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奶奶,你躺著我去看看。」

「我也去。」白奶奶固執的說。

白瀟瀟無奈,只好扶著白奶奶一起出了門。

院子里除了孫喜外還站了七八個男人,氣勢洶洶的,一副要打人的模樣。

「怎麼了?」白瀟瀟冷冷的看著孫喜。

「怎麼了?」孫喜大叫,對一旁的一個中年男人說:「堂哥,這小賤人給我們做了一個爛了的陶人還問怎麼了?」

堂哥也怒氣沖沖的道:「白家婆子,我們花了那麼多錢你居然給我們一個爛陶人,擺明了是不想讓我們家好,這事我跟你們沒完。」

白瀟瀟憤怒的瞪向孫喜:「你弄壞了陶人是不是?」

孫喜扯著嗓子說:「你別惡人先告狀啊。」

「惡人先告狀的是你。」

白瀟瀟恨恨的盯著他,卻不能把白天的事情說出來,在上山村這樣的小村子,要是說了,明天指不定會傳成什麼樣,到時候她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而孫喜也正是瞅准了這一點才敢來鬧事。

堂哥也看了孫喜一眼,說:「就是你們給的爛陶人,你們必須賠錢。」

「對,賠錢。」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院子里七八個男人,但凡帶腦子的應該都明白是怎麼回事,可他們什麼都沒說,反而幫著孫喜和堂哥欺負祖孫兩。

「錢我們會賠,不過今天沒有這麼多,你們明天過來拿。」

白奶奶說完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孫喜不依不饒:「我們怎麼知道你們明天不會耍賴?」

他盯著白瀟瀟惡狠狠的看了一眼說:「堂哥,我看她們肯定拿不出那麼多錢,正好我那可憐的侄子沒結婚,不如把這丫頭…」

堂哥眯著眼睛看著白瀟瀟,那目光讓她覺得遍體生寒,顯然他覺得用一個陶人換一個活人,這個買賣實在是太划算了。

「不行,你們敢對瀟瀟下手,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白奶奶憤怒的說,將白瀟瀟往她身邊拉了拉。

「那你們就現在拿出錢來。」孫喜不依不饒。

白瀟瀟看了白奶奶一眼,就知道這5000塊錢她們根本拿不出來。

「說了明天會給你的,我白老婆子從來沒有賴過賬。」白奶奶說完又是一陣咳嗽,看著很不好的樣子。

孫喜在堂哥耳畔嘀嘀咕咕的說了半天,只見堂哥說道:「既然沒錢就交人。」

幾個男人作勢就要過來拉白瀟瀟,白奶奶攔不住,還被一個人推到在地上。

「奶奶。」

白瀟瀟看著地上蒼白無力的奶奶,心裡怒火再也壓不住。從懷裡拿出一把水果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這是剛剛出門時,藏在身上的。

「別過來,誰在動一下,我就死給你們看,不怕吃官司都來呀!」她紅著眼睛,怒視著眾人說。

可能是她的模樣太嚇人,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我們上,我看她敢不敢抹脖子。」孫喜大吼,可是除了他沒人敢再動一下。

「孫喜,你別得意,你做了什麼自己清楚,我死了變成鬼也不會放過你,有種你就來試試。」

孫喜嘟囔了幾句到底再沒說什麼。

院子里,很快陷入了僵局。

「我看誰敢來我上山村撒野!」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來。

走進院子的是上山村的村長,他身後跟著村裡的男人們,氣勢洶洶看著是替白瀟瀟她們撐腰的,只有白瀟瀟知道這些人也不懷好意。

白瀟瀟心中冷哼:「來的可真是時候。」

「居然來我上山村搶人,是欺負我上山村沒人了嗎?」村長厲聲呵斥,走過來扶起白奶奶。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孫喜不依不饒。

「欠你們的錢會還,可是你們要是逼死了人就等著吃官司吧。」村長冷冰冰的說,他做了十幾年村長,氣勢還是有的,對於村民來說,村長絕對是他們見過的大官了。

堂哥和孫喜見事情鬧成這樣,也沒法待下去了,臨走前放下話,明天不賠錢就要把人帶走,誰都別想攔著。 梅時雨 第907章走投無路

孫喜他們走後,白瀟瀟才鬆了口氣,手裡的刀落在了地上,把白奶奶扶進了門。

白奶奶氣的臉色發白,咳嗽了好一會才對村長說:「村長,今天謝謝你了。」

「鄉里鄉親的,應該的。」村長笑嘻嘻的坐了下來,一張油光滿面的臉上卻帶著幾分算計。

「瀟瀟去倒水。」白奶奶道。

白瀟瀟知道他們是有話說,於是就自己出來了。

看著明晃晃的太陽,只覺得無比的刺眼。

過了好一會兒,村長才從屋裡出來。

「白家大姐,這件事情你好好考慮考慮呢。」

村長邊說邊出了門,走到門口還意味深長的看了白瀟瀟一眼。

白瀟瀟跑進屋,就見白奶奶臉色難看的坐著。

「奶奶,怎麼了?」白瀟瀟小聲問,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白瀟瀟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尤其村長那一眼,讓她很不舒服。

白奶奶嘆了口氣:「村長說他可以借錢給我們,前提是你要嫁給他那個傻兒子。」

「卑鄙,趁火打劫。」白瀟瀟罵了一句。

「別說你現在的樣子不能嫁人,即使能奶奶也不會把你往火坑裡推。」

白奶奶說著起身,從床上摸了半天,摸出一個小布包說:「這是2000塊錢,你拿著,天不亮就走,離開這。」

「不行,我走了你怎麼辦?」白瀟瀟眼眶紅了。

「奶奶一把老骨頭,他們還能拿我怎麼樣?聽話。」白奶奶說著也不由的抹了一把眼淚:「你走了,奶奶才能安心。」



白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澡盆子里,腦子裡一遍遍過著今天的畫面。

那些屈辱的,憤怒的,無奈的畫面。

她看著自己泡在澡盆子里殘破的身體,因為今天的事,身上又多了幾道裂痕!

