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吧,不就是殺人嗎,大不了拼了。」

陳青也算認命了,同時也知道仙種珍貴無比,就算降服了不少魂仙,可擁有仙種煉製出秘境的人也僅僅只有一位利昂帝國投降后,一個利家的祖輩人。對於這東西,他有大批量的需求。

「我把你這批屬下弄來,就是為了進入那裡后好有機會保護你,要知道十大姓氏參加完試煉的人員,全都會帶著一大批屬下進入。更主要的是,在裡面死了,連轉生的機會都沒有,所以你大可以遇到仇家后,放手去殺,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一號樓主誘惑出聲,陳青卻嗤之以鼻,他那些仇人可更加想弄死自己,一切應該以保命為先。

至尊無上樓的速度很快,它甚至能從外部縮小,從小型星際跳躍點進行傳送,當從星際跳躍點出來后,陳青就從休息的房間窗戶,看到了一處讓人眩目的螺旋狀星雲,整個星雲全是由星球組成,互相影響發出彩色的光暈。

漩渦中央竟然是棵無法想象的巨樹,這巨樹竟然比數十上百顆星球疊加起來還要高大。這樹有些虛幻,彷彿不是實體,樹上星星點點閃爍著銀色光芒,很是漂亮。

隨著越來越近,陳青更是看到無數星艦或是飛行的建築,密密麻麻的全都向著那棵大樹飛去。

「邪家的總部就在生命樹頂端那條最大的星河中,那裡的天地元氣要比其他地方多出百倍不止,濃郁過元氣石的含量,這才是邪家長久不衰的主要原因。為了保住邪家十大姓氏第一的名頭,也為了保住這條星河,很多邪家人不惜自殺轉生,就為了能在千年峰會上立功。」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號樓主已經站到了背後解說,陳青也看到了那條彩色的星河如彩帶般圍繞著樹頂,在大樹周邊的其他星河,要比那裡小得多,最小的星河就是樹底下那條,應該就是間家人擁有。

「呵呵,你上次讓幾個魂仙在間家主星上自爆,間家到現在都沒找出是誰暗中下手,使得顏面掃地,這次地位難保嘍!」

一號樓主又感嘆出聲,陳青一摸鼻子,沒想到這事他也知道,接著心中一驚,自己向邪妹打聽過間家擁有的罪惡星,保不準那女人會出賣自己。

「快到地方了,去準備下吧。」

隨著一號樓主的話語,陳青這才看到那被稱作生命樹的大樹根部,有處龐大的人造建築,這建築就像是一處平台,上面落滿了各種飛來的星艦或是建築,上方層層疊疊更是懸浮了更多,甚至還有頭陳青見過的滄魚星獸,這滄魚星獸背部頂著建築懸浮在那裡不斷沉聲鳴叫,算是熱鬧透了。

「記住了,不管誰問,你就咬死了叫邪青,是邪神在流放之地神魂大陸所生的兒子,邪神不知道為何神魂消散了,你繼承了他的一切逃了出來。」

至尊我上樓也懸浮在了平台之上,周邊還有數十同樣的建築,一號樓主不放心的祝福時,又有一棟相同的建築就飛了過來。

陳青點點頭,就要帶著屬下們出去,讓他意外的是一幫至尊天女也要前往,更以外的是他在人群中發現了一個嬌小的人影,他可不記得孽獸大隊里有這麼矮的人,心立刻一緊。低吼出聲。

「你給我出來。」

那嬌小身影還要往人群里躲,可怕挨罵的孽獸大隊成員全都閃身,讓他避無可避,陳青走過去一抓纖細的胳膊就掀開了面具。

面具掀開,就看到草兒撅著的嘴,陳青稍微鬆了一點點心,幸虧不是自己的女兒,可也十分震怒。


「啪……」

一聲爆響,陳青狠狠一巴掌就拍在了草兒的屁股上,接著低吼出聲。

「誰讓你來的?」

草兒尖叫出聲,「幹嘛打我,我都困在偽仙這麼多年了,在家裡根本升不上去。」


「你……」

陳青被草兒氣的說不出話來,可人已經來了,加上又是自願,也就只能無奈接受。

「好了,出去后就變身,最好別讓人見到你現在的樣子。」

一號樓主再次出聲,陳青只能轉身,變身邪神后在眾人的簇擁下飛了出去,向著下正下方一處人員密集處降落。

正下方鶯聲燕兒,絕大多數都是女人,其餘樓主有的靜坐,有的和千年不見的同伴談笑風生,猜測著這次又有那個同伴來不了甚至是隕落了。

「一號來了,這傢伙怎麼還沒死!」

一位樓主隨意的一瞥,看到了打頭飛來一號樓主,接著眼睛就離不開了,他看到了被簇擁變身邪神的陳青。

「天啊……」

又有人驚呼出聲,接著人們全都望了過去,甚至有人已經等不及跪倒在地,可接著感覺到了不對,他們並沒有感覺到與陳青的聯繫,也就是說,陳青的識海中並沒有他們的靈魂印記。 人們降落地面,一號樓主剛要解釋,卻被人推到了一邊,接著數十樓主就圍住了陳青,有人一臉鄭重的問出聲。

