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大哥叫我小石頭就行了,我家就是雷鳴城的,大傢伙也都知道我的諢名,大名還沒有給起呢,呵呵!」小石頭笑著道。

「哦,小石頭,這個名字倒是有些新意,對了,你喊我有什麼事情啊?」葉川問道。

「是這樣的,不知道大哥是不是第一次來我們雷鳴城,所以住酒店我先給大哥簡單的介紹一下,剛才也沒有太過細緻的介紹。」小石頭笑著道。

「住個地方也需要介紹?」葉川納悶道。

「當然有了,雷鳴城的酒店可是非常的出名的,這裡提供的服務也是非常的多的。」小石頭咧嘴道。

「哦?還有*不成?」到了這個世界,葉川一直都是醉心武學,還真沒有了解這個世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這裡的人除了練武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愛好呢?

「*當然有了,我們這邊提供專門的練功房、還有專門給顧客泡的溫泉,甚至還有一些其他的服務……」小石頭說著說著臉色也是微紅了起來。

「這個其他的服務是什麼啊?」葉川倒是對這個其他服務感興趣起來,在加上小石頭一臉羞赧的樣子,他更是來了精神。


「就是……就是性奴!」小石頭鬱悶道,很少有人對這個感興趣,絕大多數人即便是感興趣也不可能當著他的面來問他的。

「性奴?還有這個?這些人都是從哪裡來的啊?」葉川問道。

小石頭看著葉川根本不像是新手的樣子,不過人家既然給錢給你了,你就要對人家負責,給人家提供相應的服務和回答。

「這裡有專門的性奴市場,如果你覺得價格合適的話,倒是可以購買一二,不過性奴一般的價格非常的昂貴,很多人至少選擇一次性的消費,這樣相對比較的便宜一些。」小石頭雖然還未長大成人,不過對於這些他還是非常的了解的。

如果連一般的客人感興趣的東西,他都不知道的話,那麼他這個嚮導就非常的失敗了。

葉川哈哈一樂道:「還有專門的市場?嘖嘖,真是不錯,帶我過去瞧瞧如何?」

小石頭心中非常的鄙夷,這人表面看上去好像一副好人的模樣,看來骨子裡面也是一個浪蕩公子。

不過拿人錢財就要給人辦事,即便是現在他面對的是一個*魔,那麼小石頭也必須要給葉川提供相應的一個服務,否則你拿了人家這個錢卻不給人家辦這個事情,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額,大哥,你確定要去性奴市場看看?」小石頭又一次的問道。

葉川笑著道:「反正閑來無事,去看看又不打緊吧?」

葉川真正感興趣的並不是所謂的性奴,而是這些性奴到底從什麼地方來?到底他們為什麼成為了性奴?

小石頭無奈的點點頭道:「好吧,既然大哥你有這個需求,滿足客人的需求就是滿足自己的需求!」

小石頭只能夠用專業的術語來安慰一下自己了,畢竟他還是一個孩子,之前也是看葉川比較的老實,他才跟上了葉川的。

一般看上去凶神惡煞的人,小石頭壓根也不接這個活,因為做嚮導給錢全憑人家自覺。

有些人給他做了好幾天的嚮導,最後人消失的無影無蹤的例子也有,有些人明明就做了一天的嚮導,人家一出手甚至可以給個一萬的星元石。

這個就看自己的眼力見和自己的運氣如何了,現在的小石頭感覺自己的運氣並不是非常的好,因為這個人看上去就不像是一個什麼好人。

一路上,小石頭有些沉默,與之前的熱情相比,現在的他更像是一個客人一般。

「小石頭,我問你啊,雷鳴城的城主是不是真的已經達到了天武境十重了啊?」葉川問道。

「這個城主大人的實力我真的不清楚,不過天武境九重是肯定有的,畢竟是天武宗的真傳弟子。」小石頭道。

「那你在雷鳴城有不少年了吧?你看到過城主大人出手沒有啊?」葉川笑著問道。

「城主大人只出手過一次,當年城主大人微服私訪,看到一個人正在欺負一個小女孩,他便出手相助。據說殺的還是雷鳴城某個大家族的嫡系……」小石頭說道這個也是來了精神,本著職業的精神,他又一次的活躍了起來。

「哦?那最後結果如何?」葉川問道。

「結果?結果這個家族尋找城主報仇,不過來了很多人幾乎都死掉了。後來他們才發現不對,在雷鳴城除了城主是絕對禁止動手的,這個人如此囂張的在雷鳴城動手,最終才發現這個人就是城主大人。」小石頭笑著道。