她只覺得疲憊,無力。

真的走投無路了么?

她不可能丟下奶奶一個人走。也決不會嫁給村長的傻兒子。

她想到了亂葬崗的男鬼。

與其被孫喜他們帶走給那個死人配陰婚,或者嫁給村長的傻兒子,亂葬崗的那個男鬼顯然更有誘惑,只要她答應他,目前的一切困難就都能解決。

白瀟瀟在澡盆子里泡了許久,咬咬牙,下定了決心。

她穿好衣服,拿了一支手電筒,天一黑,又一次上了後山。

因為來過一次,這一次顯得輕車熟路。

很快就找到了男鬼的墳。

男鬼的墳和昨天一模一樣,荒涼又孤寂。

「我來了,你出來。」她沖著那墳吼了一句。

片刻后,就感覺身後多了一個人,緊貼她的後背站著,冰冷氣息撲在脖子上,白瀟瀟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他伸手慢慢的從后抱住白瀟瀟,嘴唇輕柔的吻著她的脖子…

「我就知道你會來。」他笑道:「今天的事我都聽說了。」

「你怎麼知道?」

「整個後山都是我的地盤,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

鬼也是很八卦的好不?

他說著手已經慢慢的伸進白瀟瀟的衣服里。

白瀟瀟冷的打了個寒顫。

「你來找我,是不是同意了?」他問。

「我還有別的路可走嗎?」白瀟瀟嘲諷的說了一句。

男鬼笑了笑:「既然如此,我就把醜話說在前面,既然答應了,以後不管你是生,是死,你都是我的人,明白了么?」

「明白,不過我也有個要求。」

「哦?」他饒有興緻的問:「什麼要求?」

「我不要做九姨太,我要做你的妻子,而且從此以後你除了我不許再有別的女人,女鬼也不行。」

他冷笑了一聲:「你的條件是不是太苛刻了?你能滿足我么?」

他說話的同時,手也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摸來摸去。

動手動腳的,讓人心煩。

「如果你找別的女人,那我也一樣可以找別的男人。」白瀟瀟不甘示弱。

他的動作一停,白瀟瀟感覺到身邊的空氣驟然冰冷,男鬼的手在她臉上划拉了一下:「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不過你要記住,從此以後你就只是我一個人的,如果你敢越線,你知道後果的。」

「我知道。」

男鬼突然笑了:「結婚之前我是不是該檢查一下我的女人有沒有被別的男人染指過?」

他右手一揮,周圍的景物瞬間變了,不在是荒涼的亂葬崗,而是一個裝修古樸的房間,只不過四周點滿了白蠟燭。

白瀟瀟的心卻是一沉,一股侮辱感自心頭湧起,他是懷疑她下午被孫喜欺負了,不幹凈了。

白瀟瀟壓抑著憤怒和屈辱的情緒,緊緊的攥著拳頭,眼眶裡噙著眼淚,硬撐著不讓眼淚落下來。

男鬼身後,一隻手慢慢的伸進她的衣服,她不知道他要怎麼驗證,她只覺得,這一刻,她的人生充滿了屈辱。

「你很緊張?」他的聲音出奇的好聽,只白瀟瀟卻一點都不想欣賞。

她咬著嘴唇,沒有說話。

他慢慢的走到她前面,他很高,足足比她高多半個頭,有一米八幾的樣子,軍裝,皮靴,一張英挺的臉在燭光的照耀下,顯得有幾分邪性。

一雙眼睛微微的眯著,饒有興緻看著我。

「怎麼?你以後就是我的人了,我驗驗貨不行嗎?」他說。

驗驗貨?

原來她只是一個貨物而已!

她沒說話,倔強的別過頭不想看他。

他捏起我的下巴,把她的臉轉過來,同時另一隻手開始解她襯衫的扣子…

「果然很瘦!了。」他瞟了一眼極具嘲諷的說。

白瀟瀟再也忍不住,一把打開他的手。

「哈!」

他笑了一下,卻沒有半點憐香惜玉的將她的襯衫一扯,白瀟瀟只覺胸口一涼,就這麼暴露在男鬼面前。

白瀟瀟眼淚像決堤一般一泄而下。

壓抑了許久的情緒,終於在這一刻毫無預兆的爆發了。

她哭的歇斯底里。

「…」

「喂!你幹嗎?」

「別哭了行不?」

「再哭我就殺了你!」

「他媽的,最煩女人哭了!」

「別哭了…」

「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你別哭了。」

「他媽的,不就是被摸了幾下么,又不會死,大不了老子讓你摸回去好了…」

「啊!別哭了!」

「…」

男鬼煩躁走來走去,他最煩女人哭了。 第908章訂婚

不知道哭了多久,白瀟瀟感覺自己的眼淚都快流幹了,不過這一哭,心情倒是好多了,她用袖子擦了擦眼淚鼻涕,抬頭看見男鬼坐在桌子上,耷拉著兩條大長腿,頭髮有些凌亂,一臉煩躁的看著她。

那樣子,她真是沒法形容。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