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一個不會冤枉人,讓你們檢查沒關係,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面。

二叔二嬸,筱姐姐胡鬧沒關係,你們可是長輩。

身為長輩不僅不管好自己的女兒,任由她胡鬧,冤枉我的名聲。

如果你們錯了,應該怎麼辦?總不可能我的名聲白被你們冤枉。」

顧柒臉色一變,說話的聲音也陡然變冷了一些。

「如果我們冤枉你了,你說怎麼辦?」

「退出公司,怎麼樣?」顧柒玩味道。

「那如果你身上有痕迹呢?」

「那就是我顧柒藏了野男人,任憑你們發落。」

顧筱這下開心了,她分明是看到有男人的身影,絕對不是大熊。

這孤男寡女同在一室,要說沒做點什麼怎麼可能?

「好,如果真的查出來你藏了野男人,你就取消和南宮家的婚事,並且取消繼承資格。」

這下就玩大了,顧柒本來就沒有和南宮離訂婚。

最重要的是後面,取消繼承資格。

老爺子當場就不滿了,「胡鬧,怎麼拿這樣的大事來打賭?」

「爺爺,我沒做過的事情我才不怕。」

「你不怕就行,走,我們到洗手間。」

顧筱帶著她去了洗手間,發現顧柒全身雪白無暇,沒有絲毫曖昧的痕迹。

「看清楚了沒有?」顧柒放下裙擺。

「怎麼可能沒有!!!」顧筱似乎很不相信。

顧柒含笑走了出去,「我身上沒有任何痕迹。」

說著她往自己身上掐了一把,很快她手上就多了被掐的印記。

「大家看到了,我肌膚這麼嬌嫩,隨便碰一下就有有痕迹。

如果我真的和野男人滾了一晚上的床單,我身上怎麼可能沒有痕迹?」

老爺子怒極,「顧筱,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爺爺,我,我……有可能是她來了例假,兩人不能發生關係。」

「你是不是非要往我頭上扣屎盆子?行,我會證明給你們看。

爸,你讓私人醫生過來一趟,今天大家都在這,就讓醫生來驗明正身,我是不是清白之身。」

「我贊成這個方法,要是我女兒沒問題,二弟你們如此咄咄逼人,到時候不要怪我!」

「好,驗就驗。」

顧爸爸讓人找私人醫生去了,便在這時候耳邊傳來一聲爆破聲。

不一會兒門衛便急急忙忙上來說明了這件事。

「什麼?家裡的門被炸開,所有監控被黑?」

顧筱洋洋得意,「瞧,這肯定是她的那個野男人乾的。」

顧柒無奈,我的先生啊,你說你來偷情就應該有個偷情的樣子。

正大光明進來不說,還炸了我家的門出去,可真有你的。

這還真是穆南樞能夠干出來的風格,他堂堂正正進來,肯定不會翻牆出去。

不過顧柒這會兒臉上一片正義凜然,「你看到了?」

門衛搖搖頭,「我沒有。」

「連門衛都沒有看到,筱姐姐你難道有千里眼不成?」

「如果不是你的野男人,怎麼門會被炸開?」

「你都說了是野男人,古往今來哪個野男人這麼囂張?來偷情還帶炸人門的?」

顧柒一句話懟得顧筱無言以對。

「還不去查查看家裡丟了什麼沒有。」顧老爺子吩咐道。

正好南宮離也上樓來,看到顧柒房間擠滿了人。

「出什麼事情了?」他沉著一張臉。

顧筱趕緊開口:「南宮少爺,昨晚我親眼見到顧柒的房間有個男人的影子。

你剛剛才從樓下上來,你有沒有看到那個野男人?」

顧柒心中一驚,穆南樞不會這麼倒霉,一下去就被南宮離給抓了個正著吧?

說不定是兩人大打出手,穆南樞一氣之下炸了鐵門。

就這麼短短几秒鐘時間,顧柒的腦海之中已經腦補出千種劇情了。

早知道自己就對南宮離好點了,萬一他這個時候說一句看到,自己就完了。

「南宮少爺,你看柒妹妹幹什麼?」

顧柒上前一步牽住了南宮離的手,「南宮哥哥,她們欺負我,非要說我房間里有野男人。」

她的臉做委屈狀,將頭埋在了他的懷中。

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讓南宮離徹底敗下陣來。

牽著他手的小手是那麼柔軟和溫暖,他心中猶豫再三終於開口。

「我一直在院子里,沒見到什麼野男人。」

「南宮少爺,你可要實話實說。」

「這就是實話,你還想要聽什麼?」顧柒有些動怒的看著顧筱。

今天這梁子是結下了,她肯定不會饒了顧筱!

