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嗯,不知道悲塔大師能應付不。」雲熙子有些擔憂地說道。

「轟!」

突然,又是一陣地動山搖,雲熙子猝不及防,差點跌倒在水裡,幸好她及時伸手,抓住了旁邊的石壁。

「啊!」

悲塔大師的尖叫聲從不遠處傳來,隨即又聽到他說了幾句泰語。

「是大師,是不是出事了?」熙熙伸著小腦袋,朝前方張望著。

「不等蕭瓚了,我們過去看看!」

一想到悲塔大師那把老骨頭,雲熙子就沒法再等下去了,抱著熙熙,快步踏水前進。

又是一道紅光乍現,隨即便聽到了悲塔大師的怒罵聲,雖然聽不懂他在罵什麼,但他的憤怒還是能感覺得到。

除此之外,透過他略微顫抖的聲音,能感覺到他還有些害怕和緊張。

「大師,我們來幫你啦!」熙熙人未到聲已至。

「你們別過來,這是..這是一隻變異的罔象,大神呢?」悲塔大師扭頭看向二人,全身都打濕了,臉上也布滿了水滴,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洞穴里的水。

「蕭瓚送搜救隊員迴路面了,一會下來。」雲熙子說道,並看向悲塔大師所在的方向。

悲塔大師被罩在一片黑色的陰影里,陰影很大,填滿了整個洞穴,甚至並不完全,似乎只顯露出了一部分。

透過陰影,雲熙子猜測,這是個大塊頭。

她朝前走了幾步,驚得悲塔大師急忙大呼:「退後!退後!」

「轟!」

快穿:女配,冷靜點 黑色的陰影動了一下,洞穴也隨之跟著晃動,水波激起,浪花肆意。

悲塔大師又對著陰影罵了兩句,隨即撐開了朱傘,反手拿著朱傘的頂端,將赤光對準了陰影。

「唰!」

赤光在黑暗的洞穴里尤為耀眼,將漆黑一片的四周照亮,也將陰影背後的罔象從黑暗深處映照出來。

這是一個身軀巨大的紅色妖怪,不過紅里透著黑,尤其與硃紅色的赤光相比,黑色尤為顯眼。

罔象雙腿的踩在水裡,弓著身子,不過胸口以上的位置還是藏在赤光照不到的黑暗裡,只露著半截身子在光亮里。

單看這半截身子,有點像人的上肢,只是肚腩微凸,肚臍上長了個肉紅色的疙瘩,有點像小孩的肚臍。

罔象的雙手抬起,似乎正捂著眼睛,透過露在赤光下的雙臂,可以看出,罔象的雙臂很長,形似猿猴,不過更加粗壯有力。

它怕赤光,但赤光的威脅並不持久,很快便散去。

赤光散去后,洞穴又恢復了黑暗,而罔象也再次隱藏在了黑暗裡。

不過,這次罔象沒有再繼續和悲塔大師僵持了,而是慢慢地滑動著水中的雙腿,向著悲塔大師靠近。

「咯咯咯…」

罔象突然發出了一陣似笑似呻吟的聲音,在狹窄的洞穴里,迴音陣陣,不禁讓人毛骨悚然。

「它..是在笑嗎?」熙熙靠在雲熙子的懷裡,瑟瑟地問道。

雖然她沒有汗毛,但在聽到這個詭異的聲音后,身上的絨毛還是立了起來。

悲塔大師朝著空氣里嗅了嗅,有些緊張地說道:「它..它好像興奮了。」

說完,就朝後面挪動了兩步,並握緊了傘柄,打算再次撐開朱傘。

「妖氣越來越濃了,它這是在釋放興奮的荷爾蒙?」熙熙也聳動著小鼻子,嗅了嗅。

「你們後退,趕緊!」悲塔大師扭頭對雲熙子和熙熙說道。

「咯!」

悲塔大師剛一回頭,就看到罔象在怪叫一聲后,朝著自己撲了過來。

「媽呀!好醜的熊孩子啊!」熙熙小短手捂嘴,大叫道。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撲過來的罔象徹底暴露在了陰影之外,讓眾人看清了它原本的長相。

罔象的個頭比眾人想象中還要大,站在窄小的洞穴里,完全站不直,只能彎腰低頭。

與大個頭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罔象的外形確實如蕭瓚所描述的那樣,跟小孩有點相似,像四五歲的小男孩,沒有頭髮,紅中泛黑的光頭長在沒有脖頸的身子上,就像個碩大的紅色湯圓。

