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嗯,那就等我再聯繫你把。」蘇可歆壓下心裡些許微妙的感覺,迅速說了一句,便起身離開餐廳。 蘇可歆幾乎可以說是有幾分狼狽地離開小江南的。

而隨著她的離開,餐廳內,顧遲靠在椅背上,望著她有些倉皇的背影,修長的手指無意地敲打著輪椅的扶手,目光若有所思。

「顧總。」這時,一個年輕男人突然神色匆忙的走進餐廳,來到顧遲身側,低聲開口,「李小姐說她路上堵車,可能會晚五分鐘。」

「告訴她,不用來了。」顧遲清冷的目光依舊落在窗外的蘇可歆身上,語氣漠然,「我不喜歡故意拿喬的女人。」

「可是……」身邊那助理模樣的年輕男子面露為難之色,「老爺子那裡催的厲害……」

「你去查一下,這個女人。」顧遲卻彷彿沒聽見他的話一樣,只是驀地說了一句,抬起手,手裡夾著蘇可歆的名片。

「女人?」助理愣了一下,這才注意到自家老闆追隨著蘇可歆的目光。

他頓時就震悚了。

他們大Boss,竟然讓他去打聽一個女人?

這簡直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關鍵是,這個女人看起來,好像……沒什麼特別的啊?

……

第二日上班,蘇可歆趁著午休來到財務部,軟磨硬泡好一陣,總算是提前預支了自己這個月的工資。

她討厭欠人錢,所以她想儘快將錢還給那個男人。

午餐時間,確認工資到賬后,蘇可歆很快就撥通了筆記本上那個男人的電話,手機里幾聲綿長的「嘟」聲之後——

「喂。」

低沉中帶著幾分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蘇可歆竟然沒來由的有幾分緊張起來。

「是我。」蘇可歆開口,「昨天在餐廳里跟你借錢的那個人,我已經準備好錢了,請問您方便給我您的銀行賬號么?」

電話里一片沉默,就在蘇可歆都懷疑對方是不是不記得自己了的時候,就聽見那低沉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不接受轉賬,你給我現金吧。」

蘇可歆愣住。

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只接受現金?

「那您的意思是……」但到底是自己欠別人的錢,蘇可歆還是只能順著他的話說。

「你明天有空么?」

「我下午有個新聞要跑,上午沒有什麼事。」

「那麻煩你明天上午來民政局,我明早在那裡有事要辦。」

閻皇小嬌妻:君上放肆撩 蘇可歆再一次愣住了。

去民政局還錢?怎麼看都覺得這個搭配很詭異。

但蘇可歆也沒有多想,只是應了下來。

翌日。

蘇可歆和那個男人約的是民政局門口,蘇可歆下公車,遠遠的就看見那男人的身影。

依舊是坐在輪椅上,孤傲清冷的身影,引來不少路人的側目.

可那些目光卻不是同情或不屑的。相反的,似乎只是被男人的容貌和氣質所吸引,甚至不少小姑娘湊做一團,似乎在糾結著要不要上去跟男人答話。

「您好。」蘇可歆加快腳步,走到他面前,「抱歉,沒讓您久等吧?」

男人的目光緩緩落在蘇可歆身上。

蘇可歆今天上班,穿的是一件簡潔幹練的套裝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卻不露骨。

蘇可歆算不上一眼驚艷的美女,但眉目清秀,多看幾眼后,就好像品茗一樣,慢慢透出一股味道來。

「沒有。」男人移開自己的目光,淡淡開口,「東西都帶了么?」

蘇可歆想當然的以為他說的是現金,立刻點點頭,正準備從包里拿錢,不想那個男人的聲音就再次響起。

「那就進去把證辦了吧。」

「辦證?」蘇可歆一下子愣住了,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看向眼前的男人,一臉不解,「什麼證?」

