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是你的老婆,可她永遠都是我們的隊長,也是我們所有人都想要照顧的妹妹!她受到傷害的時候我們也都是一樣的疼!」

王旭東本來怒髮衝冠的狀態,因為老王的這幾句話,徹底的冷靜了下來,他獃獃地坐了下來,發了好一會的呆。

他自己曾經是個軍人,雖然說跟警察非常不一樣,但是那種一起出生入死辛苦打拚的感情卻是共通的,所以他能夠理解老王還有整個警隊對張曉芸的感情,還有刺客對於她的維護。

「你非要去查,要維護曉芸,我完全理解,也感謝你,感謝你們對她的關心。但是你要討回公道,也應該是沖著我來,就算是真有什麼對不起她的,那罪魁禍首也是我,跟別人沒有關係。」

「我就一個要求。」王旭東慢慢地說著:「能不能先繼續查案子,等到找出真兇以後再去查這個事情?」

「一個是現在案子不能拖,必須要爭分奪秒地去查,不然萬一錯過了什麼線索,讓真兇逃之夭夭,我知道你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

「還有就是,可欣她母親剛剛去世,她現在也是很受打擊,也希望你們能夠理解,等她母親的葬禮過後,如果你要查就去查吧。」

「但是我能保證的就是,我和她之間真的什麼問題都沒有,我也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曉芸的事情,在結婚之前我就跟她保證過,我錯過一次,不會再錯第二次。」

王旭東平靜地說著,其實內心充滿了憤怒,誰願意被這樣懷疑?尤其是還要把秦可欣也牽連進來,可是老王說的這些,他都明白。

老王也盯著他,好一會才說道:「好,等案子結束以後,我再去查。」

說完這話,老王拿著記錄本就要出去了,顯然還要繼續去布置接下來的調查。

「等下,給我找個充電器。」王旭東問老王要著,他現在手機都是隨身帶著,更不敢說再出現沒有電自動關機的情況,他再也不能讓張曉芸或者任何人有急著找他卻聯繫不上的情況發生了。

儘管這其實是不允許的,他現在算是個嫌疑犯的身份,根本不應該帶手機進來,但是老王也知道所有的這些情況,也很清楚他這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就沒有沒收他的手機,並且默默地給他找來了充電器,

王旭東自己靜靜地坐著,老王臨走前給他留了一包煙,他就坐在那裡抽著煙靜靜地等待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要等多久等什麼,而這樣的時刻安靜下來,內心的痛苦又開始不斷地翻滾。

而這個時候,秦可欣正坐在去往她老家的車上,車上還放著她母親的身體,只不過,已經是冰冷的毫無溫度的,也不可能再睜開眼看著她。

秦可欣靠在車窗邊上,整個人麻木的就像是一座雕像一樣,母親的死好像是把她完全地掏空了,她現在感覺生命都已經沒有了意義。

這也許就是擁有的時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追悔莫及,然而秦可欣知道,她這輩子都再也沒有任何挽回的機會了。

淚水不斷地順著她的臉龐滑落下來。

這是她一生當中最脆弱的時候,脆弱到她很想有個溫暖安全的懷抱讓她可以依靠,可是她本能中最期待的那個人卻沒有再出現,也沒有再打過一個電話。

秦可欣稍微想一想也知道,大概是因為她那個電話,張曉芸有了誤會,所以他在忙著處理,就沒有心思顧上她這邊了。這樣非常的正常,不要說張曉芸,就是她自己,以及任何一個女人,都無法容忍這樣的事情。

蝕婚囚愛:邪肆總裁撩火孽情 其實這樣也好,他們本來就不該有太多的交集,因為每一次的交集每一次的相遇,其實她都是在忍著內心的疼痛,非常非常的痛,可是又沒有辦法克制自己不去想不去見。

