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她說什麼要去找你,要找你說個清楚,更說了,要去捉姦。」郭鈺道。

「啊……我……我這……不是……郭總……這……這都什麼跟什麼呀。」王旭東被這句話雷的外焦里嫩的。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攔不住她,她的性格你也知道,我讓人開車在後面跟著她,我這就是跟你說一聲,我這……」

「我知道了郭總,我給她打電話,我等下親自把她給送回去。」王旭東苦笑著。

「好,謝謝你了,旭東,這麼晚了還麻煩你。」

「沒事。」王旭東掛斷了電話。

苦笑著搖了搖頭,王旭東拿起手機給林曉雅打著電話。

「不要跟我解釋,我什麼都不聽,我也不相信你。」電話一接通就聽到林曉雅在電話裡面咆哮著。

「林曉雅,這大晚上的你在這發什麼神經?你開車跑出來捉我的奸,我現在問你,你上哪去捉姦去?你知道我在哪嗎?」王旭東問著。

「別以為我聽不出來,那個女人就是你們那個公司的那人,就是上次你來吃飯她還幫過我的,是不是叫秦可欣?」

「喲呵,這都聽得出來。」

「告訴我,你們在哪?我要殺了你們兩個狗男女,姦夫淫婦。」

「你這都是從哪學來的這些詞?得,你要來捉姦是吧,行吧,我給你發個地址,你到這個地址來,我在這裡等著你來捉姦。」王旭東說完掛斷了電話,然後發了個地址給林曉雅,隨後自己開著車踩著油門開了出去。

王旭東開著車一直開著,開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鐘,車子來到了工廠,之前的工廠已經全部封鎖了,但是現在封鎖線已經轉移到了裡面被燒毀的幾棟建築,工廠的大門是打開的。

王旭東開著車進了工廠,然後直接停在了工廠的辦公樓前面。

辦公樓裡面有好幾間房子依舊是燈火通明的,王旭東起身上了二樓,二樓裡面吵鬧的不行,好幾間屋子裡都是人。

王旭東看了看,然後找到了一直都在工作的任副總,在窗戶邊招了招手。

任副總正在裡面做著家屬的安撫工作,看到王旭東來了,便退了出來,與一個副廠長一起出來。

「王總。」

「找個地方說話吧。」

「好,去我辦公室。」副廠長連忙說著,然後領著王旭東和任副總進了他的辦公室。

進了辦公室,王旭東也沒客氣,直接在老闆椅上坐下,任副總和副廠長在對面坐下,而副廠長連忙倒茶。

「什麼情況?」王旭東直接問著,前面任副總給王旭東發了信息說了下這邊的情況,所以王旭東才急急忙忙的過來。

「這群人都是死者的家屬,比起昨天在公司的,現在人更多了,昨天只有三位東海附近的人過來了,而且來的人不多,今天因為我們昨天聯繫過他們的家屬告知了這個情況,所以從今天下午開始,五個死者的家屬全部趕了過來,而且都是帶了全家人過來,一個個非常激動,從今天傍晚開始就一直堵在這裡鬧,讓我們必須給個交代。我這邊已經安排人每位死者按照你的安排先發了十萬塊,昨天沒來的今天也給發了,但是他們認為我們就是想用十萬塊打發他們,一直在鬧,不管我怎麼做工作都不聽,我帶著工作組的人已經做了一晚上的工作,可是根本沒用,他們說了,如果我明天再不給個說法不確認賠錢的事,他們就去找電視台找記者要麼就去市政府上訪。」任副總大口喝著茶說著。

王旭東聽過之後點了點頭,道:「辛苦你們了,其實我們也要理解,來廠里務工的大部分都是農村的青年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偏遠山區的青年人,來的這些家屬長輩們大部分都是沒有受過多少教育,所以很難跟他們講道理,你要跟他們說這件事情需要等到政府定責之後才能處理才能賠償,他們是不懂的也不信,他們只知道一件事,人死了,人死在我們廠里,我們就需要賠錢,他們人沒了,就是要錢,看不到錢他們就不信任。而且,我們也要理解他們的心情,死者都是他們最親密的人,更多的也是家裡的頂樑柱,所以他們的悲痛、憤怒以及有些惶恐焦急,我們都要盡量理解,沒辦法,人死在我們廠里我們就需要負責,讓工作者負責接待解釋工作的員工們多一點耐心,態度好一點。」

