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天道故意安排他們相見?天道在算計劫兒!」

「故意安排他們相見?不一定,或許真是命中注定!劫兒自跟隨祖龍修行以來,這是首次返回庭山!碰巧就遇到了女媧?太過巧合!」

神逆朝天望去,搖頭道:「天道還沒那個膽子算計劫兒!但是千方百計的讓劫兒與天道產生牽扯,便是幫助天道布局!

朕之前百思不得其解,天道為何在明知中部為吾皇庭之領土的情況下,仍然將女媧伏羲留在中部化形!如今看來,祂考慮到了劫兒的存在!」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神逆沒說,那就是人族!

女媧造人,為人族聖母,若是和小逆劫有了姻緣……

獸族與人族,便有了因果。

因果兩分!

善果和惡果之間的間隔,有時天涯海角,有時近在咫尺!

作為同一個層次的大佬,神逆敢肯定天道絕對不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

屆時,或許會演變為天定主角與獸族的大戰……

神逆深沉地看向蒼穹,既然朕想到了這一點,天道的謀划,恐怕不會實現了!

神逆再看向庭山腳下,和女媧談笑風生的小逆劫。

嘴角微微勾起,露出玩味的笑容,想起自己曾經看遍了主角是人族聖父的洪荒小說,沒想到,自己有可能成為人族的聖祖?

素卿見神逆發笑,問道:「皇上在笑什麼,可否和妾身分享一下?」

「不可說,不可說!」

「呸!」素卿白了神逆一眼。

神逆享受著素卿的風情萬種,感嘆道:「看著自己兒子撩妹,朕感覺回到了與娘娘初遇的那刻……」

小逆劫在祖龍處修行皇道無盡歲月,不僅心智完全成熟,他的道軀也隨著突破大羅而有所變化。

可惜變化不大,由三歲孩童,變成了十歲小子。

也正是憑藉這正太模樣的道軀,令御姐女媧放鬆警惕。

再加上小逆劫跟隨祖龍修行,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早已將撩妹技能點滿,唯一只剩下實踐。

女媧這涉世未深的小女生,哪能抵的過小逆劫的手段。

一番見禮,互道姓名之後,小逆劫講講東部的靈寶富饒,西部的靈根奇妙,說說北荒的血腥可怕,南部的衝天火柱,不經意間淡淡的裝逼,再加上談吐有禮,言辭風趣,令女媧心生好感,和小逆劫以姐弟相稱。

見此,小逆劫再度發出邀請:「女媧姐姐,你我一見如故,本座邀請姐姐去我家論道!」

女媧聞言有些意動:「論道極好,只是逆劫弟弟真的能帶我們前往不周之巔嗎?」

說完,女媧的美目眼底閃過一絲疑慮。好感歸好感,論道歸論道。

眼前這小帥哥氣度不凡,見識更加不凡!身後的那個小孩周身有著掩蓋不住的危險氣息,那九個青年一直冷著臉不說話……

這種組合,令女媧不得不防!

——雖說這小正太長的好看,說話又好聽,但姐姐也不是愚蠢之徒好吧!

女媧的疑慮掩飾的很好,但瞞不過伏羲與逆劫。

逆劫與女媧交談時,伏羲冷眼旁觀,偶爾插幾句話。

通過觀察,伏羲可以確定小逆劫沒有惡意,但是,任憑伏羲如何推演,也算不出小逆劫一行的跟腳!

別說跟腳了,連一點訊息都沒有!

從這一刻起,伏羲便知道眼前的小孩不簡單,接近女媧也許抱有別樣的目的!

至於情愛一事,伏羲認為,小逆劫表現的太明顯,太刻意!

在這個天道治世,人人頭上頂著天的時代,愛情可有可無,求道已經足夠艱難了,誰還有閑心追求愛情!

因此,伏羲覺得小逆劫是在打著情愛的幌子,別有所謀!

「說出來不怕道友笑話,」伏羲淡淡一笑,對視逆劫。

說起來,小逆劫和女媧姐弟相稱,但和伏羲卻是以道友相稱。

小逆劫稱女媧為姐姐,自然是為了攻略女媧,論出世,他比天道還早出世!

伏羲繼續說道:「我們孤陋寡聞,從未聽聞有哪位大神的家在不周之巔!就算是那盤古正宗之三清、盤古正宗之十三祖巫,也不敢如此放話!道友之言,太過駭人聽聞!」

「確實駭人聽聞!」

小逆劫緩緩點頭,他知道對於這些天地神魔以及後天生靈來說,居住在不周山就是不可思議,就是難以置信。所以不怪伏羲。

有了伏羲這句話,小逆劫可以名正言順地裝逼了呀!

在和祖龍的修行中,小逆劫對於祖龍有無數妻妾已是司空見慣,見怪不怪。

對此,小逆劫愈加羨慕自己父母的愛情。

如今得見女媧,伏羲,小逆劫心中泛甜。

伏羲之於小逆劫,御苣之於神逆,都是大舅哥嘛!

——父皇追求母后時,大舅好像是暗中支持!甚至和父皇還是至交好友!

伏羲道友雖然沒有明面表態,卻給了本座證明的機會!

如今本座和女媧姐姐之事,竟與父皇母后之事,何其相似!

