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喔,無錯嗎?」

海無山微微眯起眼來,聲音拖得長長的。

旁邊,風三笑負手而立,神色平靜。

「呔,你這小子,在都尉大人面前也敢胡說八道,飲茶便是大錯。」

胡德大聲叱呵。

剛才海無山詢問吳愚,讓吳愚又出了風頭,如今自然不放過這機會,痛罵李默來露露臉。

李默不怒不氣,反是一笑道:「胡德兄說飲茶即是錯,在下不敢苟同,事實上,在下以為飲茶的諸位比起未飲茶的諸位更要高上一籌。」

「什麼?」

沒飲茶的一半人頓時大吃一驚。

而剛走出院子,飲了茶已然失去希望的諸人則都是一愣。

「好個小子,真會胡攪蠻纏,只是空口無憑,你有什麼理由說飲茶的人比我們而言還要高出一籌啊?」

吳愚拄著杖冷笑著,如今場中他無疑是風頭最勁的一個。

李默便笑問道:「那麼敢問吳老,做謀士最重要的是什麼?」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智謀過人,人在帳中不動,一策卻可決勝於千里之外!」

吳愚傲然答道。

「謀士者,謀字當頭,當然是要聰慧過人,絕智如天。」

旁邊,胡德也不甘示弱的答道。

周邊,二十來個未飲茶的邪道們都是紛紛點頭,皆以為是。

「大錯特錯!」

卻見李默一聲長笑,擲地有聲的大喝道。

「什麼?」

聽得這話,吳愚頓如受到羞辱般,臉色漲紅。

「小子,這裡可是都尉府,豈容你胡說八道,你說謀士最重要的不是智謀,那還有什麼?」

胡德臉色一沉。

諸邪道也都七嘴八舌,一個個似尊嚴受到挑釁般,把矛頭對準李默。

「你們亂遭遭的成何體統,有話說話,有理說理,方才是合了謀士身份。」

這時,風三笑淡淡話了話。

這一說,眾人立刻整整衣冠,收起話來,但都冷眼盯著李默。

「你說謀士最重要的不是謀,那麼又是什麼呢?」

海無山此刻才問道。

便見李默微微一笑,朝著海無山一躬身道:「是——忠心!」 「忠心?」

眾人聽得都是一愣。番茄△□☆小△說網-`-.-f`q-x-s“.`c`om

李默淡笑道:「謀士者,無論謀略多高,若無忠誠之心,那就是養在身邊的餓狼猛虎,遲早有一天會成為大禍!」

這一說,無論是飲茶者,還是未飲茶的邪道,倒都是點了點頭,被李默這話說得無法反駁。

然後,李默便聲音一抬道:「很多人遠道而來,投靠都尉大人,無非只是混一口飯吃,這裡混不下去,便離去另謀其主,這樣的人毫無忠誠可言。但相信也有不少人如在下許才這般,一生才華在身,卻難覓明主,唯聽聞到都尉大人的事迹之後,才恍然現明主在世,千里迢迢而來,只為輔佐。明主賜茶,即使千毒之葯,那也絕不皺半點眉頭,生為明主臣,死為明主麾下鬼。」