「王總,這件事情不是耐心和態度好就能夠解決的了,問題是他們不管我們怎麼說都不信任我們,除非我們答應他們的要求,賠錢,不然在他們眼裡我們都是吃人的怪獸,都是壞人,是我們害死了他們的親人,他們要找我們償命。」

「多去解釋一下,而且,這裡面肯定還是有人在背後教唆指示,昨天去公司鬧最後被抓到了派出所的那些人,就是有人故意請來教唆這些家屬去鬧事的,今天這些家屬這麼不聽勸在這鬧,也肯定還是有些好事之徒在這裡面多事的。有些人就是不希望我們公司好,就想著這一下徹底整垮我們公司。」王旭東冷笑著。

「是誰?」

「是誰我不知道,但是沒關係,不管是誰都沒用。」王旭東說著,然後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給張曉芸。

「張曉芸,再幫我個忙,事情是這個樣子,現在起火的工廠這邊死者家屬在這裡面鬧個不停,我們懷疑這裡面有人故意在煽風點火,教唆這些家屬們在這無理取鬧,人家不犯法,我們老百姓也奈何不了,所以,你看看能不能想辦法幫我解決一下,好,行。」王旭東說完掛斷電話。 「任副總,這樣,你們倆仔細回憶一下,這群家屬裡面有哪些人是比較可疑的,一看就是在裡面故意鬧事的你給我說一下,等下會有警察過來直接把人帶走去進行調查,另外,警方也會調查是哪些人在背後接觸這些家屬故意挑唆,這群人都會被抓起來,只要把這些人給處理了,這群家屬會理性很多的。」王旭東淡淡地道。

任副總看著王旭東一個電話就能叫來警察做事,很驚訝,然後連忙點頭。

「多講講政策,對了,安排好了他們的吃飯住宿問題了嗎?」王旭東問著。

「安排好了,就安排在旁邊的招待所里,但是他們不願意去。」

「另外安排,住酒店,住賓館,這是我們的誠意,吃好一點,住好一點,讓專人在那邊負責,安排他們吃好喝好,直到這次事件水落石出政府給出最後的定論。這個花不了多少錢,但是卻可以讓他們看到我們的誠意。另外,我看著他們在裡面亂糟糟的,安排人給大家倒茶,端點水果什麼的過去,伸手不打笑臉人,我們客氣了,人家也自然就發不了火,還是那句話,我們要理解人家的心情。」

「好,我馬上就安排人現在就去辦這些事。」任副總說著。

「行吧,我親自進去跟他們解釋一下吧。」王旭東站了起來,帶著一身疲憊走進了會議室裡面,會議室裡面聚滿了家屬,依舊是哭的哭鬧的鬧。

王旭東在裡面耐心的做著解釋工作,同時也是恩威並用,加之張曉芸派過來的幾個正在工廠秘密調查的民警過來給王旭東撐腰,一下子就有了震懾的效果,另外,工作人員也是泡茶上水果什麼的,這群人情緒一下子就平靜了下來,王旭東在裡面解釋了差不多快一個小時,與多名家屬面對面的談,最後,這群人終於是答應跟隨工作人員去重新安排好的酒店睡覺,車也是緊急從公司調過來的大巴車接送。這些家屬也是看到了公司的誠意,一個個情緒平穩了很多。

