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姜柯師兄,我想你是絕對不想要看著姜玉師妹出事吧!畢竟你們關係很好。」 「你怎麼知道我和姜玉的關係比較好!」姜柯眼神盯著劉青川說道。

他和姜玉的關係,在整個雲澤學院之中幾乎沒有人知道,這人有怎麼會知道他和姜玉兩個人的關係,除非是……

劉青川無奈的說道:「姜柯師兄真的是厲害,抓住細節還真是不放手,還真的是要小心他!」

難怪小聖女之前就說,這個姜柯是一個狠角色,不好對付必須時時刻刻的要注意,在進入了南疆歷練之後,他就收到了小聖女的來信了。

信中曾說:一定要抓住姜可兒,只有抓住了姜可兒他們才能夠躲避過雲澤學院強者的追殺。

他也不知道小聖女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只是知道小聖女也是錢天賦在了雲澤學院之中。

劉青川心平氣和的說道:「姜柯,你現在要是勸說可兒師姐跟我們走的話,我就會立刻放了姜玉和青衣師姐,等到我們安全的離開了這裡之後,我一定會把可兒師姐給放了,決不食言!」

「你認為我能夠勸說的了,你的可兒師姐嗎!」姜柯說道。

劉青川接著勸說著:「姜柯,你放心我們聖女宮絕對不是和千葉門的人一樣的,既然是做出了承諾就一定不會反悔,你應該是相信我們,再說了,我們這裡人多勢眾,你和可兒師姐就算是本是同天,也不一定能夠跑掉!」

「廢什麼話,你還是不是男人,我砍了你!」這個時候旁邊的另外的一個老者,伸出了手說道。

「就是,你要是不放過我們的話,我立刻就殺了這個姜雨。」說著手成刀朝著姜玉的腦袋快速的打了下了去,他出手非常的狠,要是這一下子下去的話,只怕是姜玉要命喪當場了。

姜柯的臉色一變,立刻施展出來了輪迴天功,將武魂釋放出來形成凝結空間的力量,把那個年輕的人瞬間給控制住了。

此人的境界也是在涅槃的境界,但是卻毫無辦法能夠掙脫的了姜柯的輪迴天功,手遲遲的下不來!

「唰唰!」

一嫁再嫁,家有國民好老公 「唰唰!」

姜柯瞬間將真氣調動起來,腳踩著斗破龍行化作一道影子,衝到了姜玉的面前想要把姜玉就出來。

「哈哈哈!小子,你以為就憑藉你就想要從我們的手中救人嗎?簡直是痴心妄想!」老者身邊的一個彪形大漢瞬間飛躍起來了,落在了姜柯的身邊調動著全身的真氣。

這個彪形大漢修鍊的武道是崇山力量,如果這一拳要是打在了姜柯的身上,只怕是姜柯就要命喪當從了。

姜柯一隻手解開了姜玉的禁止,另外一隻手快速的抵擋著彪形大漢。

「長虹破日!」

十幾米的戰氣重大著彪形大漢猶如一道白光在彪形大漢的胸口劃過!

「噗通!」

「噗通!」

鋒利的劍氣,將彪形大漢的胸口花開了陣陣的血花,那彪形大漢被震飛了幾十米,當場死亡。

「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了拿不下他們!」

站在彪形大漢的人說道。

聖女宮之中的高手,目光如同寒冰,散發著強大的力量修為也是在一宗人群之中還是很高的。

「哼!不過是一個毛頭小子而已,就算是修為在強大又能怎麼樣呢!只要我們一起出售,我還不能拿不下來這個小子了!」

李坤是聖女宮之中曾經的一個分舵的多住,修為十分的強大可以說修為已經到了涅槃的後期,差一點就可以是成神了,所以在他的號令之下,有二十幾個人左右一起上。

姜柯被這些武道的高手同時為公,就算是在強大的力量也難免要受傷一點。

他立刻拿出了洛纖芯送給他的戰鬥圖,注入了源源不斷的真氣進去,想要將戰鬥圖給激活起來。

戰鬥圖的表面,瞬間撒發出了血色的光芒。

「唰唰!」

「嘩啦!」

數十隻妖獸從花捲之中飛了出來,他們分別露出了鋒利的牙齒,將姜柯護在了身邊剩餘的那些朝著那些高手快速的衝擊而去。

「唰唰!」

「轟隆!」

「呱呱!」

洛纖芯畫出來的妖獸,幾乎每一個都可以堪比是一個輪迴巔峰境界的人,將那些想要上前的聖女宮的高手全部的都給抵擋住。

姜柯對著姜玉說道:「表姐,你聽我說,你現在立刻帶著鳳凰血月衝出這包圍圈,然後告訴在外面等待接引著的我們的寧靜長老,告訴他們讓他們快一點的來鎮壓這些要人知道了嗎?」

