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如果你喜歡,就將她娶回來吧。」

起身的南宮離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娶回來?你以為她是路邊的野丫頭,我想娶她就會嫁?」

「離兒,你怪我之前騙了你,我只是不想讓你痛苦而已。」

「收起你的擔心,我不是孩子了,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南宮離絕然離開。

現在的局面不是他想要就能要的,悠悠徹底從他的世界消失。

也是,過去她只是一個小丫頭,如今卻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家世並不遜色南宮家。

她又憑什麼再青睞自己呢?倒是南宮離有些自卑,覺得悠悠是對他沒有感情才會離開。

他走出門,看著蒼茫的夜色,冰冷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柔情。

「悠悠,你還好嗎?」

拉斯維加斯,綠眸英俊男人抱著藍瞳女人,「寶貝兒,看那煙花,漂亮嗎?」

凱拉笑了笑,「漂亮。」

「再漂亮都沒有我的寶貝漂亮,謝謝你,給我帶來了小小寶貝。」洛捂住凱拉的小腹。「討厭……」凱拉嬌羞一笑。 蘇錦溪不知道蘇家的虧損有多大,她只知道之前唐茗給的那三千萬不過是杯水車薪。

要是司厲霆能夠注資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說不定還能夠讓蘇家起死回生。

可那是一億,不是一千塊,能是說拿就能夠拿出來的價格嗎?

司厲霆慢悠悠飲下杯中的紅酒,嘴角溢出一抹笑容,「條件嘛,很簡單,我要你。」

「我?三叔你別開玩笑了,今天你才要了那麼多次。」

顯然蘇錦溪誤會了他的意思,司厲霆揚了揚手中的酒杯。

「小笨蛋,你可是誤會了,我說的要你不是你的身體,還有你的人以及心。」

蘇錦溪啞然,「三叔……」

「怎麼?我要求很過分?一億要是不夠,你開個價。」

「不是這樣的,目前我已經答應了唐總要維持半年,人不能失信。」

蘇錦溪並非不願意,只是考慮到唐茗的利益,畢竟他在蘇家急的火燒眉毛的時候出手相助。

現在自己要是因為司厲霆出的價格高就撇開了唐茗,那樣是很不道德的。

蘇錦溪的性格司厲霆早就摸透,他和蘇錦溪之間的障礙就是蘇錦溪自己能不能過這道坎。

強逼無用,只有利誘。

「你不用著急著回答我,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可以在一個月之中斬斷和唐茗的一切,一月要是做不到,我就收回這句話。」

不管之前唐茗是因為藥物還是本身對蘇錦溪的渴望,司厲霆都不會放任兩人再牽扯半年的時間。

即便是一開始她對唐茗無意,也不能保證半年的一百多天時間她不會對唐茗生情。

狼性囚愛:總裁不可以 蘇錦溪陷入了兩難的境地,生為蘇家的女兒,她當然希望蘇家更好。

這一億的資金可以解除蘇家的危機了,真的要了唐家又如何交待?

想著自己和唐茗的接觸以來他還算是不錯的,紳士又謙和。

「好,一個月以後我再給你答覆。」

「我有一個條件,在這一個月里你不許和其他男人有任何肌膚上的接觸,更不能答應做別人的女朋友。」

一想到之前要不是自己正好撞破了她和簡昀,這個女人是不是已經成了別人的女朋友了?

蘇錦溪點點頭,「我答應你。」

「就算是唐茗,也不得在他房間留宿和過夜。」

「三叔,我也不想那樣,但有時候為了要瞞住唐家的人。」

「我不聽理由,我只看事實,如果你做不到,交易自動取消。」

「那……好吧。」

一億對於蘇錦溪來說是一個天大的誘惑了,有了這筆錢爸爸媽媽應該就不會再為了錢到處找人借。

「先吃飯。」司厲霆轉移了話題,蘇錦溪確實也餓壞了,便不再言語認真吃飯起來。

「呼呼,吃得好飽啊。」她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

司厲霆覺得此刻的蘇錦溪就像是一隻剛剛吃飽的貓咪,仰面朝上安逸的打著盹。

「走,出去轉轉。」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好。」她剛答應又想到了一件事,「萬一遇到唐總他們了怎麼辦?」

