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大家以後記住,對於楊嘯和沙市的人,只要他們不主動惹我們,我們不要去招惹他。」

「好的,老大。」

「蔡亮等人這次吃了苦頭,估計接下來的時間會低調一些吧?」

「呵呵,一死數傷,想高調也高調不起來啊!」

基因商店門口,兩個鐵塔武士對楊嘯的那招一指裂地顯然很感興趣。

「主人,您能夠看出來,他那魂技什麼來路嗎?」

基因商店的主人沉思一下,搖搖頭,說道:

「魂技乃是地球人變異之後具備的特殊技能,和我們星球的人不一樣,我一時間也說不上來,不過,他畢竟進化程度不高,還只是個弱雞。」

老闆淡淡地說道,轉身回到櫃檯後面,開始擺弄那些五顏六色的基因藥水。

而此刻,蔡亮喊停認輸,楊嘯端坐在馬背上,平靜地看著蔡亮。

「楊嘯兄弟,我們認輸了,別打了!」

蔡亮再次重複了一句認輸,他也知道,再打下去,一旦楊嘯殺心起來,自己這夥人真要被他全部殺死了。

沒有了生命,還談什麼尊嚴?

「唉,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不是嗜殺之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早就提醒過你們,別逼我,別逼我,你們就是不聽,看我孤身一人覺得好欺負,唉,何苦非要見了血才知道錯呢?」

楊嘯倒是一副悲天憫人的裝逼樣子。

眾人內心想罵楊嘯裝逼,也沒人敢出聲。

倒是蔡亮很誠懇地說道:

「多謝你剛才手下留情,否則,我這條命剛才就沒有了,還有我那個兄弟。」

蔡亮指的是那個狼人獸魂的人,此刻他坐在遠處地面,自己吃了一粒小血丹在療傷,內心對楊嘯也是驚恐不已。

原本以為楊嘯不過如此,沒有想到一交手,連對方的毛都沒有摸到,自己就被楊嘯捅了。

楊嘯真的捅不准他的心臟?

想想就后怕,一股寒意從內心升起,當即也是站起身來,對著遠處的楊嘯說道:

「多謝楊兄手下留情。」

楊嘯一揮手,說道:

「罷了,既然你們知道我手下留情了,也願意主動認輸停止戰鬥,這事就算過去了,你們那三個鳥人也受傷了,自己去治療吧。」

三個鳥人受傷不輕,蔡亮和另外兩個元素魔法師趕緊跑過去,將三人攙扶到橘色光芒的保護圈內。

大家看看戰鬥停止了,沒有熱鬧可看了,也就慢慢散去,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楊嘯拍拍汗血烈焰馬,

「走,我們也過去休息了,辛苦你了!」

汗血烈焰馬帶著楊嘯緩緩走向基因商店。

就在此時,楊嘯背後突然風沙大作,一個高達百米的巨型怪獸出現在風沙之中,露出兩個猩紅的雙眼。

「沙魁來了!」

有人驚叫一聲!

「卧槽!」

眾人一片驚呼,瞬間跑向橘色光芒內。

呃——

巨鷹一聲長嘯,緊急向前飛去。

楊嘯一驚,猛拍烈焰馬馬背,化著一道紅雲,向基因商店狂奔而來,心中暗罵一句:

「尼瑪啊!」

半空中的沙魁舉起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一般,對著楊嘯狠狠拍下。

(晚上還有2更,感謝書友1710**4184打賞又又又又打賞5000起點幣,真愛啊!感動!感謝書友四角野菱打賞500起點幣,謝謝大家的支持!) 沙魁的巨手幾乎遮住了半邊天,從半空中直接蓋下來。

汗血烈焰馬化著一道紅雲,風一般飛奔而來,身後是緊隨的滾滾風沙。

半空中是那巨鷹,巨鷹飛得早,提前一步進入了橘色光芒之中,烈焰馬也帶著楊嘯,如一團火焰一般,沖入橘色光芒中。

轟!

地動山搖的一掌就在楊嘯身後狠狠砸下,滿天風沙湧來,幾乎要吞噬基因商店一般。

當風沙遇到橘色光芒的時候,猶如遇到了一道無形的牆壁,陡然反彈回去。

風暴中高達百米的沙魁晃動著猩紅的巨眼,哼聲如雷,慢慢退隱而去。

「好險!」

楊嘯拍拍胸膛,從汗血烈焰馬上跳下,拍拍馬脖子,然後轉身望著風沙中慢慢消失的沙魁,狠狠地說道:

「老子遲早一天殺了你!」

楊嘯看著巨鷹和汗血烈焰馬,似乎想起了什麼。

據他所知,基因商店的橘色防禦圈是人類的庇護所,是禁止活著的變異生物進入的,這巨鷹和汗血烈焰馬怎麼能夠進入其中呢?