看到這群人終於是走了,王旭東和任副總以及整個工作組的人長長鬆了一口氣。

王旭東坐在家屬走了的會議室裡面,整個工作組的人都坐在裡面,大家全部都累的不行。

王旭東正準備開會的時候,就見到了一直在門口看著的林曉雅,林曉雅其實來了很久了,見到王旭東在裡面忙,也大致明白了裡面的情況也沒來打擾王旭東。

王旭東之前一直在裡面忙的焦頭爛額,根本沒發現站在門口的林曉雅,現在這群人全走了他才發現林曉雅站在窗戶邊,身後還跟著兩個郭鈺的保鏢。

王旭東沒有理會林曉雅,對工作組的人說道:「今天辛苦大家了,忙到這個時候,任副總,工作組這邊是由你負責的,這樣,工作組所有的人,只要是在正常上班的時間外還在這邊工作的,一律算加班,按照加班工資來結算薪水。另外,在這次事情全部結束之後,我會親自簽一筆獎金給我們的工作組,給大家發獎金。大家再咬牙堅持堅持,爭取圓滿的把這次的事件給處理好,只要大家工作做得好,公司絕不會虧待大家。」

「現在,大家說一說,自己各負責的各個方面的工作有什麼進展,包括家屬這一塊,工廠的損失情況調查以及政府接洽等各方面的情況。」王旭東接著開會。

這個會開了也快一個小時,開到晚上十點多快十一點的時候散會。人都走了,就只有王旭東一個人還坐在會議室里。

等到人都走了,王旭東對著還一直站在門口看著的林曉雅喊著:「人都走了還站在那幹嘛?進來吧。」

林曉雅嘟著嘴走了進來,扭著屁股在王旭東旁邊的椅子上坐下,郭鈺的兩個保鏢也在那跟著。

「你們兩個去下面車邊呆著吧,有我在她肯定安全,我等下會把人安全地交給你們倆帶回去的。」王旭東對郭鈺的保鏢說著。

兩個保鏢是認識王旭東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就真的走了出去。

「你不是來抓姦嗎?怎麼不抓了?」王旭東點了根煙,笑嘻嘻地看著林曉雅。

「那個女人呢?在哪?」

「哪個女人?」

「秦可欣,別想騙我,我不知道你現在怎麼在這,但是前面你肯定跟她在一起,而且,你們倆肯定在干苟且的見不得人的事。」林曉雅一說起這個就一肚子的火氣。

「我做什麼了我就苟且了?我們做什麼了我們就見不得人了?」王旭東哭笑不得。

「你以為我在電話裡面沒聽到你們說話嗎?說的那個噁心,想想都替你們覺得不要臉。王旭東,你做這種事,你對得起我嗎?」

「我怎麼就對不起你了?得了得了,別打岔了,小孩子家家的,你自己看看,都什麼時候了,我有心情干這個嗎?你啊,就你那智商以後就別想著與秦可欣在那鬥了好不好?你真不是她對手,人家故意說幾句話逗你,你就在這火急火燎的跟世界末日一樣,再說了,就算我真的跟秦可欣怎麼樣了,也跟你沒關係啊,你急個屁啊你,要捉姦也輪不到你來捉啊。」

「王旭東,我跟你說過,你是我的人,誰也別想搶,你就是我的。」林曉雅站了起來指著王旭東。

「我……得得得,我不跟你說了,腦瓜疼。我現在也沒工夫跟你說這些,你是來捉姦的是吧?你也看到了,我現在焦頭爛額,你覺得我現在有心情去干被你捉姦的事嗎?我與秦可欣前面在辦公室談工作,她看到你打電話來了故意在電話裡面說的。行了,解釋清楚了,你現在可以回去了嗎?我已經一大堆事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給我添亂了?」

「這工廠是你的?」林曉雅左右看了看,小心地問著王旭東。

「什麼叫我的,我哪有工廠,這是公司的,你所看到的那是公司總部,這裡是公司的一個工廠,服裝公司,這是服裝生產工廠。」王旭東解釋著。

「那邊是怎麼回事?起火了?」

「你不看新聞的呀?」 「還上了新聞呀?這麼嚴重?」

「你自己看,一場大火,那邊一片全都燒了,還燒死了五個人,你剛剛看到的就是這些死者的家屬,在找公司的麻煩。」王旭東非常的疲倦。

「你……不是保安嗎?怎麼要你來管這些事?」

「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我是保安?那是以前,最開始是保安,後來你媽來了一趟公司,硬是把我抬成了副總經理,副總經理也就算了,這次大火,死了人,總經理抓進去了,我就成了臨時的總經理,所以這些事全部都由我來管。」

