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好,聽我一個一個說」,宋宸小手一揮,讓大家安靜了下來。

看着大家好奇的目光,宋宸摸了摸旁邊的咩咩羊,清了清嗓子,把一路上發生的事情一件件娓娓道來。

從剛出發開始,在山裏找到了鐘乳石山洞,在峽谷峭壁上的果樹,還有半夜遇到狼群的偷襲,拍了拍周圍的狼皮,這都是那一次大戰的戰利品,聽到神使還跟一群野狼戰鬥過,巫緊張的看着宋宸。

最後歷盡險阻終於在傳說中的死神山谷找到了鹽,還讓大家看看包里的鹽礦,以後就可以靠這玩意做鹽了,這到讓大家開了眼見,原來傳說中的死神山谷還是個好地方啊,那地方以前可沒有去過。

宋宸指著趴在不遠處的旺財,告訴大家那就是用肉騙回來的,一開始大家和咩咩羊一樣,對神使身邊跟着一隻狼顯得非常害怕,不過後來看到神使訓了一句后,這隻狼就乖了,也就漸漸的不害怕了,這不就和部落里的咩咩羊差不多麼,都是神使的寵物嘛。

又說到回來的時候遇到黑暗部落的人打架,結果被發現了,還和他們打了一架,宋宸沒有說大概率是猛這個憨貨暴露了大家,要說了猛肯定是要挨批鬥的,索性結果還不錯,還是以後多教導教導比較好,繼續這麼莽下去遲早會出事的。

大家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被捆住的兩個人是抓回來的俘虜啊,好奇的圍着兩個人打量了起來,這就更讓兩人害怕了。

剛緩過來的小心臟又開始噗通,噗通跳了起來,而且看這個部落的樣子,也不是很小,現在算是掉到狼窩裏了。

好在路上跟他倆說過不會殺他倆,雖然害怕,但並沒有性命之憂。

好在部落里的勇士都沒有受太大的傷,大家只是看看這傳說中的黑暗部落的人長的什麼樣,原來跟大家也差不多嘛,只是沒有部落里的人乾淨,一看就是不知道多久沒有洗過澡的,身上髒兮兮的。

「把他們解開吧」,回到了部落也就不用太過擔心逃跑問題了,而且離北邊也非常遠,中間還有茂密的山林阻擋,沒有好的方向感和有對道路非常熟悉的人帶路,很容易就會迷失在山裏面,到時候可就慘了。

兩人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年輕的人不僅是抓他那支隊伍的頭領,回到部落里也是說話算話的,雖然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是沒有他的指示,其他人就算在好奇也沒有人來弄他們,他一聲令下,這群人就把自己兩人給放開了。

雖然語言不通,但是有着強烈的求生欲,解開身上的東西兩人諂媚的看着宋宸,其中一個還主動拿着登山包走到宋宸面前彎腰輕輕放下,然後露出個討好的笑容。

宋宸回了個他自認還算友好的笑容,看來兩人很有前途嘛,至少眼色還不錯,知道是自己的包還會主動送過來。

語言也不通,宋宸倒是懶的搭理倆人的,倒不如讓他們慢慢適應,相信過了騰蛇部落的生活,放他倆回去都不走了,在這個時代這點自信宋宸還是有的,而且接下來的活還有很多,慢慢相處下來肯定會越來越好的。

要說最高興的還是巫了,不僅神使安全回來了,而且還帶回來了那個叫鹽的東西,對於鹽巫是不怎麼在乎的,只要神使回來就行,關鍵是不僅沒有損失,還給部落帶回來兩個俘虜,這可是實打實的成年男性,直接就能用來幹活的。

雖然暫時雖然還不能跟着出去打獵但是部落也有不少的事情可以做,這邊多一個人,狩獵隊那邊就可以少抽倆人回來,不過怎麼算都是好事,而且還是俘虜,俘虜是什麼的,不就是幹活的,到時候使勁用也不會心疼。

