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希望你們日後能好自為之!雲天門已滅,你們哪裡來的就回哪裡去吧!」

一干雲天門弟子躊躇了片刻后,開始紛紛散去。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蕭浪也不知道這其中有多少人,能夠真的改惡從善,可至少有一點,日後他們再行惡的時候,至少都要仔細掂量掂量…… 解散雲天門弟子,蕭浪揮手一指,將楚虹的穴道給解了開,輕笑道:「方才多有得罪,還請楚門主勿怪!」

楚虹此時看蕭浪的眼神,已經完全是一副仰慕,甚至帶著絲絲敬畏的眼神。一招擊殺十位宗門掌門,隨手滅殺唐雄,這都給楚虹帶來了無與倫比的震撼。一聽蕭浪這樣說,楚虹直有些慌張,忙道「蕭大俠千萬別這樣說,都是楚虹自不量力,是我應該多謝蕭大俠手下留情。」

蕭浪搖了搖頭,笑道「我與楚門主雖然是初次見面,卻已是久聞楚門主的盛名。當今升天大陸,敢於和雲天門叫板的人那是寥寥無幾,而像楚門主這樣的女中豪傑,更是絕無僅有。」

楚虹搖了搖頭,道「當初雲天南數次迫害我棲鳳門,搞的我棲鳳門是苦不堪言,死傷無數。我一時恨極,竟不加思索的便接受了唐雄的邀請,隨他一同攻打無極山,差點兒就釀下滔天巨禍,葬送我棲鳳門幾百年的基業,得虧蕭大俠,還有這位公子出手相助,這才化險為夷,這份大恩,我楚虹及棲鳳門上下,只怕是永世都難能報答了。」

蕭浪哈哈的笑道:「楚門主言重了!只要楚門主日後能繼續捍衛升天大陸的正義公理,那便是對我最大的報答!」

楚虹重重的點了點頭,道「楚虹在此盟誓,定不負蕭大俠所望!」

為了表明自己的心跡,更為了表明,自己絕不是唐雄之流,意在雲天門的珍寶,楚虹向蕭浪和萬東表過感激之情后,立即便提出告辭。

蕭浪自然不會阻攔,與萬東一起將她送下了無極山。

雲天門僥倖活下來的弟子紛紛散去,楚虹也帶著棲鳳門的弟子下了山,唐門及另外十一門的弟子,除了極個別的少數,全都被誅殺,原本熱鬧非凡的雲天門總部,一下子便寂靜到了極點,只剩下了蕭浪,萬東,還有馮南,翟蘭,張磊,葛祥六人。

蕭浪很欣賞張磊與葛祥的骨氣,看向兩人時,眸子里滿是笑意,倒是讓兩人心中的緊張,大為緩解。

「怎麼樣,傷的重嗎?」蕭浪張口問道。

「不重!都是些皮外傷!」

這修為到了圓滿之境,肉體已是鍛造的十分堅韌,只要不傷及筋脈要害,只是流點兒血的皮外傷,都不打緊。蕭浪嗯了一聲,放下心來。

「現在雲天門已滅,你們日後有何打算?」蕭浪又問道。

馮南笑道「雲天門一滅,我們也算是恢復了自由身,天大地大,我們哪裡不能去。」

蕭浪笑了笑,道「闖蕩天下,自由自在,固然是暢快。可是少了宗門資源的支持,你們的修鍊路途將變得更加艱辛,你們有想過嗎?」

蕭浪常年與散修行走在一起,對散修的苦楚,最是清楚。果然,蕭浪這樣一說,四人的神情都凝重了起來。

這武道一途雖然艱辛,可一旦踏上了,便很難脫離。原因無他,那種不斷攀登高峰,不斷成就新的自我,不斷變強的感覺,實在是妙不可言,一旦有了體會,便會上癮,絕不是輕易就能擺脫的、尤其是馮南,張磊和葛祥三人,天資都很不錯,如果就此放棄,就連蕭浪都替他們覺得可惜。

