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啊!」

說著,陸琛果然舉起面前的酒杯,跟著大家一起喝了起來。 「怎麼了?」

夏熏溪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坐在門口的小雲黑著一張臉,不由的驚奇的問到:「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吧?」

「能發生什麼事呀!」小雲白了夏熏溪一眼,突然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正要說什麼的時候,感覺有一道白光,下意識的將夏熏溪往自己的方向拉了過來!

嘭的一聲巨響之下,夏熏溪兩人同時快速的往門邊一縮,迅速果斷的踹上門!

夏熏溪看了小雲一眼,然後再小雲打量的目光下帶著幾分害怕跟驚慌的問到:「剛才是怎麼回事?他們是什麼人?他們的手上怎麼會有槍?」

小雲看了一眼外面,對著一旁的『高月』說到:「我們現在往二樓的房間撤去,你先給小姐打電話,讓她派人過來,一定要快!」

「我……我打!」夏熏溪有些猶豫的看著小雲說到:「我跟她關係不是很好,你打電話的話……」

「廢話少說!快點!」小雲怒了,人家帶著武器來的,明顯是要速戰速決的,這種時候多待一秒鐘就是危險的!

夏熏溪抹了一把冷汗,有些不安的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縮到角落裡面偷偷的打電話去了!

拿出手機的那一刻崩潰了,忍不住朝另外的小雲哭訴到:「不行啊。沒有信號!整個房間附近信號好像被屏蔽了!」

小雲一驚,氣得怒吼了一句:「別喊!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在哪個位置是吧!得了,等一下……啊……快低下!」

小雲眼睜睜的看著『高月』前面的椅子穿了一個洞,不由的嚇得尖叫了一聲!一連串的射擊聲中,小雲慢悠悠的挪到『高月』的身邊,看著她那蒼白的臉,不由的擔心的問到:「你有沒有事?」

夏熏溪木納的看了那椅子一眼,愣愣的點了點頭,然後又傻傻的搖了搖頭!看的小雲急得不得了!

偏偏夏熏溪還只是木然的看著小雲,慢悠悠的咋吧了一下漂亮的雙眼,有些不敢置信的指著前面的椅子說到:「穿……穿了!」

「穿什麼穿!趕緊的,我們小心點。先移到上面的房間躲起來先!我怕他們等一下衝進來!」小雲有些無語,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保命關頭還是忍不住吐槽到:「你說你犯傻的時候,能不能不要挑在這個時候呀!這是要死人的呀!」

「我也不想呀!」夏熏溪忍不住吐槽到:「誰會想到現在這種社會還有這樣的情況呀,簡直是做夢一樣!」

「你還做夢呢!你要死了才是真的!」

小雲猛的拉了夏熏溪一把,一顆子彈從她的頭皮上擦過,嚇得夏熏溪臉都白了,腳下一軟差點就一個啷嗆了!

小雲心裡那是又急又氣呀,這人真是的,怎麼總是在關鍵時候掉鏈子,這真是豬一樣的隊友呀!

「我說……我就一個冒牌貨,至於讓他們如此火力嗎?要不要我們出去跟他們說一下,我就是假的而已啦!真的不用那麼認真的!有什麼事,和平解決一下不行嘛!」

一直在觀察外面情況的小雲有些無語,忍不住怒吼到:「閉嘴,你能不能安靜一點!」

「我……我……我想要安靜一點呀!可是我一緊張就安靜不下來呀!我真的好怕,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呢!好奇怪呢,你怎麼如此鎮定!你是不是曾經經歷過呀!我說……」

夏熏溪看著前面帶著她左躲右閃的小雲,突然感覺莫名的親切,以前的那種相依為命的感覺好像又回來了!莫名的有些懷念現在這樣的時光!

就在夏熏溪喋喋不休的時候,小雲終於是忍無可忍的甩掉了她的手,貓著身子一臉崩潰的看著她說到:「夠了!你想死我不攔著你,但是你要拖著我一起死。不好意思,我恕不奉陪!」

說著。小雲已經率先朝著前面隱蔽的房間快速的跑去!

