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嘴巴還可硬,王將會平白無故的誣陷你嗎?」沈向軍惱羞成怒,用腳狠狠的踹著跪在地上的沈溫婉。

沈溫婉立刻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此刻她的頭髮也鬆散了,晚禮服也開線了,狼狽的不成樣子。

發泄完后,沈向軍跪在王屠面前,乞求道:「王將,都是我管教無妨,請你從輕發落吧。」

王屠厲聲道:「從輕發落?呵呵,你們何時給我王家留條後路呢,沈溫婉不是很有能耐嗎?給雲正打一個電話,就把王家畢逼近絕境。」

突然,沈溫婉突然想到了什麼,眼睛直直盯向王屠:「原來你是早計劃好誣陷我?」

「這個重要嗎?」王屠沒直接回答:「我就是誣陷你了,我有視頻有證據,就算你告到天邊那上百億的錢你沈家也別想賴掉,我就是要玩死你,奈我何?」

沈向軍知道真相后,就像泄了氣的氣球,毫無生機。

嘴裏一直叨嘮著:「沈家不保了,沈家毀到我這一代了。」

「把這神經病的老頭扔出去。」

「遵命。」

話落,王屠的手下把沈向軍拖到外面。

沈家的人現在徹底明白了,這次的滅頂之災全是沈溫婉乾的好事。

「賤人,你坑了沈家啊。」

「沈家不幸啊,沈家出了個妖孽啊。」

「沈溫婉,我真不該把你生出來。」

「溫婉,你犯的錯怎麼好意思讓沈家所有人買單呢?」

「王將,我們不要這個逆女,你要殺要剮隨便處置吧,我們和她斷絕關係。」

「王將,你不要連累我們啊,都是沈溫婉自己乾的,我們都不知情啊。」

沈家人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

誰叫面前站的可是白虎八軍的猛將呢,他們只不過是平民百姓,無法與之抗衡。

看着家人為了明哲保身,不惜把她推到風口浪尖上,沈溫婉這一刻只想求死,生無可戀,直接氣暈了。

王屠看了手下一眼。

立馬一盆冷水澆在沈溫婉頭上。

昏過去的沈溫婉醒了過來。

王屠再次走到沈溫婉面前問道:「當年那人是誰?現在在哪裏?」

「我不知道。」

王屠面色一沉,一巴掌扇在了沈溫婉的臉上,白皙的臉上再次浮現五個手指印。

一道寒光閃過,她感覺到自己臉頰冰涼,下一刻似乎有什麼溫熱的東西滴了下來。

「說不說?」

王屠晃動着手中的匕首,沈溫婉看着滴血的匕首,滿臉的絕望。

「我真的不知道。」

又是一刀,劃在了沈溫婉的側臉,這一刻,她簡直要瘋了。

「疼。」

沈溫婉慘叫道,想動彈,可是全身被繩子捆綁着,疼的忍不住叫出聲來。

一旁的沈家人,看着王屠殘暴的對待沈溫婉,個個驚恐的睜大雙眼,傻傻的楞在那裏,還有得經不起血腥場面,暈倒在地。

「嘴硬是吧,你不知道,為什麼雲正這麼聽你的話?這如何解釋?你不說是吧,那我就慢慢折磨你,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我的刀硬。」

說完,王屠又揮了一刀。

沈溫婉只感受到是撕心底里的痛,除了痛什麼也感覺不到,就算當年被火燒得面目全非,都沒今天的疼痛強烈。

「我只見過雲正一次,我真的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沈溫婉哭着嘶吼道。

「那你當年救的人現在還有聯繫嗎?」王屠厲聲道。

「沒有,我根本不認識他,我不知道他是誰,我救他的時候,大火瀰漫,濃煙滾滾,我根本看不清他的樣子,後來他就跳河了,再後來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他是生是死真的一無所知啊,王將,我該說的都說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了……」

着筆中文網 第二天,房間的門被推開,幾名巡捕在程前與梁猛的帶領下趕了過來。

程前對我恨之入骨,對旁邊的巡捕咬牙切齒說道:「胡哥,就是他把我打傷了,你們趕緊抓住他。」

我眉頭一挑,看來對方是一點沒把自己的話放在眼裡啊。

也好,既然對方想玩,那我就陪對方玩玩。

其中一個長得還算是眉清目秀的巡捕打著官腔道:「蕭然是吧,你已經構成了犯罪,你現在有權保持沉默,立刻跟我去接受調查。」

說著,拿出手銬伸手想要抓我。

「你們兩個還真是不長記性啊!」

我冷笑著閃身躲過這名巡捕,猛然抓住了站在一旁看戲的程前,他頓時慘嚎了一聲,感覺自己的手腕像是被鐵鉗一樣夾住了。

另一位巡捕怒然抽出警棍吼道:「好啊,竟然敢當著我們襲擊人民群眾,我看你真是活膩歪了。」

他棍子砸向我的時候,突然在他的手中消失了,他揉了揉眼睛一看頓時嚇了一跳,因為自己的棍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我的手裡。