「原來如此,那我錯怪你了?」

「你說呢?你個小丫頭片子腦子裡一天到晚在想些什麼東西?我現在一天到晚忙的人都快死了,我有那個心情去顧兒女情長的事嗎?所以,別在那瞎想,這邊情況你也看到了,什麼事都沒有,趕緊回去吧,你媽還在家等你,擔心你,回家睡覺,好好的把身體調養好,知道嗎?」

「我能幫你什麼嗎?」林曉雅認真地問著王旭東。

「你幫我?你不給我添亂就是幫我了,你要真想幫我,這段時間都不要找我,等我把這件事情全部處理完了就再說好不好?」

「不就起火死人嘛,這又不能怪你,我聽前面這些人說的,無非就是要錢嘛,你賠錢給他們不就沒事了。」林曉雅異想天開。

「大姐,你說的倒是輕巧,是,你說的沒錯,只要賠錢就沒事了,這個誰都知道,我也知道啊,可問題是沒錢啊,要是有錢我著急什麼啊,現在主要的問題就是公司沒錢,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以前我的想法也跟你差不多,這麼大個公司,還在乎這點錢,可是坐在這個位置了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一個這麼大的公司,方方面面都要錢,別的都不缺,最缺的就是錢,而且,我這麼跟你說吧,這個公司看起來不錯,其實現在是千瘡百孔,隨時都要倒閉,我現在唯一缺的就是錢,我一天到晚四處忙活著到處借錢貸款,這才是最大的問題。所以啊,小雅,我最近是真的沒工夫也沒心情跟你鬧,你呢,最近安安靜靜的待在家裡養病,好不好?等我把這件事情給處理完了,等我把這個總經理的活給幹完了,你怎麼鬧都行,好不好?」王旭東是真的想把林曉雅給打發走。

「你缺多少錢?」林曉雅問著。

「怎麼?你準備幫我?」王旭東笑著。

「你就說,你要多少錢?」

「你是不是準備把你零花錢借給我啊?謝謝你的好意,可是問題沒那麼簡單,這麼說吧,最少需要五千萬,五千萬,你有這麼多零花錢嗎?」王旭東笑了笑,然後對林曉雅道:「好了,起來吧,我送你下去,開車回去吧。你媽給我打的電話說你跑出來了,很擔心你,你呢經過這次的磨礪也懂事了很多,不要再讓你媽擔心你了,身體不好,回去之後好好的修養身體,自己也好好的在家反思一下,你到底想要幹什麼,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馬上就要過年了,過完年之後,最好還是繼續回去上學,你這個年紀就是該上學的年紀,不管你以後要做什麼,前提都是你必須要有知識,不然,你就只能當一輩子的服務員知道嗎?」

王旭東一邊說著一邊直接拉著林曉雅往樓下走去。

王旭東把林曉雅拉到她的車邊,說完之後就往自己的車邊走去。

「你去哪啊?」林曉雅喊著。

「去酒店。」王旭東打開車門。

「你去酒店幹嘛?這麼晚了,去見誰?是不是見那個秦可欣。」林曉雅直接走過去拍著王旭東車子的窗戶問著。

「你這腦袋瓜子整天都在想些什麼齷蹉的東西?我去酒店是再去慰問安撫一下這些死者家屬,我們沒這麼多錢賠給人家,但是起碼要給人家誠意,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理性的跟我們來談善後的事,知道了嗎?早點回去。」王旭東摁下窗戶對林曉雅說著,然後一腳油門就把車子開走了。