夏熏溪見狀不由的有些傷心!第一次被人家這麼嫌棄。而且還只是因為自己多說了幾句話,雖然這幾句話說的有些不合時宜,可是那也是情不自禁呀!

夏熏溪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再裝下去就要真的被人嫌棄了,也就閉嘴快速的跟在小雲的身後左閃右閃,一路上匍匐前進的時候,忍不住提醒到:「怎麼家裡面就只有我們兩個人。其他人呢?」

「現在不是管其他人的時候,你找一個角落試一下,看一下有沒有信號!」

小雲一邊回頭指揮,一邊拿著手機四處的遊走著!夏熏溪見狀,也跟著拿出手機學著她的動作,在小雲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按了一下戒指的鑽石!

那些一步一步慢慢朝房間這邊靠近的狙擊者正要進房間的時候,只覺得腳下輕微的晃動,微微退後一步就看到一道透明的玻璃牆在他們面前快速的升起!

整個玻璃牆像是一個柵欄一樣,將夏熏溪她們所在的房間給圍了起來!留下一個小小的天空,看上去竟然跟迷你的水晶球一般可愛!

外面的狙擊者一愣,手中的槍輕輕的在牆上敲了敲,然後果斷的退後兩步,手中一個閃光雷就冒了出來,順勢點燃朝著牆內扔去!

只是這閃光雷剛越過牆頭就被兩道激光給擊落爆炸在空中!

這邊的動靜越來越大,狙擊者們猶豫了一下,一揮手,所有的人又一齊的退了回去!

就在小雲驚喜的對著身後的夏熏溪有信號的時候,那邊的夏熏溪卻突然轉身,有些不敢置信的問到:「難不成我們回來之前,他們已經將這個家全部清完了!那,阿姨她們……」

「你不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小雲簡直要崩潰了,對著夏熏溪怒吼道:「大姐,你不要再站著了行嗎?趕緊給夏熏染打電話,你跟她說清楚這裡的情況,然後好奇她這裡估計可以堅持兩分鐘,兩分鐘以後我們就死掉了!讓她來接我們!」

「可……可是我的手機裡面沒有她的電話啊!現在怎麼辦呀,你要不要給我手機,我查一下呀!!」 這一群人直接喝到了九點,還有些意猶未盡。

「小喬,改天咱們接著喝,今天我這把老骨頭實在是撐不住了!」

經理搖搖晃晃的從位子上站了起來,臉頰的兩側紅彤彤的,顯然已經喝得有些摸不著東南西北。

喬語情況也並不比他們好到哪裡去,但畢竟是個練家子,還算是看起來比較正常。

「沒問題,大家回去的時候都小心一點。」

喬語笑著點了點頭,腳下踩著高跟鞋,在身旁梁景銳的攙扶下,也跟著踉踉蹌蹌的走了出去。

和大家道別之後,梁景銳這才沒忍住數落起來,”看你今天喝這麼多,晚上回去怎麼辦?」

「嘿嘿,雖然我喝的比較多,但是我腦子可比他們清醒著呢,今天不算輸!」

喬語舔著副臉跟他笑道,一排潔白的牙齒顯露出來。

梁景銳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周圍,車水馬龍,卻依舊沒有的士的身影。

「你在這裡站著別亂動,我打電話叫代駕。」

畢竟兩個人今天喝的酒也不少,自己開車回去終究是有危險。

就在梁錦銳剛剛想要打電話的時候,身後卻忽然傳來了劉琛的聲音。

「你們這是要回去嗎?」

陸琛看著二人,尤其是微微醉醺醺的喬語,見她踉蹌著就要跌倒,連忙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哎,喬姐你小心一點,沒事吧?」

幸虧他動作夠快,要不然喬語就真的跌倒在地。

隨即,喬語這才裂嘴一笑,”沒事沒事啊,我這好著呢,你這小夥子手夠快呀,謝謝啊!」

看到這幅情況,梁景銳剛剛撥通的電話,瞬間就沒有心思接聽。

「你怎麼到這裡來了?這麼晚了不用回去的嗎?」

梁景銳一想到剛才他在飯桌上,對自家老婆一副獻殷勤的樣子,心裡就有些不爽。

而那個剛剛撥通的電話,此刻卻不斷地響起了一陣詢問聲。

「喂喂喂?有人嗎?」

……

梁景銳絲毫沒有在意,只是目光凌厲的盯著面前,這個人多了一絲警惕。

陸琛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看著自己,連忙擺了擺手說道:「千萬別誤會,我只是看著你們要回去,所以想著來送送你們。」

