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因為草民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東西。」

「你看到了什麼?」秦雲饒有興趣。

「草民剛才看見了陛下的溫文爾雅,禮賢下士,絕非不明事理,濫殺無辜的人。」

秦雲看他那清澈雙眸,極具神韻,不是溜須拍馬屁。

「好吧,那你又跟朕說說,為何李慕肯定不是謀反之人?」

顧春棠抬頭道:「回陛下,李慕與草民齊名,雖然見面很少,但彼此之間惺惺相惜,我也拜讀過不少他的詩詞文章。」

「字裏行間透著八個字,婉約善良,為國為民!」

婉約派?

秦雲挑眉,他是一個惜才又缺才的皇帝,李慕跟這個顧春棠齊名,想必差不到那裏去。

「好吧。」他點頭,看向豐老:「這個李慕現在在那裏?」

「陛下,應該是在刑部大牢,準備提審。」豐老道。

秦雲道:「陶陽,立刻持朕腰佩,去將人帶出來,就說朕要見他。」

「是,陛下!」陶陽離開。

顧春棠這時深深一拜:「多謝陛下。」

秦雲淡淡一笑,看向所有人,問道:「平湖詩會的時候,爾等都在么?」

「回陛下,在。」眾人異口同聲道。

「那好,朕記得當時你們齊齊高喊朕為秦師,尤其是你顧春棠,還差朕一個條件呢。」

「現在,你們有興趣當朕的學生嗎?」秦雲笑眯眯的開口。

唰唰唰!

幾十道詫異目光看向秦雲,不明白什麼意思。

皇帝的弟子?

天大的殊榮啊!

沉默良久。

喜公公將酸梅湯盛了過來,忍不住輕聲提醒道:「諸位,陛下在問你們話呢!」

「陛下,草民不敢當!」有人受寵若驚。

「有什麼不敢當的,朕說可以那就是可以。」

秦雲又道:「朕知道你們在想些什麼,民間傳言朕是暴君,殘殺無辜,幹了數不清的壞事。」

「你們怕朕也就應該的,但朕不想多做解釋,公道自在人心,朕只想問你們一句,願不願意做朕的學生?」

眾人面面相覷。

被秦雲的氣度和性格折服,他們都是明事理的人,選擇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東西。

立刻跪拜:「陛下,我等願意做陛下的學生。」

這其中就包括了顧春棠,他的眼中閃著求學的光芒,純粹的求學!

那些妖孽一般的詩詞,早將他們折服。

看着三十多位風華正茂的賢人,秦雲嘴角不禁上揚,收這些人做學生,無疑是積攢財富。

他們歷練起來,將是國之棟樑。

自己是皇帝,是師傅,這對於他們讀書人來說跟父親是一樣的身份。

未來日子,他們定然會忠心不二。

「很好,做朕的學生不白做,朕現在就封賞你們官職,讓你們可以一展男兒抱負,用自己的特長建設大夏,如何?」

聲音慷慨激烈,很容易就調動起了這些讀書人的熱血!

