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回家。」

顧明珠說了兩個字,頓了下,又改口道:「先不回家,回監獄一趟。」

她有些話,要親口跟溫如意說。

容子澈逼她,她會讓容子澈後悔,現在,她就要去見溫如意。

容子澈,你等著……

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顧明珠冷笑,驀地轉身往監獄里走回去。

郭擎剛監督人,把顧母帶到特別的監獄,回神就看到了顧明珠。

「顧小姐,你是不放心你母親吧?沒事的,我們監獄有供暖系統,你母親絕對不會受到寒氣。」

郭擎陪笑著說。

顧明珠聞言,笑了笑說:「郭隊長,我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來這裡不是來看我媽的,我是來看溫如意的,她現在住在哪個房間?」

郭擎:「……」

看著顧明珠的笑臉,一股寒意從腳底躥到腦袋。

剛才顧明珠跟容子澈交鋒,他可都看到了,明顯顧明珠恨容子澈,容子澈又護著溫如意。

現在容子澈在溫如意那邊。

他把顧明珠帶過去,三個人豈不是又要打起來?

郭擎沉默著不肯說話。

顧明珠眉峰一挑,寒意釋放:「看來,在郭隊長眼裡,我這個大校是沒資格,去監獄里看望一個朋友。既然郭隊長不樂意,那就算了……我回去找我爺爺吧……」

顧明珠說著,轉身要走。

郭擎一著急,說:「沈小姐在特別的監獄,房號是1107.」

話說完,郭擎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顧明珠回過神,笑的嫣然,只是那笑容沒有抵達眼底。

「郭隊長,謝謝你告訴我,你放心,我不會把你告訴我的事情,說出去的。」

郭擎淚流滿面。

哪怕顧明珠不告訴別人,這麼多雙眼睛盯著,難道沒人會告訴容子澈嗎? 第880章三個人的戀愛,死結

顧明珠沒找警察局的人帶路,而是自己找到了溫如意所在的房間。

監獄房間的門開著,站在門口能清楚的聽到裡面的談話聲。

「如意,我已經找到了兇手,很快就能還你清白,等你出去了,我們就離開這裡好不好?」

「子澈……」

「算了,這些等你出去以後再說吧,你先吃飯。這些都是家裡的廚子做的,你不是最喜歡吃嗎?吃一些吧,你都瘦了。」

……

顧明珠聽了好一會兒,嘴角緩緩地勾起一抹牽強的笑容。

這就是愛跟不愛的區別。

愛一個人,他會恨不得把她捧上天。

不愛的那個人,哪怕再怎麼討好,都會毫不猶豫的踩在泥土裡。

顧明珠緩緩地邁開步子,走到門口,目光直直的望著房間內的兩個人。

房間里——

溫如意對著可口的飯菜,卻有些食不下咽,這幾天,容子澈幾乎天天來,他前面還會提,孩子的事情。可這幾天,他已經選擇性的遺忘這些,他跟她說,案件的進展,以後的規劃……卻唯獨沒有再提顧家的身影以及那個孩子的存在。