「我就那麼見不得人?」司厲霆眉眼之間都是不悅。

「沒,沒有……要不我去泡個溫泉休息一下,晚上十點我還有事。」

她可沒忘記今晚十點峽谷還有一場好戲看呢,她和門主在網路世界是稱兄道弟的好哥們。

現在有人這麼狂熱的追求門主,她自然要去好好看看是哪位大膽的姑娘。

「去吧。」司厲霆讓人收拾了碗碟也出了室外。

之前的衣服已經濕透,蘇錦溪便沒有穿泳衣便下水。

剛剛才浸入水中便看到倚在門邊的男人,司厲霆吹了聲口哨。

「身材不錯。」

蘇錦溪連忙沉浸到水中捂住胸前,氣鼓鼓的看著司厲霆,「你個流氓!」

「該看的我都看過了。」司厲霆穿著浴袍坐在了門邊。

修建在山林中的溫泉度假聖地,一到了晚上就會特別安靜,可以聽到一些蟲鳴聲。

遠離城市的喧囂,這樣寧靜又溫馨的畫面讓兩人都放鬆下來。

司厲霆習慣性的從煙盒裡面拿出一支煙,考慮到蘇錦溪在旁邊,他又將煙放了回去。

院子里瀰漫著淡淡的花香,蘇錦溪身體放鬆下來靠在溫泉邊,全身的疲憊都在此刻消除。

司厲霆靜靜的看著那雙眼微閉的女人,柔軟的髮絲輕輕垂落在水面,院中的燈光很淺很淡。

水中的女人顯得格外柔和聖潔,更加激起了司厲霆心中的保護欲。

此刻兩人沒有說一句話,都在享受這一刻溫馨的氣氛。

泡了一會兒蘇錦溪準備起身,「三叔,我要起來了,麻煩你進去一下。」

司厲霆倒沒有怎麼讓她為難,徑直回了房間。

時間也差不多了,他打開手機開始下載那個修仙遊戲的APP。

蘇錦溪穿著睡衣急吼吼的進來,「快要到十點了,三叔,我先去床上玩遊戲了,你不要打擾我。」

「嗯。」

蘇錦溪麻利的登陸遊戲賬號,徑直點開小地圖直奔風雪峽谷。

這款遊戲就是以畫風精美為主,不管是人物建模還是場景渲染,處處透著唯美。

冰天雪地之中,各門各派,形形色色的人都聚集在了此處。

蘇錦溪御劍飛行而來,落到了自己幫派的人身邊。

「小A,我沒來晚吧?」

小A:「鐵鎚,有你這麼不上心的嗎?我跟你說,一會兒還沒有開戰之前你就衝上去大罵那個女人。」

「哈?我為什麼要罵?」

「她搶你男人,就這你都能容忍?」

「我都說了不是我男人嘛,你們怎麼都不信?我今天過來是為了來看熱鬧的,」

「真是服了你,要是門主被搶走了,一會兒有你哭的。」

此刻人群開始騷動起來,天邊飛來一人。

「是門主來了,快看!」小A激動道。

蘇錦溪遠遠的就看見一隻白鳳由遠及近而來,白鳳的頭上站著白衣飄然的男人。

長長的髮絲在風中翻飛,猶如仙人下凡。

蘇錦溪不由感嘆:「嘖嘖,有錢真好,門主這一套裝備合成怕是要不少錢吧?真拉風。」「那當然,不過那女人也不差,你看,來了。」 新年第一天,顧柒早早就起來了,活力四射的抓著穆南樞起床。

「小樞樞,今年是新年的第一天,咱們得早點起來。」

穆南樞看著那開心得猶如一個孩子的顧柒,昨晚一直瘋到大半夜才睡,在院子里玩了好幾種孩子玩得煙花玩具。

要不是穆南樞將她強行帶走,她非得要玩一整夜不可,都還拿來了各種棋類。

不都說懷孕的前三個月嗜睡、無力等等,為什麼他覺得顧柒每天都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亢奮呢。

