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

眾人也都豁出去了,反正總院內不能殺人,大不了挨頓揍而已。

於是,眾人氣勢洶洶的朝老學員的宿舍區闖去,一直在旁邊觀看的趙瑤臉上不由浮現出幾分好奇之色,她倒想看看這群新學員能夠折騰點什麼來。

很快,一行人就來到了董少成所在的一座小院。

但去敲門后,對方卻不在。

這時,秦天的聲音響起:「之前你們去找的那位玄鷹老學員是誰?」

「我們找的傅青陽!」皇普玉海道。

「那就去找他!」

秦天道。

「這是不是有些不好?」皇普玉海道。

秦天冷聲道:「他與我們同來自玄鷹分院,看到學弟學妹遭受他人欺辱,他卻無動於衷,這種天性薄涼之輩,不找他麻煩,找誰的麻煩!」

聞言,眾人都大為認同,因為比起外人的欺辱,被自己人奚落訓斥,他們心裡更難受。

在秦天的心中,不管多強,都不能失去人味,所以,對於那種天性薄涼之輩,他是極為看不慣的。

不一會兒。

他們來到了傅青陽居住的院落,依舊由皇普玉海敲門。

傅青陽在,打開院門,當看到秦天一行人,他臉色頓時一沉:「你們怎麼又來了,我不是告訴過你們,不要隨便惹事嗎?這總院內水深著,不要以為你們曾經是分院的頂級學員,但在總院,你們連個屁都算不上!」

話音一落,對方嘭的聲,關上了院門。

一時,眾人的臉色都變得極其的難看。

尤其是陳寶寶,簡直快氣炸了。

邁步來到院門前,一腳猛的踢了上去,發出一聲巨響。

下一刻,院門再次被打開,傅青陽臉上多了一層寒意,一字一頓的道:「誰踹的?」

「我踹的!」

陳寶寶冷笑道:「沒想到我玄鷹天武居然養出你一個白眼狼,現在,你聽好了,我陳寶寶正式朝你發出挑戰!」

「啥?」

傅青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時也被激起了怒火:「陳寶寶是吧,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好,你想挑戰我,我成全你,看在大家都是玄鷹分院走出的份上,我讓你三招!」

「讓我三招,好啊!」

陳寶寶嘴角勾勒出一個譏笑的弧度,這個傅青陽,其境界已經達到天仙中期,能在百年從地仙圓滿修鍊到這個境界已經算十分了不起。

「你出手吧!」

半晌后,雙方在院落外的空地上站定。

「好啊!」

陳寶寶點點頭,然後刷的聲消失在原地,接著「啪啪」聲連響。

「嘭!」

一個人影倒砸而出,不是傅青陽又是誰。

見到這一幕,皇普玉海、南宮紅綾等人心中都極為痛快。

「讓我三招,狗一樣的東西也配讓我三招!」陳寶寶左手叉腰,右手指著地上的傅青陽輕蔑道。

一旁的趙瑤見到這一幕,內心十分震撼,傅青陽可是天仙中期,居然也被這新生給抽飛,這新生的實力未免太強了吧。

「賤人,你找死!」

感受到兩邊臉頰上傳來那火辣辣的刺疼,傅青陽心中大怒,雙眼充血,爆喝間,就化為一道殘影衝殺而來。

「呵呵!」

陳寶寶不屑一笑,一腳踹出。

「嘭!」

一聲悶哼,傅青陽被他一腳給踹飛。

但她並沒有就此放過對方,飛掠而出,追上傅青陽再次一腳踢出。

「嘭!」

對方馬上倒飛而回,陳寶寶再次消失,又一次出腳。

一時,傅青陽被當做了皮球,被陳寶寶來回踢著玩兒。

半晌后,陳寶寶終於放過了傅青陽,但對方的一張臉已經看不出本來的容貌,看起來就是個豬頭模樣,因為陳寶寶太壞了,他每次踢的都是對方的臉頰。

「滾蛋吧,這座宿舍屬於我了!」

陳寶寶霸氣的宣佈道。

傅青陽從地上爬起,恨恨看了眼陳寶寶,然後狼狽而去。

「走,我們繼續去挑戰那些老學員!」

陳寶寶揮手道。

「等等!」

秦天喊道:「我猜,傅青陽肯定不會服氣,會去搬救兵,我們不如在這裡等著他,看看有多少人同他一樣!」

說實話,秦天在玄鷹天武分院待了不過區區數年,但他對玄鷹天武認同感卻極大,因此,他對那些來自玄鷹天武分院的老學員撒手不管大為不滿。

如果說,只是新學員的爭鬥,就算皇普玉海他們被教訓得再慘,他也不會責怪老學員,但現在,是有老學員出面欺辱他們,玄鷹分院的那群老學員依舊視而不見,完全不講半點情份,尤其是傅青陽,不幫忙也就罷了,還擺出一副老資格教訓皇普玉海他們,更是讓他心中不爽。

