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嘿嘿,小夥子是不是很好奇!在成家之前,我可是飆車隊的隊長!不過現在啊!」

計程車以一百五十碼以上的速度在馬路上穿梭,而且看樣子,還不是中年司機的極限,因為他的神情太淡定了。

聽了大半中年司機的光榮史,錦江賓館到了,對方似乎還有點意猶未盡,於是拿出了一張名片遞給了林洛「小夥子,如果下次叫車打我電話!」

「謝謝你師傅!」林洛接過名片就向錦江賓館跑去。

忽然,一輛奧迪a4忽然停在了賓館前,一名高大的青年從上面走下,他隨手將鑰匙交給了門童,然後就直往賓館中走去。

「是張耀東!」林洛目光一冷,看來今天的事情十有八九有陰謀。

「你好先生,請問你是用餐還是住店?」門童目光中略帶鄙視的神色,畢竟林洛穿的太過寒磣。

「我找人!」

「那你請!」對方雖然看不起林洛,卻沒有阻止他進入賓館。

林洛一進入賓館發現已經失去了張耀東的身影,心中不由一急,發現一樓乃是餐廳,很是寬敞沒有張耀東的身影。

「這位先生,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嗎?」一名女服務生來到了林洛的身前詢問道。

「對了,我是剛才那位張先生一起來的,對了,他現在去了哪裡?」林洛簡單的將張耀東的容貌和體型描述了一番。

「哦,他上三樓去了!」

「謝謝!」

林洛想了想還是沒有乘坐電梯,直奔樓道而去,然後快速跑向三樓。

一出樓道就是一條通道,忽然他雙眼一亮,因為兩名男子正站在305客房之前,正是劉主任和張耀東。

「東少,人我已經帶到,就在裡面,今晚你就好好享受吧!」劉主任臉上寫滿了討好的笑意。

張耀東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劉主任你做的不錯,這次你放心,副校長的位置你是坐定了!」

「那就麻煩東少了!我就告辭了!」劉主任點頭哈腰中向電梯走去,趙耀東則是拿出了房卡打開了房門向裡面走去。

這時,林洛卻著急了起來,是現在就闖進去,還是報警?張耀東身份特殊乃是校長的公子,如果此事敗露,肯定會惱羞成怒,到時候恐怕鄭柔不但會失去工作,就算他這個學生也要倒霉吧。

「不管那麼多了,先進去才說!如果鄭柔老師讓張耀東那個禽獸糟蹋了,我會一輩子不安的!」想到這裡林洛就快速走向305房間。

305房間中,張耀東得意的看著躺在大床上的鄭柔,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意「鄭柔,你這個不識好歹的女人,居然敢拒絕我,哼,今晚我就讓你成為我的女人,到時候你還不是會乖乖聽我的!」

「砰!」

房門忽然被踹開,然後一名體型高瘦男子大步闖了進來,正是林洛,趙耀東心中大驚,猛的回頭,就看到了走進來的林洛。

「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

林洛的目光落在了大床上鄭柔的身上,眼中猛的一寒,臉上寫滿了憤怒「張耀東你個人渣,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你以為你是誰?我與我女朋友在這裡開房關你什麼事?出去,你給我出去!」趙耀東漸漸冷靜下來,眼前的男生他覺得有點眼熟,只是一時沒有想起對方是誰?這主要是上次在食堂見面的時候,林洛沒有和他直接產生矛盾,而且現在的他已經取掉了近視眼鏡。

「女朋友?虧你說的出口!張耀東,你不要狡辯了,你故意讓劉主任將鄭老師灌注,然後想要迷奸她吧!」林洛冷笑。

「哦,我想起來了,你是和張帆劉凱一個寢室的人吧!我警告你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迷奸鄭柔了,明明是鄭老師喝醉了,我留下來照顧他而已!對,是她喝醉了,我照顧她!」似乎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借口,張耀東徹底的冷靜了下來。

林洛一愣,沒有想到對方居然這麼無恥,到了這一步還不承認,不過鄭柔的衣服都完好無損,就算到了好人局也拿對方沒有辦法吧!