其他幾名巡捕見狀紛紛掏出手槍對準了我,我敢確定如果我做出任何舉動,他們會毫不猶豫的開槍。

「小子,你竟然要襲警!」那名巡捕吼道,臉上的肥肉跟著抖了抖。

我的眼眸之中愈加的冰冷,正打算要出手,一道溫柔的聲音響起;「蕭然,快點停下!」

我聽到了這道聲音之後,神色變得複雜起來,停下了手。

那巡捕此時艱難地咽了咽唾沫。

我也把程前還有警棍放開,目光停留在了門外站著的人的身上。

映入眼中的是少女那秀挺的瓊鼻,櫻桃般的紅唇,皮膚白皙,隱隱透出一絲粉色,美眸很亮,很清澈,就像是一泓清泉。

原來是安筱涵。

安筱涵朝著我翻了個白眼表露不滿,隨後毫不猶豫把我一把護在了身後。

她問向巡捕:「這位叔叔,我剛才聽說幾位警官來這裡抓人,不知道我的朋友是犯了什麼事?」

巡捕怒道:「他襲擊並且毆打人民群眾。」

安筱涵看了我一眼,皺眉問道:「蕭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梁猛眼角浮現冰冷笑意,他低著頭看起來很老實,開口道:「蕭然昨天晚上不知道發什麼瘋,把程前手給打斷了,還把我們趕了出去。」

「胡說,蕭然那麼老實的人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安筱涵怒了,雖然不知我為何突然有了一身武力,但是在她印象中的我是一個受了欺負還不會反抗的好學生,反倒是眼前的二人,仗著家裡有錢到處欺負別人。

那巡捕陰陽怪氣看著安筱涵不耐煩說道:「胡不胡說,等我把他帶回去問一問就知道了,你給我閃開,不然我就告你妨礙公務。」

另一名巡捕看著我哼道:「走吧,還等什麼。」

我眼眸一寒,正要出手,安筱涵卻攔住了我。

她皺著秀眉,絲毫不怯場嬌叱道:「需不需要我給你們局長打個電話,我倒要看看你們到底怎麼辦案的!既然你想要把他帶走,那也把我帶走吧。」

我此時感覺十分無奈,眼前的少女是好心幫我,我不忍心拒絕她,只好跟著上了巡邏車。 第四屆維密大秀的電視版在11月16日播出。

依舊理所當然地選擇ABC電視網。

由於全民級別的超高話題熱度,雖然已經是第四屆,維密大秀的人氣絲毫卻沒有減退跡象,反而越發萬眾矚目。

今年最大的區別是沒有西蒙本人再親自提供BGM,不過,由於連續幾次的成功,就如同超級碗中場秀表演在邁克爾·傑克遜之後越發受到歌星青睞一樣,很多音樂人也將為維密大秀提供音樂當做一次絕佳的宣傳機會。

因此今年的六個主題,採用的背景音樂都是後街男孩、槍炮玫瑰等著名歌手組合專門為維密挑選或者創作的首發歌曲。

頂級歌星加超級名模。

強強聯合。

於是,當天晚上的播出,大秀最終平均收視人數達到3830萬,最高收視人數突破4610萬。

兩項數據都超過了去年的第三屆。

因為去年收視數據相對於前兩屆的逆勢上揚,很多廣告商也都非常看好第四屆,今年的維密大秀插播廣告價格再創新高,平均每30秒達到165萬。

第四屆維密大秀的製作預算與去年持平,都是3000萬美元,宣發成本也維持2000萬規模。

去年的5100萬美元廣告收入,基本等於恰好抵消製作和宣發預算。這一次,同樣的預算投入,5600萬美元的廣告進賬,算是實現了600萬美元的收益。

大頭當然還是後續的錄像帶銷售。

去年因為西蒙親自提供了幾首歌曲的緣故,第三屆維密大秀錄像帶上架一年的銷量大概是1600萬盒,第四屆基本上也會維持相應的銷量,畢竟很多維密大秀的粉絲已經將收藏大秀錄像帶當做一種習慣。

偶爾看到這些數據,西蒙自己都難免產生一種網路時代不要到來的念頭,畢竟開放的互聯網必然會導致公眾更加容易免費獲得維密大秀的視頻。

其實現在就已經出現了網路盜版資源。

只是還沒能形成威脅正版的規模。

西蒙也越發理解青睞投資傳媒資產的沃倫·巴菲特為何會公開懷念美國只有三大公共電視網的年代。

現階段電視領域的公共電視網市場份額雖然已經下降到60%,但相對來說依舊非常強勢,這也是為了維密大秀的收視能夠與奧斯卡頒獎典禮不相上下。想想二十年後,維密大秀人氣最巔峰時期,收視規模也只有千萬出頭而已。

如果西蒙是從公共電視網壟斷市場的時代走來,說不得他也會變成一個故步自封的老頑固。

就像現在,看著維密大秀錄像驚人的銷量,十幾二十年後家庭娛樂市場的慘淡,西蒙也恨不得時間停止下來。

當然,時間不可能停止。

因此只能向前。

順應時代。

第四屆維密大秀在11月16日播出,第二天,11月17日,北美年底的感恩節檔期正式開啟。

今年的感恩節是11月23日。

11月17日到11月23日,恰好是一個完整的票房周。

在此之前,北美影市萬聖節檔期開畫的《招魂2》已經上映三周時間。

同期沒有遭遇強力競爭對手的情況下,《招魂2》首周4613萬美元進賬之後,次周票房跌幅相當良好地維持在31%,再收3183萬美元。剛剛過去的11月10日到11月16日,第三周,《招魂2》的跌幅擴大到47%,進賬1677萬美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