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如果是簡簡單單的青背狼群實際上我和你爹還有天洪叔一起上的話,也不算什麼,」林梵指了指兩邊警戒的林天淵林天洪兩人,「但怕就怕那些頭狼的指揮,如果我們被纏住無法脫身就徹底完了。」

林軒當然明白梵叔的意思。一群散沙的狼群能夠逐個擊破,頂多就是體力不足和耗費時間的問題,不過被組織起來的有紀律有目標的狼群就恐怖了。

「我們之間商量過了,」林梵說道,「到了青藤瀑布之後,我們三個會帶著你其他幾個叔一起吸引那群青背狼的注意。嘖,一大群鮮美人肉的味道那群畜生肯定很難忍得住……」

「可以想像,」林軒的腦中立刻浮現出一群高大的背上有著青色毛髮的狼那垂涎欲滴的貪婪模樣,「那梵叔你們?」

「不必擔心,既然我們有這個計劃,自然也是有信心有能力甩掉它們的,」梵叔擺擺手讓林軒放心,「就算是狼群中實力最強的狼王,我也能過上兩招。需要擔心的是你們。」

「我們?」林軒被梵叔突然略顯詭異的一笑給嚇到了。

「就在畜生們被引走之後,就需要你們這群小輩上場了。」梵叔又是那種假模假樣的一本正經的表情。這種表情林軒熟悉的很,每次梵叔帶他進行某種非常痛苦的修鍊時就是這種表情。

……

「軒哥,你是認真的嗎?」

林易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混雜著各種野獸屎尿的泥潭沼澤,「跳進去?你把我殺了還差不多。」

實際上林軒也同樣屏著呼吸,恨不得拔腿就逃離這個是非之處。

「梵叔說了,青背狼的嗅覺比你家阿黃還好,」林軒轉述著梵叔的意思,「只有這樣才能掩蓋住我們的氣味,才有可能不會把青背狼給引回來。能找到這個沼澤都算我們運氣好的了,你不想回莊子給自己澆一身牛糞再跑回來吧。」

「可是這實在是……」另一個少年林朝也同樣是不情不願的意思。

林軒可不敢那麼多了,他直接後退一步左右各是一掌拍在林易、林朝後背上,兩人一個趔趄雙雙墜入了沼澤之中,整個人都埋了進去。

「噗……這玩意兒,確實夠味……」林易的頭重新冒了出來,噁心地說道。

林軒拚命忍住笑,轉身對著身後剩下的幾個小夥子說:「你們是自己下去,還是被我打下去?哎哎哎哎!你們等等——」

幾個少年一擁而上,直接推著林軒一起栽進了臭烘烘的泥坑裡。

「效果不錯,」林梵捏著鼻子欣賞著這幾個被自己一身泥熏的反胃的小夥子,「再往旭山上爬不到半里路,就是青藤瀑布。以你們的實力,應該能勉強看清楚。」

「到了?」林軒有點驚訝,他可是幾乎沒感受到這附近有任何妖獸。以他現在的實力,對那些和自己實力差不多的青背狼的內力應該能有所感應才對。

林軒遠遠地望過去,隱約能看見一處山澗源頭,正是一懸挂著數十條粗壯藤蔓的瀑布,瀑布足有數十丈高,傾盆於下方的清澈湖泊。湖泊上還有著幾塊奇形怪狀的石柱,石柱上也掛著些許青木藤,那些青背狼就是卧在那些石柱頂上享受著瀑布灑下的涼氣以及落下的溫暖陽光。

青背狼背上的青色毛髮和青苔倒很是相像,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這群狼的蹤跡。

「還挺會享受的。也對,它們是妖獸啊。」林軒暗暗想道。

「也不知道這些狼是怎麼長的,只有背部的毛髮是青色的。」林易、林朝實力比林軒差點,眯著眼睛模糊不清地觀察著。

「了解的少是並非好事,」林梵說,「我們莊子並沒有專門煉製青木短劍,所以對青木藤、青背狼的了解都比較少。」

「有一個好消息是狼王不在,」林天洪指著高度最高的那塊布滿青苔的岩石說道,岩石上的確沒看見任何狼,「但換句話說,我們不知道它會不會從哪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冒出來。」像林天洪他們都是莊子里狩獵的老手了,像如何判斷狼王、頭狼的位置都是駕輕就熟的事。