趙耀東臉色一沉「這位同學,看在你不懂事的份上,馬上向我道歉,否則我將向教導主任反應,告你隨意跟蹤老師!輕者給你處分,重者將你開除學校!」

「哈哈,我見過無恥的!還沒有見過你這樣無恥的!」林洛怒極而笑,完全沒有想到,張耀東居然還反咬他一口。

同時,一股血氣衝上了林洛的腦袋,目光看向張耀東的時候也充滿了寒意。

「怎麼,不願意道歉?那就等著被開除學校吧!」張耀東得意的盯著林洛,似乎已經勝券在握。

「咔嚓!」

林洛雙手緊握,兩指骨節捏得作響。

張耀東見此,臉上露出了不屑的冷笑「怎麼?想要打我?別怪我沒有提醒你,我可是空手道的黑帶!」

「空手道黑帶很了不起嗎?」林洛一步步向前邁去,這個張耀東已經無恥到了一種賤人的境界,就算林洛平時很冷靜,但是在這一刻,他已經忍不住了。

感受到來自林洛眼中陰冷的目光,張耀東心中莫名一寒「小子,我警告你啊,千萬不要胡來,不然你死定了!我會讓人開除你的!」

「開你妹的!」

林洛冷喝一聲,身形就猛的衝出,揮動右手就猛的扇出,對方雖然很想躲閃,但是林洛的速度實在太快。

「啪!」

撒旦奪歡 隨著一聲慘叫,張耀東高大的身體直接被林洛一巴掌給扇翻。

「小子,你敢打我,你死定了!」張耀東感覺火辣火辣的臉頰,心中也是怒意滔天,一個學生居然敢打他,這口怒氣他無論如何都咽不下去。

他猛的從地上爬起,然後就揮拳沖向林洛,林洛見此,冷哼一聲,右手伸出,就將對方的拳頭抓在了手中,左腳快速踢出。

、「砰!」

張耀東的身體應聲而飛,整個人都好似一隻蛤蟆一般,趴在了地上狼狽的喘著氣,他緩緩的抬起頭來,用血紅色的眼睛盯著林洛「小子,你這有種,你完了,你真的完了!」

「我很期待!」怒從心中起,林洛猛的抬起了右腳,然後踩了下去。

「砰!」

一腳下去,卻讓張耀東的臉蛋與地板來了一次親密的接觸。

「啊!」張耀東發出了一聲剎那叫,口鼻間都有鮮血湧出。

「你在幹什麼? 逃婚路上有情天 快點放開他!」兩名提著橡膠棍的保安從外面沖了進來,剛剛林洛一腳把門踢開造成的動靜的太大了,得到通知的保安連忙趕了過來。 林洛知道也差不多了,所以放開了腳,張耀東從地上爬起,眼中儘是屈辱和猙獰。

「張公子!」兩名保安發出一聲驚呼。

張耀東可是這裡的常客,出手闊卓,所以這兩名保安認識他。

「你們酒店是幹什麼吃的,居然讓一個外人闖進來將我打了,還不將他給我抓起來!」張耀東大聲的嘶吼道。

「什麼?」兩名保安同時臉色一變。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你居然敢跑到我們這裡來鬧事!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簡直不知死活!」兩名保安冷笑道。

林洛眉頭一皺「我不想惹事,但是我並不怕事,這裡的事情你們還是不要摻和為好!」

「哎呦,小子你好大的口氣,哼,你會後悔的!」說著一名保安就用對講機喊道「隊長,有個傢伙到我們這裡鬧事,在305房間!」

放下對講機,保安就不屑的盯林洛「小子,你死定了!」在他看來,林洛穿著寒磣,根本就是一個窮學生,要對付這樣的人太容易了。

「張公子,您沒事吧!」其中一名保安討好的將一包紙巾遞給了趙耀東,張耀東擦掉了臉上的血跡,冷冷的注視著林洛「小子,我要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到了這時候,林洛倒是冷靜了下來,他想要帶著鄭柔離開這裡,恐怕只有將這些傢伙徹底解決了,所以,他安靜的注視著發生的一切,臉上表現出與他年齡不相符的冷靜來。

