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你們小心!」楊昌奎一個閃身就進入了包廂,並且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劉揚學姐,你還是進去吧!」林洛有點擔心的說道。

「廢話少說!學弟動手吧,看我們誰打到的人多!」

劉揚發出一聲輕喝,左腳在地面一踏,整個人就如同一隻母豹子飛速撲擊而出。

劉揚修鍊的乃是形意拳,這門內家拳講究的就是貼身短打,劉揚飛撲而出,整個身子忽然緊繃好似一張大弓。

「喝!」

下一刻,她發出一聲輕喝,兩隻手臂同時甩出,發出啪啪作響之聲,武術修鍊至明勁,則可以達到筋骨齊鳴的程度。

「砰砰!」

兩隻手臂直接甩中兩名拿刀混混的胸口,兩人各自發出一聲慘叫,然後就見到身體就飛跌而出,剛好砸落在樓梯口上另外的那些混混身上。

頓時,七八名混混就化為了滾地葫蘆,一起從樓梯上滾落而下,慘叫之聲此起彼伏。

剛剛劉揚施展的這招,叫做進步崩拳,也就是在極短的時間內爆發出極強的爆發力來。

劉揚一擊得勝,就站到了樓道口,看著另外一批要衝上來的混混,眼中卻多了一絲火熱的氣息,她修鍊形意拳多年,雖然平時少不了和父親搭手,但那畢竟是搭手,哪裡有如今的實戰來的刺激,劉揚雖是女孩,但是在她的心中卻有一顆比男孩還要不安份的心。

原本林洛還有點擔心劉揚,不過看到了她的表現,心中就放心多了,他這邊的混混已經沖了上來,並且有兩個手中的砍刀已經向他的肩膀劈來。

見此,他的目光猛的一縮,口中喝道「來得好」

然後,他腳步一錯,卻是八卦掌中的步伐,瞬間錯開了兩人的攻擊,來到了他們身後,他雙肘快速回頂。

「砰砰!」

盛京記事 兩名混混感覺背心一疼,然後就是全身一軟,手中的砍刀「咣當」一聲掉落在地,整個人也軟倒在地,林洛不止是一個武者,同時還是一名認穴極準的醫生,所以一擊之下,絕對可以讓敵人失去戰力。

「砰砰!」

在解決了身後的兩人後,林洛的兩隻腿忽然先後彈起,狠狠的踢中了兩名隨後而至的混混。

兩人各自發出一聲慘叫,就直接從二樓摔落而下,砸在了一樓的沙發上。

「上啊,砍死他!」

經過這麼一小會兒的耽誤,又有七八名混混沖了上來,對此,林洛卻是絲毫不懼,他身形一轉,腳下一個箭步衝擊而出,就來到了樓道口。

他雙手往左右分開,手背同時拍擊在兩名混混的胸口,頓時,兩人都發出一聲悶哼,軟倒在地,林洛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就繼續向前,顯然對自己的攻擊十分有信心。

也的確如此,他腳下踏著猶如行雲流水般的步伐,雙手卻不斷的穿插,以叼,插,沖等招式為主,這就造成了他每前進一步,便會有人被他打倒在地無力再起。

如果楊昌奎在此就會睜大了眼睛,因為林洛施展的居然是八卦掌,而且其精妙程度施到了他難以望其項背的境界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

隨著幾聲並不是多麼響亮的聲音,衝上了二樓的十來名混混,全部被林洛輕易的打倒,這讓處於一樓的刀疤哥眼睛微微一眯,然後他對身後的小弟輕聲說了一句,對方就馬上轉身而出。

看到樓梯口之中又有一批新的混混想要衝上來,林洛心中一動,一步跨前,身子微微一仰一轉就避開了兩柄砍刀的攻擊,左右兩腿卻是連環踢出。

「砰砰!」

隨著兩聲沉悶的響聲,接著就是一連串的疼呼之聲,卻是被林洛踢中胸口的兩人猛的倒下,本來樓道口就很窄,所以前面的兩人一倒,後面的人就跟著遭殃了,加上林洛兩腳的力量有隔山打牛的勁道在裡面,所以,樓道上的十來人全部摔倒滾落而下,無一例外。 至於另外一邊,劉揚知道自己的女孩的弱點,所以,乾脆守在樓道口,凡是衝上來的混混,都被她三拳兩腳給踢了下去。