那男人對上蘇可歆迷茫的眼神,表情依舊淡然,可說出來的話,卻是石破天驚。

「結婚證。」 「哈?」蘇可歆現在是徹底傻眼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結婚證?」

或許是蘇可歆的反應實在有些慢半拍,男人好看的眉毛微蹙,開口道:「蘇小姐,你應該很急著結婚吧?」

男人說的篤定,蘇可歆便知道他肯定是昨天聽見了自己和馮崢的對話,臉上不由有些發燙。

「很巧的是,我和你一樣。」沒等蘇可歆回答,那男人繼續道,聲音平靜的好像不是在說人生大事,只不過是在談一樁生意,「所以我們各取所需,有什麼不可以?」

蘇可歆這才總算有些反應過來了。

眼前的這個男人,竟然是真的想和自己結婚。

可這才是他們第二次見面啊,這未免也太荒唐了!

「先生,你別開玩笑了。」

蘇可歆想拿出錢給對方,馬上走人,可男人只是不疾不徐地開口。

「蘇小姐,你都願意給昨天那樣的男人一個機會,為什麼不願意給我?」男人說話的內容似乎在尋求蘇可歆的贊同,但語氣中卻沒有絲毫退讓,「難道我不如他?哦,我明白了。蘇小姐是看不起我身有殘疾?」

「當然不是。」蘇可歆脫口道,可對上男人似笑非笑的墨瞳,她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是被這男人牽著鼻子走了。

蘇可歆有些懊惱的咬了咬唇,只好正了神色道:「先生,我們根本不認識對方,這樣的決定太倉促了。」

「你相親見的那些男人,你原本也不認識。」男人回答的淡然,卻十分直接,蘇可歆本就不是善於言辭的人,一下子被堵得說不出話來。

「蘇小姐。」男人雙手交叉,擺在自己輪椅上修長的雙腿上,抬眼看著蘇可歆,目光灼灼,「我相信你很需要這段婚姻,如果這次你錯過了,你覺得你的下一次機會在哪裡?」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真的是一個談判高手,每一句都是死死抓住了蘇可歆的軟肋。

是的,她真的很需要一段婚姻。

更確切的說,她很需要在這個城市有一個戶口。

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在短短的三個月里,和那麼多男人相親,甚至遇見了馮崢那樣的奇葩男。

蘇可歆承認自己被說動了,拒絕的話一下子葉說不出口,只是盯著眼前輪椅上的男人許久,才終是憋出一句,「你……是S市戶口么?」

聽見這話,那男人的唇角微勾,「是。」

蘇可歆沒有再答話,只是放在包包里的手,默默地捏緊了戶口本。

說來也是真是湊巧,今天正好醫院需要媽媽的戶口本辦一些手續,所以她將她們家戶口本給帶來了。

難道說,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念此,蘇可歆又打量了一眼眼前的男人。

雖然坐在輪椅上,但無論是容貌和氣度,的確是比她之前相親所見的那些烏七八糟的男人,不知道強多少。

蘇可歆啊蘇可歆,這三個月來,你一直所求的,不就是迅速地嫁給一個本地人,得到這裡的戶口么?

如今實現願望的機會就在眼前,你又在拿喬什麼呢?

無上寵愛:肖先生,請放手 心裡思緒萬千,蘇可歆最終還是咬了咬唇,壓下心頭的最後一絲動搖。驀地抬頭。

「好,我答應你。」 一個小時后后,蘇可歆手裡拿著紅本本,走出民政局時,整個人總覺得輕飄飄的,好像做夢一樣。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突然的嫁給一個男人,還是一個萍水相逢的男人。

一切發生的太不真實,讓蘇可歆甚至都沒有意識到,從見面到領證,整個過程中,身邊的這個男人,都沒有問過她一句,為什麼她今天帶著戶口本。

蘇可歆低頭看向結婚證,只見上面的照片中,兩個人並肩坐著,男人神色淡漠,而她則是一臉的拘謹和忐忑。

照片底下,是他們兩個人的名字。

說來也是荒唐,她竟是從結婚證上,才知道了自己新婚丈夫的名字。

顧遲。

一個簡單但不失大方的名字,和這個男人身上的氣質很相符。

只不過,除了名字和手機號,蘇可歆似乎對自己的新婚丈夫完全是一無所知。

她突然意識到,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太衝動了?雖然對方看起來人模人樣的,但如果是個衣冠禽獸怎麼辦?