就好像是她很久以前看過的童話,美人魚為了見到自己最心愛的王子,為了能夠像個正常的女子一樣在他身邊行走,不惜割斷了自己的尾巴,從此每一步路都像是行走在刀尖之上。

對於她來說,跟王旭東的每一次見面,心都好像是在刀尖上跳舞,那麼的疼痛,但是她卻無法阻止自己,沒有辦法停止自己最本能的感情。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所有的理智去控制好這段關係,把這段關係維持成友情。

而現在,她一夜之間失去了親情,也失去了這段友情,她已經是徹底的一無所有了。

秦可欣閉上眼睛,任眼淚肆意地流淌著。

王旭東也不知道他坐了多久,總之煙已經抽去了半包,整個人審訊室都是煙霧瀰漫,這時候他口袋裡的手機開始震動起來。

他現在再也不敢關機了,手機一定要時時刻刻保持正常。

電話是吳天打過來的,王旭東立刻接了起來,他知道如果不是有重大的發現,吳天不會輕易給他打電話的。

「喂,吳天,怎麼樣了?」王旭東問著。

吳天的聲音有點焦急還有些沉重:「哥,有發現。」 吳天的效率確實比警方他們快多了,當然因為他們查起來沒有任何的顧忌,而且他們有的手段警方都很難去實現,再就是王旭東走之前已經跟他們說過了要注意的幾個重點。

王旭東冷靜地說著:「什麼樣的情況?」

吳天的聲音都有些變了,這讓王旭東也有些奇怪,吳天是和他一樣從戰鷹大隊裡頭出來的,兩個人許多的經歷都是共同的,也都是常人無法想象的,能讓吳天如此震驚的情況少之又少,起碼王旭東是想不到到底會是什麼樣的發現。

吳天急促地跟王旭東說著情況,在王旭東離開以後,體檢報告也很快地出來了,王旭東的體內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也沒有檢測到一絲一毫的毒素存在,也就是說,他並沒有中毒的跡象。

這也就意味著張曉芸中毒肯定不是在家裡,也不是她和王旭東的日常飲食,結合王旭東提到的最大的可疑點,也就是那家,吳天他們迅速地去進行了調查。

本來,按照吳天他們幾個的分析,最大的可能是這家店非法使用一些食品添加劑,這年頭有很多的無良商家為了吸引顧客從而牟利,經常會採用在飯菜裡頭添加一些人工合成的香精之類的東西,甚至於經常是含有違禁的能夠讓人上癮的東西,這類成分對於人體特別是孕婦和胎兒都是有著極大的危害的。

再就是可能是他們在食品採購的環節出了問題,採購的原材料遭到了污染。然後考慮到飯店老闆不會說主動砸自己的招牌,可能是有其他人故意投毒,因為這家店的生意非常的好,是出了名的老字號,不排除是競爭對手之類的為了打擊他們家生意,想辦法這麼做。

吳天和老三老六他們分析完以後,迅速地分頭行動,把這家店作為主要的懷疑對象,按照這幾個方向去調查。

因為再往下其他的可能就是在張曉芸的工作環境裡頭,在警局這邊,一來是這邊已經有老王他們這些人坐鎮,二來就是吳天他們想要調查這邊確實有一些難度,再說警局那樣的環境要說有人對張曉芸下毒,還是天天如此,那這個可能微乎其微,所以吳天他們直奔疑點最大的目標。

他們行動非常的快,效率也非常高,很快就總結出來,結果發現,這家店同樣也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不管是從日常的衛生和清潔,還有原材料的採購,因為這家是老字號了,也確實有自己的一套標準,執行的也都很認真,吳天他們有的是手段,足夠把這家店查個底朝天,也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

他們不甘心就此放棄,總覺得這裡頭一定還有其他的問題,既然飯菜原材料都沒有問題,那就從別的方面去查。比如他們每天是送外賣過去給張曉芸,那外賣這個途徑就好好的調查。

起初吳天他們還以為是外賣的餐盒可能存在問題,畢竟新聞上也經常有曝光外賣餐盒經常是用一些廢棄的材料製作的,存在著安全問題也是經常有可能的。

結果,餐盒還沒發現問題,倒是送餐的人發現了問題,是吳天在調查的時候聽到前台的幾個人聊天說起來說送餐的那個小夥子怎麼莫名其妙忽然間就離職了,吳天猛地醒悟過來,趕緊去問老闆,果然,這家店的外賣跟現在整個餐飲行業一樣,都不是自己店去送,而是網上的外賣平台的外送員過來取餐送走。