林曉雅獃獃地站在那看著王旭東的車子開走,陷入了沉思。

王旭東親自去了這些家屬們住的酒店,在幾個在酒店安排的工作人員的陪同下,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過去慰問,親自詢問這些人還需要一些什麼,只要是能做到的公司都儘力滿足,另外,也每個每個房間都再次跟這些家屬們談法律談處理這些事情的程序,也反覆的強調公司的立場,強調公司一定不會不負責任。

因為王旭東的身份不同,而且因為逐一逐一的講解也更加容易聽進去,等到王旭東把所有家屬都慰問完了之後,已經是凌晨了,不過效果很好,所有人的情緒都平穩了很多,也都變的比較的理性了。

王旭東在凌晨獨自開車回家,剛到家就再次接到了張曉芸的電話。

「我安排了一組人去專門調查你那邊有人在裡面教唆指使死者家屬鬧事的事,最後果然發現有幾個人在裡面教唆,這夥人在這些家屬接到你們通知之前就已經先行與這些家屬聯繫了,然後這些家屬達到東海之後就是他們安排人在那邊接待的,家屬們怎麼做都是他們教唆安排的,就是他們在中間作梗說了你們公司很多的壞話。你昨天是不是讓派出所抓了一批人?那批人是這幾個人花錢請的社會閑散人等,專門去你們公司鬧事的。」張曉芸一口氣說著。

「能查出來這幾個人是什麼人嗎?幕後的指使人到底是誰?我想知道,到底是誰在後面搞鬼。」王旭東冷冷地問著。

「這件事情我這邊沒辦法去管,這不由我管,我這邊只能是暗中讓人去調查。我等下親自去找屬地的派出所,讓他們去抓人,抓來了之後讓他們去審,審一下就知道誰是幕後的主使者,我相信,這個人一定就是指使放火的那個人。」張曉芸說完掛斷了電話。 這件案子在王旭東看來並不複雜,但是,對於整個洛美服飾對於蘇婉琪來說,王旭東覺得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複雜的他都有些皺眉頭了。

王旭東回到家裡稍微洗漱了一下倒頭便睡下了,這一天下來,他實在是太累太累了。

第二天王旭東依舊是在上班之前上了公司,以前每天去上班他都是懷著無比輕鬆的心情去的,而現在,去上班的路上腦子裡就開始滿負荷的運轉,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但是現在卻是他想要承擔的責任。

王旭東走到公司,來到自己的辦公室,首先把辦公室小劉叫了過來,安排她陪著秦可欣去燕京的事,然後又把李小天叫來,讓李小天把安保的事暫時交給別人,然後讓李小天收拾東西跟著秦可欣去燕京,再三叮囑李小天,一定要保護好秦可欣,如果秦可欣少了一片指甲蓋回來他都要剝了他的皮。對於王旭東的命令,李小天從來是不敢有絲毫違背的,更何況王旭東現在搖身一變變成了公司的總經理了。

安排好了這些之後,王旭東想著親自開車送秦可欣去機場,但是秦可欣拒絕了,最後安排公司的司機開著車送秦可欣和小劉以及李小天三個人去了機場。

這邊王旭東讓秘書婷婷召集了公司幾個主要的領導以及幾個主要部門的領導在小會議室開會。

「今天這個會議的主要內容就是怎麼解決公司目前存在的困難。上次我讓各個部門都寫了一份自己各部門存在的困難和解決辦法,仔細看了一看,大家提出問題的能力很強,把自己部門存在的問題和困難寫的是洋洋洒洒,但是一說到解決辦法,基本上都是幾句話帶過,而這幾句話所有人的要求基本一致,無非兩點,第一點,要錢,第二點要人,如果這麼簡單的話,我還要你們寫這些解決辦法幹嘛?這個誰都會啊,如果公司有花不完的錢那有還存在什麼困難呢?」王旭東非常不滿地看著會議室的這些人。

「不過你們說的也都沒錯吧,公司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沒錢,有錢的話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今天開這個會,把你們幾個主要的領導和財務市場幾個部門的人叫過來就是大家一起來研究一下我們解決錢的問題。」