此時,她的臉上寫滿了興奮,完全看不出第一次和這麼多人打架的緊張。

「媽的!這個臭婊,子還真有兩下子!哎呀,痛死老子了!」一名從樓道上摔下來的混混爬起來后喊道。

「是啊,我們幾十人居然連一個女人都收拾不了!太那個了吧!」另外一人也附和道。

「咦,有辦法了!」

一名混混猛的看到了卡座上的酒瓶,他從上面拿起兩隻酒瓶然後瞄準了劉揚,並且在下一刻就甩手而出。

「啊啊!」

劉揚的身體凌空騰起,兩腳同時踢出,頓時,兩隻酒瓶就被他雙腳踢回,並且兩隻瓶子分別砸在了兩名混混的額頭之上,讓他們發出一聲慘叫來。

「小樣的,想要偷襲姐!你們還差遠了!」劉揚得意的拍拍手,頗有一副女俠的風範。

另外一邊,林洛目光瞥到劉揚,發現她完全能夠輕鬆應付,心中已經完全放開,他大步從樓道口跨步而下,那些從地上爬起來的混混都不由一退,畢竟林洛表現得太兇悍了。

才多久,就有十多人躺在了地上爬不起來。

對方退,林洛卻不會放過他們,他右腳在地面一蹬,整個人猶如離弦之箭飛沖而出。

「砰砰砰砰砰!」

「啊啊啊啊啊!」

隨著一連串的慘叫之聲,混混們毫無抵抗的林洛一拳或者一腳給踢飛,一時間,整個酒吧中都表演起空中飛人來,這些混混來了上百號人,所以在他們同伴表演空中飛人的時候,他們難免會被砸中,所以,一時間慘叫之聲此起彼伏,更有不少人抱頭亂竄,一時間,整個場面變得無比混亂。

「好!學弟打得好!」

仍然守在樓道口的劉揚看到如此精彩的一幕,不由大聲的叫好起來,林洛回頭對劉揚微微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並且在下一刻就順手將一個傢伙給拍飛。

機靈寶寶Ⅲ殺手媽咪免費送 「哇!好帥!」見到這一幕,劉揚不由再次稱讚了起來。

林洛猶如虎入羊群,這些拿著刀棍的混混們在他的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擊,這還是他沒有使用真氣的情況下,僅僅靠的是肉體的力量。

「砰砰砰砰!」上百名混混眨眼間,就有七八十人躺在了地上,無力的呻,吟著,忽然林洛感覺到了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鎖定了他,這種氣息縣城的時候他感受過了。

他猛的回頭,整具身體崩的很緊,卻見到一個黑洞洞的槍口正指著他。

清宮2:這個宮廷是我的 刀疤哥笑得很猙獰,他用槍指著林洛,嘶吼道「小子,有種你就再動動試試,看看是你的身體快,還是我的槍快!」

林洛眉頭緊鎖,目光一種陰冷之色一閃而過,他死死的盯著對方的手中的手槍,現在他和刀疤相距最多不超過三米,如此短的距離,他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躲開子彈?

「槍!」

劉揚見到刀疤哥手中的槍,俏臉就變了,她記得父親在傳授他拳法的時候,提到槍的時候,神色就變得有點落寞起來,因為在當今這個年代,任你拳法練的再厲害,在面對熱兵器的時候,也只能含恨吟場。

父親說過這樣一句話「如果沒有熱武器,武術會發展到一個全新的境界!」

在晚清年間,一個將武術練到了化勁的前輩因為小視槍的厲害,最後在騰空而起的時候,被亂槍打死。

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練武之人能進入明勁都算資質十分不錯,然後十個明勁都未必能有一個暗勁高手,而能夠從暗勁高手中脫穎而出成為化勁高手那簡直就是鳳毛麟角,但是就這樣一個化勁高手卻死在了槍口之下,這對練武之人有很大的諷刺意義。