甚至不止他自己刻意的避開話題,只要她稍微有提起顧家、顧明珠的事情,他也會自然的轉換話題……

彷彿這麼做,橫亘在他們之間的隔閡就不復存在。

她清楚明白,子澈現在自欺欺人。

自己應該理智的跟他劃清關係,跟他說清楚,哪怕洗脫了嫌疑,她也不會再回容家。

可對著容子澈,這番話在舌尖滾了千遍萬遍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

溫如意看著眼前故作鎮定的容子澈,心底生出酸楚。

「子澈,我們……」

溫如意艱難的咽下嘴裡的飯菜,開口想要跟容子澈把話說清楚。

但話只說了一半,抬眸看到站在門口的顧明珠,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卡在喉嚨里。

「如意,你想說什麼?」

容子澈目光專註的望著溫如意。

可溫如意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看著他的身後。

容子澈疑惑的回頭,在他轉過頭來,看到顧明珠的剎那——

顧明珠冷笑著開口,「容子澈,我們又見面了。」

「你來這裡幹什麼?顧明珠,這裡不歡迎你!」

容子澈臉上的笑容霎那收斂,取而代之的是陰沉,他盯著顧明珠的目光,帶著深深的戒備和敵意。

顧明珠嘴角的笑意蘊涵的冷意更深,「來這裡,當然是看看老朋友。溫小姐進監獄了,我作為她的朋友,還沒來看過她,這不符合禮儀。」

「誰跟你是朋友?你立刻滾!」

容子澈低吼。

顧明珠將目光從溫如意的身上移開,落在容子澈身上,似笑非笑道,「當然是溫小姐跟我是朋友了。你跟溫如意不是朋友嗎?我們以後要結婚,你是我孩子的父親,她怎麼就不是我的朋友了?容子澈,你對這個朋友可真看重,為了她,不惜污衊我媽入獄。只可惜,再看重又怎樣?最後,你還不是要乖乖的跟我進結婚的殿堂?」

顧明珠眉眼裡儘是挑釁。

「顧明珠!你給我閉嘴!這輩子我都不會娶你,你少他媽犯賤!」

容子澈雙目通紅,一副想要吃人的模樣。

顧明珠呵呵的輕笑出聲,「是犯賤還是事實,相信你比我更清楚。」說著,她再度看向溫如意,「溫小姐,我們也算是老朋友了,咱們三個兜兜轉轉了這麼久,也應該有個結果了。你既然已經決定跟容子澈分開了,就請你不要再糾纏著他,我看可不想,以後我的孩子出生后,像你一樣,知道他的父親,在外面有個糾纏不清的小三!」

『小三』兩個字,顧明珠咬的極重。

溫如意眸光一沉,雙手緊緊地攥在一起。

「如意,你別聽她的!我跟她沒有任何關係!她肚子里的孩子,我絕對不會要!」容子澈回過頭,慌亂的抓住溫如意的胳膊大聲喊。

溫如意和顧明珠對視很久,緩緩地看向容子澈,喉嚨滑動了好幾下,才開口道:「子澈,顧小姐說的對,我們以後還是別再往來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不許!我不許!你想離開我,除非我死!」

容子澈暴躁的打斷她的話。

「容子澈,聽到了沒有?溫如意根本不想要你,你以為自己高高在上,可你不過是一個可憐蟲,一隻被拋棄的可憐蟲,你眼巴巴的求著人家要你,人家還覺得鎳鋅……」

顧明珠冷笑著嘲諷。

容子澈眼底的血絲,越發的濃重。

溫如意最先察覺到容子澈不對,想要讓顧明珠閉嘴,不要再刺激容子澈。

但她沒來得及說出來,容子澈已經蹭的一下站起來,電光石火的剎那,衝到顧明珠跟前。

顧明珠看到眼前閃過來一道黑影,知道是容子澈。

連避開都沒有,直挺挺的站在那裡。

來這裡,她早料到容子澈會對自己動手,他有本事就打死她,打不死她,他就得難受著!

她說過,她不會讓他好過!

下一秒——

脖子被狠狠地扼住,呼吸瞬間喘不上來,顧明珠的臉色漲的通紅,可還是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容子澈,你有種就掐死我,你掐不死我,這輩子就休想娶溫如意!」

容子澈聞言,被刺激到的理智,嘎嘣一聲斷開。

握住顧明珠的手,再次收緊。

顧明珠本能的想掙扎,但又硬生生的忍住,脖子被扼得,過頭髮出咯咯作響的聲音,她想要再開口說話,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胸腔里的空氣漸漸的減少,喉嚨火辣辣的疼!

顧明珠目光始終定定的望著容子澈。

「容子澈,你放開我們家小姐!」

顧家的傭人,上前想要把容子澈拉開,但沒靠近,就被容子澈一拳頭砸開。

身體撞在牆上,那個傭人當即倒在了地上,蜷縮著身體,痛苦的呻吟了起來。

容子澈惡狠狠的盯著顧明珠,狠聲道:「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顧明珠,都是你逼我的!」

顧明珠看著眼前扭曲的容子澈,嘴角扯了扯。

她逼他?

她何時逼過他?

一直以來,都是他在逼著她,一步步的走上跟他對立的地步!

