦行在搶人,沒等她過去,一個身影迅速繞過她,衝到兩人跟前,「別把我兒子扯壞了。」

這個紀澌鈞,嘴上比誰都不疼兒子,可一旦發生點什麼事情,比她還緊張。

看到木小寶被紀澌鈞抱走了,費亦行沖著姜軼洋比劃手指,「都是你,那麼用力,不是你兒子你不心疼是不是。」

「我懶得理你。」姜軼洋彎腰撿起書包跟出去。

木小寶說要先去看店鋪,天色微亮,早餐都沒吃大家就出發了。

到了店鋪,木兮看到門口擺滿了鮮花,門口風格是最近流行的歐式,在門檐上專門預留出掛燈籠的地方。門口掛著一排很喜慶的燈籠,玻璃上貼著大家平時幫忙一起做的手工剪紙。

木小寶迫不及待領著大家進去參觀。

跟在後面的木兮,沖著費亦行他們點頭致謝,「沒想到,一晚上的功夫就能搞定,真的很謝謝你們。」

能這麼快,都是因為多數材料是從其他地方買過來直接搬到店裡,「不客氣。」這可是寶少爺的第一桶金,怎麼都不能敗了寶少爺的信心。

「這些店員,都是剛招到的?」

費亦行笑著搖了搖頭,「是收養的孩子裡面,一些想從事其他行業,過來實習的。」

因為木兮走的慢,只能費亦行在後邊給木兮做介紹。

在一側,廚房跟用餐區隔著一道玻璃,緊挨著玻璃後放著單面用餐的長餐桌,紀澌鈞想抱木小寶坐到凳子上,被木小寶拒絕了,「這裡就留給顧客坐吧,我們去那裡坐。」

「好。」

木小寶領著大家,找了一個離收銀台那邊吧台很近臨窗的位置坐著。

很快,店員把吃的端上桌。

除了木兮和紀澌鈞喝粥,其他人都陪著木小寶吃店裡的特色招牌套餐。

木小寶這一回沒有光顧著吃,還不時跟身邊的人介紹自己吃過的這些東西跟其他店比起來有什麼特色。

看到兒子那麼高興,紀澌鈞和木兮對視一眼,兩人眼裡都溢著淡淡的幸福。

好婚不怕晚 早餐快吃完的時候,聽到推門聲的費亦行回頭看了眼門口那邊。

一個穿著華麗的女人,帶著一個小孩子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拿水壺拎書包的阿姨。

這間店是學校附近唯一一家餐廳,從地理位置和店內裝修風格來看,配得上自己的身份。

坐下后,見很久都沒有人來服務,女人立刻拉下臉。

店員上前對著擺在桌子旁的菜單做了一個介紹,「您好,我們這裡不提供餐桌點餐,這裡有菜單,請您勾選好自己所需的食物后,拿著點餐單到櫃檯點餐。」

看到有客人來,一開始高興的木小寶,很快就因為女人罵罵咧咧的話變得不開心。

「這是什麼破餐廳,我去五星級餐廳都是別人服務我,你們這裡是什麼意思,我付了錢,還要代替你們員工做點餐的工作。」

「這賣的都是什麼東西,八塊錢一個漢堡,那麼廉價,不知道是用什麼死豬肉死雞肉做的,我們從來都不吃這種不衛生的東西。」

「女兒,我們走。」

「在那麼高檔的貴族幼兒園門口,開了一家庶民餐廳,真是拉低我們的身份和層次,也不知道是誰開的,要讓我知道,一定當面把這個人罵一頓!」

看到兒子不開心,紀澌鈞一臉心疼摸了摸兒子的腦袋,「是她不懂的欣賞好東西。」

「是啊,寶少爺,咱們就是有資本賣八塊錢的漢堡,她來開店還不一定賣的起這個價。」

「寶少爺,剛開始做生意沒有起色都是不被人看好,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家輪流安慰木小寶。

本來扁著嘴巴的木小寶,冷哼一聲,繼續吃自己手上的東西,嚼著嘴裡美味的東西,「我幹嘛要理會她說的那些話。」

窗外的車流量逐漸增加,木兮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差不多該走了。「小寶,吃完了嗎,咱們該去上學了。」

「好。」

木小寶走的時候,還把打包好的食物裝進書包要送給簡渙之。

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紀澌鈞讓姜軼洋和費亦行留在店裡,他跟木兮去送人。

坐在紀澌鈞胳膊的木小寶,牽著木兮的手,從店門口出來時,看到外面的車子排著長長的隊伍很是熱鬧。

看到他們從漢堡店出來,在校門口停留的一些人都在議論,說話的聲音很快就傳到這邊。

「你快看,她們是從那間庶民餐廳出來的。」

「天啊,太沒品位了,是哪家人?」

「就是紀氏集團前前任總裁紀澌鈞,和前任總裁木兮,那對人盡皆知的夫妻。」

「原來是他們,那個孩子就是那個木兮的拖油瓶吧。」

「誰知道,有人說是紀澌鈞的兒子。」

「還有人說是紀家四少的兒子。」

只能送到校門口,家長不能進去,紀澌鈞將木小寶放下時,捧著木小寶的臉親了一口,「等放學了,就給爹地打電話,我來接你。」

「嗯。」

一旁的木兮不能蹲下,只能曲著腿跟兒子握手,「你是最棒的,加油哦。」

「我可是你們的兒子,當然是最棒的。」

上一秒還在自信滿滿,下一秒,看到紀澌鈞,木小寶就扁著嘴巴一臉不舍。

在紀澌鈞看到心疼,把人抱進懷裡后,懷裡的人就開始掉眼淚,父子倆抱了一會,木小寶嘟著嘴,跟紀澌鈞討了一個親親,才深呼吸了一口氣,「爹地,人家進去了,你不要因為想我,控制不住就衝進學校來找我哦。」

「爹地會忍住的。」 季修喊了服務員進來,開口道:"沉風,路彥昭,我也不跟你們廢話了,有些事情,大家心裡都清楚,今天是我們第一次真正的見面,我請客,兩位,請點菜吧!"