姜玉深深得看了姜柯一眼,拿著姜柯手中的鳳凰血玉,快速的衝出了包圍圈。

「嗷……」

一陣鳳凰之聲衝天而起,姜玉衝出了包圍圈朝著外面快速的逃走。

還好此刻的姜玉不是眾人的目標,但是眾人肯定是知道這個姜玉是想要出去搬救兵。

「居然還有一個想要逃跑的,哪裡走!」

其中一個兇悍的人,長著一個狂躁的臉沖著姜玉就追擊而去,甚至有幾次差一點就追擊上了姜玉。

而此刻的青衣卻不知道被人帶到了什麼地方去了,姜柯顯得十分的著急。

姜柯和姜可兒兩個人一邊戰鬥者,一邊找尋著有什麼地方可以幫助兩個人的躲避的地方,但是由於武道高手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這些人居然利用了合為的計策,將兩個人圍困在中間。

把兩個人的後路瞬間被封住。

「姜柯,我們兩個千萬不可以散開,不然的話死的有可能就是我們兩個了!」姜可兒的目光木然變得冷然了起來。

妖孽帝妃不要逃 從空間之中抽出了一個黑色的長卷,瞬間將真土打開了,一道黑色的光芒將兩個人瞬間覆蓋住。

「轟隆!」

「轟隆!」

陣法快速的運轉著,在天功之中聚集起來了無數的風刃,快速的打著眾人。

那些聖女宮的武道高手,在靠近的時候發出了此起彼伏的慘烈的叫聲,片刻之間,就有數十人在這強大陣法的攻擊下死於傷命。

眾人再也不敢輕易的靠近了這陣法圖了。

「不好,青衣師姐還在外面,可兒師姐有沒有看到她!」姜柯皺著眉頭不假思索的問了一句說道。 姜可兒取出的陣法極其厲害,在她的全力控制之下,將她們全部幾里之外不敢靠近陣法。

其中走著陣法邊緣,盯著站在陣法中姜可兒說道:「不愧是古城山的君主,居然掌握了一卷如此的強大的陣圖,有這樣一卷陣圖的保護,估計一般的人一時半會也奈何不了你。」

「你也想要試試這陣法圖的強大。」姜可兒站在了了陣法的中心位置,嘲笑的看著他。

姜柯站在了姜可兒的身邊,看著站在一邊緣男子他直覺的告訴他,這個男人絕對十分強大,絕對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比擬。

那人冷笑了一聲,雙手合在一起,迸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一道道的青色的閃電從他體內的湧出來,將他籠罩在雷電的中心。

那些聖女宮的人,全部露出了恐懼的神情快速的遠處退去。

以他為中心,身邊幾百里空間給雷電覆蓋珠,化作一個巨大的雷球。

「毀天滅地!」

他將一掌劈打在地面,無數道的雷電身體涌下去直接將大地給撕裂了。

一個巨大的裂縫,向著陣法的蔓延而過。

姜柯聽到了「毀天滅地」的幾個三字,就已經感覺到了相當不妙了。

毀天滅地,是聖女宮的的絕技之一屬於一個鬥技。

那人既然能夠修鍊到了那個境界,證明聖女宮的中的地位肯定是極高了,天賦是絕對是強大。

姜柯看出來了這個人只修鍊到入門的境界,就連小成都不算可是想要對付這陣法以已經是足夠了。

等到那人打出陣法的章法的瞬間,姜柯就立刻將鳳凰血玉祭奠出來,帶著姜可兒快速的消失。

「轟隆!」

當陣法被劈開的時候,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大坑,朝著地底下快速的塌陷下去。

從半空之中向下看,剛才的地方居然出現了十幾米深的一個大坑。

原平看著兩個人逃走的方向,想要快隨的追過去,忽然身後的人群之中發出了一聲彼此欺負的慘烈的叫聲。

「哪裡來的燦烈的叫聲!」

他一回頭就看到一個美艷的女子手持著一把劍,身邊還有一個眼睛通紅的男人看著他們幾個人,嘴巴裡面露出了長長的牙齒。

「吸了他們的血,我們就能夠突破了涅槃的境界了。」劉青的嘴角里發出了慢吞吞的聲音。

「天,她應該就是那個怪物!」劉青川的心中一個驚詫著。

「怪物!我可是上古的神獸!」說完劉青揮舞著手中的爪子朝著的劉青川的脖子張口就咬下去。

劉青川忽然感覺到身上傳來了一陣劇痛,手中的長劍直接刺入了她的胸口之處。

「嘭!」

「嘭!」

劉青的身上出現了一圈圈的光暈,十分輕鬆的擋住了劉青川的力量。

這就是她的護體的力量,可以青衣的把劉青的力量給破開。

劉青川不停的反抗著,卻沒有任何的作用,根本就傷害不到眼前的這個人,沒過多久這個劉青川就已經死的透徹了、

身上的血液也被那男人吸幹了,變成了一副干煸的屍體。

看到這樣的一幕,聖女宮之中的那些人,全都嚇的膽戰心驚。

就連剛才的原平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眼前這個看起來賞心悅目的女人怎麼會做這麼殘忍的事情,瞬間就把劉青川給吸幹了。