這也是在當今年代,為什麼大家不願意花費時間卻練武的原因,辛辛苦苦練上幾年,最後還抵不上一顆子彈,稍微有想法的人都不會去練武。

這一刻,劉揚在看到刀疤哥用槍指著林洛的時候,她的身體都不住的微微顫抖,這不是害怕,是擔心。

刀疤哥看到林洛不再動手,不由得意的笑了起來「小子,你不是很能打么?怎麼?不敢動了嗎?」

看著刀疤哥得意的笑容,林洛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容「有種你就開槍試試?」

「呃!」

刀疤哥笑容忽然一滯,在下一刻,他臉上就變得無比猙獰「小子,你認為我不敢開槍么?」

「我相信你敢!但是只要你一槍打不死我!我也有把握殺了你!你敢賭一把嗎?」林洛的神情忽然變得輕鬆起來。

聽林洛這麼一說,刀疤哥心中頓時一寒,林洛先前的表現他都看在眼中,太能打了,上百人在兩分鐘時間被,居然被放倒了八十人,這是什麼概念?

刀疤哥臉上的神色急劇的變幻著,他在思索著林洛話中的真實性,忽然,他雙眼之中閃過一道兇狠的光芒,一直打量著對方的林洛暗叫不好。

「砰!」

林洛的瞳孔猛的收縮,他全身汗毛乍起,全身肌肉緊繃,一顆子彈眨眼及至,直奔他的眉心而來。

「太快了!」

林洛感覺自己的身體有點僵硬,不過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丹田中的真氣猛的爆發出來,驟然間,他的腦袋向左一偏,一顆子彈擦著他的耳邊飛過。

「嗖!」

「砰!」

又是一聲槍響,林洛暗叫不好,他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一顆子彈已經接近了他的眉心。

刀疤臉上寫滿了猙獰之色「混蛋,去死吧!死吧!」

這一刻,林洛眼睛睜的渾圓,腦海中電光火石般閃過諸多人身影,諸多事情,心中深深發出一聲嘆息「我要死了嗎?」

他已經感覺到了子彈上的灼熱,此時縱然有千般悔恨,縱然千般留戀都是晚了,就在他即將閉上眼睛等死的一刻。

忽然,一枚金色的三角小鼎在他的腦海中出現,骨溜溜的旋轉了起來,金光四射。

「嗖!」

一道金光從金鼎之中激射而出,然後沒入了林洛的雙眼之中,他只感覺雙眼一陣刺疼,當他再次看向這個世界的時候,他發現,所有的一切動態事物都變得緩慢了很多,甚至他看到了那顆子彈,已經飛到了他的眼前,不過,此時這顆子彈速度太慢,慢的他可以隨意的輕鬆的就躲閃開來。

「這是?」

他心中雖然奇怪,腳下卻不慢,一個橫移,就避開了那顆幾乎要了他性命的子彈。

「砰砰砰!」

三顆子彈在空中以一個品字形向他的身體飛來,不過這三顆子彈,在林洛的眼中依然慢得令人髮指,他好整以暇的扭動著身體,三枚子彈從他身上擦身而過。

在刀疤哥開槍的一剎那,劉揚心中就提到了嗓子眼,當看到林洛避開一顆子彈后,她心中感覺到了無比的驚喜,可是在下一刻,她又聽到了三聲槍響,不由驚呼了起來「林洛小心!」

不過她發現她的擔心變成了多餘的,因為林洛的身體輕微的扭動著,輕鬆的避開了那三顆子彈,她雙眼不由有些發愣「怎麼回事?父親不是說過,暗勁高手也避不開子彈嗎?林洛怎麼能避開,難道他是化勁高手?」

闊少的私寵甜妻 當然,震驚的除了劉揚還有青龍幫的眾多混混,他們張大了嘴巴,愣愣的看著那道高瘦的身影「這還是人么?」

刀疤哥臉上的猙獰之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卻是深深的恐懼,如此近的距離,他連發四槍,居然都被對方躲過了,這怎麼可能啊?