吳天瞬間就意識到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如果是真的有人對張曉芸有仇,那直接通過這個途徑去下毒,利用這些外送員的身份去在這些飯菜里下毒,完全符合所有的條件。

所以吳天他們立刻丟下一切其他的事情,馬不停蹄地分頭去查,吳天負責去查這個離職的外送員,而老三跟老六則是查這家店其他的外送員。

最後還是吳天這邊最快查出來結果。

吳天說著,語氣里飽含著沉重與濃重的憤怒:「哥,是你認識的人,不知道你能不能猜出來是誰。」

王旭東沉默著,最後說道:「你說吧。」

吳天緩緩地說出那個名字:「李澤天。」

王旭東握著手機的手頓時就抖了一下:「你說什麼?」

他以為是自己聽錯了,李澤天這個人,從上次的跟蹤被他威脅過以後,就從他的生活里甚至於好像是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了一樣,王旭東已經有很長時間不曾聽過他的任何消息,也就忘記了曾經還有這麼一號人物。

吳天咬著牙說道:「是他,他換了個名字和身份,但是我查到了他在公司登記的照片,還找人確認過,除了他不會是別人。」

吳天找到那家外賣平台的辦公地點,然後輕而易舉地就查到了這個外送員的信息,因為這個公司這邊的人員也在很納悶,他為什麼忽然間不聲不響地就選擇了離職,本身他們外賣員都要押一個月的工資,需要提前一個月申請離職,這個錢才會發放,結果他連這個錢也不要了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走了。

李澤天大概是謀劃了很久,準備的也非常的齊全,他在這家公司已經上班有兩三個月了,公司裡頭人反應他幹活確實不錯,很勤快,但是從來不跟大家打交道,閑著的時候就騎著車到處轉悠,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幹什麼。即使是主動找他聊天,他也都是冷著臉不怎麼搭理人,次數一多了,大家也懶得自找沒趣,所以,對於他這個人,基本上大家都是一無所知。

而且,他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份假的身份證件矇混過關,身份證件上面完全是另一個名字,但是吳天在牆上看到他們所有人的合影的時候,一眼就認出來了,雖然李澤天努力站在人群的角落裡頭低著頭,可是吳天還是認出來是他。

何況李澤天直接不知所蹤,這更加證明了他的嫌疑。

所以一切都真相大白了:李澤天一直都對王旭東懷恨在心,之所以那時候跟蹤王旭東,估計就已經是埋下了報復的種子,跟蹤王旭東應該是為了尋找下手的機會,只不過,很快被王旭東發現,他也意識到他不可能是王旭東的對手,所以轉而把報復的對象變成了張曉芸,以及她肚裡的孩子。

這樣的復仇的確算得上是一箭雙鵰,因為本身,對付王旭東就比對付張曉芸要難得多,畢竟王旭東的警惕心和戰鬥力都在那擺著,但是對張曉芸相對來說就簡單了,這也就是燈下黑的原理,誰能想到外送員會在飯菜裡面下毒?

更何況張曉芸的警察身份,誰能想到李澤天會瘋狂到這種地步,膽敢進入警局大院去送飯,還是一天又一天。 王旭東腦海中一片空白,他做夢也想不到會是這個答案,對張曉芸下手的人會是李澤天。

因為張曉芸是個嫉惡如仇的性子,又特別的耿直誰的面子都不給,再加上身份擺在這裡,得罪的人確實不會少,所以王旭東一開始的確以為是張曉芸得罪過的人來報仇,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根本就不是沖著張曉芸來的,而是為了報復他,讓他嘗一嘗家破人亡的痛苦。

王旭東狠狠地一拳直接砸到了審訊室的桌子上面,手頓時出了血,但是他像是根本感覺不到疼痛一樣。

木葉之最強古介 原來他的孩子,是他害死的,兇手是李澤天沒錯,可如果不是他,李澤天怎麼可能會對他的孩子下手?