流傳後世,必定又是一段佳話!

就這樣,小逆劫興緻高昂地踏上了追求愛情的道路!

「伏羲道友所言有理,不如這樣,本座給伏羲道友證明一下!」

「哦?如何證明?」

「證明本座的家就在不周之巔!若是屬實,女媧姐姐便來我家做客!本座以道心立誓,絕不會圖謀不軌!」

「撲哧!」

女媧看見小逆劫一副莊重肅穆的模樣,樂不可支:「想什麼呢!還圖謀不軌!」

「嘿!姐姐敢小瞧本座?」

小逆劫邪魅一笑,頗有幾分風流倜儻之感!

小逆劫沖身後擺頭:「極哥兒!給家裡報個信,就說,本座回朝!迎接貴客!」

窮極聞言,衝天而起,化作本體,死亡氣息噴涌而出!

「吼!」 陳寧走出辦公室,拿出手機就給市尊周若樹打了個電話,詢問鳳凰沖那塊地的情況。

周若樹有點疑惑陳寧怎麼會過問一塊小小地皮的問題?

不過他還是畢恭畢敬的告訴陳寧:「陳先生,之前有個香江大老闆,想要投資鳳凰沖,打造一個旅遊小景點。於是,我們就當即決定把鳳凰沖列為生態保護區域。」

「但後來才發現,那香江老闆,投資是個幌子,洗錢是真。」

「那老闆還沒有正式投資,就因為經濟犯罪被抓了,判了無期徒刑。」

「這鳳凰沖建立成旅遊景點的事情,也不了了之,用地性質也沒有改回來。」

陳寧聞言:「既然鳳凰沖不會被開發成旅遊景點,不知道可不可以申請把用地性質改成開發用地?」

周若樹笑道:「當然可以,鳳凰沖也就名字好聽,其實沒有開發成旅遊景點的潛力,不然早就開發成旅遊景點了。」

「我這就吩咐相關部門,把用地性質修改回去。」

「畢竟寧大集團是我們中海重點培養的本土企業,而且還拿下肝癌疫苗的代理權。以後肯定是我們中海市的納稅大戶,為中海經濟發展做大貢獻是,我們市裡自然也要給予本土企業家一些照顧。」

陳寧微笑的說:「那就勞煩市尊大人了!」

陳寧打完電話,沒有立即告訴宋娉婷這個好消息。

他準備等市裡相關部門,正式把用地性質改成開發用地之後,再告訴宋娉婷,免得中途有變,讓宋娉婷白高興一場。

可正因為他沒有把這消息告訴宋娉婷,導致宋娉婷如坐針氈。

下午,宋娉婷決定,親自去宋家見爺爺,跟爺爺理論,最好能夠讓爺爺同意退貨退款。

宋娉婷知道陳寧性格強勢霸道,而且陳寧生氣的時候,還會揍人。

所以她沒有告訴陳寧,自己開去前往宋家。

宋家豪宅,客廳里。

宋青松正在跟宋仲雄、宋仲平、宋浩明、葛美麗等人,在嘻嘻哈哈的聊天。

一家人這麼高興,聊的自然是把那塊沒用的地皮賣給宋娉婷的事情。

宋仲雄笑哈哈的說:「去年我們家讓黃老闆給擺了一道,用了8億拿下鳳凰沖那塊地皮,後來得知是生態保護區域,不得用來開發,我們都以為要虧死了。」

「可沒想到,爸你竟然轉手把這塊地皮賣給宋娉婷那傻妞,咱們家非但沒虧,還賺了兩個億!」

宋仲平也恭維道:「哈哈,姜還是老的辣,爸爸太厲害了。」

葛美麗笑嘻嘻的說:「爺爺自然是英明神武,但也怪宋娉婷那小賤人太傻,真以為我們把她當家人呢。有好的地皮我們會便宜賣給她?想得美!」

身穿職裝套裙,拎著個手袋從門口進來的宋娉婷,正好把大家說的話,都聽個正著。

她粉面含霜,眼眸里全是憤怒:「你們這次真是太過分了!」

宋娉婷的怒斥,引得宋青松一家人,都齊齊的望來。

宋青松見到宋娉婷,一改前幾天賣地給宋娉婷時候的溫和慈祥,而是滿臉冷漠。

他漫不經心的道:「小婷你來了,見到家族長輩也不問好,發的什麼脾氣?」

宋娉婷生氣的質問道:「爺爺,你們明知道鳳凰沖那塊地有問題,為什麼還要賣給我,你不是故意坑我嗎?」

千千 沈默言是順產,自然不需要在醫院待多久。

因為楚蕭然沒來,沈默言直接被沈至臻和蔡文鈺給接回了沈家,重新住進了那屬於她的城堡小洋樓里。

為了她,好好四合院,愣是給折騰了個四不像。

沈默言跟父母鬧翻,就搬了出去,但屬於她的這棟小洋樓卻一直被收拾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

回到家裏的沈默言看到一度被她惡言相向的嫂子,很是歉疚地鞠了個躬,道了一聲「對不起」。

「都是自家人,有啥對不起的,快進屋,可不能吹了風!」

林蕊雖然也心裏埋怨過小姑子的不識好人心,但到底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性子,畢竟,她的年齡可是比沈默言大了十多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