雖然在以往拚鬥中他很少用槍,但是平時他都會去一些射擊俱樂部打靶,所以,他對自己的槍法還是頗為自信的,但是現在卻

「不可能!」刀疤哥用嘶啞的聲音呼喊著。

他想要繼續扣動扳機,可是在下一刻,他就感覺自己的手腕一緊,然後就是一聲「咔嚓」傳來,一陣劇疼傳來,卻是他的右手腕也斷了,刀疤哥的手一松,就發現手槍落在了別人的手中。

接著,他就感覺到太陽穴的位置,被一支硬邦邦的東西抵住了,他還未有來得及轉頭,就聽到林洛那冰冷的聲音傳來「我說過,你殺不死我,我就要殺死你!」

「你敢?」

一滴滴汗珠從刀疤哥的額頭上滑落,此時他已經緊張到了骨子裡,他完全沒有想到,林洛厲害到了這種程度,連子彈都能避開。

「給我一個不敢的理由!」林洛的聲音很冷,就如同冬日裡的寒冰,他的一雙眸子中寒意凜然,如果不是金鼎突然射出一縷金光救了他,恐怕現在他已經見閻王去了,所以他此時對刀疤哥已經生了殺心。

刀疤哥害怕了,他心中十分後悔「我是青龍幫的堂主,你殺了我,青龍幫不會放過你的!雖然你很厲害,但是我們青龍幫也有高手!」

「你認為我會害怕你們青龍幫的高手么?還有別的理由嗎?如果沒有我就送你去見閻王。」林洛戲謔的盯著刀疤哥。

刀疤哥渾身一顫,想到林洛那躲避子彈高深莫測的手段,心中就是一陣發冷,幫中的那些高手能夠躲過子彈嗎?恐怕不能吧!

不要說暗勁高手,就算一般的化勁高手,不小心都會被槍給打死,化勁高手又能有多少?

「你殺了我就是犯罪!到時候好人會抓你,會坐牢的!」

「哈哈,真是好笑!想不到,為了保住性命,你這樣的黑幫份子,居然將好人當成保護傘!」忽然,林洛的聲音變得小起來,並且湊近了刀疤哥的耳朵,用陰測測的聲音道「不用槍,我也能弄死你,而且不會讓好人查出半點異常來!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求求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刀疤哥的內心幾欲崩潰,其實刀疤哥經歷了這麼多的風風雨雨,倒不至於這點心境,這是林洛表現得太過匪夷所思了,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對於未知的事情,人們總會抱著一種畏懼的態度。

「放過你?你認為我那麼好說話嗎?」林洛冷笑。

如果不是擔心好人找麻煩,林洛根本就不用給刀疤廢話,一槍就崩了他。

刀疤哥渾身顫抖著「朋友有話好好說,我向你道歉,只要你饒了我,我什麼都願意給你!我給你錢!一百萬夠不夠?」 林洛眼睛一亮,他現在最缺的就是錢,如果拿到一百萬,的確比殺了他划算,想到這裡,他就一指帶在了刀疤哥的腰間,刀疤哥不知道林洛要幹什麼,忽然當林洛的手指離開后,他全身就變得酥癢,他恨不得用手指抓遍每一寸皮膚,不過手槍那指著他的腦袋,他只能咬牙忍著。