「你是誰?」

陳青能回答什麼,總不能大庭廣眾的說自己吞了邪神奪了他的一切,更不能說是邪神,只好按照之前跟一號樓主說好的開口沉聲回答。

「邪青,邪神之子。」

這回答讓人們還是不信,一隻只大手就摸了上來,更是一道道魂力開始探查陳青的身體,陳青只感覺自己被扒光了欣賞,很是不爽。

「吼……」

青龍吟在他口中發出,一下震了周邊人一個措手不及,還好人們都實力高強,陳青也沒用滅魂之力。可是雖然沒有人受傷,可音波將眾人的普通衣服弄了個衣衫襤褸形如乞丐,還好帶來的至尊天女都穿著制服,要不然可就熱鬧了!

「哈哈哈……」

看著昔日同僚們狼狽的樣子,一號樓主捂著肚子瘋狂大笑,彷彿看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可其餘樓主顧不得這些,又把他包圍了。

「一號,到底怎麼回事?」

這一質問,一號樓主停止了大笑,直起身後,甚至用衣袖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接著臉色變得極其嚴肅。

「神魂大陸那塊流放之地破碎,出來的就是他,自稱是少主。你們也知道,除非主人魂飛魄散,這人又是直系血脈,要不然無人可以繼承他的一身邪骨。」

這話讓四周陷入沉寂,陳青則是想罵大街,什麼叫自稱,明明是你教我這麼說的好不,現如今到推了個乾淨!

「那我們的靈魂印記呢?」

「對啊,靈魂印記主子藏哪裡了?如今他沒了,萬一靈魂印記被被人發現,我們豈不成了其他人的奴僕!」

有人提出疑問,接著就響應成一片,說著就有人要去逼問陳青。

「放肆,你們安敢對少主如此無禮?主人被流放之前就將靈魂印記藏起,他怎麼會知道!」

一號樓主立刻大喝出聲,卻立刻有人發出鄙夷的聲音。

「我此生只效忠邪神,管他什麼少主,你們伺候這小娃娃吧,告辭了……」

說完之後這人轉身就走,還帶走了帶來的百多位至尊天女,他這一走弄得有些人也猶豫了,立刻又有人出聲。

「既然主子人魂散,雖說找不回靈魂印記,可主人隱藏之地肯定安全,咱們也算恢復了自由身。何不各奔東西,逍遙天地間?」

這人比剛才的傢伙還可惡,不但自己要走,還想帶走別人,立刻也有人響應。

「哎……既然如此,留下也沒意義,我帶來的這些女子全都是精挑細選出來,個個身懷絕技,就全都送與少主了。」

「老夫也把帶來的女子留下,這一生還積攢了些錢財,也送與少主了。」

「算我一份,少主以後但有所求,姐姐一定全力以赴。」

「還有我,這至尊無上樓我也不要了,一起送與少主。」

「……」

見面會變成了送別會,隨著一個個樓主告別,陳青收下了一大堆禮物和一群女人。反正跟他們不熟,他到樂的高興。

最終還是有五位樓主留了下來,其中一個見到沒人在走了,用胳膊一碰一號樓主。

「現在該說實話了吧?」

一號樓主神秘的一笑,「我一直說的就是實話啊!」

「快拉倒吧你,昔日同僚里就你狡猾,也跟主人關係最好最得信任,要不然怎麼偏偏就你找到了少主,快點說,小心我們幾個揍你。」

面對幾人不懷好意得笑容,剩下的也都是知己,一號樓主又是神秘一笑。

「現在不能多說,不過那些離開的傢伙絕對後悔。對了,我來之前見到釋妃大人了,就住在邪神宮裡!」

雖然沒有明說,但在場的都是老奸巨猾,立刻明白了很多,再看向陳青的眼神立刻就不一樣了。可當看到陳青正翻看儲物戒指,一邊看還一邊流口水,一下全都額頭冒汗,怎麼看都不像自己的主子。