自己以前似乎沒有注意這個問題,其實從黃雯帶著巨鷹回到湘南大學的時候就存在這個問題了。

前幾次他們帶著巨鷹在沙漠邊緣地帶的基因商店休息過夜的時候,巨鷹也是進入了橘色保護光芒中。

為毛這巨鷹和汗血烈焰馬可以進入?

周圍有人向楊嘯打招呼,楊嘯點點頭,帶著烈焰馬和巨鷹走到基因商店門口,然後自己獨自進入商店內。

老闆看著楊嘯,微微一笑。

「小兄弟,身手不錯啊。」

魅惑:嬌妻難寵 「呵呵,就我這三腳貓的功夫,跟您提鞋都不夠格!就是和您門口的兩個鐵塔侍衛比起來,也是不值一提了。」

楊嘯謙虛地說道。

他知道,在基因商店老闆面前無論如何謙卑都不過分,他通過古博口中了解到,整個基因商店都是古氏家族的產業,也就是做,在某個神秘星球里,古氏家族一定是個數一數二的龐大家族,也是一份巨大的力量。

老闆對楊嘯謙卑的態度甚有好感,看了一眼楊嘯手中空間戒指,問道:

「你這戒指多少錢買了的?」

「83萬。」

「嗯,83萬,你算是撿了便宜的了,比成本價還低呢。」

「哦?是嗎?其實我買了就後悔了,都沒錢提升基因進化,花一堆冤枉錢買這麼個破戒指,唉。」

老闆一笑,問道:

「找我有事嗎?」

楊嘯從背包中拿出了今天獵殺怪獸獲得十來件兵器裝備。

「麻煩幫我鑒定下。」

「好,稍等。」

商店老闆雙眼發出一道金光,將桌面上的東西掃了一遍,每件裝備和兵器上立即出現了一道流光,片刻之後消失。

楊嘯簡單看了一下,都是一些附加7點或者8點屬性的兵器,還有一些裝備,這些東西現在對他來說並不稀奇了。

「老闆,全部賣給你。」

「好,十二件,八件兵器,四件鎧甲,一共2萬3千晶幣。」

「好的,麻煩劃到我的卡上。」

楊嘯拿出黑晶卡。

老闆接過卡,將卡插入一個特殊的儀器,然後在儀器上輸入了2萬3千字眼,片刻之後,微光閃爍,老闆拿出黑晶卡遞給楊嘯。

「小兄弟,晶幣已經劃到你的卡上了。」

楊嘯收了卡,似乎想起了什麼,問道:

「能請教您一個問題嗎?」

「請說?」

「基因商店外面的橘色光芒是為了保護人類專門設置的,變異生物不能入內,對嗎?」

「嗯,」老闆點點頭。

「可是,我的那匹汗血烈焰馬和那頭巨鷹為什麼能夠進入橘色光芒內?」

老闆一愣,呵呵笑道:

「橘色光芒對人類有特殊的感應,所有進入橘色光芒的人都能夠被探測到,

如果你收了變異生物作為你的寵物或者成為了你的朋友的話,變異生物就會在意識上和你產生某種共鳴,成為你意識上的關聯生物,這個時候,變異生物便被允許進入橘色光芒區域,

當然,你作為變異生物的主人或者朋友,也承擔著一種責任,那就是你帶入的變異生物不能襲擊別人,否則,你就接受連帶責任的懲罰。」

楊嘯點點頭,算是明白了,這就好比自己帶著朋友回自己的家一樣。

楊嘯走出基因商店,隨便找了一處相對人少的草地坐下來,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條眼鏡蛇的屍體,又拿出長劍,將三十多米長的眼鏡蛇屍體砍成三段,自己只拿了最小的中間一段,另外兩段扔給了巨鷹和汗血馬。

