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吧,我準備一下材料。」紅子指了指那邊的長沙發,「你坐在那裡稍等一下。」

「小泉。」富江突然叫住紅子。

「嗯?」紅子剛轉過頭,一個禮盒就被富江丟了過來,「這是?」

「回禮。」富江轉身擺了擺手,走出了客廳,「在找到新的住址前,她可能會寄居在你這裡。」

那是富江之前在商城裡用75愉悅點買的『新鮮的河童舌頭』,因為紅子的法術好像需要從妖怪身上弄來的材料,所以他就買了下來。

現在正好作為感謝紅子幫助的報酬。

雖然他稍微有一點點可以忽略不計的摳門,但對於友人,他向來有原則。

紅子會選擇幫助明美,最多只有一半是因為明美的遭遇確實挺慘。

主要還是因為這是富江的要求。

所以富江理所應當的應該給予一些回禮,不然就會變成單純的仗著和紅子的關係而無恥的索取。

在富江離去后,紅子才將禮盒收回裙底,嘴角染上了笑意。

她很期待富江的回禮是什麼,並打算將這個驚喜留到入睡前。

想必一定是是紅寶石或是名貴的化妝品等能夠匹配得上她美貌的禮物吧。 來的是容子鈺的人,四面八方,蜂擁而至,有幾名來不及逃脫的黑衣人被當場擒獲。

……

「什麼情況,我家小嫂子呢?」

容子鈺落後一步趕到,火急火燎。

「小老闆放心,王妃娘娘沒事,正在客房休息,就是有位姑娘,好像受了重傷……」

「姑娘?」容子鈺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什麼姑娘?」

幫主想起京玉川那張黑到極致的臉,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就是和京大人一起的那位姑娘,好像,好像姓孔。」

容子鈺一聽,險些炸了,唯一近得了京玉川身的,姓孔的姑娘,不就是孔佩如嗎?!

完了完了,她怎麼會在這裏?

孔佩如在他的地盤受傷,京玉川那廝還不得剁了他!

「京大人也在?」

幫主擦了擦汗:「在的。」

何止在,簡直就是一支人形冰棍,那眼神,差點就把他殺死了。

容子鈺感覺大冷天的,後背要冒冷汗,他果轉身:「刺客呢?」

「人已經抓住了,死了八個,生擒三個,跑了兩個。」

「人在哪?」容子鈺心底摳著一團火,特么敢在他的地盤鬧事,還傷了孔佩如,萬一小嫂子也出了事,他怎麼跟秦慕言交待。

這幫龜孫,真特么找死!

「就在船艙里。」幫主也是嚇得不輕,聽說楚王妃在他的地盤出了事,差點嚇出心臟病,幾乎是一路狂奔而來。

「小老闆!」有人一路小跑過來:「楚王殿下和孔家三位公子到了。」

「什麼?!」容子鈺簡直想找個洞鑽下去。

秦慕言來就算了,還有孔家那三個寵妹狂魔?那他還有命活?

