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是龍江人嗎?」

卡爾點頭:「她有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叫做蘇酥。」

「蘇酥?」牛愛麗變了臉色。

「你也知道她嗎?看來蘇酥小姐還真的挺出名。」

卡爾看了看手上的百達翡麗,道:「我的時間有限。如果你知道蘇酥小姐,能不能通知她,快點過來。」

牛愛麗不可思議的朝蘇酥看了過來。

「卡爾先生,我就是蘇酥!」

蘇酥急忙走了過去。

「蘇酥女士,您真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東方女性。柳青已經跟我說過了,產品您帶來了嗎?」卡爾眼前一亮,很紳士的讚美。

蘇酥急忙把手中的盒子遞了過去。

「等等!」牛愛麗有些反應不過來,道:「這是什麼產品?」

卡爾神秘一笑,道:「這是個秘密。」

「這位……愛麗絲女士,你的要求我已經滿足了。接下來,是我跟蘇酥小姐共進午餐的時間。」

「能給我們一點空間嗎?」

紳士說話比較委婉,其實就是在趕牛愛麗離開。

牛愛麗萬萬想不到,蘇酥竟然就是卡爾約了要共進午餐的人。這怎麼可能,她無論如何接受不了。

她還想說什麼,門口,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十來個黑衣人竄了過來。

「大小姐!」那兩個保安看到黑衣人後面,走來英姿颯爽的鐵凝霜,急忙惶恐的問好。

鐵凝霜看了秦天一眼,冷冷的道:「方才,是誰說要趕秦先生走的?」

保安張大了嘴巴。

「我……」

鐵凝霜不容他們辯駁,怒道:「給秦先生跪下磕頭,直到他同意不拆我們的酒店!」

這……

鐵大小姐的意思,是害怕秦先生拆酒店?

不是,這個秦先生,真的有能力,一句話拆了這個酒店?

保安如五雷轟頂,他們的腦容量,根本無法想像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有一點他們明白,那就是,如果不能爭取秦先生原諒,酒店拆不拆不確定,他們的腦袋,一定會搬家。

「秦先生,我們——」他們誠惶誠恐,就要下跪。

秦天手一揮,淡淡的道:「我老婆要跟卡爾先生談事情,你們下去吧。」

保安還不敢動。

鐵凝霜道:「還不快謝秦先生!」

「多謝秦先生!」保安如逢大赦的離開。

秦天看着牛愛麗,冷笑道:「這位粉絲,你聽不懂我的話嗎?」

牛愛麗瞠目結舌,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鐵凝霜手一揮:「秦先生和夫人在此會客,閑雜人等,清場!」

「是!」十來個黑衣人,竄了過來。

牛愛麗腿一抖,差點嚇尿了。被兩個大漢駕着扔了出去。 將書合上,楚辭的唇角掛上淡淡的笑容,目光凝望著眼前的老者:「藥王閣也拖了一段時日,既然你回來了,那就準備一下。」

本來藥王閣前幾日就要開業,奈何高銘不在這大齊國,小王爺又才疏學淺,還需要更努力的去學習,因此,必須要有人坐鎮。

想了想,楚辭繼續說道:「另外,你多帶帶葉楓,這藥王閣我打算交給他管理。」

她知道,高銘不可能一直留下。

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將小王爺培養起來。

等到他能獨當一面,高銘就可以離開了。

高銘的目光獃獃的,顯然還是沒有因楚辭那話回過神來,他的腦子裡完全都是一片空白,愣愣的看著他。

她剛才的意思是,能解除那些歷代難題?

怎麼可能!

這些難題,千年都無人能解!

他也只是抱著希望試試而已,從來沒有想過楚辭能答應下來。

直至半響,高銘才緩過神來,他的眼神還是帶著複雜:「瑾王妃,你真的能解答出這些問題?」

他還是無法相信。

楚辭疑惑的望向高銘:「不是你來找我幫忙的嗎?還是你是來考驗我的?」

這些問題也並不難。

當年出題的時候,太沒有用太困難的題目去考核那些弟子。

太記得,其中有幾個徒弟回答出了一部分問題,現在經過千年,估計都已經能解答出來了。

思及此,楚辭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了:「你不是不相信我的能力,用這些題目來考驗我?我既然說三日後你來拿書,拿你三日後再來。」

高銘臉色一白:「瑾王妃,我不是這個意思……」

「行了,你不用解釋了,我都知道,你不就是覺得我能力不夠,難以讓你信服,也難以讓你心甘情願留下來幫忙,才用這些題來考驗我。」

「你放心,我既然說了三日後給你,必定會全部答出來給你。」

高銘:「……」

他都快哭了。

這都什麼和什麼?

他什麼時候要考驗瑾王妃了?

楚辭再說完這話之後,就沒有繼續多言,轉身從高銘的身旁而過,連看都不帶看他一眼的。

不過,她倒是並沒有認為高銘的想法有什麼問題。

想要讓人心甘情願的留下,就必定要有讓他留下的能力。

高銘既然用書來考核她,也很正常。

只有她拿出了能力,才能讓他心服口服的留在藥王閣幫她。

但是——

讓楚辭憤怒的是,高銘既想要考核她,又認為她不可能答出這些題!