這話一落,飲茶的諸邪道頓時渾身一震,連忙伏地大叫道:「我等皆視大人為明主,即使毒茶也毫不猶豫的飲得一滴不剩!」

吳愚等人都皺著眉頭,一個個暗罵這叫許才的矮胖子狡猾,分明是不識毒茶,居然被他幾句話說得無法反駁。

「哈哈哈,好個忠心二字。」

海無山突而哈哈大笑起來,顯然李默這一番明主之論讓他甚為高興。

然後,他扭頭望向風三笑。

沒說話,風三笑卻似明白他意思般,微微躬身道:「是屬下的錯,未料到還有這般漏洞。」

「無妨,即使計謀萬千,也有疏漏之時嘛。即是如此,那這毒茶之試就不算好了。」

海無山長笑一聲。番茄□網○—.-f`q`x-s“.com

「多謝明主!」

飲茶的諸邪道一個個都歡喜之極,紛紛拜謝,同時自然免不了向李默投去崇拜的目光,這能把黑的說成白的,而且還從風三笑的謀略中突圍出來,誰能不佩服。

更重要的是,李默一席話便將他們從分明的死路上又拉了回來。

自然,吳愚和胡德等人皆是暗生怒火,分明一下子排除了一半競爭者,不想這矮胖子一番話又扭轉了乾坤。

而這樣一來,院中的應聘者也一下子分為了兩派,一派是以李默為的飲茶派,一派則是以吳愚和胡德為的未飲茶派,下一場考核未開,雙方也有些劍拔弩張的氛圍。

海無山擺了擺手,不多時一群丫鬟又捧著銀盤上來,盤上各有一瓶丹藥。

諸人各取一瓶,揭開一看,便見裡面有一枚清香撲鼻的丹藥。

「此乃忘卻丹,其效果相信諸位都清楚。」

海無山直接說道。

諸人都連連點頭,各自服了丹藥,李默也不例外。

所謂忘卻丹,是一種能夠消除記憶的丹藥,根據煉製方法可以設定將一定時間或者一定區域內生的事情忘記。

顯然,接下來的考核將會涉及到機密要聞,若不過關,一出了這都尉府,那麼這段時間內生的事情就會被清除掉。

待眾人服丹之後,海無山便直言道:「諸位以為,都尉之職如何?」

「自是官中上品。番茄“`.`f`q-」

「若非人中之龍,豈能駕馭……」

「……」

一群人立刻吹捧起來。

海無山擺了擺手,立刻有守衛過來,將剛才吹捧的二十來人都給拉了出去。

顯然,這些人的話不合其心意。

這時,有些話都到嘴邊的人立刻把話生生咽了回去,暗道了聲慶幸,這海無山的問話真是一步一坎,一句一關啊,一不小心就得著道。

而一句話就淘汰了近一半的人,足見這考核之苛刻。

「諸位以為呢?」

這時,海無山又朝著剩下的人問道。

吳愚便聲音一抬道:「若眼界不高,都尉自是上品,但大人乃人中人龍,此位自是不高。」

胡德不敢落後的道:「都尉足有三十六人,其上又有八將二相,談何上品?要論上品,至少也得八將之列。」

諸人便都紛紛點頭附和,同時便也清楚了那些人被淘汰的原因,那就是眼界不高。

在那些人看來,都尉之職已是天大的官職,如此眼光短淺而易滿足,便落了下乘。

海無山微微頷,對二人之言似稍顯滿意,然後他又一眼落到李默身上,笑問道:「許才,諸人皆在言論,你為何不答?」

這一說,眾人都紛紛望去,便見這位於後方的矮胖子搖著蒲扇,一臉安靜,並沒有象他們這般著急出這風頭。☆番茄小說網—.`f`q-x-s`-.-c-om

李默便一笑道:「因為在下自信答案比他人的更好,因此,自不急著回答。」

這一說,分明就是在貶低吳愚二人。

二人為了增加分量,一直在明爭暗鬥,搶先回答。

腹黑上司請走開 相比起來,李默如此氣定神閑,光是氣勢上卻勝了三分。

「好個自信,那麼本尉便聽聽你的答案吧。」

海無山笑眯眯的問道。

吳愚等人便都冷眼旁觀著,心想著倒要看看這矮胖子能出什麼答案,在他們看來,剛才一席回答可謂完美。

這時,便聽李默聲音一抬道:「官職之上下品,重點在於為官者是否適合那官職。一介平庸者,若坐上都尉之職,自以為是上品,但大人乃人中人龍,即使將相之位仍是屈才,又何況區區都尉?那麼,大人之職理應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海無山眼神微微一亮,閃過幾分異彩。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那豈非是——鬼王?」

有人嘀咕一聲,眾人頓時大吃一驚,想不到李默如此放肆。

鬼王之位何等崇高,猶如君王般不可撼動,那麼說海無山當任鬼王之職,這簡直就是大不敬。△△○番茄△▽網–`.`f`q-x-s“.-c-o`m

「許老弟還真是把老朽的心裡話給說出來了呢,老朽也以為大人之才當以鬼王之位。」

吳愚突而大聲說道。

「以大人之才,當鬼王之位莫屬。」

胡德也立刻應了聲。

一見二人突然轉了風向,附和起李默之言來,眾邪道暗罵這二人圓滑,連忙也都跟著叫了起來。

這時,卻聽李默啞然道:「諸位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可沒說鬼王啊。」

「什麼,不是鬼王?」

眾人都愣了,一個個都有些糊塗。

李默微微眯起眼,笑道:「原來如此,諸位眼中所謂的一人要麼是鬼皇,要麼是魔使,莫非就沒有想到——魔尊嗎?」

「什麼?」

眾人聽得直是大吃一驚,一個個渾身一顫。

而風三笑那從未動容的表情,此刻也產生了細微的波動。

「哈哈哈……」

這時,海無山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然後他陡地一冷臉,一掌重拍在椅子上,厲喝道,「許才,你真是好大的膽子,你的意思是本大人想取魔使而代之嗎?」

一見海無山怒,諸邪道頓時面露竊喜來。

要知道這話若是傳出去,那可真是殺頭的大罪啊。

李默卻是不慌不忙,他剛才把話拋出去,吳愚等人接過話來,提出鬼王之位時其實便是投石問路。

若然海無山野心只到鬼王之位,那麼他自然也可以順著說。

囂張小王妃 只是,海無山表情平靜,分明話沒說到心坎上。

他微微一笑道:「大人之才,唯有魔使之位堪容。因此,並非是大人想取魔使而代之,而是大人理所當然就該是魔使的身份。」

「理所當然嗎……」

海無山冷臉一消,又放聲大笑起來。

然後,他扭頭看著風三笑,說道:「三笑,如何啊?」

「很有野心。」

風三笑淡淡說道。

警察的世界 「是嗎?不過有時候,有野心才能夠成事啊。」

海無山卻是一笑。

吳愚等人聽得這話,頓時暗呼不好。

此時此景,他們又怎會不明白,這海無山當真野心勃勃,想要的並不止是什麼將相之職,甚至鬼王之位,這傢伙竟想當魔使!

如此大的野心,是他們之前未曾料到的。

而這一下子,立刻便被李默給比了下去。

「你們三人留下,其他人都走吧。」

海無山擺了擺手。

諸邪道皆嘆了口氣,頗有些挫敗之感,但確實是技不如人,倒也沒什麼怨恨的。

吳愚和胡德二人則是心跳加,雖然留了下來,但若然再來一關,闖不過也是白搭。

而且這一次,再度領會了這矮胖子的口舌之利,也是心生不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