……

眼看著顧明珠的臉色由紅轉黑,溫如意猛地站起來,衝到容子澈跟前,抓住容子澈的胳膊,想要把他拉開,但容子澈的胳膊像是石頭一樣,一動也不動。

溫如意急了,手攥成拳頭,用力的捶打著容子澈的胳膊:「容子澈,你瘋了嗎?放開她!你給我立刻放開她!」

容子澈聽到她的聲音,緊攥的手鬆開了一些,可沒有完全放開顧明珠。

容子澈目光一瞬的望著溫如意,「如意,有她在,你就不想跟我在一起,這輩子,你都不會跟我在一起了。」

沒了如意……

他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這一刻……

他是真的想殺了顧明珠。

沒了顧明珠,他跟如意還有在一起的可能。而有顧明珠,他跟如意永遠也沒可能了。

他從來不是良善之輩。

殺了顧明珠,也不會有負罪感。

容子澈的眼底的殺意越來越濃重,額頭上的青筋暴起。

溫如意聽到容子澈的話,只覺得寒意瞬間席遍全身。哪怕再愛一個人,她也不會想著,為了自己愛的人,去抹殺另外一個人。

更何況……

顧明珠會攪合進這個死循環的三人戀里,是她跟容子澈造成的。

當初若不是容子澈利用顧明珠……

若不是她,把容子澈推到顧明珠的身邊……

顧明珠或許不會像現在一樣痛苦。

溫如意眼睛睜圓,定定的望著失去理智,面容扭曲的容子澈,顫著聲音說:「容子澈,我跟你的問題,從來不是因為顧明珠。是因為我,沒辦法接受你。錯在我,你若是想怪人,就怪我,別牽扯上別人。我再說最後一遍,放開顧明珠,不然我現在就從這裡跳下去!」

容子澈沒有動。

溫如意看著絲毫沒有動搖意思的容子澈,猛地轉身,頭也不回的往外面的走廊走。

到了走廊上,她抓住欄杆,開始往上爬。

容子澈在看到她爬到欄杆的那一幕,崩潰的理智,瞬間被拉扯回來。

他猛地放開顧明珠,朝著溫如意跑過去。

被他放開的剎那,顧明珠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拚命的咳嗽了起來。

咳嗽了好一會兒,眼淚簌簌地落下。

而後忽然笑起來。

為什麼不殺了她呢?

不殺了她,他們早晚後會後悔的……

她會折磨的所有人都不得安寧!

顧明珠笑著哭著,小腹那裡猛地鑽疼了一下,她捂住腹部,想要忍過那陣疼痛,但疼痛絲毫沒有消減,而是像海水一般湧上來……

溫如意剛爬上欄杆,容子澈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她從欄杆上拉扯下來。

太過大力,她整個人幾乎是撲倒在容子澈身上的!

而在兩人相擁的剎那,溫如意滑倒時掉下去的鞋子,嘭的一聲砸落在一樓的地板上!

聽到那響亮的一聲。

容子澈的心臟驟然緊縮在一起,他的手臂緊緊地抱住溫如意,目眥欲裂,「溫如意,你瘋了嗎?」

這裡是十一樓!

稍微有個閃失,她就會被摔得粉碎!

容子澈想到,自己剛才有可能會拉不住她,心臟就疼得無法呼吸。

「子澈,你答應我,以後都不許再傷害顧明珠,也……別再來這裡了……我的案子,郭擎會去查……別再跟顧家起衝突,你要多為你父母還有你爺爺想想……」

溫如意說的艱難。

容子澈聽的心如刀絞,「不許,我不會離開你,如意,我不要離開你……」

為什麼他想跟她在一起…… 第881章為愛入魔

為什麼他想跟她在一起……

總是那麼難……

他厭惡顧明珠,厭惡自己,厭惡容家賦給自己的責任……

若他只是個普普通通的人,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能帶如意立刻走。

可現在不行……

容子澈覺得自己像一頭困獸,哪怕撞的頭破血流,也無法掙脫束縛的牢籠。

溫如意被容子澈緊緊地壓在胸口,沒有說任何話。事實上,她除了拒絕的話,還能說出什麼呢?

現在子澈為了她,已經快失去理智了。

再繼續下去,他會毀了他自己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