顯然這樣的橋段是他們非常樂意聽到的一個橋段,小石頭講起來的是津津樂道。

葉川也是頻頻點頭,他笑著道:「看來這個城主大人還是非常的不錯的。」

「那是,自從那次以後,整個雷鳴城所有的家族從來沒有一個人敢出來欺負人,這也是城主大人帶來的威懾,雷鳴城的治安非常的好。」

這個的確是非常的管用,有了第一次之後,你就不會知道這個城主大人到底有沒有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第四次,因為不敢賭,所以大家自然是放自覺了。

這一招還真的是非常的管用,敲山震虎的確運用的非常的不錯,至少這個城主在謀略上已經是勝過了很多的城主。

想要治理好這樣大的一座城市,不用點手段斷然是不行的。

「聽說城主大人最近開放了雷鳴塔,不知道有沒有這回事呢?」葉川漸漸的也引回到了正題。

他來到雷鳴城,這一次主要的就是為了看看這個雷鳴塔到底是怎麼回事?

「雷鳴塔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很多的城市,這些天湧進我雷鳴城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這件事情是真的……」小石頭看了看葉川道。

葉川問道:「那它是已經開放了?還是……」

小石頭道:「還沒有開放呢,真正的開放要等到一個星期以後,不過現在已經開始接受報名了,大哥,你要是有興趣的話,我可以幫你報名的,只要收點手續費就好了……」

「黃牛?」葉川看了看小石頭,這小子倒是挺激靈的嘛,還真別說,黃牛在這個世界既不犯…[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本章共2頁當前是第1頁1 禁幽淵之下,此時兩道身影正盤坐在地上。兩人此時頭上散發着陣陣如同白霧一般的氣體,絲絲氣體自頭頂向四面擴散開來。

兩人身形各異,不過如今都是雙眼緊閉、面色寧靜。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兩道人影卻是沒有任何動靜,而兩人周圍也是沒有事好聲音,就這樣只剩下兩道靜若處子的身影與那頭頂上環繞的一圈圈白霧。倏地,其中一個清秀臉龐的少年猛然睜開了雙眼。

望着身前仍然還盤坐閉眼的另一人,他皺了皺眉頭,轉眼打量起周圍的環境。只見此時他身處於一個空曠的空間裏,在這裏似乎就只剩下了空間與寂靜。看了一眼身旁的那人,他微微思量了一下,旋即就從地上起了身,向着裏面走去。

幾十分鐘後,清秀少年又再次返回來了。只是此時他面色凝重,眼中有着一絲焦慮與擔憂。此人正是張天,而他身旁一人正是楚小白。話還要從之前二人掉落到這禁幽淵說起,兩人只感到渾身劇疼,然後眼前一黑就此暈了過去。等兩人呦呦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自身全身如同摔碎了似的,一陣陣刻苦銘心的疼痛刺激着二人的神經。不過還在兩人精神堅定,並沒有發出一聲悽慘的叫聲,只是悶哼了一聲。

意識到自身身後重傷,兩人立馬就地恢復傷勢,不知過了多久這才感到傷勢沒有大礙張天收功起身。神級功法加上他體質特殊,所以張天先一步恢復傷勢。看着周圍空曠的大殿,楚小白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張天就決定先去探明一番。

本來張天爲從那禁幽淵摔下來沒有死高興不已,到那時一番探尋之後,張天頓時氣惱無比。出去轉了一圈,發現這空曠的空間就只是一個大殿,但是讓人發瘋的是這個大殿就仿若是一片獨立的空間似的,根本沒有出路。

張天心情急切,將整個大殿翻了個底朝天卻是什麼異常之處都沒有發現。這個大殿除了他和楚小白之外,就只剩下一地的白骨。看情況這是一個死地,進來的人都是餓死在了裏面,這讓剛剛獲得新生的張天憤怒無比。

找了半天什麼也沒有發現,張天有氣無力再次坐回之前療傷的地方。想到之前他的不告而走,到之後的風家一行人似乎早有預謀,張天不禁心中暗暗氣惱。之前肯定是一個陰謀,只怪他當時反應太大,沒弄個明白就急匆匆的跑了,還不知道現在的嚴輕舞怎麼樣了。

就在張天氣惱加上憤怒的時候,一旁的楚小白悠悠的睜開了三角眼。摸了摸自己身體,發現什麼都沒有少,頓時一個魚打滾,從地上躍了起來。楚小白此時一臉的得意與高興,哈哈大笑起來。

“我沒死,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都沒有死,我楚小白真是福大命大,天不絕我啊,哈哈哈。”

楚小白自顧自的在那興奮的狼嚎不已,張天對此暗暗惱怒無比,雖然掉下來沒死,但是看情況是被困死在這裏。狂笑了一陣,楚小白似乎感受到了張天的存在,腳步一轉,來到了張天的身旁,笑着說道:

“我說十字臉,你苦着一張臉幹什麼,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等到我們出去了,一定要讓風家好看,太無恥了,居然敢圍攻小爺我,那老傢伙還特麼偷襲。該死的,等我出去了一定要將那傢伙的鬍子一根根拔光。”

楚小白臉上一片猙獰,似乎懲罰那些老傢伙已經實施了。不過他樂的痛快,但是張天卻是臉色沒有任何變化,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這讓楚小白覺得特別尷尬。再次靠近了點,那猥瑣的三角眼望着張天叫道:

“我說,你聽到我說什麼了沒有,就算不應和,也吭一聲吧,這讓我很沒有面子知道嗎?”

楚小白沉浸在虐風家人的世界裏,最想聽的當然算是張天稍稍的應和與誇獎,這樣他才能感到那無盡的虛榮。只是張天卻是如同一塊石雕,憑他如何說就是雨打不動。

再次和張天宣佈了一番,楚小白大感無味之時,張天終於張開了口。看着一臉不爽的楚小白,一臉陰沉的說道:

“出去?從哪出去?你自己看一看。”

看到張天終於有了動靜的楚小白還沒來得及臉上露出高興之色,腦袋偏向一旁時,頓時嚇了一跳。原來在他四點鐘方向正是一地的骷髏,此時一具恐怖的骷髏正張着毫無生機的空洞的眼睛凝視着他。他無意間一掃,不禁嚇得一跳。

“這,這是···”

楚小白邁開腳步朝着大殿裏面走去,張天的話讓他敏銳感覺到了不妙。他轉悠了幾十分鐘垂頭傷氣的回來了,這大殿也就幾十丈大小,他裏裏外外前前後後轉了個遍,除了那一地的骷髏什麼也沒有發現,就是一個封閉的空間。

“十字臉,這次慘了,沒有摔死要被困死了。想我小白一世英名,沒想到到頭來居然落得餓死的下場。不行,我不能就這樣放棄,我一定要找出出去的路。”

楚小白不死心再次朝着身後走去,這一次他將這個大殿每一寸地方都摸了一遍,可是卻仍然是徒勞,這個大殿就是鐵板一塊,一系縫隙都沒有。

“啊,我要出去,我不能死。”

之前還有些玩世不恭的楚小白突然間瘋狂的大叫起來,此時的他雙目全是憤怒,與那本還算有些個性的臉龐頓時變得猙獰起來。對着那大殿的牆壁猛然間砸了起來。他怒目橫張,全身的肌肉都使緊緊的收縮,鼓動這丹田內的金丹,一陣陣的狂暴氣勢使得他的頭髮無風自起。

一聲暴喝,楚小白整個身體高高躍起,拳頭之上籠罩着一片銀色的光輝。張天只覺得楚小白這一拳仿若一頭誓要爭破一切束縛的銀色巨龍,那似乎要開天闢地的一拳猛然間撞在了那大殿的牆壁上。

“轟”的一聲劇烈的響動,周圍的空氣紛紛抵抗不了那狂暴至極的力量瞬間爆裂開來。一陣陣的空氣摩擦聲帶起了一陣陣的火花,那四散的火花帶起的駭人的暴動,將整個大殿裏的骷髏震碎了不知多少。

那狂暴的星力慢慢平復下來,張天朝着之前楚小白攻擊的地方看去。那原本洞天徹地的一拳卻仿若全部都打到了空氣上,那大殿的牆壁居然一絲灰塵都沒有點落下來,看情況那一拳一點效果都沒有。

望着這一幕,張天不禁搖了搖頭,這樣的辦法根本不會有用。之前他已經探測過了,這大殿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做的,感覺就是外界的空氣。不管你如何攻擊根本沒有絲毫用,除非你能夠將空間撕裂。不過這撕裂空間的本事,張天已經瞭解到了那是星帝強者才擁有的能力,他們兩個距離那星帝境界還差的十萬八千里。

雖然一擊沒有絲毫作用,但是楚小白卻是沒有任何停止的意識。張天望去,只見楚小白眼色發紅,口中發出濃濃的呼吸聲,臉上是一片猙獰,看來這觸及到了他內心的某個柔軟。張天知道興許楚小白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不過此時需要給與他一個空間與時間。只能讓他發泄一番心中的憤怒,不然是制止不了他的。畢竟他之前剛剛發過瘋,知道那種情況下一個人脾氣是如何的暴躁。