「錢無非就是開源節流,先說說開源吧,我已經在聯繫銀行進行貸款了,目標是貸款一個億,估計難度不大,但是問題是遠水解不了近渴,銀行貸款下來需要一個過程,起碼年前這筆錢是肯定下不來了,所以,長期我們可以解決資金問題,但是短期內我們還是沒錢,所以,我們一定要想辦法挨過這個短期。」

「首先是市場部那邊,你們研究一個方案出來,在近期之內,趕在過年前的年裝的銷售旺季推出一個全公司所有門店的打折推銷的計劃出來,怎麼打折怎麼促銷這是你們擅長的事,怎麼處理利潤和銷量之間比例那是你們的事,我的要求只有一個,必須讓公司在短期內最大限度的獲得流動資金,現在對於我們來說,利潤不是擺在第一位的,我們現在需要的是資金,流動資金。市場部,給你們一天時間,加班加點也好,不睡覺也好,明天早上都必須把你們的計劃交到我的辦公室來,明天早上我上班之後,沒有見到一份滿意的計劃書,那麼段部長,麻煩你主動離職。你現在告訴我,有沒有問題?」王旭東直接盯著市場部的部長問著。

「沒有問題。」市場部部長嚇得連忙說著。

「好,計劃書如果滿意,你去財務領一筆獎金,給所有參與計劃書的人員發下去,就當做公司請大家吃飯。好了,你可以出去了,趕緊去做計劃書。」王旭東接著道。

市場部部長點頭,然後趕忙走出了會場。

「第二個,從今天開始,改變公司的資金回籠制度。以前公司的制度是各門店經理一周向區域總經理結一次款,區域總經理每個月向公司結一次款。從今天開會之後,形成文件下發出去,以後錢款這一項不經過區域總經理,各門店經理每周一統一將上周的營業款打往公司的專用賬戶,對賬單由區域總經理和門店經理共同簽字確認,這樣子能更快的回收資金,也能更好的增加營收的透明度,原因大家心知肚明。會後,財務部和綜合辦公司立即去執行,然後下發文件,通知到各區域辦事處。」

「第三個……」

王旭東這個會直接開了兩個小時,在會上,他對公司的各種制度進行了很大程度的改變,這些制度的改變有些是他很早之前就發現了存在弊端的了,而更多的是為了應對公司目前存在的問題而做出的改變。這些天除了要出去跑業務之外,只要是坐在辦公室,他就在仔細地研究公司的各種制度,也在研究當中去想著怎麼更好的做出改變以應對目前公司存在的問題。

就在王旭東會快要開完的時候,王旭東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看到上面顯示的號碼,王旭東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後繼續開會,但是電話鍥而不捨的打過來,最後王旭東忍無可忍地坐在那當著所有人的面接電話。

「喂,你到底有什麼事?我在開會。」王旭東壓低了聲音問著,但是卻壓不出聲音里的煩操。

「我在你公司門口,你們保安不讓我進去,說你說的不讓我進去的。」林曉雅很憤怒。

王旭東想了想,自己的確曾經打過招呼,讓他們不要讓林曉雅進公司,但是那是之前,不過保安們可是一直都記住了王旭東的命令,見到林曉雅今天又來了,不管林曉雅怎麼說就是不讓林曉雅進公司,這讓林曉雅很惱火。

「你來公司幹什麼?」

「我有事要找你,王旭東,不讓我進去你會後悔的。」

「好吧好吧,這樣吧,我讓秘書下去接你,你跟著秘書去我辦公室等我,我在開會。」王旭東沒工夫與林曉雅繼續鬧下去,掛斷了電話之後對坐在身後的秘書婷婷說,讓她到門口保安室接一個朋友,帶到辦公室等他。

接著王旭東繼續開會,對公司接下來的工作他都已經做了詳詳細細的安排和部署,這些都是他這幾天以來深思熟慮之後做出來的計劃。 王旭東開完會之後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一進辦公室就見到了坐在自己電腦前面玩著電腦的林曉雅。