臉蛋胖乎乎的,沒有眉毛,眼睛圓鼓鼓的,眼球微凸,瞳孔黝黑。

它現在正用那對圓鼓鼓的雙眼瞪著眾人,黝黑的眸子正散發著興奮的光芒,就像在看一盤美食。

罔象的鼻子小巧而多肉,算是它五官里長得最順眼的地方。不過,鼻子下面的嘴巴就比較難看了,唇厚色深,紅黑的顏色比皮膚的顏色還深,就像兩根中毒的香腸。

香腸一張一合的,發出了滲人的「咯咯」聲,兩排白森森的尖牙也時不時地露出來,與紅色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牙齒雖白,卻比紅色的肌膚更加讓人感覺可怖,尤其是上面還沾著血跡和殘渣。

罔象的耳朵又大又招風,跑起來撲閃撲閃的,就像兩個紅色的豬耳朵。

罔象奔過來的時候伸出了長臂,雙爪捲起,紅色的爪子長而鋒利,十根爪子就像十把尖利的小刀,在黑暗中泛著詭異的紅色微光。

「大師小心!」

眼見著罔象的爪子朝著悲塔大師的光頭抓去,雲熙子大喊一聲后,將空出來的那隻手幻化成了桃樹枝,向著罔象的雙爪襲去。

「咻!」

桃樹枝很快就纏上了罔象的雙爪,並將它們定格在了半空中。

「大師,退後!」雲熙子喊道,並走上前,站在了悲塔大師的前面。

雖然桃樹枝暫時控制住了罔象的雙爪,但它的力氣卻很大,一直在用力掙脫著桃樹枝的禁錮。

雲熙子感覺,自己似乎支撐不了多久。

「熙熙,去大師那裡,我一隻手快制服不了它了。」雲熙子將懷裡的熙熙扔向了悲塔大師。

「呀!大師,快接住你的小可愛,我不能沾水,會濕身的!」熙熙大喊著撲向了悲塔大師。

「啊?