見三人沉默不言,蕭浪笑道「這樣吧,我與丹霞宗的兩位宗主,關係還算不錯。不如就由我來引薦,你們從此加入丹霞宗嗎?」

「真……真的可以嗎?」蕭浪此話一出,馮南四人的臉上無不流露出一抹驚喜之色。

雲天門一滅,丹霞宗便是當之無愧的升天大陸第一宗門,如果能加入丹霞宗,對他們來說,自然是大大的好事。

「當然!」蕭浪說做就做,當即便手書了一封。

信中,蕭浪不光將馮南四人引薦給了吳尊之,更還叮囑他,儘早行動起來,提防更多的唐門,藉助這次劇變興風作浪,將升天大陸拖入另外一個漩渦。

將信貼身收好,馮南對蕭浪道「蕭大俠,您和徐公子,修為通天,不知可有辦法打開雲天門的寶庫?」

馮南話落,見蕭浪和萬東面有異色,馮南急忙又說道「兩位千萬不要誤會,我絕不是覬覦寶庫中的珍寶,只是覺得,這些珍寶是雲天門從整個升天大陸強取豪奪的搜刮而來,如果就此投暗,未免可惜!若是能將其物歸原主,或者是加以善用,不也是造化一件嗎?」

望著馮南那一雙清澈的眼睛,蕭浪笑著點了點頭道「雲天門的寶庫在哪裡?」

「我帶你們去!」馮南當即說道。

青春如此 雲天門的寶庫竟然藏在一座斷壁之上,也虧雲天南想的出來。當馮南為萬東和蕭浪指明寶庫所在時,兩人皆吃了一驚。

馮南張口說道「這寶庫是雲天南命令上百位圓滿境以上的高手,不分晝夜,立時十餘年方才開鑿出來的,深達山腹,除了正門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通道可以進入其中。而這寶庫正門,乃是用一整塊的紫金打制而成,堅不可摧。」

「紫金?!」萬東眉頭一皺,仔細的向那寶庫的大門打量過去。

方才他一眼掃過,只是覺得這寶庫大門,沉穩厚重,氣勢不凡,卻沒想到,那竟然是用一整塊的紫金打造而成的。

紫金是一種相當珍貴的金屬,價值甚至還在血鋼之上。萬東當初為了打造紫金神兵,曲三平可是調動了君天當鋪的所有分鋪,共同搜羅,這才勉強湊夠了數。可這雲天南倒好,竟是直接用紫金鑄造大門,看這大門的厚重模樣,少說也得用上百噸的紫金,絕對算的上是土豪中的土豪。

聽說寶庫的大門竟是紫金鑄造,蕭浪的眉頭也是一皺,拔起身形,湊到跟前,細細的端詳了半天,這才落了下來。聲音微沉的道「還真的是紫金,這可麻煩了。」

「麻煩?」蕭浪輕笑了幾聲,道「大哥,這紫金確實是堅不可摧,可那是對凡俗小世界的武者而言,以你地輪中階的修為,全力一擊,應該能將其打破吧?」

蕭浪搖了搖頭,道「我若全力施展,的確能將其打破,可那樣一來,只怕整個寶庫十有八九會塌掉,裡面的寶物豈不盡毀?」

萬東輕點了點頭,蕭浪的擔憂的確不無道理。

「馮南,你們真不知道這寶庫大門的開啟之法?」蕭浪轉頭對馮南問道。

馮南苦笑了一聲,道「我們雖然是雲天門弟子,可是地位卻並不高,雲天南怎麼會將這麼大的秘密,告訴我們知曉?」

「這可如何是好?」蕭浪一皺眉頭,神情一點點的凝重起來。

萬東的眼睛卻是一亮,轉頭沖馮南四人笑著道「初次與你們見面,也沒送你們什麼像樣的見面禮,我看,我就各自送你們一柄劍吧。」

馮南四人聽的一愣,反應不過來,蕭浪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道「兄弟,你要送禮什麼時候不行啊,偏偏要在這個時候,虧你還有這個閑心。」

蕭浪一聽哈哈的笑了起來,道「這可不是什麼閑心,眼下正是時候!」

說完,不等蕭浪做聲,萬東的身形便如柳絮般的隨風飄了起來。

等蕭浪反應過來的時候,萬東已然到了那寶庫大門之前。蕭浪可以感受的到,萬東體內的道氣,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瘋狂運轉,以至於一道道淡淡的金芒,直將他的全身都籠罩了起來。