「阿軒,你立刻帶著他們從右邊爬上瀑布,」林天淵略顯憂心地說道,「右邊背風,你們蓋上了這些臭泥,狼是聞不到你們的。到時候動作一定要快,聽到了嗎?」

這幾個年輕一輩的佼佼者都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等著大人們也一起商量了一會計劃之後,兩邊開始分別行動。林軒打頭從瀑布右邊迅速往上爬,他們倒是不怕惡狼會看見他們,惡狼一個個躺在那懶得睜開眼睛。

收到已經登頂的信號之後,林天洪立刻拉滿彎弓,凝聚到極致的源氣附著於箭上。箭在弦上,那隱隱的源氣波動一下子驚起了狼群,但在下一刻一支箭便穿過樹林直接命中了一頭看上去地位較高的高大青背狼的狼頭。

先天實力的一箭,一擊秒殺!

原本安逸的狼群瞬間暴跳如雷,個個極速向眼前的人類沖了過去,林軒只能看見一個個青色的殘影,不得不承認有些青背狼即使可能境界上比自己要差,但憑藉猛獸特殊的身體素質,在速度這一項上自己只能認輸。

「我只能說算是在技巧上能夠有把握領先。」林軒無奈嘆息,同時也看向了梵叔和爹他們。梵叔的速度更是驚人,狼群中只有個別能夠勉強夠上他的速度,大部分都是被梵叔玩弄於股掌之中。梵叔和天洪叔兩個先天相互輔助,幫助其他每一個人擺脫可能一時的困境,擊退那些偶爾能追上來的青背狼。

畢竟人類有諸多武學技巧,有冥想法。作戰技巧上這些境界低的妖獸和那些普通野獸也沒多大區別。

心中有了眾多想法,隨即開始指揮著大家趕緊去取生長於瀑布邊緣石頭縫中的青木藤。雖然青木藤本身較輕,但架不住它粗長啊。最短的青木藤都有數丈長左右,幾個少年只能一條一條地用力拉著。

「這是什麼?」好不容易拉上來幾條,林軒一下子發現了不對勁,一手的青色,青木藤卻是變成了普通的藤木顏色,「是苔蘚?好像更是青色的粉末……」正當林軒抬起手迎著陽光想要看清時,手上的青色竟然被風吹散了,再也看不見了。 雖然整體的戰術打法偏向於團隊籃球,不過老鷹隊交易來皮爾斯確實是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皮爾斯雖然年紀有點大了,比賽中會選擇性發力,但是到了要命的時候還真的不含糊。這也是對比很多同樣沒有巨星老鷹隊的一點優勢。蒂格消化掉大部分的球權,牽扯對方的防線,減輕了皮爾斯常規時間的壓力,兩名內線技術全面,戰術素養高,給皮爾斯最後的進攻騰出了舒服的空間。皮爾斯要做的僅僅是自己最擅長的事情,在關鍵時刻用單打引領球隊前進。

籃網隊這邊的思路同樣是給庫里創造最好的進攻環境。所以到了決勝時刻,史蒂文斯用格林換下了韋斯特,就是利用他跟庫里之間的默契來幫助庫里,另外一方面,格林在防守端也確實更加靠譜一點。比賽來到了關鍵時刻,格林也變得規矩起來,老老實實的提上給庫里作掩護,幫他擋拆,弧頂持球發牌這事絕對不幹。

庫里和格林的擋拆迫使蒂格和米爾薩普夾擊,庫里運球回撤,反調內線,易建聯底角面對霍福德的防守,分球給中路插上的格林,格林沒有停球,直接將球回彈給易建聯,霍福德被打了一個「回頭槌」,再想到位已經來不及,眼睜睜的看著易建聯籃下暴扣得分。