巨鷹一聲興奮地嘶鳴,立即撕咬起來,倒是烈焰馬不緊不慢,開始噴火烤蛇肉。

楊嘯現在有了那個神奇的黑色小瓶之後,已經不再生吃怪獸身體來提升基因進化了,現在只吃一點肉食來填飽肚子。

看到烈焰馬烤蛇肉,周圍的人也覺得好奇,很多人便圍了上來,欣賞烈焰馬烤蛇肉的動作。

楊嘯簡單吃了兩斤生肉,把剩下的肉都扔給了巨鷹。

來自魔都的三個青年走了過來,站到楊嘯面前。

雲煙畔見煙雲色 「楊嘯兄弟,我們是來自魔都的,介意和您說幾句話嗎?」

這三個青年倒是儀錶堂堂,楊嘯想起了宮宇,於是點點頭。

三人分別坐到了楊嘯的對面。

自閉少年補完計劃 「楊兄弟,您好,我叫周劍,來自魔都復旦大學,是這次魔都在沙漠歷練帶隊的隊長,這兩個是我兄弟,周羽和習輝。」

周劍分別指了身邊的兩個人。

周羽和習輝也是對楊嘯連連點頭。

楊嘯也點點頭,大家彼此閑扯了幾句。

周劍的目的是認識楊嘯,如果和脾氣的話,可以交個朋友,這個世界,都崇尚和基因進化水平高的人交朋友。

楊嘯突然問了一句:

「你們知道一個叫宮宇的人嗎?魔都財經大學的。」

周劍一愣,「你認識宮宇?」

「是的,上個月我和他在沙漠認識的。」

周劍臉色有些猶豫,似乎想說什麼又不方便說。

楊嘯看了,問道:

「你一定認識宮宇,對吧?」

「嗯,」周劍點點頭,「能夠進入沙哈拉沙漠歷練的人,在魔都也都是驕子,宮宇比我還早一批進入沙漠歷練,我自然認識。」

「他現在魔都好嗎?」

周劍愣了一下,問道:

「請問楊兄您和宮宇什麼關係?」

「普通朋友吧,也就是順便打聽一下他的近況,沒有特別的意思。」

「啊,既然這樣,我可以簡單給你說一下,宮宇上次回到魔都之後不久便出事了。」

「出事了?」

「是的,魔都財經大學的謝東和宮宇有些過節,傳聞是兩人槍女朋友吧,宮宇自然不是謝東的對手,兩人決鬥,宮宇被謝東砍斷了一隻手,如果不是當時有人攔著,宮宇另外一隻手也可能被砍。」

「什麼?」

楊嘯當即一聲驚呼。

(看來6更是我的極限了,實在太累了,抱歉,第7更明天補上,明天五更,感謝書友魔御天子打賞1000起點幣,低調的讀書打賞200起點幣,謝謝大家的支持!) 楊嘯當初和宮宇在沙漠相處一段時間,兩人極為投緣,加上宮宇還為他擋過柳依依的刀,兩人早已經是兄弟感情了。◢隨*夢*小◢.1a

聽到宮宇被謝東砍斷了一隻手,怒火一下子從心底串起來。

楊嘯的樣子因為憤怒而變得有些猙獰,把周劍三人嚇了一跳。

不是普通朋友嗎?怎麼如此激動?

楊嘯深吸一口,慢慢冷靜下來,問道:

「後來呢?謝東可有再為難宮宇?」

周劍聽了,搖搖頭,說道:

「宮宇的獸魂是閃電豹,平時打架都是雙手拿著閃電長矛,失去了一隻手,戰力減半,在魔都的價值立馬變得不值錢了,從那以後,他就脫離了魔都財經大學的組織,獨自一人外去尋求發展,不過,以他單個人的力量,生存是沒有問題,要想突破基因進化,恐怕就難了。」

楊嘯點點頭。

宮宇得不到組織的照顧,分不到進化資源,自然很難進化。

枕上婚約,老公入列請立正 加上他本身已經是強化基因中級,要再次提升需要的資源極大,不是他單個人可以完成的。

魔都附近雖然有冰凍的大海,可是,附近的冰魚都已挖光了,現在必須要到數十公里之外的地方挖冰魚。

宮宇現在只有一隻手,要想挖到冰海裡面的巨魚,幾乎也是不可能的。

「謝東砍斷宮宇的手,就沒有人出來主持公道?」

楊嘯淡淡地問道。

周劍一笑,說道:

「他們屬於私人恩怨,外人不好插手,再說,宮宇已經廢了,謝東卻是接近突破強化基因高級階段的優秀人才,如果你是魔都財經大學的領導,你偏向誰?」

楊嘯啞然。

周劍說的都是實情,宮宇已經廢了,所有的人自然都偏向謝東,現在是叢林時代,誰會去關心一個廢人,替一個廢人主持公道?

楊嘯冷靜下來,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生氣也沒用,他暫時也去不了魔都。

「周劍兄弟,我們雖然初次見面,但也算是緣分,謝謝你告訴我關於宮宇的事情。」

「不用客氣,動動嘴巴的事情罷了。」

「能否請你幫我一個忙?」

「楊兄弟有什麼話儘管說,能夠做到的我一定幫忙。」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