「我點了你的死穴,三天內,你要將一百萬送到我的手中!不然,你就等死吧!」林洛放下了槍。

「咔嚓!」

下一刻,一柄槍忽然被林洛當中辨斷,扔在了刀疤哥的腳邊,他見到那被掰斷的手槍,身子不自主的再次顫抖起來,並且伸手抓著自己的皮膚。

「林洛你沒事吧?」劉揚從二樓飛奔而下,來到了林洛的身邊,好奇的打量著他。

「我沒事了!學姐,你去把他們都叫下來吧!」林洛輕聲說道。

「好!」

劉揚一轉身就向二樓走去,然後翹開了包廂們,然後就見到楊昌奎等人帶著其餘學員走了出來。

「朋友,你看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刀疤只感覺渾身酥癢難耐,對在林洛鞠躬道。

林洛心中一動,想起用迷藥將施影迷暈的人叫做小溪,於是,他目光掃過刀疤哥身後的一群男女「誰是小溪!」

「我,我是!」

一名穿著黑絲襪的性感女子忐忑的走了出來,她害怕的看著林洛「你,你有什麼事嗎?」

「啪!」

林洛一巴掌甩在了對方的臉上,目光一冷「你為什麼要給施影下藥?」

「不,不是我!」

「啪!」

「那是誰?」林洛又是一巴掌甩了過去,對於這樣的女人他是深惡痛絕的。

「是!」

「啪!」

「還不說真話!」林洛又是一巴掌甩了過去。

「不要打了!我錯了!是我下的葯!我對不起施影!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這是,施影剛剛從二樓被扶著走了下來,聽到張小溪的話語,臉上不由閃過憤怒的神色,質問道「張小溪,我把你當成好朋友,為什麼要陷害我?」

「小影,我錯了!我錯了,我再也不不敢了!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張小溪被林洛扇了幾巴掌,一雙臉蛋已經腫好似兩塊饅頭。

施影的胸口急促的抽搐著,顯然有點不能接受被好朋友出賣的事情,最後,她冷冷的看了一眼張小溪「張小溪你聽好了,從此以後,我施影不再有你這個朋友!」

林洛冷眼旁觀,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刀疤哥的身上,刀疤哥心中一寒,一步走到張小溪的面前,一腳踢出「媽的,臭婊,子,如果不是你,我今晚怎麼會這樣,我他媽的打死你!」

說著,刀疤就連連的踹出了幾腳。

「啊,不要打了,我錯了!我錯了!」 第四任妻子 張小溪不斷的在地上翻滾著,刀疤哥卻沒有停手的意思。

「學姐,我們走吧!」林洛發現其餘人眼中似乎有不忍,於是提醒道。

「好。我們走!」

「小影救救我!救救我!我會被他們打死的!求求你救救我啊!」張小溪見求救無效,只有將希望寄托在施影的身上。

「哼,小影這樣的人不要搭理他,我們走!」劉揚扶起了施影,向外走去,林洛卻發現施影眼中有著一絲不忍,雖然剛才她說的決絕,但是看到被痛打的張小溪依然有些不忍。

「夠了,刀疤!」不等施影開口,林洛就沉聲說道,頓時,施影投來感激的神色。

一行人走出了酒吧,相視而望,卻感覺剛才發生的事情好似在夢中一般,楊昌奎更是崇拜無比的盯著林洛,林洛避開子彈的那一幕他可是從門縫中看的清清楚楚的,心中同樣抱著和劉揚一樣的疑惑「林洛難道是化勁高手?」

不過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顯然不適合再問林洛,於是,一行人回家的回家,回學校的回學校。

劉揚是本地人,而她的家離大學城也不遠,和林洛他們告別後,她就搭乘了計程車向家裡而去。

剛剛推開家門,一道聲音就從房間中傳來「丫頭回來了!」

「嗯,爸,這麼晚了你還沒有睡嗎?」劉揚問道。

「嗯!」房門打開,一名中等身形,穿著一套白色練功服的中年人走了出來,中年人面容平和,國字臉,其面容依稀和劉揚有一些相似。

「丫頭,有什麼話你就說吧,別支支吾吾!」中年人似乎能明察秋毫,望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就知道她有話要說。

「爸,你說過,暗勁高手無法躲過子彈,化勁高手不小心也躲不開,這都是真的嗎?」劉揚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當然是真的!」中年人沉聲道「丫頭,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中年人忽然問道。

「爸,我親眼看到一個暗勁初期的高手躲開了四顆子彈!」劉揚緩緩抬起了臉蛋,滿是質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