他靠在床上一動不動,平靜的看著跳來跳去的顧柒,前段時間她就購買了一堆新衣服回來。

如今正在這裡擺弄著所有衣服,「小樞樞,你覺得是穿這套好還是那套好。」

「都可以,你穿什麼都好看。」

穆南樞這麼說倒不是故意哄她開心,一般前幾個月女人的身材不會發生太大的變化,她的身材本來就好,皮膚白皙,這樣的女人穿什麼風格都能駕馭。

「不行,今天說好了要照全家福的嘛,是穿中式的還是西式呢?這件大紅的也不錯。」

顧柒糾結了半天,想著穆南樞父子的穿衣風格,最後她還是選擇了一套古風的套裙,古典又漂亮。

「好看嗎?」顧柒在穆南樞面前轉了一個圈。

「好看。」

顧柒開心的將穆南樞拽到穆子期的院子里,今天穆子期臉上也多了一些精神。

「伯父,新年好。」顧柒喜氣洋洋的聲音每個人聽到都會覺得很舒服。

穆子期今天沒有坐在輪椅上,雖然還有些虛弱,但勉強行走也沒有問題。

千赫笑道:「顧小姐,你可真早。」

「那當然,今天是初一,得早起。」

「相機和取景我都選好了,正好今天的景色很好看。」千赫擺弄著相機。

顧子期坐在早就準備好的椅子上,穆南樞和顧柒則是站在他背後,由著千赫拍下這一張難得的全家福。

「小樞樞,你倒是笑一下啊,你看你照相更上墳的表情一樣。」

她伸出手指去戳穆南樞的腮幫子,千赫抓拍下這些照片。

抿笑的穆南樞,溫柔的穆子期,還有活潑的顧柒。

因為父子倆都是一樣的性格,她花費了不少時間調節兩人。

拍個照足足拍了大半個小時,千赫留下了很多精彩的照片。

阿旺在一旁叫道:「外面天冷,湯圓好了,大家進來吃湯圓吧。」

「好啊,吃湯圓咯,吃了湯圓大家就能團團圓圓。」

這個新年在顧柒這個社交小能手的渲染下大家都過得很熱鬧。

穆子期和穆南樞也將過去的遺憾彌補。

飯後穆子期招手將兩個孩子叫到身邊,他準備了兩個盒子。

顧柒調侃道:「伯父,我們都長大了,你不會要給我們壓歲錢吧?要給也應該是昨晚給才是。」

穆子期笑了笑,「不是壓歲錢,只是長輩的一點心意而已,丫頭,你過來。」

顧柒乖乖的蹲在他身邊,「伯父,你要給我什麼傳家寶玉嘛?」

「不是什麼寶玉,但你可以拿去買很多寶玉,打開看看。」

顧柒打開盒子,發現裡面大多都是一些文件,「伯父,這都是什麼啊?」「這些年我做了不少生意,什麼行業都有涉及,這是其中一部分鮮為人知的,大多都是股份轉讓書,或者公司變更書,手續我已經讓人辦好了,這十幾家公司現在的最

大股東都是你。」

顧柒瞪大了眼睛,「伯父,你送了十幾個公司給我!!!你怎麼這麼土豪啊。」

穆子期也是忍俊不禁,「小丫頭,我知道你有顧家,你也並不在意我這些東西,這只是做長輩的一點心意。

這些公司位於全世界各地,未必是最好的,但必要之時,卻可以成為一股保護你的力量,就算是他,也查不到。」

說到這裡的時候穆子期掃了穆南樞一眼,顧柒笑眯眯道:「伯父還給我留了一條後路呢。」「後路也好,王牌也罷,我都希望能夠幫到你,你是個好孩子,不管將來會變成怎樣,我都希望你能幸福,所有聯繫人也都在裡面清楚的羅列,你直接聯繫上面的人就

可以。」

「可是伯父,你把這些給了我,那你怎麼辦呢?」

「傻丫頭,現在我已經看淡了一切,名譽、金錢對我來說不過是過眼雲煙,我拿著更是一種累贅。」

顧柒並沒有矯情,而是開心一笑:「伯父謝謝你。」

穆子期又將穆南樞叫到身邊,將另外一個盒子給他,「不用我說,你應該也猜到裡面是什麼。」

父子倆不僅長相一樣,性格一樣,就連想法也是一樣的,他的心思不用說穆南樞也能懂。

「我知道。」

「我知道你的性子,你對這些並不看重,以你今天的地位也不需要這些東西。

不過這些是我多年來的心血,不管別人怎麼想,暗皇的名聲早就像春雨一樣滲透到歐洲,和各方勢力都有盤根錯節的關係。

我將這些勢力交付給你,不管你繼續也好,抽身而退也好,這些都是你的自由,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新的暗皇。」

這父子倆本就是痴情種,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心愛的人,反倒是這些地位金錢對他們來說什麼都算不上。

「我知道了。」穆南樞收起盒子。

顧柒覺得有些不對,「伯父,你把這些都給了我們,你是打算退休了嘛?」

「退休?」這丫頭口中的每個字都這麼好玩。

「就當我是退休了吧,放心,我有退休金的。」

顧柒想了想乖巧道:「也是,伯父現在身體不好,以後你就不要為這些事情煩心,你好好調養身體,不要再操勞了。」

「是啊,操勞了一輩子,也是該放棄了。」

初一那天穆子期說了很多話,顧柒覺得原來他也是這麼一個有趣的人,只是可惜心愛的女人死的早,不然這個家庭一定很有趣。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顧柒再去穆子期院子的時候,他和千赫卻消失了。

「小樞樞,伯父去哪了?難不成回家上墳了?可他要走好歹得告訴我們一聲吧。」

穆南樞早就料到了這個結局,「他走了。」

「是回中國了嘛?」

「不是。」

「難道你們家也是國外的?不對啊,你看著沒有混血基因。」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