一號樓主給了他們一個安心的表情,又抬頭看了看離開的那些至尊無上樓搖了搖頭,這才又看向陳青。

「跟我們走吧,帶你去見其他邪家人。」

陳青只好被五位樓主簇擁著向前飛去,下方仍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不時還有人從身邊或是頭頂快速飛過,見到陳青一身的水晶骷髏甲,總會有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沒有多久,陳青就看到了很多身披水晶骷髏甲的人,讓他意外的是,這些人的水晶骷髏甲什麼顏色都有,有的竟然還是彩色,大多質地並不純凈,有的甚至還是一身白骨,讓他更是受到了更多的主意。

「一句話都別說,一切有我們。」

到了一處邪家人排隊領取物品的地方,臨要降落時一號樓主再次出聲,陳青沉默的點點頭降落後他就要去排隊,卻被另外一個樓主拉住了胳膊,帶著他直奔領取物品的地方。

排隊的人議論紛紛,卻沒有人提出異議,還有的匆匆跑出了隊伍不知道去幹嗎。看到陳青一身純凈的水晶骷髏甲,發往物品的人也變得極其恭敬。

「請問需要多少副環?」

陳青哪裡知道什麼主環副環的,只能是仰著脖子一聲不吭,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一號樓主立刻出口。

「姓名邪青,三千副環。」

隨著一號樓主的話語,一個精美的手環被人恭敬的低到陳青手中,這手環顯得有些虛幻,似乎是特殊材料製造。

「別忘了滴血認主。」

遞過手環的人照例囑咐一聲,接著又有人搬來好幾口大箱子,幾位樓主扛起來就要走,這時卻傳來了諷刺聲。

「切,我還以為多了不起,原來只是個帶來三千奴僕的垃圾。」

剛要走的幾位樓主立刻停下身形,一號樓主輕聲對陳青吐出三個字。

「打殘他……」

一聽這話,陳青毫不猶豫的一縱身,揮拳就砸向對方胸口,根本就沒用魂力,全部是**的力量。

對方同樣是一身水晶骷髏甲,不過胸前有塊大黑斑,顯得水晶骷髏甲不是那麼純凈,見到陳青一拳砸來沒用魂力,雙臂十字交叉在胸前一擋,同樣也沒使用魂力。

「咔嚓……」

一聲脆響,這人就飛了出去,撞到了很多躲閃不及的人後栽倒地面。再看他的樣子已經十分凄慘,雙臂不但骨折,那部分的水晶骷髏甲更是粉碎露出胳膊,胸口那塊大黑斑也有個拳頭印,周邊還成龜裂狀,而且這人早就暈了過去。

「嘶……」

一拳之威竟然如此厲害,讓很多人倒吸一口冷氣,陳青看看自己的拳頭,立刻對邪家人的評價降低了很多,要都是這種貨色,哪裡用得著自己一直小心翼翼。不過再看向另外一個方向,也排著長長的隊伍領取物品,輕視之心收了起來,那邊一看檔次就高了許多,全都是魂仙境界。

「走了!」

一號樓主再次輕聲出口,陳青大步跟著他們離開,沒走幾步卻停下了腳步,一個身穿漆黑水晶骷髏甲的身影攔住了去路,還是背對著他們。

似乎是感覺到了幾人停下,這人慢慢地轉過了身,陳青這時發現,幾位樓主貌似都有點緊張。

當這身影轉過身,印象最深的就是水晶骷髏頭盔,那根本就不是正常人類的頭骨,而是滿嘴獠牙很是猙獰恐怖,一雙如寶石般猩紅的眼睛一直注視著陳青,彷彿要將他看透。

「見過邪魔大人,這是我們少主!」

一號樓主的態度極其恭敬,其他幾個要彎下了腰,就差跪下了。可這身為邪魔的傢伙根本不說話,眼中紅光一閃轉身就走,下一刻就消失不見。

「噗……」

邪魔剛一消失,一口鮮血就從一號樓主嘴裡噴了出來,另外一個急忙將他架住防止栽倒,陳青剛要開口,其他樓主就輕聲警告。

「什麼也別問,回去再說。」

等一直到了眾人開始停留的地方,一個樓主立刻飛身將自己的至尊無上樓降低高度,幾人進入內部后,關上大門,先給一號樓主喂服療傷丹,這才有人開口解釋。

「那是你的二哥邪魔,天生就跟你不對眼,也就是他親自將你送進了流放之地。他擊傷一號,就是嫌他多嘴了!好了,樓里可以解除變身了,先把那主環滴血認主吧。」

聽到這解釋,陳青不由得咽口吐沫,多句嘴就用一個眼神把一個高位魂仙打成這德行,邪家人不愧全都不講理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