既然不信她,何必留下?

其實,也不怪楚辭會誤會,這些題就是她曾經用來考核徒弟,甚至說過,日後徒弟收徒,也必定需要用這些去考驗他們的實力。

她縱然不知道為何這書落到了神醫門的手中,卻能確信,這本書就是用來考核他人的實力——

瑾王府院內,高銘目瞪口呆的望著楚辭離開的方向。

他的腦子嗡嗡的,一時間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從而惹怒了瑾王妃?

「我好像……並未說什麼?」 陸沉甩了甩頭剛想要反駁,便直接被紅狐一句話壓了下去:「再說了,婉兒一個小姑娘也到了該發育的年紀,女孩子有些隱秘的問題,你們這些臭男人能懂嗎?」

「我……,你……」陸沉一時間竟然想不出一句能夠反駁的話,只能轉頭看向南天婉兒,但是南天婉兒此時正紅著臉,跟隨在紅狐身後也不敢抬頭看陸沉。

「我什麼我,你什麼你,我就問你,你能懂那些東西嘛?」

紅狐敲打著陸沉的腦袋,又用手挑起陸沉的下巴:「唉……,就你這個榆木腦袋,問了也白問,連什麼叫愛情都不知道,那些隱秘的問題你又怎麼可能知道。」

陸沉感受著紅狐吐出的溫熱氣息,心中練練默念冰心訣,剛想出聲又直接被紅狐壓了下去:「你再想想啊,如果婉兒戰鬥的時候受了點傷,就你現在這個不懂風情的德行,又有誰能給婉兒清理傷口包紮傷口呢?」

紅狐雙手交叉在胸前,嚴肅的說著:「再說了我在婉兒身邊還可以隨時保護她,也能讓你在修行時專心去應敵,這樣不好嗎。」

「我……」

一時之間,陸沉竟然被懟的啞口無言,只能看著紅狐嘴巴跟著一張一合。

「怎麼樣,我說這這些夠了嗎?」紅狐看著陸沉的樣子,冷笑著說了一句:「不解風情的臭小子,我現在能夠留在這裡了嗎?」

「唉……,好吧好吧。」

陸沉嘆了一口氣,向後退了一步說道:「你這些個理由真的是讓我不能拒絕啊,唉……,真的是有點後悔了,剛才就不應該放你出來。」

「哈哈哈,現在想要後悔也沒有機會了,真的是好久沒有回到現世了,這種新鮮的空氣真的是好懷念啊。」

紅狐將手搭在陸沉肩膀上吸了吸空氣,柔媚的笑了一聲幻化成了小狐狸,直接落到了南天婉兒得肩膀上:「我們走吧狗男人,讓我看看現世這幫狗男人有沒有變得更負心。」

南天婉兒看著肩膀上的小狐狸,跟著笑了一聲:「紅狐姐姐,陸哥哥只是有些耿直,不是狗男人哦。」

「是是是,陸沉不是狗男人,這天下就陸沉不是狗男人。」紅狐向著南天婉兒脖子便縮了縮,盤縮成一團舒服的閉上了眼睛:「我們趕快走吧,讓我先去看看外邊的天空是不是還和以前一樣。」

「呵……」陸沉看著紅狐,眉頭尷尬的哼了一聲:「紅狐我們事先說好,你出來主要是保護婉兒,沒有什麼大事你絕對不能離開婉兒半步。」

「你的要求還真是多啊,行了行了,老娘知道了。」紅狐眼睛睜開一條縫隙,沖著陸沉嚷道:「我這種的修為就算距離千米遠,到達婉兒跟前也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你知道了就行,婉兒我們走吧。」

陸沉回應了一聲喚回三具化身,直接從傳送陣進入了藏書樓五層。

這第五層的中心只一個演武場,內部擺放著每個境界對應的修鍊人偶,陸沉看著軍老爺站在一個人偶前,不斷揮舞著地裂槍,大聲的喊道:「小軍子,我們該走了。」

「嗯?小陸兒你看完了?我這就過來。」

軍老爺說著揮出了最後一槍,面前的降氣境人偶直接粉碎,濃郁的先天雷氣從槍尖上爆發,茲拉茲拉輔附著在人偶碎片上,人偶碎片瞬間就被雷電焚燒殆盡。

當軍老爺轉過頭時眉心的天雷法眼,還沒有來得及閉合,就正好看到了南天婉兒肩膀上的紅狐。

「紅狐??」

軍老爺收回長槍掠過陸沉,直接來到了南天婉兒跟前:「狐王印記,就是是這個印記沒錯,婉兒你肩膀上這個是紅狐?狐族王室的最強盛一脈,不過為什麼只有一根尾巴呢?」

聽到軍老爺的問話,陸沉、紅狐、南天婉兒心裡瞬間就顫抖了一下,剛才下來的時候陸沉才說過紅狐也保證過,即使幻化也可能被人認出來,但是誰也沒想到會這麼快,而且還是被一個調息境的小修士認出了真身。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