錦江賓館的保安們來的很快,不過兩分鐘的樣子,就有十多名保安湧入了房間之中,房間是一個標準間,所以十多人湧入之後,一下子變得有點擁擠。

「隊長,就是這個小子,闖入我們賓館打傷了張公子!」先前的一名保安連忙向為首的保安頭子說道。

保安頭子身穿保安服,但是沒有戴帽子,光亮光亮的頭上居然有一條猙獰的刀疤,他冷冷盯著林洛「小子,你好大的膽子,敢到我們這裡鬧事!」隨即他的目光又對準了張耀東「張公子,你放心,我們賓館一定給你一個交代!給我上,好好教訓下這個小子!」

「小子吃我一棍!」一名保安早就按捺不住,獰笑著就揮舞著手中的橡膠輥打向林洛的腦袋。

「找死!」

林洛的目光一寒,身體卻是不動,伸手向上抓起,對方的橡膠棍就落在了他的手中,手腕猛的一扭,就將對方手中的橡膠棍奪了過來。

一棍在手,林洛就毫不猶豫的出擊,先是一棍砸在那名保安的肩上,隨後一個掃腿就直接將另外兩名保安給掃飛。

「上,給我上啊!」

萌寶密令:影后媽咪,別想逃 保安頭子見此目光一沉,讓手下上的時候,他從腰上抽出了一隻電棍,並且打開了開關,頓時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林洛見此,目光中多了一絲殺意,他的身形就如同一隻滑不溜秋的泥鰍,不斷的從這些保安的身邊傳來,然後迅速出手或者出腳。

、所以,不到片刻的時間,對方的十多名保安除了那名保安隊長,其餘人都倒下了,保安隊長微微一愣,然後就發出一聲喝聲,揮動著電棍向林洛砸來。

林洛見此,目光不由一凝,在對方身體衝出的一剎那,他右腳猛的在地上一蹬,然後整個人就如同利劍一般竄了出去。

、「砰!」

林洛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對方的脖子處,保安隊長應聲而倒,在研究了這麼多天的《丹道寶典》他早就對人體的構造十分的了解,他擊中的正是保安隊長脖子處最為薄弱的地方。

電棍自然落在了林洛的手上,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張耀東,然後就走向床邊抱起了鄭柔,以接觸到鄭柔他就感覺到了對方身體中傳來一陣火熱的感覺。

心中一動「難道他們給鄭柔下了春藥?」

他伸手搭在了鄭柔的手腕處,果然感覺到了她體內轉動的一股熱流。

林洛臉頰一紅,頓時,尷尬無比,迅速掙脫了鄭柔的懷抱,怒視著張耀東「你這個畜生,居然喂鄭老師吃藥!」

聽到林洛的厲聲喝問,張耀東心中已經產生了一絲畏懼「哼,這個女人如此不知好歹,我不下藥,怎麼能夠得到她的身體!不過現在倒是便宜了你,不如你把她上了!我保證不說出去!」

「畜生!」

林洛直接巴掌甩了過去,張耀東發出一聲悶哼,退後了幾步才穩住了身體,他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小子,你不要太囂張,哼,你今天打了我,又打了賓館的人,你以為你還走得了嗎?」