「鬧什麼鬧,等私人醫生來,一切都知道了。」

二叔一家人又說了幾句,不一會兒的時間心理醫生匆匆趕到。

「梁醫生,抱歉這個時候讓你過來。」

女醫生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沒事,這是我的職責,請問是誰生病了?」

「誰都沒有生病,有勞梁醫生給我妹妹看看身體,看看她還是不是少女。」

南宮離心裡一慌,「她是我的未婚妻,查這個做什麼。」

「南宮少爺,據我所知,你們一直都是分房睡。

我們也是為了你們著想,交給你一個乾乾淨淨的人,要是有些人不自愛,又怎麼配得上你?」

顧柒冷哼一聲:「梁醫生,我們去裡面檢查吧。」

顧筱和二嬸也跟了進來,南宮離心情很緊張。

他是知道昨晚穆南樞呆了一夜,兩人早就同床共枕。

如果這個時候查出來顧柒已經沒有了第一次,對於顧柒來說將是很大的毀滅。

他沒有發現這個時候他第一反應不是擔心自己面子,而是想的顧柒。

很快醫生就出來了,顧老爺子上前一步,「怎麼樣?」

這會兒全家緊張,梁醫生一字一句道:「顧小姐仍是少女之身。」怎麼會,難道那個男人沒有碰她…… 當聽到醫生說她還是一個少女之時,別說是二叔一家,最驚訝的是南宮離。

他是除了顧柒之外最清楚她和穆南樞之間的人,從之前顧柒酒後的狀態可以判斷。

十有八九顧柒和穆南樞已經同床共枕過,不說以前,昨晚顧柒分明是和穆南樞在一起。

面對顧柒這個小妖精,他能忍住不要她?而且今天他分明說過顧柒是他的女人。

雖然現在的科學很發達,要想填補那一層膜是可以,可穆南樞前腳剛走,顧柒總不可能自己就填補好了。

所以只可能是一個原因,顧柒和穆南樞雖然同床,但兩人並沒有發生那些事情。

一時之間穆南樞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思,他只有一種感覺。

如果一個男人會忍著不碰這個女人,那絕對是真愛。

那是因為他不想隨隨便便就要了她,他是一個注重儀式感的人。

顧筱這下可傻了眼,她本來是想顧柒也不小了,就算是昨晚沒有藏野男人,十有八九也早就沒有了第一次。

到時候她就可以一口咬定顧柒就是和昨晚的野男人沒的,誰知道她還是完璧之身。

「筱姐姐,你可還有什麼話說?」

「你你,我我……」顧筱還想要找什麼借口,偏偏事實勝於雄辯。

顧柒拉著老爺子的手,「爺爺,人家昨晚身體不舒服提前離開,這大清早二叔一家人就帶著你們來抓野男人。

梁醫生總不可能和我提前串通吧,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歪,隨時都可以去醫院檢查。

我就不知道了,一般都是家醜不可外揚。

要是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大家捂著都來不及,二叔一家人卻生怕別人不知道,還要四處傳播。

爺爺,我們不是一家人,最應該相親相愛嗎?」

顧柒的情商可是要比這些蠢貨高多了,她們口口聲聲在老爺子面前說顧柒的壞話,將她抹黑。

鳳臨都市之無敵嬌妻 現在真相出來打臉,顯得他們一家人多像是小丑。

顧柒沒有像勝利的母雞一樣,梗著脖子四處打鳴宣揚,偏偏這樣的話就像是軟刀子,更讓人覺得她委屈。

「爸,我們這不是一時聽信了孩子的話,筱筱,你說你也真是的,怎麼看都沒有看清楚就冤枉妹妹呢?還不給妹妹道歉。」

「可是爸,我明明看到……」到了現在顧筱還沒有懂,還想要爭執什麼。

綜穿再穿就剁手! 顧老爺子一聲冷斥:「夠了!」

「爸。」

「柒丫頭說的沒錯,先別說是不是真的有這回事,如果真的有。

你們這些身為家人的,不好好藏著,還特地宣揚,是安的什麼居心?」

顧柒眨巴著大眼睛問道:「是啊,安的什麼居心呢?還特地在南宮哥哥面前說我和野男人約會。」

「柒丫頭,都是你姐姐眼花,沒看清楚就瞎說,你別和她一般見識。」

「二叔,女人的名譽可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我為人正直,恐怕現在已經被你扣上了一頂大帽子。