正當蕭浪心中訝異,不知道萬東究竟要做什麼的時候,突然一股火焰狀的勁氣,突然從萬東的手心迸發了出來,同時一道道驚人的高溫,迅速彌散開來,只讓方圓數十丈內的溫度,都迅速的躥升了起來。

「道氣之火!?」

見到這一幕,蕭浪的眼珠子差點兒沒從眼眶裡跳了出來。

來自升天大陸的蕭浪,見識自然要比凡俗武者廣博的多,這道氣之火,他自然是見過。可是這道氣之火,是只有鑄劍師,而且還是高階的鑄劍師,方才能夠凝練出來的,其所依循的是一種特殊的法門,特殊的天道法則,不是鑄劍師,絕難領悟的到。

別說蕭浪現在是地輪中階,哪怕他是天格中階,如果不通其中奧妙,也斷然凝聚不出道氣之火!

看到從萬東掌心不斷噴吐出的道氣之火,蕭浪直看的有些呆了。萬萬沒有想到,萬東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

馮南,翟蘭四人倒是沒有表現的像蕭浪那樣吃驚,見識過萬東一劍秒掉數千人的壯舉,此時發生的一切,在他們的眼中就要遜色多了。古人說,無知者無畏,絕不是沒有道理的!

萬東祭出道氣之火,直接便向著那紫金鑄造的寶庫大門涌了過去。直到這時候,馮南,翟蘭四人的臉上才真正的流露出震驚之色,因為號稱堅不可摧的紫金,竟然在那道氣之火下熔化。不錯,就是熔化,彷彿烈火炙烤下的浮雪,不光是在熔化,而且速度開的驚人。

不消片刻,整個紫金大門上,便已熔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而且還在迅速擴大。同時,一團火紅色炙熱的液體,緩緩流淌開來。令人更加吃驚的是,這一團液體,竟不受重力影響,就那麼詭異的漂浮在了半空中,凝而不散! 看到這一幕,別說是馮南他們了,就連蕭浪也徹底的不淡定了。

在道門大世界,每一個大家族,都擁有自己的鑄劍師,身為二品家族的蕭家也不例外。蕭浪曾親眼見過本家族的鑄劍師鑄劍,但整個過程,與此時萬東所做的,似乎並不相同。

道門大世界的鑄劍師在鑄劍的時候,也有用道氣之火的,以道氣之火,將金屬熔化,這一步倒是沒什麼區別。可道門大世界的鑄劍師在熔化金屬之前,總會先刻制一個模具,而且刻制模具的材質也有極高的要求。

一般以玄陽玉為最佳!一來玄陽玉經得住高溫,不會因為高溫而變形損壞,二來玄陽玉十分的穩定純粹,在神兵成形之前,不會向神兵中混入太多的雜質,從而降低神兵的材質。除了玄陽玉之外,精鋼木,曜日石,也都是不錯的刻制模具的材質。但不管是用什麼材質,道門大世界的鑄劍師在鑄劍的時候,模具是一定要有的。

像萬東這樣,全然不靠模具的,蕭浪還是第一次見到。

正當蕭浪心中驚異之時,那一團飄浮在半空中的液體,竟開始緩緩蠕動,慢慢的,一柄長劍的輪廓便逐漸清晰了起來。

「這小子還是人嗎?」蕭浪心中不由得發出了一聲驚呼,只有一種暈眩的感覺。

不憑模具,僅僅依靠意念,讓熔化的紫金液體,在空中自動成形,這種方法,蕭浪更是聞所未聞。不對,就算是他聽說過,他也絕不會輕易相信。一邊用意念將紫金液體托在虛空,一邊還要用意念讓液體慢慢凝成劍形,這得耗費多大的精神力,絕對是超乎想象的。

至於馮南,翟蘭四人,此時早已是目瞪口呆,朝聖似的望著眼前發生的這堪稱神跡的一切,早已連呼吸也屏了住。

「這小子絕對是個怪胎!」蕭浪忍不住在心中又感嘆了一聲,連連搖頭。

萬東的修為確實要遜色他不少,可是萬東的精神力,必然遠遠在他之上。這無疑是說明,萬東未來的成就,必定會遠在他之上。有這樣一個妖孽的兄弟,既是不斷前進的動力,可同時也是無與倫比的壓力,蕭浪真是有些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約莫半盞茶的工夫,那一團紫金液體,終於蠕動到位,一柄呈現液體狀態的紫金神兵,赫然入目。雖還未最終成型,可其神兵的光芒,卻已開始隱隱閃耀。馮南四人的心,不約而同的狂跳起來,因為萬東對他們說過,這紫金神兵是專門為他們打造。