「大小姐,我不是昨天晚上才跟你說了嘛,我最近是真的忙,實在是沒時間陪你玩啊,你怎麼一大早上的又來了,平時這個時候你不都是在床上睡覺的嗎?」王旭東看著林曉雅問道。

「你以為我想來啊,我是來給你送東西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走了。」林曉雅站了起來,直接從自己背著的包裡面掏出一張單子擺在了桌子上面,轉身就離開辦公桌往外面走去。

「什麼東西啊這是。」王旭東好奇地拿過桌子上的單子過來看著,一看到這張單子王旭東頓時驚呆了,因為這是一張銀行的支票,支票上面顯示的是一長串零的數字,王旭東數了一下,竟然是五千萬,另外,支票的背後已經背好書了,有郭鈺的親筆簽名。

「等等。」王旭東連忙叫住了準備出去的林曉雅。

「幹嘛?」林曉雅氣呼呼地站在門口,當然,她的生氣是故意裝得。

「這什麼東西啊這?」王旭東拿著支票走到林曉雅面前問著。

「這是支票,支票你都不認識你還當總經理。」

「你不廢話嗎,我當然知道這是支票啊,我是問你這張支票是怎麼回事,你這個是什麼意思?」

「你不是說你缺錢嗎?缺五千萬嗎?這是我從我媽那拿來的,借給你的。」林曉雅說著。

「借給我?五千萬?大姐,你這出手也太闊綽了吧?你媽也答應?」王旭東再次被雷到了,也被驚嚇道了。

「我媽當然答應啊,她不答應我哪來的支票?這支票就是她開的啊。」林曉雅白了王旭東一眼。

「你怎麼跟你媽說的?」

「還能怎麼說?實話實說啊。我昨天晚上回去就跟她說了,我說你公司起火了,你們總經理都被抓了,現在你在當總經理,我說你缺錢,卻五千萬,我問她有沒有五千萬,有的話讓她借五千萬給你。」

「她怎麼說?」

「她沒說什麼啊,直接開了五千萬支票給我,讓我今天拿給你。」

「就這樣?」

「是啊,就這樣,不然你還要怎麼樣?」林曉雅反問著。

「你們這母女這也太隨便了吧?這可是五千萬啊。你媽就沒說要我打給欠條什麼的?」王旭東不死心再次問著。

「你這個人煩不煩啊,你再這麼說這筆錢我不借給你了。」林曉雅這次是真生氣了。

「好好好,不過……你就這麼把五千萬給我了我怎麼感覺這麼兒戲啊?這可是五千萬啊。」王旭東還是心裡不踏實地問著。

「你愛要不要,反正錢我給你拿來了,你要是不要你自己撕了。我知道你忙,我就不打擾你了,我先回去了,拜拜。」林曉雅說完對王旭東揮了揮手,依舊是背著個書包帶著耳機走出了王旭東的辦公室。

「喂喂喂……」王旭東喊著,但是林曉雅沒有回頭就走了。

「我……這……這都是什麼事啊這。」王旭東看著走了的林曉雅,又看著手裡的支票,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兒戲了。

王旭東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面陷入了沉思,很久之後站了起來,拿出手機撥通了郭鈺的手機號碼。

「喂,旭東,什麼事?」

「郭總,你在哪?我想去見你。」王旭東直截了當地說著。

「嗯……現在嗎?」郭鈺沉吟了一下問著。

「對,現在,你不方便嗎?」

「那倒也不是,我十分鐘之後要去開個會。」

「沒關係,我在你辦公室等你。」

「那好,我開完會就回辦公室。」

「好。」王旭東點頭,然後掛斷了電話。

隨後拿著手裡的支票再次看了看,再小心翼翼地把支票裝好,然後出門,下樓,依舊開著蘇婉琪的那輛車直接就往華海集團而去。

王旭東輕車熟路地進了郭鈺的辦公室,郭鈺的秘書認識王旭東,不用郭鈺提前打招呼便就主動請王旭東進了郭鈺的辦公室。

王旭東就這麼一直坐在郭鈺的辦公室裡面等著,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左右郭鈺回到了辦公室。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