王旭東只感覺到一陣的天旋地轉,他這輩子從來沒有想過會經受這樣的打擊,孩子死了,起因是他和別人之間的仇恨,而當這個孩子死去的時候,張曉芸最痛苦的時候,他都沒有在身邊,他註定了就是個最失敗的父親,害死了自己的孩子還連拯救的機會都沒有。

王旭東的心痛的在滴血一樣。他現在只恨當時的一時大意,早知道是這樣,他寧可當時直接殺了李澤天。反正他有一萬種辦法讓哪怕是張曉芸都找不到他的任何把柄和證據。

但是他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去拯救他的孩子。

吳天在電話那頭聽見動靜,忍著悲痛著急地問著:「哥,你怎麼了?你冷靜一點,放心,我一定會把他給揪出來,他別想逃!」

王旭東沉默了好一會,才終於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的聲音冷的像冰一樣毫無半點溫度:「吳天,從現在起,你和老三老六,如果覺得困難,就把全公司的人都給我叫上,哪怕是這段時間你們什麼都不做,就給我上天入地也要把他給我找出來。」

他滿腦子都只有一個念頭:他要找李澤天,徹底了結他們之間的這段仇恨,要讓李澤天血債血償。

王旭東說完,掛上了電話,他知道這話不需要交待吳天也會去做到。而他也有他自己要做的事情。

王旭東站起來,走到審訊室的門口,審訊室的門已經被從外面帶上,而且這種門都是特製的,從裡面踹也別想踹的開,但是王旭東抬起腳就開始用力地狠狠地踹上去,那巨大的聲音幾乎讓人以為是地震了,隨即他又是一腳,再一腳,就這麼咬著牙踹著,換成一般人估計腿都要骨折了,可是王旭東像是沒有任何感覺一樣。

很快就有警察沖了過來,只不過並沒有老王,他們一看到王旭東這個樣子,直接把槍都拔了出來,對準了他,一臉緊張地喊著:「王旭東,你想要幹什麼?」

「我要出去。」王旭東面無表情,冷冷地說著。

「不行,你現在還在調查期,不能離開。你冷靜一點,不要衝動做傻事!」

還有一個警察也跟著大喊:「姐夫,你先進去。現在隊長的案子還在調查當中,請你來也只不過是協助調查,目前並不能夠證實你和案子之間有別的什麼關係,但是你如果要做一些暴力的事情,那到時候就會變得非常麻煩。」

王旭東對這些人還有他們手裡的槍統統視若無睹,只是冷冷地說著:「我不是犯人,我沒有殺害自己的孩子更沒有傷害曉芸,這麼明顯的事情我不相信你們會不知道。」

「我配合你們調查到現在,也請你們尊重我們的人權,我只是來配合調查,你們不可能一直把我關著,就算是嫌疑人,沒有證據你們到時候也要放任。」

「更何況……」他冷冷地看著所有人,「如果我真的想要出去,你們覺得這樣就能夠攔住我?」

其實他完全可以繼續等,等到吳天把李澤天掘地三尺一樣地給找出來,只不過現在的他一刻都不想也不願意再等下去了。

如果此刻李澤天就在他的面前,他會毫不猶豫地把李澤天一刀一刀給凌遲了。

「攔不攔得住,這都是我們必須完成的職責。」老王的聲音從後面響起來,隨即是他帶著幾個人匆匆地趕來了,同樣也都是全神戒備地看著王旭東,他一開口就是直接地問著王旭東:「你是不是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

「你之前一直都非常的配合,沒有半點的不滿,為什麼這個時候忽然間爆發這麼著急要離開,除非是你已經知道了兇手是誰,並且可能知道他在哪裡。」老王死死地盯著王旭東,冷冷地問著。