當紫金神兵按照萬東的意念,呈現出最完美的狀態,萬東的手腕倏然一翻,體內的道氣,按照另一種特殊的天道法則,急速運轉,原本的熾熱,立時便被一股股讓人戰慄的極寒所代替。

蕭浪的瞳孔猛然一縮,萬東的鑄劍之法,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而萬東對道氣的運用,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從至熱到至寒,萬東幾乎翻手間便已完成,能將道氣運用的如此純屬,在兩個極端來回遊走而毫無阻塞,哪怕是怪胎,也都不足以來形容了。

鑄劍術的最後一步淬劍,萬東完成的甚是漂亮。一聲嗤嗤的銳響過後,紫金神兵霍然形成,一道紫芒,瞬間溝通天地,直令蕭浪心頭猛然一震。

萬東已經用紫金鑄造過不少神兵,早已是無比熟練,紫金神兵鑄成之後,看也不看,手一揮,那紫金神兵便已經化作一道紫芒,筆直的飛到了翟蘭的手中,笑這道「女生優先,這柄劍便先送給翟姑娘吧。」

翟蘭一聽,喜不自勝,急忙連聲道謝,隨後好像愛撫愛人似的,細細撫摸起紫金神兵。

或許萬東一開始便打定了主意,將這第一柄紫金神兵送給翟蘭,因此在鑄造的時候,特意將劍身鑄造的輕靈清秀,上面甚至還點綴了蝴蝶狀的紋飾,看上去,精美絕倫,極討女孩子的歡心。

馮南,張磊和葛祥正要湊近一些,仔細觀賞,蕭浪突然斜刺里伸過手來,道「翟姑娘,能不能借我一觀?」

翟蘭有些捨不得,可蕭浪的面子她不能不給,哦了一聲,將劍遞了過去。

劍一入手,蕭浪便確定,這劍絕不辱沒神兵二字!

蕭浪所使用的劍,也是用一種不遜色於紫金的神秘金屬鑄造的,可雖然材質不分上下,可蕭浪卻明顯感覺到,萬東為翟蘭打造的這柄劍,品質要更高出一籌!這無疑也說明,蕭浪的鑄劍術要比他蕭家的鑄劍師更高一籌!

蕭浪不禁有些愕然!蕭家是二品家族,所擁有的鑄劍師,當然不可能是普通貨色。實際上,蕭家的首席鑄劍師,非但不普通,在道門大世界,還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除了三大一品家族中的鑄劍師外,再沒有比他們蕭家鑄劍師更出色的人物。

為了能得到一柄他蕭家鑄劍師鑄造的神兵,另外五大二品家族,曾經不惜重金相求!對於特別好面子的道門家族而言,這無疑是對蕭家鑄劍師最大的肯定。可蕭家的鑄劍師,竟然比不上一個凡俗小世界的年輕人,這對蕭浪來說,簡直有如天方夜譚!

可現在,這天方夜譚,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蕭浪下意識的扭頭向萬東看了過去,而此時,萬東竟已開始鑄造第二柄紫金神兵,神情古井不波,絲毫也沒有因為鑄造出了這樣的神兵而沾沾自喜,好像這一切在他哪裡,都是十分平常的一般。

「蕭大俠,您……您看完了嗎?」見蕭浪握著紫金神兵,只是看著萬東發獃,遲遲沒有要歸還的意思,翟蘭有些急了,紅著臉的對蕭浪問道。

蕭浪搖了搖頭,笑道「這劍無愧神兵之名,你能得到它,是你的造化,望你日後善用之!」

闊少的調皮新娘 「嗯!」翟蘭重重的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抹感激。

白色火龍神奇無方的煉丹術,已經夠讓蕭浪吃驚的了,可現在萬東竟又展現出了鬼神莫測的鑄劍術,讓蕭浪直有一種如在夢中,不可思議的感覺。單憑這兩樣本事,哪怕萬東絲毫不通武道,到了道門大世界,那也絕對是呼風喚雨的存在!