蘇可歆正有些後悔之際,一隻骨節分明的手突然遞到她眼前,指尖夾著一張卡。

「蘇小姐,我知道女孩子結婚都期盼婚禮、戒指什麼的,但抱歉,我沒有時間處理這些,如果喜歡戒指的話,你自己選一隻吧。」

男人清冷的聲音在身側響起,蘇可歆轉頭,就看見顧遲正看著自己,黑曜石般的眸子深不見底。

「不用了。」蘇可歆這才回過神,忙擺了擺手,「我不在意這些的。」

她早就已經過了還追求浪漫的年紀。更重要的是,雖然對方是自己名義上的丈夫,但她還是不想有一種欠他什麼的感覺。

可不想,對方並沒有給她拒絕的機會。

「戒指還是需要的。」顧遲淡淡一語,驀地伸手捉住了蘇可歆的腕子,將卡放入她的手心。

肌膚相處的剎那,男人微高於自己的溫度透過皮膚傳來,蘇可歆一下子有些失神。

「好吧。」畢竟他們也算是「新婚燕爾」,蘇可歆不想因為這種小事拂了他的好意,只好接過了卡。

「我下午還有一個會事,就不送你了。」顧遲依舊是淡漠的語氣,哪怕是和蘇可歆的關係發生了變化,態度上似乎也沒有什麼改變。

「好。」蘇可歆本來就沒指望對方真的將自己當成老婆來疼愛,因此心裡也沒有任何的失落。

「對了,關於我家的地址。」顧遲突然又想到了什麼,再次開口,「我過會發給你,你方便的時候,直接搬過來就是。」

蘇可歆突然有些緊張起來,忙道:「這個不急的。」

蘇可歆當然知道結婚之後兩個人理應同居,可她真的還沒準備好,和一個陌生男人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

或許是蘇可歆語氣里的拒絕太過明顯,顧遲這才微微抬眸,多看了她一眼,讓她一下子又有些尷尬。

但顧遲也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按下輪椅上的按鈕,轉換了一個方向,「沒別的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蘇可歆點點頭,本想問他一個人回去會不會不方便,但終歸還是覺得有些失禮,便沒有問出口。

看著眼前的男人慢慢離開,蘇可歆也準備去做公車,可轉身的剎那,她突然想到了什麼。

boss大人別太壞 「啊,顧遲,等一下!」

蘇可歆慌忙地叫了一聲,趕緊從包里摸出了什麼,急急地追上了顧遲。 顧遲原本已經準備走了,突然被蘇可歆給叫住,便停下輪椅,微側過身子,就看見蘇可歆氣喘吁吁地朝著自己跑過來。