張耀東知道,這家賓館與黑道上的人有緊密的聯繫,就算他也不敢在這裡輕易的鬧事,現在林洛雖然很能打,但是真的招惹了黑道的人,也會吃不了兜著走。

被打到的保安們從地上爬起,卻不敢再去招惹林洛,抬起暈迷的保安頭子退出了房間,至於張耀東他們卻管不著了。

「滾!你還站在這裡幹嘛?」

林洛冷冷的看了一眼張耀東,床上的鄭柔越來越不安份了,豐腴的身體不斷的床上翻滾著,口中也發出一陣陣誘人的聲音,雙手也開始撕扯著自己的衣服。

林洛現在要做的就是為她解毒,不管什麼樣的春藥,都只要發泄出來就能解毒,而林洛打算通過銀針刺穴,刺激鄭柔的身體,讓她敏感起來,那麼等她發泄了,毒也就解了。

鄭柔穿的是羽絨服,所以想要用銀針刺激她的身體也不行,所以林洛只好先為她脫去外套,不過他剛剛接觸到對方的身體,她就好像一條美人蛇迅速纏繞了上來。

「嗯!」

並且在下一剎那,一張充滿香氣與熱氣的小嘴就迅速的湊了上來,林洛心神一震,體內更是生出了一股熱力。

不過他知道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強行忍住心中的火熱,分開了兩人的身體,然後脫去了對方的羽絨服。

脫去鄭柔的羽絨服后,裡面就是一件白色呢絨的格子毛衣,透過格子已經能夠看到對方那雪白的肌膚。

第一次與女子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林洛的呼吸變得有點急促起來,看樣子需要將最後這件毛衣脫掉才能扎針。

於是,林洛再次行動起來,不過現在的鄭柔已經被葯迷失了心性,期間不斷的動彈掙扎,難免兩人之間會有身體上的摩擦,這讓林洛這個氣血充足的少男苦不堪言。

好不容易將對方的衣服都除去了,只剩下一枚粉紅色的胸衣時,林洛卻感覺自己的臉蛋紅撲紅撲的,同時心跳的速度也驟然加快。

從腰間掏出了一盒銀針,認準了穴位,然後就猛的扎了下去。

林洛不敢耽誤,連忙將她的衣服拿起旁邊的衣服打算為鄭柔穿上,哪裡知道,鄭柔在這一刻徹底的清醒了過來,看到床邊的林洛,就下意識的伸出手掌扇了過來「混蛋!」

林洛連忙一避,就退到了一邊「鄭老師你聽我說,我沒有把你怎樣,你被劉主任下了葯,然後張耀東想要趁機把你!」

接下來的話,林洛說不出口了,將衣服扔給了鄭柔「你快點穿上吧!」

聽了林洛的解釋,鄭柔聯繫起先前發生的一切,知道林洛沒有說謊,她略帶羞澀的穿好了衣服。

「鄭老師,你放心,沒有人占你的便宜的!我們快離開這裡吧!」林洛輕聲說道。

「謝謝你林洛!」鄭柔從床上走下,來到了林洛的身邊輕聲說道,想起自己差點就失身於趙耀東,她的心中就一陣不舒服。

「我們走!」

林洛在前,鄭柔跟在他的後面,剛剛走出房門,發現走廊兩邊居然站在十多名保安,看著林洛出來,他們眼中都閃過一絲懼意。

「怎麼?還想再來一次?」林洛的眼中閃過一絲凌厲的光芒。

「小子,有種就不要走!我們已經喊人來了!」一名保安大著膽子說道。

「別擋路,給我滾開!否則我不介意再收拾你們一次!」現在鄭柔在他的身後,他可不想逞什麼英雄而傷害到了鄭柔。

看到林洛走來,那些保安根本就不敢阻擋,不斷的向後退去。

「鄭老師進去吧!」

林洛打開了電梯,鄭柔走了進去,林洛也隨之走了進去,很快,電梯就到了一樓,他們剛剛走出,就見到兩名保安整恐懼的盯著林洛。

「鄭老師別怕,有我在他們不敢傷害你!」林洛目光堅定,看向那兩名保安卻變得凌厲起來。

感受到來自林洛那凌厲的目光,兩名保安不自覺的往後一退,在不遠處,一名光頭保安正怨毒的盯著林洛,正是剛才被他打昏了的保安頭子。

「他媽的,是誰敢來這裡鬧事不想活了啊!」隨著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一大群混混提著砍刀和鋼管沖了進來。