他舔著后槽牙:「帶殿下去看王妃,至於孔家的……帶船艙里來吧。」

孔家三兄弟跟京玉川水火不容,萬一撞見他跟自家妹妹在一起,京玉川這輩子就完了,註定要打光棍了。

作為兄弟,還是想幫他一把的。

甲板上跪了一地的人,幫主心驚膽顫抬頭,看見一抹黑影倏地掠至他面前,勁風撲面,苑若利箭。

男人如玉臨風,矜貴無雙,光是站在那裏,都是風華絕代。

只是斂眉垂眸,從眼底迸發出來的壓迫感,帶着凌冽寒意,迎風破面,叫人不敢直視。

「見見見過楚王殿下。」幫主說話都有點打顫。

「王妃在何處?」

秦慕言掃視着甲板,一顆心猛的吊了起來,一地亂箭,凌亂不堪,可想而知當時戰況有多激烈。

「殿下放心,王妃娘娘安然無恙,正在客房休息……就是……」

話沒說完,楚王殿下已經掠過他,大步向客房走去。

他急急將後面那半句話補齊:「就是那位姓孔的小姐……」

後面跟上來的三個人齊齊抬頭,死死的盯緊他。

「姓孔的小姐?我妹妹怎麼了?」孔佩武一個箭步向前,像拎小雞一樣,扯着他的衣領就提起來。

「咳咳……受,受了點傷……」

孔佩武力道極大,幫主被領口勒住,差點要窒息而亡。

孔佩賢走過來勸解:「別衝動,先去看妹妹,待會再找好好找這位幫主聊聊。」

孔佩文也走過來,拍了一下自家弟弟手:「走吧。」

。 喝過雞湯,再加上睡得很香,尤葉有了精氣神兒。

「我們也去酒吧看看?」她搖著林昊楓的胳膊。

林昊楓本不喜歡吵鬧,尤葉要去,那地方變得也可能忍受。

寵愛地颳了下尤葉的鼻子:「進去之後,不許亂看。」

歐洲帥哥又高又壯,白皮膚,藍眼睛,捲曲的毛茸茸的栗色頭髮,養眼又迷人。

薄仕奇今天就跟林昊楓吐槽,趙澤初看到帥哥,眼珠子都快粘人家身上了。

竟然又被林昊楓猜中心思。

「不會!總裁大人您最帥,沒空看別人。」尤葉知道林昊楓在想什麼,信誓旦旦的。

沒空看也可以偷偷的瞟上幾眼,趙澤初告訴她酒吧里的男人都帥得流鼻血,她想見識一下。

兩人換好衣服,去往地下二層的酒吧。

傳聞維妮公主的丈夫是位紅酒收藏愛好者,當初建酒店,就在地下二層建了一個酒窖,專門收集限量版紅酒。

後來慢慢的,酒窖改為酒吧,供客人們業餘時間娛樂。

但維妮城堡酒店,依然有着全瑞士最好的紅酒。

沿着老式的木質樓梯走下來,淡淡的酒香飄然而至,伴隨着激昂的鼓聲與興奮的尖叫。

光線變暗,林昊楓主動牽住尤葉的手,兩人悄悄地開門進去,隱身在狂歡的人群中。

酒窖改成的酒吧不大,復古風格,昏暗的燈光下,DJ在瘋狂打碟,舞池裏男人與女人揮舞手臂,扭動腰肢,盡情地釋放着內心的狂野。

酒吧經理眼觀六路,迎了過來,將林昊楓和尤葉引導到座位上,這裏離舞池有段距離,沒有那麼吵。

「林總,我們這裏有最上乘的紅酒。」經理揮揮手,服務生端著酒杯送過來。

「給我太太一杯鮮榨的果汁。」林昊楓吩咐。

經理和服務生離開,尤葉拿起酒杯聞了聞,她雖然不太懂紅酒,但香氣真的不一樣。

白斯明說,這裏的紅酒是全歐洲最好的,看來是真的。

她心中忽然有了一個念頭。

兩人一個喝紅酒,一個喝果汁,尤葉欣賞著外面的瘋狂亂舞。

看到了趙澤初,她修長窈窕的身影,在人群中也很有辨識度。

果不其然,周圍都是高大的洋帥哥,薄仕奇夾在他們中間,委屈又執著的樣子。

尤葉「撲哧」一笑,雖然她不會下去跳舞,也覺得很新鮮,蠻有趣。

林昊楓喝着紅酒,看着臉上掛着笑容的尤葉。

這裏的酒,確實不錯。

坐了不長時間,喬傑進來,要帶林昊楓去認識幾個朋友。

尤葉獨自留下,繼續觀舞,看到了高大的沙美。

可是沙美沒有在跳舞,卻和良樂拉拉扯扯,難道她們吵架了?

尤葉不放心,放下果汁跑了出去,將她們兩人帶了回來。

「你們倆吵架了?」尤葉問。

「沒有,是這樣的……」」良樂嘆了口氣。

她和沙美第一次到酒吧,而且是外國的洋酒吧,興奮得很。

沙美雖然胖,舞感及柔韌度都不錯,跳起舞來還挺有味道的,不久就融入到大家的狂舞中。

一曲舞畢,有帥哥給良樂和沙美一人買了一杯雞尾酒,沙美嘗了一口,小聲對良樂說:「怎麼這麼難喝還這麼貴?」

「鄉下人。」一個女人極低極冷的聲音,儘是嘲弄。

沙美一愣,抬起頭,沈茜維剛從她們身邊過去,只看到了背影。

這個女人竟然用中文羞辱她們,而且是趁著人亂聲雜,沒有人會發現。

沙美氣瘋了,追了上去抓住她:「沈小姐你剛才說什麼?」

沈茜維又是一副「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的懵比樣子。

真TM太會裝了!

沙美真想一拳揮到她臉上,被良樂攔住。

那邊大家歡呼著讓沈茜維上台領舞,她輕蔑地看了看沙美,大搖大擺的走了。

「沈茜維她就是故意在氣我們!」那種蔑視的眼神,沙美一輩子也忘不掉!

良樂苦笑:「人家是貴族,公主,誰能相信咱們的話。」

台上,沈茜維大放異彩,一片叫好聲。

她是不是有點太得意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