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

陳淵沉默了幾秒,簡單回復一個「好」字后,好似什麼都沒發現的離開了。

實際上,陳淵的心已經沉到了谷底。

老醫生為什麼會出現面色沉重、語氣輕鬆這種人格分裂似的表現?

因為他以為陳淵是瞎子,什麼都看不到。

面色是真實,話語是虛假!

陳淵知道,老醫生在矇騙自己。

他的情況,一定非常的嚴重!

不然老醫生不會選擇欺騙他。

想到這,陳淵的心情愈發沉重,隱約間有種心臟處要爆開的感覺!

……

回到房間后,陳淵讓暫時照顧他的護工全部離開。

他一個人默默的待在黑暗中,腦中快速的思索了起來。

序列001的恐怖魔神,已經驗證了那款神秘的遊戲,可以幫助陳淵恢復感官。

目前陳淵只玩過兩個地圖,序列001的恐怖魔神和序列003的湮滅魔神。

其中,序列001的恐怖魔神對應陳淵的眼睛。

遊戲中的稻草人等級越高、實力越強,陳淵的視力就越清晰。

甚至有種眼眶中生長出了某種東西的錯覺。

根據陳淵的推測,序列003的湮滅魔神對應的應該是他的心臟。

可是即便陳淵在遊戲世界中將那株古怪大樹的實力提升到A-級,回歸現實世界后心臟部位依舊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讓陳淵非常不解。

是什麼,讓湮滅魔神的實力提升無法反饋到陳淵的本體?

另外,一開始的時候,陳淵四肢和雙目都對人造器官有排異反應,為什麼唯獨心臟沒有?

陳淵有一種預感,造成這兩種情況的原因,極有可能是同一個!

找出這個原因,也許就能解決掉他身體的問題。

看來,是時候再次進入序列003湮滅魔神的世界,去探索其中的奧秘了!