江銘亮也好,史蒂文斯也罷,對於追夢格林這一點,達成的共識就是,他可以作為一個策應點來在進攻端處理球,分擔庫里的壓力,也提高他在進攻端的存在感,但是決計不至於讓他完全成為進攻端的發起點,球權需要更多的集中在庫裏手中。

雷阿倫協防中恰到好處的站位成功搞得斷掉了米爾薩普給貝里內利的分球,斷球成功的雷阿倫送出一傳,幫助庫里和格林找到了2打1的機會,吸引了蒂格的防守之後,庫里巧妙分球格林,助攻隊友完成了扣籃。雖然今天得分還沒上20,不過庫里還是很無私,他從來都不是太計較數據的球員,更沒有看數據打球的習慣。

籃網隊在關鍵球的攻防上做的比老鷹隊更好,也終於在這一場拉鋸戰中獲勝。

本賽季至今,在遭遇到了傷病,禁賽以及承擔了更多壓力的情況下,籃網隊的成績有所下落,不過客觀因素擺在眼前,從管理層到球迷都還算能夠接受。然而,在本場比賽賽后,老將韋斯特就自己在球隊的定位問題,找到了傑里韋斯特,進行了磋商和探討。

本賽季至今,韋斯特雖然還是更多的被安排在首發陣容中,但是場均出場26分鐘,得到11分5.6個籃板。各項基礎數據都來到了職業生涯的最低點。再加上他34歲的年齡,可以預見的是,在夏季自由市場上,應當不會有他預想的合同給他。

對韋斯特自己來說,稍稍有些殘酷。畢竟,在他自己看來,他的數據不太漂亮,一定程度上是因為自己為球隊做出了犧牲。而看起來,籃網隊並不想要給他一份養老合同,甚至已經在培養格林,增加他的上場時間。球員也是人這種情況下,心裡有些不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站在江銘亮的角度,卻不覺得球隊的選擇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事實上籃網隊已經給了韋斯特足夠多的尊重。一名24歲的大前鋒跟一名34歲的大前鋒該培養誰,本來就是沒有太多懸念的事情,更何況,本賽季球隊在順風局可是允許費爾南德斯和韋斯特稍微刷一下數據的。其次,韋斯特的出場時間,基礎數據確實來到了生涯的最低點。但是這樣的出場時間首先降低了韋斯特受傷的概率,保持健康才是獲得合同的基礎,其次,也保證了韋斯特的高階數據維持在一個比較漂亮的層次上。至於老將的行情走低。好吧,34歲的老將,如果不是自帶票房的超級巨星,又不是某一支球隊的有功之臣,傳奇名宿,有幾個能夠獲得理想的合同的?韋斯特在籃網隊又能不能碰到名宿的邊呢?很明顯是有些困難的。

看似有些冷酷,但也是聯盟各家管理層順應球隊發展所必須做出的決斷。不可能有一支球隊,每名球員都可以拿到想要的合同。而作為資方,本身也是要利益最大化的。也許隊內會有一些不滿的聲音,但這些爭議,從來都是聯盟的一部分。

事實上,不僅僅是韋斯特,籃網隊的陣容,在2014年夏天會有很大的變化,都是可以預見的事情。

。。。。。。

江銘亮過幾天有前往義大利安排國際米蘭工作的行程,之後還得轉飛亞洲,視察blanceclare門店的情況,預計將會有兩到三周的時間不在美國,趁著這段時間,Jessica和Krystal也準備回一趟舊金山,陪陪自己的父母。

姐妹二人做藝人的時候都能經常見到父母,這會兒休整期反而見不到了,說出去還真容易被人笑「女生外向」呢。

身邊兩個女人都不在,江銘亮乾脆提前調整了自己的行程,飛往米蘭城,安排最新的工作。

重回歐冠的國際米蘭小組賽成績不佳,以4平2負的成績小組賽就慘遭淘汰,甚至連歐聯杯的資格都沒有撈到,對於江銘亮來說,這個結果顯然是有些難以接受的。歐冠聯賽的成績,對於一支球隊而言至關重要。根據現有分配規則,32支歐冠小組賽的參賽球隊,每隊可獲得1520萬歐元的獎金,而打進16強后,能額外獲得950萬歐元。這還僅僅是獎金,不包括本國電視台的轉播費用,門票收入,贊助商的獎金等等。球隊的損失在4000萬歐元以上。