傅青陽並沒有讓秦天他們久等,不到半個時辰,他就帶著一群人重新殺了回來。

「你居然真敢回來,剛才給你的教訓還不夠嗎?」

見到臉頰還沒有消腫的傅青陽,陳寶寶不由譏笑著奚落道。

「沒想到這屆的新學員這般狂妄!」

一個綠衣女子冷聲道。

「冒昧的問句,你們都是來自玄鷹天武?」秦天突然開口問道。

聞言,綠衣女子發出一聲嗤笑:「什麼玄鷹天武,入了總院,我們都是總院的學員,與分院再無干係!」 聽到綠衣女子的話,陳寶寶、南宮紅綾、皇普玉海、黃長青等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了憤怒之色,雖說玄鷹分院也屬於總院,但如果沒有分院的培養,他們有資格加入總院嗎?

現在,這綠衣女子居然說出與分院再無半點干係的話來,豈不是典型的白眼狼。

就在這時,那綠衣女子再次開口:「好了,我也懶得與你們廢話,之前打傷傅青陽的誰,站出來給本姑娘瞧瞧?」

「是我!」

陳寶寶冷眼盯著對方道。

綠衣女子一邊打量著她,一邊說道:「不錯,剛來總院就打傷了傅青陽,看來你的資質很是不凡,不過,這裡可不是玄鷹分院,來了總院就得遵守總院的規矩,身為前輩,今日,我們就好好教教你們總院的規矩!」

「就憑你?」

陳寶寶很是不以為然,這個綠衣女子的修為已經達到天仙圓滿,即使在老學員中已經算強者了,所以,她壓根就沒有將秦天和陳寶寶這群人放在眼裡。

「看來你很自信嘛!」綠衣女子笑了笑,但馬上臉色就是一冷:「可惜,太不知進退,范新月,你去教教這位小學妹該如何做人!」

「好!」

一個身形高壯的女子站出,然後朝陳寶寶勾了勾手指:「來吧,小學妹,讓學姐好好和你親近親近!」

「親近你老娘!」

陳寶寶輕喝一聲,邁步而出,抬手間抽出一巴掌。

范新月只感眼前一花,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有一隻手掌重重的抽在了她的臉頰之上。

「啪!」

伴隨一聲清脆的耳光聲,天仙後期的范新月悶哼著飛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綠衣女子不由一驚,沒想到新來的學員實力這般的強悍,難怪傅青陽會敗。

陳寶寶可不是個善茬,一巴掌抽飛范新月還不夠,踏步追上去掄起手臂就砸在了她的胸膛之上,將其硬生生從半空砸到了地面,然後一腳踩在了她的臉頰上,並緩緩輾動,譏笑道:「你不是想要和我親近嗎?和我鞋底親近的滋味如何啊?」

被她踩在腳下的范新月是又驚又怒,她想要奮起反抗,卻發現陳寶寶踩在她臉頰上的腳簡直如同一座巨山般沉重,壓得她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

「放了她!」

綠衣女子看不下去了,怒聲喝道。

「想要我放了她可以,你跪下磕頭,或許我會考慮考慮!」陳寶寶戲虐道。

「你找死!」

綠衣女子再也忍耐不住,陡然化為一道流光激射而出,直奔陳寶寶。

「啪!」

又是一記清脆的耳光聲。

接著,剛衝到陳寶寶面前的綠衣女子就被抽得倒飛而回,臉頰上還多了五根鮮紅的指頭印。

見到這一幕,一直未曾離去的趙瑤,瞳孔不由微微一縮,這綠衣女子可是天仙圓滿,其最強戰力可達到一萬三千元力,已經可比正常的金仙初期。

但這樣的高手依舊被陳寶寶一巴掌給抽飛,由此可以推斷,這陳寶寶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一萬五千元力以上,但她的境界偏偏才地仙圓滿。

「看來,新生中要出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了!」

同時,她心中也生出了結交之心,忽然,她想到了什麼,看向了秦天,她記得,之前陳寶寶可是揚言要去搶奪十大學員的宿舍。

後來雖然放棄了,但她卻對那個秦天極為有信心,當初聽到這個話,她卻是忍不住笑了,現在看來,這秦天應該比陳寶寶還要強不少,恐怕對方的攻擊你能到達兩萬,但秦天的境界依舊在地仙圓滿。