萬東的鑄劍術,本就已是爐火純青,此時修為暴漲至玄痕初階,再施展鑄造術的時候,更是信手拈來!

前後約莫用了兩個時辰,馮南,張磊和葛祥便都有了屬於他們各自的紫金神兵。

萬東不光為馮南四人鑄造了紫金神兵,更還是為他們量身打造。四人的紫金神兵,各有不同,或輕或重,或長或短,或寬或細,但是品質,卻是一樣的出眾!

馮南握著紫金神兵,只覺得整個人好像是在做夢似的。前一刻還性命難保,這一刻竟已手握紫金神兵,不得不說,命運這東西,真是個神奇的玩意兒。

雲天南用來鑄造寶庫大門的紫金足有上百噸,而鍛造四把紫金神兵,充其量也就用了百餘斤。這還是因為,這塊紫金,並不十分純凈,其中雜質較多的緣故。不過,仍然在寶庫大門上熔出了一個能夠讓一人通過的圓洞。

萬東輕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有些發怔的蕭浪,招手道「大哥,還愣著幹什麼,來啊!」

萬東苦笑了一聲,飛身拔起,來到萬東面前,搖頭道「兄弟,你到底還有些什麼匪夷所思的本事,一股腦兒的說的出來,免得哪一天,把你哥哥我驚出毛病來。」

萬東知道蕭浪指的是他的鑄劍術,呵呵的笑道「雕蟲小技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不值一提?」蕭浪胸中一陣憋氣,直有一種要將萬東活活掐死的衝動。

如果這還只是不值一提的雕蟲小技,不知道道門大世界中有多少鑄劍師要憤而抹脖子。

快穿:說好的只是任務呢 「既然是雕蟲小技,那等日後你到了道門大世界,不妨教教我們蕭家的鑄劍師,讓他也提高提高。」

「這有何難?一切聽大哥的就是!」

聽萬東回答的如此爽快,蕭浪不禁愣了住。他方才那樣說,只有三分認真,七分卻是玩笑。這鑄劍術和煉丹術之類的,在道門大世界中,比各類仙訣心法,更要珍貴。尤其是像萬東這種頂尖兒的鑄劍術,更是各大家族嚴防死守的不傳之秘,哪兒有像萬東這樣輕易傳人的?

「兄弟,我知道你因為我的關係,才會如此爽快的答應,其實大哥只是跟你開個玩笑,沒想真的讓你……」

不等蕭浪說完,萬東便笑著擺手道「大哥的意思我明白,不過這鑄劍術真沒什麼了不起,我已經傳給別人了,不在乎再傳給你們蕭家的鑄劍師。」

「什麼?你曾經將這鑄劍術傳授給過別人?」蕭浪立時吃了一驚,將萬東打量了又打量,直有一種衝動,要將萬東的腦袋切開來看看,看看萬東到底在想些什麼。

萬東點了點頭,道「就是這次到升天大陸來找我的劉雲熙老爺子。劉家世代都是鑄劍師,我將鑄劍術傳給他們,不是理所應當嗎?」

蕭浪不說話了,萬東的這種洒脫,著實是讓他佩服,同時心情也稍微的輕鬆了一些,既然如此,那讓萬東指點指點他們蕭家的鑄劍師,應該真的不是什麼讓萬東為難的事情。 「大哥,別愣著啦,趕緊來看看雲天門這些年到底搜颳了多少寶貝。」見蕭浪站在那裡愣神兒,萬東笑著招呼道。

蕭浪笑著搖了搖頭,越來越說不清,他與萬東的相識,到底是萬東的幸運,還是他蕭浪的幸運。

「雲天門的寶庫,難道你們就不想看看嗎?」蕭浪剛要動身,餘光一瞥,發現馮南四人正眼巴巴的看著他。不禁一笑,張口說道。

馮南四人等的就是蕭浪這句話,一聽忙不迭的連連點頭,臉上露出無比喜意。

萬東儘管之前已經有了足夠的思想準備,可當他踏進雲天門寶庫的時候,還是實實在在的吃了一驚。

雲天門的寶庫極大,足有兩個足球場那般大小。在一處山壁上開鑿出這樣一個巨大的寶庫,不能不說是一個大手筆。聽馮南說,當初雲天南為了開闢這個寶庫,調動百位圓滿強者足足奮戰了十年,看來並不誇張。

剛一踏進寶庫,迎面而來的便是一片燦若雲霞的流轉寶光,同時更有一股股濃郁的好似流水般,在半空中飄蕩遊走的天地精氣,將整個洞窟渲染的雲霧繚繞,好似仙界!