「你剛才不也是喝酒了嗎?」

梁景銳看了他一眼,覺得他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

陸琛卻有些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其實我剛才喝的是雪碧,我這個人不擅長和酒桌打交道,就跟著我爸學了個耍滑頭的花招。」

說著,這首卻在頭髮上不斷的揉搓起來。

憑藉著順滑的頭髮,即使是被大力揉搓,依舊是保持原來的姿態不變。

「汽水?!」

喬語聽到這番話,卻沒忍住大笑起來。

「好你個臭小子,咱們在酒桌上拼死拼活,你居然在這裡耍滑頭,我明天可饒不了你!」

此刻的喬語,醉的也有些分不清東南西北,只感覺眼前明明是兩個男人,卻瞬間變成了四個!

梁景銳微微蹙眉,的確是有這樣的人,不過他並不反對。

只是,他可不想坐上對自己老婆有意思的人的車。

「不用啦,我剛才已經叫了車,等下車子應該就會過來。」

說著,梁景銳這才拿起電話,剛想要給對方說兩句,卻聽對方一臉憤懣的說道:「這什麼奇怪的人啊,打了電話想叫車卻自顧自的聊天,太不尊重人了,走路回去吧你們!」

「……」

梁景銳此刻心中有一句難以言說的衝動。

然而,陸琛嘴角卻重新掛上了微笑,”這邊的人流比較多,就算叫輛車過來,估計也是好久的事情了,看喬姐醉成這樣,要不我就先送她回家吧。」

就在陸琛的話剛剛說完,喬語卻搖搖晃晃地將下巴抵在梁景銳的肩膀上。

左右移動的兩個角度,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又難免吐槽了一句,”這個靠枕一點都不舒服!」

「……今天算你走運了,你的車子在哪裡?」

梁景銳心中有一股無形的鬱悶開始醞釀起來,雖然極不情願,但又無可奈何。

陸琛嘴角的笑容卻越發明顯,又連忙指著旁邊的車子說道:「就在這裡,趕緊上車吧!」

說著,這才快步跑了過去,將後車門打開,送著兩個人進了車子又坐到了駕駛位上。

「你們住在哪裡呀?」

「豐苑高檔別墅小區。」

梁景銳言簡意賅,可是語氣中卻是滿滿的不服氣,沒想到最終還是上了賊船。

聞言,路車站臉上卻顯露出一抹驚喜的神色,”那可真是巧了,我也住在那個別墅小區裡面!」

「……」

身後的男人此刻無心說話,只覺得旁邊的喬語好像喝的真甜,有點兒上頭,此刻火入魔不停的拉扯著他的領帶。

「你能不能乖巧一點?平時不是說的要注意形象嘛。」

梁景銳雖然嘴上一臉嫌棄,可是卻還是輕輕的將女人的手從領帶上扒了下來,放在了自己的腰間。

看到喬語安分的在懷中入睡,梁景銳嘴角這才情不自禁地展開了一抹笑顏,隨即安心的躺在車子上。

「前面拐個彎就到了,把我們放在那裡吧。」

梁景銳看著地方差不多到了,這才對他說道。

陸琛停下車子,卻突然一臉匪夷所思的望向身後的兩個人,”不會這麼巧吧,我們居然是鄰居!」

此時的梁景銳已經帶著腦子不清醒地喬語下的車,聽到他突然這麼說,整個人僵在原地,心中是1萬個不願意。

「你確定我們是鄰居?」

梁景銳微微眯眼,一副審視對方的模樣,彷彿想將他的心思看個徹底

陸琛卻十分認真的點了點頭,又指著他們右邊的一棟別墅說道:「我最近剛剛租下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

