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如果真是秦雲帶隊,那麼這支軍隊,很難啃下來。」

「微臣認為,先讓他跟九大部落血拚,兩敗俱傷,咱們再做打算最好。」

王敏桃花眼瞥去,冷艷一笑:「張仁軍神,你說錯了。」

張仁不解,看向她道:「錯在哪?」 ,

第716章

兩人溝通了一會兒,還是達成了共識。

到最後,王霞懷疑道:「三喜,你跟這顧東,什麼仇什麼怨啊?我怎麼感覺你倆,有什麼極大的矛盾?」

宋三喜想了想,才講出了真相。

王霞聽的是目瞪口呆,愣了半天。

她道:「你以前,可真是個人渣啊!棒打鴛鴦,拆散姻緣,強吃強娶。」

「現在,你又好意思公平競爭。蘇有容還是你老婆哎,你心可真大,傳出去也不嫌丟人!」

「唉,婚姻,就這麼麻煩的嗎?真是搞不懂你們男人」

「不過,話又說回來。顧東那個傢伙,簡直太傲了。以為背靠紅日集團,在中海就能隨意而為?」

「當初,一起吃飯的時候,我只是客套的請他加入中海商會。嘿,這個混蛋,他居然說不必了。」

「馬的,看不起誰呢?我呸!姐看著他那張臭臉,就夠了!」

「他這,是故意要跟你叫板啊!行,姐跟你好好配合,坑不死他!」

宋三喜點點頭,「好,謝謝霞姐了。」

「別這麼客氣。走吧,去我家,一起吃個晚飯。上次你送的那條魚,還沒吃呢,姐給你小露一手。」

宋三喜呵呵一笑,「不了不了,霞姐,我今天晚上真沒空,趕著和人吃飯去呢!」

「好啊!姐的廚藝不夠呢,還是瞧不起人?這,可是我王霞在請你哎!」

王霞叉著小腰,一臉的不悅。

「我這飯局,是多早就定好了的。一直沒兌現承諾,不像話吧?你的魚,留著,等競拍完了,咱再慶個功嘛!到時候,咱弄點好水果,吃個海鮮什麼的,多好?」

「你」

王霞一聽水果、海鮮,有點陰影。

正待發作,宋三喜已經撤了。

一臉笑意,似壞,又似雅氣,令人印象深刻。

王霞嬌躁不堪,一個抱枕砸過去。

可惜,就砸中了門板。

人宋三喜,已到門外,把門都帶上了

歐羅巴西餐廳。

宋三喜兌現了自己的諾言。

單獨請顧芸夢,吃一頓大餐。

他沒有親自主廚,崔永年做的,味道也是頂流。

顧芸夢,有些激動,精心打扮了一下。

儘管林洛嬌警告過她,但她,內心裡還是有點小九九。

這呢,也算是正常的心思。

浪漫的燭光,迷人的總裁助理。

嬌嫩的臉蛋兒,動人的線條,配上勾人的笑容,的確讓人有點心晃神盪。

曾經,趙良友、錢永宏都想著她呢!