姜柯繼續帶著姜可兒,把她抱在了懷中,把身體里源源不斷的真氣快速的輸送著,向前快速的逃走著。

如果要是讓雲澤學院裡面的學生看到這樣的一幕,只怕是要嫉妒萬分。

那可是他們的夢中情人,可兒師姐啊!

就被姜柯這個小子這樣的抱著。

藉助著鳳凰血玉的力量,姜柯和姜可兒兩個人很快的逃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重新的落在了地面上。

「剛才那個人的修為十分的強大,不知道有沒有追上來?」姜柯有些懷疑的看著後面的。

「那個人叫做原平,是聖女宮之中修為極其強大的人。」姜可兒氣喘吁吁的說道。

「你認識那個人嗎?」

「恩!這個人是整個大陸上唯一一個修鍊毀天滅地的掌法,雖然說這掌法在他的手中剛剛修鍊到了入門的境界,但也極其的強大,甚至一度在整個大路上都是有響噹噹的名氣。」姜可兒說道。

「若是真的如你所說的話,如果這個人真的想要追我們的話,就算是我們要逃跑也不能逃走,或者說他遇到了更大的事情,這才導致了他抽不開身來對付我們了。」姜柯說道。

姜柯原本還想要收取神龍剩下的血液了,這聖女宮的人和千葉門的全都是被放出來了直接打亂了他的機會了。

如果繼續留在這裡的話,處境會越來越危險。

「你還不快點放開我!」姜可兒的臉上滿臉黑氣的說道。

后反應的姜柯這才發現他懷中還抱著姜可兒,剛才只顧著逃跑了,逃跑之後也就在想著事情完全沒有想到他們已經安全的落在了地面上了。

隨即,立刻把姜可兒放開,他倒是沒有任何的尷尬說道:「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裡,這裡太危險了!」

姜柯和姜可兒兩個人剛剛走出了傳送陣之後,就看到了魔皇和姜玉還有青衣三個人。

和他們對立的是另外的一個人,看起來應該是聖女宮的人站在了另外的一邊。

她的身上穿著破爛的衣服,露出了大片的春光一色,臉上帶著楚楚可憐的神態,任誰看了都會有憐惜的心。

等到姜柯和姜可兒兩個人趕到的時候,他們已經在原地對峙了很久了。

青衣嘲笑的說道:「袁藝,雖然你的修為已經到了涅槃的境界,但是你可是在這個南疆歷練之中被關了很多年了,你現在的修為還能有計分,我要是你的話,就學會的聰明一點趕緊的逃走。」

袁藝看著前面的兩個人,雖然說這兩個女的是不足畏懼,但是在看著他們身後的姜可兒和姜柯兩個人慢條斯理的走了過來,頓時感覺心中不妙。

更何況這些人的身上帶著的寶物都是世間難尋的寶物,若是真的打起來的話,她只怕是未必能夠勝出。 這個姜柯怎麼可能從聖女宮的人的手裡逃出來呢?

其實姜柯也不想和眼前的這個人戰鬥起來,畢竟這個人可是涅槃中期的人,武魂非常的強大,若是真的戰鬥起來的話,他也未必是這個人的對手。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是聖女宮的人,他們應該是遇到了什麼大麻煩了,所以我勸你還是回去幫助他們為好。」 保住家產後我踹了聯姻大佬 姜柯淡淡的說道。

袁藝也相信姜柯的說法,如果不是遇到什麼大麻煩雄霸絕對不會放他們離開,而這個姜柯和姜可兒兩個人也不可能從他們的手中掙脫出來。

「刷拉!」

袁藝瞬間消失在幾個人的面漆那。

看著袁藝離開的背影,青衣的眼中的情緒忽明忽暗的說道:「那些人到底遇到了什麼重大的麻煩了。」

「我也不知道,要麼是地獄魔獸,要麼是千葉門中的人,但是我覺得他們是應該是遇到了之前的魔怪了。」姜柯淡淡的說道。

「為什麼,你怎麼知道?」青衣說道。

姜柯接著回答:「每一次這個怪物都會順著人類的氣息和血氣靠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