「天啊,玄鷹分院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培養出這般厲害的兩個妖孽!」

綠衣女子和范新月相繼受挫,其他隨同而來的老學員們已經生出退縮之心,尤其是傅青陽,心中的情緒更是複雜到了極點。

「嘭!」

這時,陳寶寶將腳下的范新月踹了出去,並道:「你們這群白眼狼,既然坐視同學被欺辱,那也別怪我欺負你們,識相的,你們回去后,就乖乖滾出宿舍到花園內露宿,否則,我會一一上門,揍得你們去露宿!」

「你不要欺人太甚!」

綠衣女子吼道。

陳寶寶冷笑道:「欺負你又如何,反正欺辱你們一群白眼狼,我是一點愧疚感都沒有的!」

「等等,我並不是出自玄鷹天武分院,我來自其他分院,這位學妹,可否放過我一馬!」

老學員中的一人慌忙喊道,現在認慫丟臉算不得什麼,真等陳寶寶打上門來,將他趕到花園露宿那才叫丟臉。

「你說不是,就不是啊!」陳寶寶撇撇嘴,忽然,她眼珠子一轉:「如果你上去把傅青陽給揍一頓,我就相信你!」

「傅青陽對不住了,我也是沒有辦法!」

那名學員羞愧的朝傅青陽說了句,就陡然飛沖而至,雙手翻飛間,施展出一套掌法將傅青陽給籠罩了起來。

傅青陽自然不肯被動挨打,馬上展開反擊,口中還喝罵不斷。

這時,陳寶寶又盯上了其餘的老學員:「如果你們也不想露宿的話,就一起給我圍攻這女人!」

聞言,這群老學員大為心動。

猶豫半晌,有兩人帶頭衝出,殺向綠衣女子,其他人見狀,也紛紛跟著出手。

看到這一幕,陳寶寶不由開心的大笑了起來。

而皇普玉海、南宮紅綾見到這群老學員狗咬狗,他們的心中也痛快莫名。

半刻鐘后。

驅散了這群狼狽的老學員,秦天給黃長青下達了一個任務,讓他去盯著董少成,只要對方回到宿舍,就馬上來通知大伙兒。

「你們好,我是趙瑤,可以和你們認識下嗎?」

這時,趙瑤走了上來,微笑著道。

「當然沒問題,趙學姐不如進去坐坐!」

秦天發出邀請,他們初來乍到,對總院的許多事情都不了解,正好趙瑤送上門來,可以向她打聽下總院的各種消息。

一個有心結交,一個有心想要從對方身上打探消息,可說是一拍即合。

不知不覺,秦天就和趙瑤聊了半個時辰,這半個時辰中,秦天的確收穫匪淺,弄懂了總院的許多明面上的規則以及潛規則。 比如,總院允許學員們進行私鬥,但是,在私鬥中不能使用仙器,也不得傷害彼此的性命,否則,學院將會重罰。

其次,在學院中,也是有派系之分的,共有六大派系。

而這六大派系的首領,都是十大學員之一,只要加入派系,就能獲得那個派系的庇護,當然,那個派系也不會白白的庇護他們,需要繳納一定的學分。

同時,秦天還從趙瑤口中了解到了十大學員比較詳細的信息。

排名第一的學員叫東裕飛,此人的修為已經達到金仙圓滿,不過,他已經有百多年沒有再出過手,在百多年前,他的最強攻擊力就非常接近七萬。

聽到東裕飛的戰力這麼強,秦天也有些吃驚,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仙界這麼大,就算他修鍊了《禹王煉體法》但肯定有許多強大的功法,對方能擁有七萬元力的攻擊也不算稀奇。

排名第二的叫做武雄,此人也是金仙圓滿,實力雖然比東裕飛弱,但也差不到哪裡去,百餘年前,他主動挑戰東裕飛,兩人大戰半個月,可說打得昏天暗地,最後,他耐力不如東裕飛,輸給了對方。

排名第三的是位女學員,叫歐陽玉蝶,金仙後期,此女的戰力卻依舊不可小覷,最強攻擊非常接近七萬,而且,她修鍊的是劍法,招式犀利狠辣,性格也相當的冷酷,曾經有一家金仙世家得罪了她,被她殺入老巢,結果,那擁有數十萬年底蘊的金仙世家被她一人一劍挑翻,那家族內的十二尊金仙,全部成為了她的劍下亡魂。

排名第四的學員叫顏瑩瑩,金仙後期,最強攻擊力可達到六萬八千元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