宋三喜的病情,倒也有點難以把控。

不過教父就是教父,控制力很好。

他,也懂顧芸夢那點心思。

換作曾經的人渣,顧芸夢也就當高中時代的暗戀,是內心的痛罷了。

但現在,宋三喜風度翩翩,帥氣儒雅,事業有成,的確勾的顧芸夢的少女心,又熊熊燃燒了。

宋三喜依舊很有風度,和她聊聊天,吃著美食,以水代酒,表示感謝。

畢竟在天星的事情上,她是出了力的。

顧芸夢一手好文案,做的是相當漂亮。

聊到最後,宋三喜知道,顧芸夢這還租著房子住,車也沒買。

他尋思了一下,問出顧芸夢現在身上還有50萬的存款。

其中10萬,還是天星事件,宋三喜獎給她的。

宋三喜說:「明天你把五十萬,放心交給林總,她會給你安排投資。不超過一個月,回報很豐厚,起碼幾百萬吧!」

顧芸夢已有點微醉,原本就做金融的,驚了,「可能嗎三喜?你別騙我啊,那可是我的嫁妝啊,別給我賠光了!否則,我可要你賠我啊!」

宋三喜笑笑,「我做事情,你還不放心的話,那你就守著五十萬,找個男人嫁了吧!」

「男人?」顧芸夢端著紅酒杯,搖搖頭,「喜歡我的呢,我不喜歡。我喜歡的呢,又不喜歡我。甚至,還有人威脅我,叫我不許去喜歡別人呢,呵呵」

說著,苦澀一笑,杯中酒,一飲而盡。

宋三喜眉頭一皺,又舒展而笑,溫和道:「誰呀,這麼霸道,還威脅你的情感自由了不成?」 秦平趕到病房。

房門打不開。

他再次用力,還是打不開。

高開:「我去找人過來。」

憶起遇過類似的事情,當時他們三人在車內,也打不開車門,秦平心裏有數。

「不用,在這等著,別讓任何人靠近。」

時間過去並不長,秦平卻覺得過了一輩子。

他筆直地站在那兒,如同一棵翠竹,風吹雨打都沒法折斷他。

「麻麻!」

陡然聽到秦樂樂的聲音,秦平再次去推門。

這次推得開了。

房內只有兩個人,母親和小奶娃。

母親躺在床上,陷入熟睡,呼吸均勻,並非他的錯覺,母親的臉色好像好了一些,之前都是病態的白,這會居然還有淡淡的紅暈。

那是健康的顏色。

蜷縮在腿邊的手不自覺的攥緊。

再去看小奶娃,小奶娃胖乎乎的身體正在搖搖晃晃。

她額頭有汗,臉色還好,但很困的樣子,不停的揉眼睛。

上前一步,扶住小奶娃,秦平還來不及說什麼,小奶娃就倒到他懷裏,呼呼大睡。

高開放低音量。

「小小姐這是?」

他有個大膽的念頭,不敢說。

秦平也有一個猜測,沒言明,一把將小奶娃抱起來,放在沙發上,他才轉頭吩咐高開。

「不要告訴任何人,連醫生也不行。」

高開忙不失迭的點頭。

他也注意到夫人的異樣了。

難道小小姐是個小神仙?

高開想到當初送走女兒時,小小姐特意囑咐他,要將老婆接到城裏來。他當時沒多想,還真的將老婆接過來,夫妻倆聚在一起,倒是減輕了女兒去世的悲傷。

現在想想,該不會小小姐的囑咐是別有用意吧?

午後,秦平拿着一本書,坐在單人沙發上閱讀。

他有些心不在焉,偶爾推推眼鏡,犀利的鳳眸掃過母親或是小奶娃。

兩人都睡得很香。

原本堅硬的心不自覺就柔軟下來。

小奶娃突然翻身的時候,秦平還擔心她會滾下來。

結果翻個身後,他眼睜睜看着小奶娃揉了揉肚子,砸吧著嘴,就像是夢到好吃的。

過了會,小奶娃就蹬掉了毯子。

秦平起身,撿起毯子,給她蓋上,手靠近臉部的時候,小奶娃突然伸出手,直接抓住了他一隻手。

「醒了就……嘶。」

秦平不可思議的低頭。

此刻,小奶娃在睡夢中,將他的手當做雞腿啃起來。

好在這個年紀的孩子牙齒並不鋒利,否則秦平可以直接去醫院了。

「醒醒。」

秦平騰出另一隻手,抓住秦樂樂的衣領子,直接將她提到半空中。

饒是這樣,小奶娃都沒睜開眼,兩隻手霸道的抓住他的手,當做雞腿,啃啃啃。

高開帶着飯菜回來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

向來不苟言笑的總經理提着小奶娃甩啊甩,神色儘是無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