保安頭子一見這些人頓時一喜,連忙從隱藏出沖了出來「黃毛哥,齙牙哥總算將你們盼來了,那個小子太囂張了,將我們的兄弟都打傷了!」

「光頭你放心,有我們在,一定幫你報仇!」齙牙拍著光頭保安的肩膀說道,然後順著光頭所只看了過去。

當他一看那人,不由揉了揉眼睛,再看之際,臉色就變得無比的難看「怎麼又是他?」

因為虎哥受傷,所以齙牙與黃毛暫時成為了老大,所以這幾日下來,他們兩人都十分的威風,今天接到錦江賓館的電話,二話不說就帶著十多名兄弟過來了,錦江賓館平時給的孝敬費不少,所以人家有難當然要來幫。

可是讓他們兩個沒有想到的是,要讓他們對付的人居然是那個連虎哥都不是對手的年輕人。

「齙牙哥,黃毛哥,這個小子挺能打的,你們要小心了!」光頭得意的說道。

「啪!」

「光頭你他媽的想要害死老子啊!要死你自己去死!不要拉上老子!」齙牙猛的一巴掌拍在光頭保安頭子的腦袋上惡狠狠的說道。

「啊,齙牙哥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打我!」

「砰!」

黃毛順勢一腳踹出,剛好踹在他的小腹「你媽的,你知道這是誰嗎?連虎哥都不是對手,你讓我們來對付他!」

「齙牙,黃毛幾日不見,你們變得很威風了嘛?」林洛已經發現了這兩人,信步走了上來。 「老大,老大這是誤會!我們不知道是您,如果知道是您我們怎麼敢過來!」齙牙黃毛兩人連忙低頭陪罪,他們可是知道林洛的厲害,就算他們一起上,也拿林洛沒有辦法,最後吃虧的肯定是他們。

看到齙牙與黃毛恭敬的模樣,光頭保安頭子直接傻眼了,連忙跪在了林洛的面前「老大,老大,都是我的錯!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您,您就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小的吧!」

林洛臉色一冷「記住,以後不要仗勢欺人,不然會吃虧的!」

「是!是!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保安頭子知道林洛不會再與他計較,心中大喜不已。

「鄭老師我們走吧!」林洛望來一眼鄭柔,然後就向前走去,那十幾名混混,連忙站成兩排著頭,他們都是才進來不久的小弟,連齙牙與黃毛哥都要叫老大的人,他們心中自然是畏懼不已。

看著林洛那並不寬闊的背影,鄭柔一時有點茫然起來,在她的眼中,林洛屬於那種很乖很老實的學生,但是今天發生的一切卻讓她認識了另外的一個林洛。

看著離去的林洛,齙牙和黃毛重重的鬆了一口氣,隨後他們狠狠的瞪著光頭保安頭子「說,這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光頭保安頭子怎麼敢隱瞞,連忙將知道的事情講了一遍,頓時齙牙聽得大怒「麻痹的,那個什麼張公子居然敢動我們老大的妞,奶奶的一定不會放過這小子!」

「不錯,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他現在在哪裡?」黃毛厲聲問道。

「齙牙哥,黃毛哥,他已經走了!不過聽說他的老爹是華南大學的校長!」保安頭子有點忐忑的說道。

「媽的,管他是什麼長!反正教訓他教訓定了!」

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鄭柔的心緒有點亂,直到上車后都沒有恢復過來。

「鄭老師,你住哪裡?我送你回去!」看著有點失神的鄭柔林洛輕聲說道。

「我就住在學校的教師宿舍!」接觸到林洛的眼神,鄭柔回過神來,卻有一點不好意思。

「鄭老師,我就先走了!」

林洛將鄭柔送到了教師宿舍下就準備溜之大吉,雖然他可以堂堂正正說,他沒有想過占鄭柔的便宜,但是腦海總是會不自主的閃過那白花花的兩團。

「林洛!」

林洛轉身看向鄭柔。

對方美麗的臉上閃過一絲淡淡的笑意「謝謝你!」

「沒事,這都是我該做的!再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