悲塔大師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熙熙抱住了後腦勺。

「大師,你果然是寸草不生啊!」熙熙瞅了瞅悲塔大師那光禿禿的頭頂。

看到熙熙「安全著陸」了,雲熙子隨即將另外只手也幻化成了桃樹枝,向著罔象的雙爪再次襲去。

當桃樹枝捆綁住罔象的雙爪后,雲熙子一個用力,將罔象往水裡拽。

「噗噗!」

罔象的雙腿在水裡顛了兩下就站直了,並沒有被雲熙子拽倒,反而用雙爪拖拽著桃樹枝,將雲熙子慢慢地拖向了自己。

「糟糕!熙子要被拖過去啦!」熙熙緊張地說道:「快,快撐開你的朱傘!」

熙熙從悲塔大師的頭上滑了下來,趴在了他的肩膀上,緊張地望向雲熙子那邊。

「好!」悲塔大師也看出雲熙子有些強撐,急忙撐開了朱傘,翻轉拿在手上,將傘內的赤光對準了罔象的眼睛。

「唰!」

赤光隨即將洞穴照亮,也將罔象的雙眼射得無法睜開。

「呀!」

罔象發出了似孩童般尖叫聲,仰著脖子,拖拽著雲熙子直往後退。

「噗通」一聲,雲熙子被罔象拽得來撲倒在了水裡。

「熙子!」

看著雲熙子被罔象拖行在水裡,熙熙更加著急了,只恨自己全身上下都是棉花做的,沒法下水幫忙。

「小幽,出來!」熙熙大喊一聲,並攤開了一隻小短手。

「轟!」

兩團幽冥之火隨即出現出現,將洞穴照出了幽幽的綠光。

不過,當它們在洞穴里閃了幾下火光后,很快又熄滅了。

「怎麼回事?」熙熙的小眉毛皺在了一塊。

「你都怕水,難道它們就不怕了?」悲塔大師回眸瞅了熙熙一眼。

無奈之下,熙熙又大喊了一聲:「針嬤嬤,出來吧!」

「奴婢在此,熙熙大人有何吩咐?」針嬤嬤聽到熙熙的召喚后,就從她的假髮里跳了出來。

「去,戳它的肚臍!」熙熙指著罔象圓滾滾的肚皮,說道。

「好嘞!」

一溜煙,針嬤嬤就飛馳到了罔象的身前,閃了一下銀光后,將針尖對準了罔象的肚臍,一個加速衝擊,就對著那個淺色的肉丨團沖了過去。

非常幸孕:首席的萌寵甜妻 「看是針嬤嬤厲害還是容嬤嬤厲害!」大喊一聲后,針嬤嬤用針尖直接插進了罔象的肚臍里。

「啊!」

罔象突然感到一陣刺痛,立馬停下了腳步,低頭看向肚臍處。

一道微弱的銀光在肚臍處閃爍著,並向著肚臍深處鑽去。

隨著針嬤嬤的快速插入,罔象感覺肚臍處傳來了陣陣刺痛,它咧嘴咬牙,夾緊菊花,一個用力,將肚皮挺了出去,也將針嬤嬤給擠了出來。

「啊!」

針嬤嬤大叫一聲后,隨即落水,連一丁點的水花也沒有濺起。

雖然擺脫了針嬤嬤的針扎,但肚臍處的痛感讓罔象狂性大發,它就著捆綁在雙爪上的桃樹枝將雲熙子從水裡拽了出來,並扔向了洞穴的石壁上。

「熙子,快鬆手啊!」熙熙大喊道。

雲熙子被罔象拽來拽去的,有些懵逼了,不過在聽到熙熙的吶喊聲后,立馬收回了桃樹枝,將雙手復原。

不過,被罔象拋在了半空中,雲熙子還沒來得及找到落腳點,就要撞向石壁了。

雲熙子一咬牙,雙眼緊閉,做好了與石壁來個親密擁抱的心理準備。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現,將雲熙子擁在了懷裡…… 「不是讓你們待著別動嗎?」蕭瓚冷冽的聲音從雲熙子的頭上傳來。

雲熙子抬頭,就對上了蕭瓚那雙幽深的眸子,只是眸子不似平時那般情深雋永,而是帶著一絲冷意和責備。

蕭瓚生氣了!

「我不是擔心悲塔大師嗎?」雲熙子小聲嘟囔道,並將頭埋進了蕭瓚的懷裡。

蕭瓚嘆了口氣,抱著雲熙子回到了悲塔大師和熙熙的身邊。

「你們在這呆著!」

蕭瓚的冷目掃過三人,口吻不容置疑。

三人像小雞啄米似地使勁點頭,一副乖巧的模樣。

蕭瓚深深地看了雲熙子一眼,就轉身朝罔象走去。

「熙子,快抱緊我,我被大神的凜冽氣場嚇到了。」熙熙從悲塔大師的肩上蹦到了雲熙子的懷裡。

雲熙子輕撫了一下熙熙的小腦袋,說道:「其實我也被嚇到了。」

「我也被嚇到了!」悲塔大師癟著嘴,看向兩人。

「那就抱緊自己,難道你還指望熙子也抱你啊!」熙熙扭過頭,一臉嫌棄。

「嚶嚶嚶…」悲塔大師還真就雙臂環胸,緊緊地抱住了自己。

「砰!」

就在三人抱團互慰的時候,一陣猛烈的撞擊聲,從罔象那邊傳來,洞穴也隨之輕微震動了一下。

「大神這是要跟罔象肉搏嗎?」熙熙小短手捂嘴,吃驚地看向那邊。

只見,蕭瓚一拳打在了罔象的肚子上,將罔象打得來連連後退。

罔象的後腦勺和肩膀隨著它的後退,摩擦著洞穴的頂端,激得碎石紛紛墜落,掉在水裡,濺起了許多的小水花。

不過,蕭瓚並沒因為一拳把罔象打退了就罷手,而是再次沖了過去,以蛟龍掠水之姿飛奔到了罔象的面前,甩出一記猛虎出山,將還未站穩的罔象再次踢飛出去。

「砰砰砰!」

罔象雙腿離地,摩擦著洞穴的石壁,朝後面飛速滑去。

蕭瓚緊跟著追了過去,不給罔象任何喘息的機會。

眼看著就要追上了,罔象突然伸手,撐住了旁邊的石壁,停止了滑動。

看著罔象停了下來,蕭瓚做好了迎接它反擊的準備。

可就在蕭瓚擺出防守姿態的時候,罔象突然艱難地抬起了頭,用漆黑的雙眸瞪著蕭瓚,並咬緊牙關,將後腦勺撞向上壁。

「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