楚小白仿若不知道任何疲憊與煩惱,發出一陣陣的怒吼向着周圍的大殿一拳一拳的攻擊。一陣陣的狂暴星力就如同一個個刀子一般割在張天的臉上,張天不禁運起了體內的星力抵抗在這不算大的空間裏四處狂暴動盪的勁氣,同時腦袋不斷運轉着希望能夠想出什麼辦法。

時間再次過了四五分鐘,張天感覺這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暴躁的楚小白也是時候該冷靜下來了,就打算打斷楚小白然後兩人再仔細想想有什麼辦法。不過就在張天準備對着楚小白喝道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卻是發現了一絲不同尋常,原本的話也是卡在了嗓子眼裏。

不理會發瘋的楚小白,張天腳步一跨,人已經出現在十米開外。望着那奇怪的圖形,張天皺了皺眉頭。這個圖形之前還沒有發現,但是楚小白的一連串攻擊之下,那原本一地的骷髏粉碎了不少,這才露出了白骨下的圖案。

望着地上的這個五芒星圖案,張天卻是半天也沒有想到在哪裏看過這樣的圖案,就算是嚴家的真典閣裏也沒有記載。不過着圖案似乎蘊含着什麼玄奧,張天雖然不懂,但是直覺告訴他這個圖案就是離開此地的方法。

“楚小白,快過來。”

張天對着那邊正擡起拳頭的楚小白大聲叫道。聽到張天的話後,楚小白的身形猛然一震,眼角處的兇猛也是快速消失,原本兇戾的氣勢快速消失一空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看到張天正趴在地上研究着什麼,楚小白一喜身影一晃出現在了張天的身旁。

“是不是找到了出去的路?”

剛到張天身邊,楚小白就驚喜的叫道。

“你自己看?”

張天沒有擡起頭,淡淡的說了句話,望着地上的突然暗暗思考起來。

“傳送陣!”

看到張天腳下的圖案後,楚小白神色一驚,忍不住大叫道。看到張天疑惑的神情後,楚小白欣喜的再次大叫道:

“太好了,這次可以出去了。” 天武宗的選拔固然殘酷,葉川卻覺得這樣的選拔方式倒是真的能夠發現一些人才。阿甘

很多人的武道生涯只能夠止步於天武境,天武宗,如此大的宗門經過這麼多年的不懈努力,也不過只有一個真傳弟子即將要突破武尊境。

這種千萬人中選其一的事情,本身就是殘酷的,天武宗的做法本身也是無可厚非的。

葉川只是覺得這個宣蝶有些可憐,她本身應該就是一個不經世事的小姑娘,只不過以為內天賦可以實力出眾所以被宗門派來參加百宗盛宴。

在別人看來,這好像是一個巨大的榮譽,殊不知這榮譽背後隱藏著巨大的殺機。

「你別瞎說,我師尊說了,百宗盛宴一點都不危險,只要路上稍微注意一點安全就可以了呢。」宣蝶有些無力的爭辯著。

其實她的內心深處已經有些相信了葉川的話,但是現在就讓她退出百宗盛宴,這不是打她的臉么?有些時候倆面的確是比其他任何的東西都要來的重要很多。


宣蝶是帶著宗門所有人的讚譽和期望來參加百宗盛宴的,她希望自己能夠帶回宗門的榮譽,這是她報答師尊對她的養育之恩最好的一個辦法。


小宗門,雖然實力不濟,不過溫情卻不是一般的大宗門能夠比擬的。

像天武宗這樣的大宗門,如此的畫面卻是很難看到的,大宗門有大宗門的好處,而小宗門則是有小宗門的溫馨。

「呵呵,是不是瞎說我相信姑娘你的眼睛已經告訴你了一切了,來的時候你可曾想過,與你一同來到百宗盛宴的那些人會如此的對你么?」葉川的目光猶如利刃一般直插宣蝶的心窩。

「我……」宣蝶啞口無言,對於之前段青等人的那種做法,已經給她的心底裡面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你是不是覺得我也是一個壞人?我告訴你,人心險惡,不是你聽到的就是真的,也不是你看到的就是真的。我剛才說的那些話完全是為了麻痹那些人,讓他們以為我和他們也是志同道合的人,這樣他們絕對不會以為我會折返回去殺了他們……」葉川解釋道。

「那……那你根本就不是壞人了?」宣蝶一臉欣喜的看著葉川。

葉川搖搖頭道:「壞人好人不是別人說出來的,而是憑藉著你自己的本心去感受的。如果你認為這個人是壞人,那麼就是壞人。如果你認為是好人,那就是好人。」葉川覺得有必要教教這個小丫頭一些為人處世的道理。

「我……我哪裡知道他們到底是不是好人?不過之前一看那些個盜賊就不是什麼好人!」宣蝶有些氣憤的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