王旭東同樣也是冰冷地盯著他,目光里毫不掩飾的殺意幾乎能把人冰凍住:「你呢?你是不是也已經知道,甚至於早就知道了,把我弄來所謂的配合調查,其實是不想我去自己去找他算賬?」

老王的那句話讓他產生了懷疑,顯然話裡頭滿是戒備,而且,他此時最關心的除了兇手以外,還有張曉芸,何況張曉芸的身體情況非常差,可是老王根本不去問是不是張曉芸出了什麼情況,而直接就問兇手的事情,直覺告訴他這裡頭不對勁。

老王盯著他好一會,才慢慢地說道:「我去醫院的時候,隊長就告訴我了,她說她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那個外賣員非常的可疑。」

「一半是直覺,還有一些原因是她有一次出現場的時候出去正好見到了一個外賣員,拎著她的飯,她當時本能地感覺這個外賣員不太對勁,總有點鬼鬼祟祟的。」

「但是她當時並沒有時間去想,趕著出去,後來一天天的忙就把這件事給忘了,直到這一次流產,醫生說是因為中毒她才想起來,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個外賣員。」

「所以她當時把這個信息告訴我以後,我第一時間就安排了人過去去查,結果發現這個外賣員正好離職,悄無聲息的走人,連個招呼都沒有打,這等於是不打自招,然後我也是找他們公司要外賣員的資料,看到了他的照片,也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老王盯著王旭東,眼神里說不上來是悲憤還是別的,「李澤天,就是他害的我們隊長!」

一時間沒有一個人說話,現場足有十來個警察,可是除了老王的聲音以外別的半點動靜都沒有。 「王旭東,隊長她當時辦名彙集團的案子,我們這些人都在跟,包括對李明輝和李澤天的審理,我們都有參與過,對李澤天還有你之間的那些恩怨,我們都知道。」

「有些事情雖然從來沒有放到明面上來說,可是誰看不出來?李澤天他真正恨的人不是我們隊長,是你!只不過因為我們隊長是你的老婆,懷著你的孩子,所以才會成為他下手的目標。他要報復的是你,只不過是利用我們隊長和孩子成為他報復的工具!」

王旭東愣愣地站在原地,他想到他把吳天他們幾個緊急叫出來,還安排好了一切包括一切的可疑和重點,沒想到反而是老王他們,或者說是張曉芸,搶在了前頭,可是卻把他徹底的蒙在了鼓裡。

「為什麼她沒有告訴我這一切?」王旭東回過神來,不可置信地問著老王,他平生從來沒有哪一次是有如此深的挫敗感。這不是輸贏的問題,而是張曉芸徹底地把他拋在了一邊,那種滋味實在是讓人非常的難受。

他心裡頭張曉芸是他可以拿命去守護的人,是他家庭的一部分,可是張曉芸卻寧願相信老王依靠老王他們,都不願意跟他這個做丈夫的去說。

「為什麼你們還要假裝懷疑我來調查我?」王旭東感覺自己是深深的被拋棄了,得不到半點信任,這才是讓人最痛苦的事情。

老王冷冷地說著:「她沒有告訴你到底是什麼原因,你自己心裡頭難道還不清楚嗎?」

「不告訴你,一個原因是她怕你衝動,她太了解你的性格,知道這件事發生對你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你如果知道真兇是李澤天以後會怎麼樣去做,她現在人還在醫院裡頭什麼都做不了,不能阻攔你去動用私刑去找李澤天報仇,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去拖住你。」

「還有一個原因。」老王看了一眼王旭東,悲憤地說著,「你應該也能明白,隊長她不願意再相信你,或者說依賴你。你讓她太失望了。」

對此,王旭東無話可說,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一刀刀捅在心臟上。

王旭東沒有再說話,只是推開老王往外走著。他現在一刻都不想也不能繼續待在這裡。

老王大喝一聲:「你幹什麼?要去哪!」

王旭東頭也不回地說著:「你不是都知道嗎?」

「站住!」老王大喊一聲,隨即拔出槍在他身後指著他大喊道:「王旭東!我現在命令你站住回去審訊室裡頭,現在對你的調查還沒有結束,你的嫌疑還不能夠解除,我們有權利對你進行正常的關押。」