弄得我被南宮家拋棄,人人辱罵我不知廉恥,甚至還要我放棄繼承之位。

我要經歷這麼慘的後果,你們現在輕飄飄一句眼花就要一筆帶過。

我這家裡被翻成這個樣子,幾位恨不得連馬桶蓋都掀開去看看裡面藏了人沒有。

親人應該是相互扶持,為什麼我只從你們身上看到了土匪強盜和落井下石。」

她每說一句話老爺子臉色就難看一分,「你們看看成什麼樣子,跑到晚輩的家裡,召集這麼多人鬧事。」

「爸,我們知道錯了,這還不是為了顧家的聲譽著想。」

「究竟是為了顧家聲譽著想,還是為了繼承者之位著想你們心裡清楚。

你們不就是仗著我媽媽走得早,我爸爸念著親情,就肆無忌憚的欺負我們父女兩。」

說到這裡的時候顧柒眼淚一下就出來了,「爺爺,你也看到了一開始他們進來是有多凶神惡煞。

如果真的被他們發現了一點蛛絲馬跡,我以後還要不要做人了?

現在還我一個清白,他們就要一筆勾銷,我堂堂顧家千金,就是這麼被人欺負的嗎?

媽媽在天有靈,一定會心疼我這棵沒有媽媽疼愛的小白菜。」

顧爸爸冷著一張臉,也不像以前一樣遇到事情首先就思考親情的事情。

他聲音十分冷漠,「老二,弟妹,今天這件事確實是你們的不對。

就算顧筱年級小不懂事,你們當長輩的也不懂事?居然跑到我女兒的房間來抓野男人。

我女兒的正牌男朋友就在旁邊,你們安的是什麼心?」

「大哥,你消氣,我們都是一家人……」

「現在知道說一家人了,之前你們指著我鼻子說有野男人的時候怎麼不念著一家人?

我分明還是黃花大閨女,被你們這麼一攪,別人會怎麼想我?我……我不活了。」

說著顧柒流著眼淚就往窗戶跑去,想要從窗口跳下。

哪怕知道這丫頭在做戲,南宮離還是條件反射第一時間將她拉了回來。

「南宮哥哥,你不要攔著我,讓我去死,反正我活在這個世上也有很多人嚼舌根。」

南宮離很想說,這裡是二樓,別人跳下去可能會摔傷腿,就她這隻猴精,別說是摔傷腿,估計還能後空翻兩周半。

吐槽歸吐槽,他的神情倒是一臉嚴肅。

「兩位,我雖然還沒有和柒妹妹正式訂婚,但南宮和顧家兩家都已經認定了這門親事。

纏夫成癮,嬌妻滾滾來 你們當著我的面這麼詆毀我未婚妻,這件事要是傳了出去,我南宮家還有什麼顏面?

顧爺爺,你辦事公道,這件事也希望你能給我和柒妹妹一個交代。」

南宮離也看明白了,顧老爺子終究還是有些在意老二一家。

顧柒故意要跳樓給他看,目的就是為了逼迫老爺子做決定。

如果說顧柒的程度不夠,他再繼續火上澆油。

「南宮少爺,這裡都是我們一家人,誰會亂說什麼?」

「要是口心一致,這個世上也不會有流言蜚語這句話傳出來了。」

「都不用再說,老二,這件事確實是你們的錯誤,一而再再而三污衊柒丫頭。

就按照你們剛剛說的那,退出公司吧,這是對你們不分場合地點胡說八道的教訓。」

顧老爺子本就心疼顧柒,看小丫頭眼睛都哭紅了,南宮離一逼迫,他也不再留情。

「爸,這顧柒又沒有受什麼傷害,怎麼能讓我們離開呢?」

「是啊爸,這個教訓未免也太大了。」

顧爸爸氣極,「什麼叫沒受什麼傷害?女人的名譽在你們眼裡就這麼不值錢?」

「大哥,我們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是什麼意思,這些年我一直看在親戚的份上對你們縱容,沒想到你們如此不知好歹。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