路彥昭陰沉的看了一眼季修,很好的將自己的情緒控制住。

他點了菜之後,便開始低頭看手機。

沉風和秦未央也依次點菜。

秦未央最害怕的,就是點完菜,因為上菜需要耽擱些功夫,她最害怕這些時間,季修作妖,又整出什麼幺蛾子。

秦未央剛擔心呢,結果,路彥昭的電話就響起來。

電話是路彥昭讓林彬打過去的,他是真的害怕自己會爆發。

看著季修跟秦未央在一起,看到他們親昵的動作,他的心裡,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去聯想了無數種可能。

不光秦未央擔心,其實她不知道,路彥昭比他更擔心。

所以,電話一響,路彥昭立馬拿著手機,站起來,向著外面走出去。

路彥昭一走,季修便徹底毫無顧忌了:"未央,你配合的還挺好的嘛,我之前怎麼一直都不知道,你這麼能忍呢?"

秦未央冷冷的看著季修,壓著自己憤怒的情緒:"所以呢,季修,你能告訴我,你到底在玩什麼花樣嗎?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好玩嗎?你無不無聊!"

看著秦未央表情這麼冷,季修就知道,她此刻肯定憤怒急了。

因為秦未央每次憤怒的時候,不想發作,都是用冷漠表現出來的。

他勾唇,無所謂的笑了笑:"我也沒玩什麼,我就是隨便試探一下,看看你在路彥昭心裡的位置嘛,你看,我隨便對你摟摟抱抱,他也無動於衷,說起來,你在他心裡,也就一般般嘛,要不要考慮一下我的提議,做我的女人啊!我也不算是無聊,我這些行為,都是我深思熟慮過的,至於你問我好玩不好玩,我只能告訴我,很好玩!"

季修說完,就笑了起來。

秦未央的臉色鐵青,她沒想到,季修居然當著沉風的面,說這樣的話。

她頓時就爆發了:"季修,你最好不要逼我跟你撕破臉,如果你再逼我的話,我也不介意兩敗俱傷,畢竟,我在修羅門這年,知道修羅門的事情,也不少,我就算是死,也要拉著你墊背!"

秦未央的語氣極恨,季修了解她,知道這種話說出來,她就做的出來。

他臉上的笑容,收斂了一些。

他看了一眼秦未央,眸子閃爍了片刻,這才開口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只不過,你放心,我可沒有想跟你撕破臉皮,我只是想看看,你在路彥昭心裡的位置,如果他不在乎你的話,我想追求你,有什麼問題嗎?"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不掀桌子:"當然有問題,因為我不會給你任何機會,你就算是追我,也絕無可能,我不可能跟一個用我親生弟弟威脅我的男人在一起!至於你想怎麼樣,那是你的事兒!"

季修的眸子,陰沉的閃爍不定,他正要說什麼。

結果,包廂門打開了。

看到路彥昭進來,季修立馬將臉上的表情收起來。

他可不想讓路彥昭看到,自己在秦未央面前,挫敗的樣子。

路彥昭的時間,把握的剛剛好,幾乎是他前腳剛進來,服務生就端著菜,後腳進來了。

上了菜,他們變開始吃飯,氣氛稍微好了點,倒是沒有那麼緊張了。

秦未央正在低頭,悶頭吃飯。

結果這時,季修拿著公筷,給她開始夾菜。

他一臉笑意的看著秦未央:"多吃點這個,很補的!"

秦未央翻了翻白眼,努力不讓自己罵人,低頭繼續吃飯。

可是,對於季修夾的菜,她一動沒沒動。

可季修彷彿絲毫不在意一般,他繼續笑著給秦未央夾菜,不僅如此,他每夾一筷子菜,都要說一句噁心秦未央的話。

"未央,你要多吃點,你瞧你這麼瘦,抱著都硌手!"

這句話,彷彿是一下子點燃了路彥昭心裡的炸藥。

路彥昭本來吃飯的時候,臉色就已經很難看了。

結果,聽著季修不斷跟秦未央獻殷勤的話,最重要的是,從始至終,秦未央都沒有拒絕。

路彥昭突然就爆發了。

他猛地站起來,沉聲道:"我吃飽了,眾位繼續!"

路彥昭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季修快速開口:"路彥昭,別走啊,你才吃了這麼幾口,怎麼就要走了呢?"

路彥昭轉身,深深地看了一眼季修,豐富的嗤笑道:"因為我被你們噁心飽了!"

路彥昭說完,便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秦未央聽到路彥昭的話,整個人一僵,神情變得慘白慘白。

她已經儘力在跟季修保持距離了,可是,因為秦未銘在季修手裡的關係,她不能表現的太過分,否則,季修這樣陰晴不定的人,不知道做出什麼事情呢!

可是,她真的沒想到,自己這樣,也能噁心到路彥昭。

秦未央盯著包廂門,死死的看了許久,突然嗤笑起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