陸琛點了點頭,隨即就想扶著喬語回家,身後的陸琛卻突然又一臉驚訝。

「你們居然住在一起,你們真的是哥們兒嗎?」

聽到這番話之後,喬語的酒卻瞬間清醒了幾分。

隨即,這才滿臉笑意的轉過頭,故作一副大方的模樣,又一把直接摟住梁景銳的脖子拉了過來:「你看我們除了像哥們之外,還能夠像什麼嗎?」

梁景銳強忍著心中的那股怒火,緊咬著嘴唇,”這女人果然是喝醉酒,就是借著酒一來折騰我的吧!」

陸琛卻依舊沒有單純的放過意思,一臉迷惑的看著她,”那你們怎麼會住在一起呀?畢竟這男女有別是不是不太合適?」

「不是,我說你管這麼多幹嘛?這跟你有關係嗎?」

梁景銳實在是服氣了這個陸琛,而且就是因為他,自己才和喬語保持著這種怪異的姿勢。

既不能夠挺直腰背,整個人又不能鬆懈半分,弓著身子的樣子十分搞笑,活脫脫像個喪屍一樣。

「我……”陸琛自然不好說自己是因為對喬語有意思,所以才想多了解他一點。

一時間,居然陷入了一陣沉默,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他們。

喬語還以為是梁景銳說的話重了一些,把人家這個剛入社會的小夥子給嚇到了,這才連忙笑著搖了搖手。

「小帥哥,你不要太往心裡去,他這個人說話就是這麼直爽,加上今天喝多了一些,我們只是合租關係而已,分房睡的,問題不大!」

陸琛聽到這番解釋之後,這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嘴角又流露出一抹笑意。

「原來是這樣啊,我差一點就誤會了呢,真是對不起。」

梁景銳確實有些無語,”你要是誤會了也沒關係,反正我們兩個之間,別人怎麼說都無所謂。」

「……」

「呵呵,你可別聽這個傢伙胡說八道,現在天色也不早了,你趕緊回去吧,反正你家就在隔壁。」

喬語歪著頭白了他一眼,隨後這才拉著梁景銳回去了。

陸琛摸了摸腦袋,一時間有些看不透,兩個人心中究竟在想什麼,但也將車子開回了車庫。

這剛剛已經房間,喬語卻突然被男人一把壓在了沙發下面。

「喂,你這剛剛回來,又想幹什麼呀?」

喬語整個人顯得有些緊張,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酒喝多了的緣故,心跳也緊跟著加速。

男人的臉卻一點點的湊了過來,”你覺得呢?今天在酒桌上居然把我委屈成那個樣子,不打算好好的補償一下嗎?」

「補償?不是啊,我怎麼委屈你了?」

「我可是你老公,你卻非要跟我稱兄道弟,難不成這還不叫委屈我?」

「額,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意外,千萬不要往心裡去嘛!」

喬語被他這麼一番靈魂拷問,原本還有些醉醺醺的腦袋,此刻突然之間就清醒了許多,又舔著一副笑臉,十分尷尬。

突然,梁景銳卻毫不客氣地壓了下去。

「不往心裡去也可以呀,往身體里缺一種可以了吧?」

男人這虎狼之詞脫口而出,隨即,便毫不客氣地就在客廳將女人吃吃干抹凈。

直到第二天,喬語都感覺這樣腦子上的酒勁兒還沒有過去,身體又傳來一陣酸痛。

「都怪你!」

喬語微微撇了他一眼,嘴角卻喊著一摸難以掩飾的笑意。

「呵呵,我知道錯了,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這事情必定會有下次!

兩個人玩玩鬧鬧,吃過早飯之後,這才一起坐車去了公司。 喬語一如往常的提著東西來到了設計部,卻發現今天設計部十分熱鬧。

「哎!喬姐,你可算是來了,趕緊來和大家一起吃早餐呀!」

有人看到喬語突然來了,這才連忙熱情地招呼道。

喬語微微有些詫異,卻見這些人手上拿著麵包小吃,還有各種高鐵人手一份。

「今天又是哪位活菩薩在這裡救世呢?」

喬語也顯得有些驚喜,雖然吃過早飯,但是還是難以抵的住美食的誘惑,這才將手上的包包放下,邁著步子走向了他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