至此,陳淵理清思路,準備進入遊戲世界。

可就在這時,門被推開了。

一個陳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瘦小身影,走了進來。

正是,安娜! 當角徵羽的消息傳來時,瓦倫丁正躺在床上。

神不需要午睡,能一整天保持精神。但陳樂不行,除非外出做委託,不然在家的時候是一定要午休的。

小時候的艱苦訓練給了她超乎常人的戰鬥技巧,也能讓她在長大后擁有一些比較奢侈的生活習慣。

雖然陳樂比一鳳大一歲,但她依然跟個孩子一樣,喜歡抱着枕頭入睡。或是躺在愛人的懷裏,感受着呼吸帶來的輕微顫動,聽着少年的心跳聲,被他的氣味包裹住進入夢鄉。

瓦倫丁對小狐狸來說是比席夢思更好的「床」,貼着他總能睡得格外香甜。

今天的陳樂也是如此,側躺在愛人身邊,腦袋緊貼着他的胸膛,呼吸平緩。少女頭頂的獸耳即便是在睡覺時也不老實,偶爾顫動一下,撓著瓦倫丁的脖子,痒痒的,很舒服。

瓦倫丁靠着床背,右手放在陳樂的腦袋上,手指穿過她的頭髮,輕輕騷弄著少女的頭皮。

即便他已經接收到了角徵羽發來的消息,但指節的動作也沒停下,仍在關懷着熟睡的小狐狸。

這能讓陳樂覺得很舒服,即便做夢都在微笑。

他看了眼少女的側臉,微微低頭,在她的獸耳上輕輕一吻,動作小心翼翼。

這消息來的真不是時候。

瓦倫丁心想。

從蒂斯尼婭歸來已經過去十天,一開始的期待感早已消散乾淨,剩下的只有跟陳樂共處的熟悉和溫馨。

他並不擔心拉斐爾四人會忘記自己,也不擔心她們會遇到什麼危險。「聖女」之名就是最好的盾,讓人類敬仰,讓幻想種尊重,讓魔物畏懼。

既然女孩們沒有第一時間前往那片森林,那一定有她們的理由,自己只需要等著就好。

結果最後,她們在午休時間,瓦倫丁正摟着小狐狸睡覺的時候到達目的地。

還真是不太美妙的巧合。

不過她們既然來了,那瓦倫丁還是得過去。

神明的身份沒有讓他忘記人類的道德,遵守諾言是他刻在心中的規範。

就是……

有點麻煩。

瓦倫丁給陳樂施加了個「深度睡眠」的Buff,輕手輕腳地勾住她的脖子,同時身體緩緩向外移。

床墊的質量很好,除非是特別大的動作不然不會有聲音。少女穿着的睡衣也很寬鬆,彷彿跟床單和被子融為一體,能最大限度降低突然失去什麼的不適感。

不多時,瓦倫丁就從小狐狸的「魔爪」中逃了出來,正式從抱枕變回人類。

而就在他準備放下陳樂的脖頸時,少女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少年沒有動彈,表情依舊。

他能看出來,小狐狸仍處在熟睡狀態,這隻不過是她的無心之舉。

「唔……嗯……」

陳樂雙腿蜷曲,嘴裏囁嚅着什麼,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

瓦倫丁緩緩蹲在床邊,伸着手,看着那張可愛臉頰。

少女的底子很好,長了一張娃娃臉,還有點嬰兒肥,笑起來時讓人很想戳她的臉頰。

此時雖是午後,但瓦倫丁並沒有拉下窗帘,屋內依舊明亮。陳樂的皮膚好似玉石一般溫潤白凈,觸碰起來卻像果凍,彈軟無比。

她的唇是粉色的,讓人想起了成熟的蜜桃。只不過跟往常不同的是,此刻那抹粉特別水潤晶瑩,就好像……

瓦倫丁低頭了看了眼襯衫。

果然,這隻蠢狐狸又流口水了。

世界上並不存在完美生物,人總是有缺點的。但是在相愛的人眼中,對方的缺點並不討厭,反而有些可愛。

這讓他想起了許久以前,在龍門的時候。

那天是跨年夜,但龍門貧民窟並沒有多少節日氣氛,只有在黑夜下不停閃耀的霓虹燈。

瓦倫丁拿着手機,偷偷跑到邢一凰床邊,打開攝像頭摁下快門。

照片中的女孩就跟此刻的陳樂一樣,表情毫無防備,嘴唇微張,口水染濕了床單。

……

兩份感情交織在瓦倫丁心中,絞得發麻,發痛。

他看着少女拽住衣袖的手,最終還是收起了使用神力的念頭。

瓦倫丁覺得自己很固執,但他樂意這麼做。

少年輕輕一抬胳膊,陳樂的手便鬆開了,撲在床上。少女微微睜開眼睛,表情睏倦。

「啊……小鳳。」

她眨眨眼,翻了個身,尋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似乎並不關心自己的愛人在做什麼。

「我出去一趟,很快回來。」

瓦倫丁俯下身,吻了下小狐狸的唇,蜻蜓點水。

「嗯……呼。」

少女點點頭,沒有睜眼,喉嚨里發出淺淺的呼嚕聲。

從混沌中醒來到再次回歸混沌,只用了不到十秒鐘時間。

瓦倫丁站起身,離開床鋪,走到門口。

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離去前,他看了眼陳樂的側臉,抿緊嘴唇。

過了今天,這世界再無能打擾他們的存在。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一切都會了結。

————————另一邊————————

再次踏入這片碧綠世界中時,拉斐爾心中生出一股久違的熟悉感。

一年前,她和邢一凰剛穿越到異世界,醒來的地方就是這裏。

那時她們一無所有,對亞大陸也是一無所知,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源石技藝。

結果沒走幾步路就碰見了史萊姆,邢一凰還嚇得不輕,差點把背後靈放出來。

然後她們就碰到了獵人,來到一處村莊,在創世神教的牧師口中簡單知曉了亞大陸的一些知識,拿着盤纏前往不遠處的夏朗城,開啟了冒險生涯。

回想起這一年來的生活,拉斐爾覺得可以寫本中篇小說出來。

名字就叫《從零開始的聖女生涯》。

「喂。」

遺憾的是,拉斐爾剛開始在心中構思大綱就被某隻狐狸打斷了,泰拉世界冉冉升起的一名作家新星還未放光就已隕落。

「幹嘛?」

這幾天芙蘭卡跟她相處還算和諧,但在思考中被打斷恐怕任何人都會不高興,拉斐爾的語氣也重了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