這寶庫雖說是開在絕壁之上,但周圍的天地精氣並不比其他地方濃郁,之所以能形成那一道道似流水般的天地精氣流,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這寶庫中所存放的天材地寶實在太多,蘊藏在天材地寶中的天地精氣堆積彌散,歷經時日,才有了這般異象。

「雲天門就是雲天門,果然財大氣粗!」望著那一排排,延伸開去,堆滿各種寶物的長長木架,萬東心中大為震動。

馮南,翟蘭,張磊,葛祥四人,更是直接呆了,屏住呼吸,久久都不說出一句話來。

蕭浪的神情倒是自比較自然,並沒有過多的驚訝。想必是因為蕭家的寶庫比雲天門的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也難怪,堂堂道門大世界的二品家族,難道還比不上升天大陸的一個宗門底蘊豐厚?

「天吶,竟然有這麼多的元晶!」馮南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呼,發了瘋似的沖向了一處白光衝天的區域。

萬東轉頭望去,足足五六排長達千米的寬闊貨架,竟然全都擺滿了白色的元晶。粗略估算,少說也得有上百萬塊。雲天門掌握著升天大陸幾條最有價值的元晶礦脈,元晶的儲量果然豐富。

「咦?不光有白晶,竟然還有紫晶!」

就在萬東暗暗吃驚的時候,蕭浪突然發出了一聲輕咦,萬東再次凝目望去,果然在衝天的白光中,隱隱的有幾點好似星辰般的紫芒掩映其中。

意念摧動,右手一招,一道紫芒立時自動射入了萬東的手中。斂去寶光,只見一塊約莫拳頭大小的紫色寶石,靜靜的躺在萬東的掌心,觸手溫潤生涼,瞬間便襲遍全身,讓萬東不由自足的打了個冷顫,舒爽至極。

這還是萬東第一次親眼見到紫晶,果然是名不虛傳。這一塊紫晶中所蘊藏著的道氣數量,絕對是一塊白色元晶的百倍!

「傳言說,升天大陸只有白色元晶,看來並不屬實嘛!」萬東看向蕭浪說道。

蕭浪嗯了一聲,道「升天大陸的幾條元晶礦脈,規模雖然比不上道門大世界,卻也不算小,有孕育出紫色元晶的條件。不過,數量好像並不多。」

蕭浪話音剛落,馮南便抱著約莫十來塊紫晶快步走了過來,道「加上這一塊,總共有十二塊紫色的元晶。」

蕭浪搖了搖頭,十二塊紫晶,對道門大世界的普通人家來說,或許勉強能算的上是一筆巨款,可是對二品家族的蕭家,顯然是不值一提。

「兄弟,你馬上也要去道門大世界了,我看這十二塊紫晶你留著吧,到時候或許能派上用場。」

萬東搖了搖頭,道「還是大哥你拿著吧,作為我們在你們蕭家的開支。」

蕭浪眉頭一挑,佯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到了我蕭家,還用你花錢?你未免也太瞧不起我這個大哥了吧?」

萬東擺了擺手,笑道「行啦大哥,有些事情雖然你不說,可我也是明白的。以往的大選,蕭家都不曾參與,這說明你們蕭家,根本就沒將升天大陸放在眼中。你突然帶著我們這麼多人回到蕭家,怎麼可能會沒有阻力?」

「我帶你們回蕭家,那是指望著你們來壯大蕭家,是對我蕭家好!」

「可在這之前,我們的確需要仰仗你們蕭家的庇護和支持。我將這些紫晶送給大哥,也不全是為了替大哥著想,畢竟日後到了蕭家,我不希望我和我的兄弟活在別人的白眼兒之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