巫喜滋滋的看着兩人,兩人只覺尾椎一涼,回頭一看只見一個開心略帶貪婪的笑容,只好陪了個笑臉。

夏天天黑的晚,現在也就四五點,離天黑還早的很,不過坐了下來宋宸就不想動彈了,跟着巫聊著部落里這十幾天裏的事,尤其事關心走之前抓的野豬怎麼樣了。

「巫,豬活下來沒」,按照宋宸當初的計劃,最起碼兩頭小的要給養起來,大的那一頭只好看運氣了。

「豬啊,都好,都好,健照顧的好,大的小的都好」,巫還着重誇了健,搞的旁邊的健都不好意思了。

宋宸驚訝的看了看健,沒想到健還有這方面的天賦,還能把一頭野性十足的成年野豬給訓化,這就非常讓人驚訝了,這可是個寶貝啊,以後肯定會有更多的動物被抓回來,有了健就沒必要遇到成年的統統殺死了,養著等想吃的時候再殺他不香么。

「不錯,不錯,加油干」,健也算跟在宋宸身邊時間比較長的人,也知道「加油」是什麼意思,一臉感謝的看着宋宸和巫,沒有神使的救治,那次受傷十有八九就死了。

後來見自己不能打獵了,又讓自己來干養殖的活,雖然早上起的會早一點,但是活明顯是輕鬆不少,不用跑上跑下的,而且神使說以後規模越來越大,自己的作用也會越來越大。

「走,去看看」,得知豬都被馴服了,宋宸也來勁了,迫不及待的就要去看看。

帶頭走向了豬圈,身後還跟着一大群人,還有兩隻寵物,頗有幾分紈絝子弟巡街的意味,不過逛的不是街而是是豬圈。

來到大豬豬圈這裏,就看見那頭大野豬躺在地上打着呼嚕,聽到來人的動靜,也只是睜開眼看了一眼,接着就繼續睡了,絲毫沒有把大家放在眼裏的樣子。

好啊,這才好啊,看這豬的樣子,不僅沒有瘦,好像還更胖了些,這才是豬的使命嘛,吃了睡,睡了吃,光長肉最好了,現在這個狀態最好,沒有繼續打擾這頭豬,接着看了下去。 不管如何,這場斗舞她是不得不應下了。

江枝深深地嘆了口氣,給那個舞蹈老師打了電話,約時間學舞。

「不過有一件事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莫丞州敲了幾下江枝的桌子,「雖然你要學跳舞,但是不能影響正常的上下班。」

「什麼?!莫丞州你就是故意的吧!」

江枝覺得剛剛心裡那種不對勁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後手在這裡。

「我每天要上班還要去學跳舞,我怎麼熬的過來?你信不信那天我故意輸給楚璃,成全你們兩個!」

莫丞州微笑著看她,俯下身,「江枝,我堵你不敢。」

她還真的就是……不敢。

江枝深呼吸著,她不能讓楚璃贏了這個比賽,這樣屈悠悠和莫丞州就真的一點可能都沒有了。

「算你狠!」

江枝冷哼了一聲,回到自己的崗位上,戴起了耳機。

莫丞州笑著離開了辦公室。

江枝本身是不會跳舞的,如果想贏就必須加長時間練習,不然那天是不可能贏得過楚璃的。

所以當天下班以後,江枝就去舞蹈室練舞了。

她什麼基礎都沒有,還想快速練成,老師對她格外地嚴格。

「我說了這個地方你要跪下去!」舞蹈老師在示範了好幾次,江枝都沒能學會。

江枝嘆了口氣,準備再試一下,剛站起來,就被舞蹈老師狠狠地按在地上。

光滑的地板上和膝蓋狠狠地撞在一起,咚一聲聽著都疼。

江枝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老師是真的狠。

但是總歸這個動作她知道精髓在什麼地方了,接下來學的都比較順利。

江枝練完舞回家已經是十一點多了,洗澡的時候她特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膝蓋,果真青腫起來,特別慘烈。

她嘆了口氣,洗完澡之後和王媽要了藥酒,自己簡單塗過之後就呼呼大睡。

這樣高強度的生活她以前從來沒有過。

早上醒來,江枝全身上下都覺得酸痛不已,比起經歷了一個晚上的折騰還要難受。

「莫丞州這個王八蛋!」

江枝罵了幾句后,開始洗漱,然後又坐到電腦桌前。

每天起來都查看一下更新的內容已經變成她的習慣了。

昨天楚璃離開聖元集團之後,和龐博元碰面了。

「你怎麼在這裡?」楚璃問了一句,眼神有些厭惡地看了龐博元一眼,想要離開卻被龐博元攔下。

「你真的去給江枝下戰書了嗎?」龐博元嘆了口氣,「你這樣吃醋然後和人家斗舞沒必要的。」

楚璃冷笑了一聲,「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因為上次的事情,所有輿論都在攻擊龐博元和他的公司,公司的股票一再熔斷,龐博元這段時間很憔悴。