很顯然,這一次是不會像之前那麼客氣了,這一次是要按照正常的嫌疑人的方式,直接關進審訊室裡頭也沒有任何的特殊待遇。

王旭東就像是沒有聽見一樣,依舊是大踏步地走著,幾個警察衝上前去想要攔住他,都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他做了些什麼,人就已經紛紛地倒在了地上。

老王咬著牙直接拉上了保險栓,隨即大吼一聲:「王旭東,你再動一下我就真的開槍了!」

王旭東停了一下,冷冷地說著:「你有那個膽子就直接開槍吧,我倒是想知道你用什麼樣的名義對我開槍?我是嫌疑人嗎?我是殺人犯嗎?」

他忽然間爆發起來:「你他媽憑什麼對我開槍!」

王旭東怒吼著,隨即猛地轉身,盯著老王然後掃視了一圈所有的警察,他的目光所至,好幾個警察都覺得拿著槍的手忍不住發抖。

「就憑你們,以為有槍就能夠乾的掉我還是能把我留在這?」

王旭東很想保持理智,可是現在的情況是他確實做不到。

老王端著槍,平靜地說著:「王旭東,你先冷靜一下,這是關係到我們隊長的事情,我們所有人都不會放鬆半分。這個案子我們還在查,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李澤天他知道隊長出事以後已經消失了,我們會把他找出來,會給你給隊長一個交代。」

「你們查你們的,關我什麼事?」王旭東惡狠狠地說著,此刻的他在所有人眼中的形象就如同惡狼一般,誰擋著他的路都不行,「你們已經鎖定了目標,找到了嫌疑人,那剩下的就是抓捕,為什麼還要攔著我不讓我走還要我在這裡?」

「信不信我現在立馬就去找律師告你們非法拘禁!」

老王也是徹底的急了:「王旭東!你冷靜一點,這是隊長的命令,她讓我們把你留在這邊,避免你做任何的傻事!」

「不要以為我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現在出去,無非就是要找到李澤天,找到以後呢?你肯定不會把他交給我們,你肯定會自己下手,這是隊長親口說的,她了解你,她不想你做傻事把自己搭進去。」

王旭東愣住了,隨即決然地說著:「我要做什麼,從來沒有任何人能夠攔得住我。」

「還有,這件事情,我也必須給她給我的孩子一個交代。」

他說完這話,轉身就走,這次一步也沒有停,而老王也只能是獃獃地看著他的背影離去,最終也只是無奈地放下了槍。

而他身邊的一個警察則是小心翼翼地問著:「現在怎麼辦?」

老王深吸一口氣以後一揮手:「趕緊跟上他,他一定是去找李澤天去了。一個是現在利用他可以找到李澤天,再就是阻止他對李澤天進行復仇,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老王心裡頭也很清楚,李澤天犯下這樣的事情以後,要麼就是逃之夭夭要麼就是在一個不可能有人找得到他的地方躲了起來,他們目前根本是毫無線索不知道到底去什麼地方抓人,網已經撒出去了,各種布控還有通緝搜索都已經展開,但是迄今為止,沒有絲毫的動靜,根本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從他辭職到現在已經好幾天了,不排除他早已經逃走遠遠離開東海的可能,但是老王知道,王旭東對李澤天不是一般的仇恨,所以上天入地他也一定會找到李澤天,而如果有人能夠第一時間找到李澤天,那也只有他王旭東了,他的本領,老王這些所有人都是見識過的。