「這是我欠你的五千塊。」蘇可歆在顧遲面前站定,理科將手裡的黃色信封遞到他面前。

之前結婚的事太過突然,蘇可歆差點都忘了,自己這一次來見顧遲是來還錢的。

看著眼前的黃色信封,和蘇可歆認真的臉,顧遲愣了一下。

但很快,他輕笑出聲。

蘇可歆一怔。

見面兩次,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見顧遲笑。

顧遲長得很好看,五官好像刀刻一般稜角分明,只不過神色總是太過冷淡。可隨著他此時的笑容,臉部所有的線條好像一下子全部柔和了起來,讓蘇可歆一下子有些看呆了。

「你竟然還記得這個?」顧遲開口,語氣比起之前的漠然,多了幾分好笑和無奈,「不用了。」

「該還的總該還的。」蘇可歆堅持地說了一句,將信封往前又送了送。

可顧遲依舊沒有去接她的錢,只是抬眸看向她。

因為方才跑的有些急,蘇可歆此時小臉紅撲撲的,散落的細碎劉海下,隱隱有晶瑩透明的汗珠,順著她光潔柔和的臉頰滑落。

一時之間,顧遲竟然有衝動伸手替她攏起這散落的髮絲。

可不過是這一剎的失神,顧遲很快又恢復了清冷的面容。

「都是夫妻了,不用算那麼清楚。」淡淡說了一句,顧遲便不再給蘇可歆說話的機會,直接轉動輪椅離開。

「啊,等下……」蘇可歆還想叫住顧遲,可他已經頭都不回,輪椅滑開好遠。

蘇可歆有些懊惱的收回手裡的信封,目送顧遲離開后,才走向公交車站。

蘇可歆百無聊賴的在車站等車,並沒有注意到眼前一輛黑色的轎車,從自己的身前。緩緩駛過。

車裡的助理張恆,路過公交車站時,忍不住看了窗外的蘇可歆一眼。

「顧少。」他忍不住開口,「我們不用送蘇小姐……夫人么?」

「不用。」顧遲卻沒有看向窗外,只是看著膝蓋上放著的筆記本電腦,手指迅速地敲打著鍵盤,神色漠然。

「顧少,我能問您一個問題嗎?」似乎是經過了思想鬥爭,張恆終於又忍不住再次開口。

顧遲這才從屏幕前抬起頭,淡淡道:「你想問,我為什麼要選她?」

「是啊。」張恆好像是憋了好久一般,「這個女人,未免也太過平凡了,還有我之前調查過她,她以前的那些事……」

張恆是真的想不明白,顧少到底是看上這個蘇可歆哪一點了?

要知道之前顧少相親見的那些姑娘,隨便哪一個,樣貌、身世和涵養,都是甩蘇可歆好幾條大街。

顧遲沒有馬上回答張恆的話,只是側首,清冷的目光落在了窗外的蘇可歆身上。

只見她正在接電話,似乎是聽見了什麼讓她很開心的事,嘴角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眉眼都微微眯起。

顧遲的嘴角,也不由跟著她,微微上揚。

「因為。」許久后,顧遲才緩緩開口,終是回答了張恆的問題,「我討厭麻煩的女人,更討厭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的女人。」

張恆愣住了。

「而她,剛好都不符合。」

這時,車子從公交車站開過,將蘇可歆徹底甩在身後。 蘇可歆到公車站后,馬上給公司的人事部打了個電話。

「我應該很快就會轉到S市的戶口了,那關於我的醫療保險,什麼時候能定下來?對,我不是說給我自己的,是順帶家人的,嗯,我媽媽在住院。」

蘇可歆和電話里的HR聊了好一會,終於將保險的事給談妥了。

掛斷電話后,她深深的鬆了口氣。

雖然今天這婚結的太過衝動,但至少她終於解決了一直以來最擔心的事——

戶口搞定之後,有了保險,媽媽的醫藥費就有著落了。

公車很快就來了,蘇可歆直接去了公司。

由於這婚結的效率太高,她到公司的時候,還沒有到下午採訪的時間。借著這空餘的時間,她便拿著顧遲給自己的銀行卡來到了公司旁邊的商場里。

畢竟是結婚,婚戒什麼的還是需要的。但蘇可歆也不清楚顧遲的家底到底如何,因此便選了一個最便宜最普通的款式,買了一對,自己帶了一隻,另一隻小心翼翼地放進盒子里,才去上班。

到公司里坐下,蘇可歆剛準備再閱讀一下下午採訪的資料,辦公室里的曉梅和鄭姐,就突然滑動椅子湊過來,眼睛亮晶晶的,問:「可歆,你這戒指怎麼回事?」

蘇可歆愣了一下,目光也落到自己手指上多出來的一抹璀璨,不由失聲啞笑。

「你們眼睛可真尖。」蘇可歆也沒有要隱瞞的意思,畢竟公司里HR都知道她轉戶口了,估計過一陣子大家多少會聽說她結婚的事,「我結婚了。」

「我去,這麼突然?」 君臨天下 鄭姐的眼睛瞪得滾圓,但還是很快道,「可歆,恭喜你啊。」

蘇可歆笑笑,一旁的曉梅則已經迫不及待地打量起她手上戒指的款式起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