下巴的鬍子看上去也很多天沒有剃了,眼底都是情色。

對比莫丞州的意氣風發,龐博元簡直像是落魄的喪家犬。

楚璃看不起他很正常。

「連你也要這麼看我嗎?」龐博元苦笑了一聲,低著頭。

還有什麼是比被自己喜歡的女人看不起還要更加可悲的嗎?

江枝看到這裡都替龐博元覺得可憐了。

可楚璃沒有這樣的想法,她還是一如既往地高傲,她直接繞過龐博元離開,龐博元就這樣緊緊地跟在她身後。

「你不要再跟著我了!」

楚璃不耐煩地讓龐博元走,「你知道我現在有多討厭你嗎?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是這樣卑鄙的人,製造輿論去迫害別人,就為了想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我什麼都知道,你以為那些證據哪裡來的?都是我給丞州的。」楚璃指著龐博元,「你這樣卑鄙無恥,哪裡都比不上莫丞州!」

龐博元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他不想讓楚璃因為吃醋去參加這場斗舞,因為龐博元知道就算楚璃這場舞蹈贏了也不會得到莫丞州。

莫丞州根本就不喜歡楚璃。

與其讓她這樣努力過後被傷害,那還不如直接讓她放棄這場斗舞,讓這場斗舞沒有結果。

但是目前來看,讓楚璃放棄斗舞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就讓這場比賽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龐博元眼神變得狠厲起來,他想到了一個主意,那就是讓另外一個要參加斗舞的江枝從此消失,失去了對手,這場比賽也就不會進行。

他一旦下定了主意,立刻去吩咐自己的手下去執行這件事。

「什麼鬼!」江枝大喊了一聲髒話,「為什麼又是要來除掉我?我不就是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小配角,怎麼什麼事情都沖著我來?」

江枝開始慌張了。

如果龐博元真的要動手處理掉自己,那她能怎麼辦?

「我無權無勢,要是真的被陰了死掉,真的就有什麼委屈都說不清楚。」

雖然龐博元已經落魄了,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江枝思考著自己能怎麼辦?她認識的人中除了莫丞州,好像沒有人能和龐博元抗衡了,但是莫丞州會保護自己嗎?

如果緊緊跟著莫丞州,那出事的可能性應該會變小。

「那這幾天我就緊緊跟著莫丞州。」江枝點了點頭,覺得自己這個主意真的很不錯。

莫丞州看著自己面前的江枝,很是疑惑,「你一直跟在我身邊幹什麼?」

「沒有啊?作為莫總的助理,跟著你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嗎?」江枝笑了笑,「不過還是有件事情想跟莫總說一下。」

「你說。」

江枝把定做舞衣的服裝店打開來給莫丞州看,「舞會不是快到了嗎?我定做的舞衣已經做出來了,我想去試試看。」

看到莫丞州還是緊緊皺著眉頭,江枝趕緊開頭,「我怕有人要陰我,所以希望你能送我去,這樣比較安全。」

莫丞州看著她一副小心翼翼謹慎的樣子,雖然還是很疑惑,但是答應了。

到了服裝店,店主拿著一套衣服讓江枝先試試看合不合適,還有時間,這段時間能再改一下。

江枝點了點頭,拿著那套衣服進了更衣室。

她前腳剛踏進去,後腳還沒有站穩去關門,莫丞州已經溜了進來。 老者的聲音越來越低,最後幾乎聽不見。

齊雨知道,他剛才已經用盡了所有的精力。

剩下的時間,就等著耗到油盡燈枯,被死神的鐮刀收割最後的一點生機。

「放心吧,我保證,一定會帶它出去,吹響交給你的孫女!」

齊雨再次保證了一聲,不敢再多待,匆匆離開了密室。

等厚重的石門關上,密室內再度變成一片漆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