一群人紛紛出動,立刻追上去。 王旭東在警局門口攔了輛計程車,坐上去以後就看到了後面幾輛車正追上來。他冷哼一聲,隨即指揮著車子按照他說的路線開著。

王旭東坐在車上,就聽到手機響了起來,上面顯示著張曉芸的號碼。顯然,老王他們已經把情況跟張曉芸去說了,那張曉芸這個電話的目的也就很清楚了,無非是讓他趕緊回去。

他看著那號碼發了好一會的呆,然後才接起來電話。

其實猶豫的時候王旭東更多的是感覺到心酸,他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他跟張曉芸會到這一步,彼此之間會有那麼深的隔膜,甚至於,還遠遠不如曾經的朋友關係。

王旭東接起來以後問著:「你怎麼樣了?」

張曉芸沒有回答他,只是冷靜地說著:「王旭東,你要麼現在回去警局,要麼現在回來醫院裡,不要自己衝動妄為。」

「我沒有衝動,我很冷靜,你聽我的聲音就應該知道,我也知道這是我最應該冷靜的時候。」王旭東平靜地說著。

「王旭東,我在很認真的跟你說,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我其實跟你一樣,不要忘記,孩子是從我肚子里死掉的,我比你更痛,比你更恨他。」

張曉芸的聲音雖然平靜,但是卻有著壓抑不住的悲痛。

「可是再恨,我也不可能說讓你去報這個仇,有老王他們,有法律,最終不會讓他逃脫法律的懲罰的,我也比任何人都想看到他的結果,給我孩子討回一個公道。」

王旭東沉默著,沉默了好一會才說輕輕地說道:「曉芸,你想多了,我知道你是擔心我,怕我一時衝動會去找李澤天算賬。」

「謝謝你,我知道你辛苦了,而且,也很不好過。曉芸,對不起。」王旭東說著,滿心的酸楚,其實他自己內心又何嘗好過。

「是因為我才給你和孩子帶來這樣的災難,而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也沒有及時地出現,讓你承受了太多的委屈和心酸,我知道我做的是大錯特錯了。」

「所以我現在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就像你現在心裡頭也並不好受,也不願意麵對我,就當是我們都給彼此一點時間和空間,慢慢去消化這個事情,等緩過來以後,再一起共同面對。」

王旭東說著,就要掛上電話,張曉芸急得喊了一聲:「王旭東!」

「你不要拿這種話來忽悠我,我對你很理解,也非常清楚地知道你要幹什麼。」張曉芸平靜的聲音底下是掩藏不住的憤怒與著急:「你不要想著去做傻事!」

「我能做什麼傻事?」王旭東笑了笑說道,「難道你以為我會想不開自殺?怎麼可能呢,我還不至於脆弱到這個地步,我們都還年輕,孩子以後會有的,錯誤我也會努力去彌補去取得你的原諒。再說我現在不是一個人,除了有你有這個家,還有公司的方方面面,就算真是想不開,我也要給你給大家一個交代吧。」

「王旭東,你別跟我廢話那麼多。」張曉芸也是真的生氣了,「我知道你是想要幹什麼,就像當初你父親的死,你去找陳軍報仇一樣,你要去找李澤天報仇對不對?」

王旭東平靜地笑一笑:「被你這麼一說,我想到我們剛認識那時候,你是那麼的火爆剛烈嫉惡如仇,當然,一直都是。我當時就想著,這麼暴的一個姑娘,將來誰敢娶啊,沒有想到最後會是我。所以說緣分是多麼的神奇。」

「現在想想,那時候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你也是。」王旭東認真地說著,「曉芸,我很不想說,但是我知道現實是我必須要說一句對不起,因為我真的是做錯了,最終還是傷害了你。」

「這個結果不光是你,包括我自己也需要一點時間來消化。但是你放心,我會很快調整好的,你好好休息,我很快就會回來。」

張曉芸幾乎是吼出來的:「王旭東!你不要忘記我對你說過的話,你做的事情,如果被我抓住證據,我一定會親手將你繩之以法。」

「哪怕李澤天是害死我孩子的兇手,哪怕你是我的丈夫,我都不容許你犯下如此的錯誤!你最好是現在給我趕快回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