不過在經歷了賽季開始階段的糟糕表現之後,斯特拉馬喬尼在上半賽季後半程,帶隊在聯賽中完成了一波六連勝,成功將球隊帶回到了聯賽前四名,距離排名第三的羅馬隊只差兩分。德布勞內,格里茲曼等人在逐漸適應了球隊之後,分別拿出了上佳的表現,而小將格雷茨卡更是成長迅速,不滿二十歲的他已經成為了中場的重要輪換。年輕球員的上佳表現,給斯特拉馬喬尼加分不少。畢竟,球員身價上升,也是另一種盈利的體現。本賽季迄今為止已經落後尤文圖斯9分,聯賽冠軍的希望或許已經不大,但至少穩定一個歐冠資格,再在賽季結束之後,商討斯特拉馬喬尼的帥位問題更加穩妥。。「到底怎麼回事?」

秦崇州回想當時的情況:「事情的來龍去脈本侯也不清楚。據說是陛下約葉晚晚見面,當時本侯趕到的時候,葉晚晚衣衫不整,說陛下對她無禮。」

「可是陛下不可能……晚晚姑娘曾托我送信給陛下,可能她與陛下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二人陷入沉思。

秦緒前來

《都怪愛卿太寵朕》第116章真相 「秦學長,你這次回來……莫非……是……要替憐星她,報仇么?」任月欽心緒有些複雜,突然問道。

秦蒼穹右指輕輕敲擊著桌面,「請把『莫非』那兩個字去掉。」

此時。

餐桌前的氣氛,變得有些壓抑,複雜。

一股威壓,漸漸籠罩了四方。

而後,秦蒼穹深吸了一口煙。

威壓散去。

任月欽俏臉複雜,遲疑著說道,「可……如今……江南紅盟的勢力太大……他們聯手統治了江南的天……我們普通人,根本扳不倒他們的……」

她聲音複雜,凝重的提醒道。

她只是不想看著,秦學長出事。

聽到任月欽的勸說,秦蒼穹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

「的確聽說,江南紅盟最近,很龐大了,隻手遮天。」

「可萬一……我也變厲害了呢?」

秦蒼穹突然抬眸,目光平靜的看著她。

嘴角的笑意,帶著一抹弧度。

聽到這句話。

任月欽愣住了?

「那……你小心一點吧。」她俏臉有些複雜,也不知道要如何勸說。

雖然數年不見。

但她知道這位秦學長的脾性。

他一旦做下決定的事,無人,能攔。

餐桌前,氣氛變得有些尷尬。

「對了,你最近過得如何?結婚了么?」秦蒼穹喝了一口酒,開口饒有意味的問道。

這麼多年了,如今,任月欽也27了。

若是按照江南女子的年齡,也是時候結婚了。

「我過得……還行。」任月欽回道,「不過……還……還沒結婚。」

其實,她過的一點都不好。

但她並未將寧家的事情說出來。

因為不想讓秦學長擔心,也不想多生事端了。

兩個月前。

就在宋憐星出事之時。

任月欽也曾,站出來,替宋憐星站過台。

之後,任月欽迫於壓力,為了保全家族安全。她還是退縮了。

可,自那之後,她整個寧家,就被江南紅盟徹底盯上了。

這幾個月來,江南紅盟背地裡,對寧家多次出手。

導致如今的寧家,岌岌可危。

整個家族產業鏈,都快支撐不下去了。

不過,。任月欽還是忍著,沒將家族的事說出來。

有些苦,自己承受就好。

沒必要跟人『分享』。

「那秦學長你呢,你在海外過的怎麼樣?」任月欽下意識問道。

秦蒼穹嘴角閃過一抹淡淡的弧度。

「還行。」

「海外的月亮,和國內一樣圓。」

淡淡的一句話,將他海外的經歷,一筆概括。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