「多謝陛下!」

「學生定然不負厚望,建設好大夏,為國盡忠,為萬民請命!」

眾人異口同聲的喊道,眼中有着年輕人獨有的那份光芒。

秦雲心中大為暢快,朝堂里不能只有穩重有城府的年邁大臣,還得有熱血十足的年輕人。

「傳朕聖旨,封顧春棠為左宰相,統領六部,治理民生。」

「封袁術為禮部侍郎,封田夏為太史副令,封……」

他大膽用人,直接讓他們坐上了朝堂很高的位置。但也給了他們一些制衡,所有官職不是副,就是二把手。

避免他們熱血過頭,導致禍事。

就算顧春棠,秦雲也只是安排左宰相,不是右宰相。

聖旨下達,激起了千層浪。

一是朝堂的大洗牌,二是讀書人的希望。

三大書院,時隔多年,終於又開始被重用了!全國上下的讀書人激動,開始想辦法嶄露頭角,以求機會。

袁術,田夏等人都是務實派。

得到官職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趕去公署,處理亂成一團的政務,幹勁十足。

顧春棠被秦雲單獨留了下來。

他是宰相,位置太重要,一定程度說實權比六部尚書都還要大。

「顧愛卿,這酸梅湯味道怎麼樣?」秦雲笑呵呵的問道,讓人賜了座給他。

顧春棠微微一笑,有着年輕儲相該有的穩重和氣度。

「回陛下,酸甜可口,宜夏宜秋,很好。」

秦雲點點頭:「知道朕留你下來所為何事嗎?」

顧春棠搖頭,溫潤道:「草民…微臣,還請陛下明示。」 這話足夠扎心了。

蘇君彥腳步一頓,錯愕的看向了她。

趙慧妍此刻的模樣如同是一個瘋子,她臉上猙獰的神色,就像是被抓住的野獸在做最後的掙扎:「不然這樣,你們把綿綿給我,你們去生屬於你們自己的孩子,不好嗎?這樣,我以後也不會再糾纏你們了!」

蘇君彥又急忙看向了陶萄。

讓陶萄給綿綿做后媽,這件事是他對不起陶萄。

陶萄對此也曾經產生過抗拒的心思。

就在前兩天,她還因為這個,把他趕走了。

蘇君彥以為,陶萄心裡是有心結的。

陶萄聽到這話后,眼神卻落在了綿綿身上。

生自己的孩子這樣的字眼,刺激的她心裡隱隱作痛。

可她還是看到綿綿在聽到趙慧妍的話以後,伸出了小手,緊緊抓住了蘇君彥的衣袖,並且一雙怯怯的雙眸,像是求助又像是求饒般看向了她。

綿綿並不想跟著趙慧妍。

她內心非常的抗拒。

見她和蘇君彥都不說話,趙慧妍對綿綿伸出了手:「綿綿,來,跟著媽媽吧,他們都是壞人,你知道么?都是壞人!以後你的老師和你爸爸有了他們自己的孩子后,就會虐待你,欺負你。跟著媽媽,媽媽永遠不會欺負你的,不是嗎?」

蘇綿綿往蘇君彥的懷裡縮了縮。

蘇君彥的視線,卻始終盯著陶萄。

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把綿綿給趙慧妍的。

可他此刻卻想讓陶萄說點什麼……

然而陶萄只是盯著綿綿看著,眸中的神色複雜到蘇君彥都看不透她在想什麼。

蘇君彥的心慢慢沉下來。

陶萄是還沒辦法接受綿綿吧。

也是。

自己最心愛的男人,和最討厭的妹妹生的孩子,憑什麼要求她視如己出?!

更何況陶萄自己本身就是一個爽朗乾脆的性格,從來不會做出這麼聖母的事情……

可蘇君彥在這件事情上,只能自私一次了。

他不會放手綿綿,也不會放手陶萄。

這兩個女人,是他此生最重要的女人。

想到這裡,蘇君彥的眼神變得深邃冰冷起來,他看向了趙慧妍,把綿綿報的距離她更遠了一些。

剛想說什麼,卻聽到身後的陶萄開了口:「我說我不介意,你信嗎?」

這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微微一愣。

趙慧妍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她。

就連蘇君彥,都錯愕起來。

陶萄看著綿綿,對她慢慢的伸出了手:「我喜歡綿綿,她雖然是你的女兒,可卻和你一點也不一樣。她是她,而你是你!」

陶萄垂下了頭。

她對綿綿甚至生不出一點討厭的心思。

因為看到她,她就會想到自己的孩子。

但凡是生過孩子的女人,對孩童都有一種包容心,她想讓綿綿幸福。

蘇綿綿看到陶萄伸過來的收,不知道怎麼在這冰冷的世界里,忽然感覺到了溫暖。

她伸出了兩隻短短的小手,被陶萄抱住了。

陶萄說出了那句話后,其實就放下了心結。

她相信,她的孩子會和她一樣,都希望這世界上所有的孩子都能夠快樂無憂。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