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媳婦,我想改變,我覺得董天寶他們說的對,我現在這樣配不上你,你那麼好,那麼……」

「他們什麼時候跟你說的?」

駱榮軒剛開個頭兒就讓顧嫣打斷了,他也不惱,回道:「新婚前一夜說的,我這幾天想清楚了,我得變得強大才能護住你,你這麼能……」

「都說什麼了?」

駱榮軒的話又讓顧嫣打斷了,可駱榮軒已經習慣了回答顧嫣的話,半點不遲疑地回道:「他們說讓我現在改變一下,讓我能配得上你就行了,嗯,就這些。」

說完,駱榮軒還點了點頭,表示他說的沒錯,緊接著駱榮軒開始接著自己上一句話繼續叨咕。

「你這麼能惹禍,沒個強大的夫君護著你遲早得讓皇伯父收拾了,我還是太弱了,還得加……」

「你別聽他們胡說,你現在這樣挺好。」

駱榮軒下意識地點點頭,「嗯。」

想了想,覺得顧嫣在誇他,立即揚起笑臉對顧嫣笑了笑。

顧嫣讓駱榮軒的笑容迷住了,獃獃地看著他,眯了眯眼,忍不住伸出雙手放在他臉頰兩邊,用力往中間一擠,「你咋這麼可愛呢?我可愛死你了。駱小白,你千萬別變,你現在這樣正合我意,只要別白痴的讓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就行,其他的一切都由我來擺平,誰敢跟你叫囂就是跟老娘做對,看老娘不弄死他丫的。」

馨馨向榮 駱榮軒被顧嫣用手擠臉也不介意,聽到顧嫣的話想笑卻沒笑出來,眼睛也眯成了一條縫兒,「媳婦,你真好。」

顧嫣笑著鬆開了手,任由駱榮軒將她抱在了懷裡。

「媳婦,我不想你為難,也不想讓別人背後議論你,說你嫁的男人什麼都不行,你放心,我會好好學的,為了讓你能在人前抬起頭來,說你嫁了一個有本事的男人,眼光好的不行,我也會一如繼往地學習的。」

駱榮軒抱著顧嫣的手緊了緊,有些忐忑不安地望著地上顧嫣的衣服,等著顧嫣繼續訓他。

駱榮軒的話讓顧嫣一陣不舒服,突然覺得駱榮軒受委屈了。

顧嫣認真回想她和駱榮軒在一起的每一個瞬間,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他以她丈夫的身份站在她面前,好像每一步都是他在走,這個過程充滿了曲折和疼痛,而他卻一如繼往的大踏步前行,也許他自己也不明白他對她的感情,可他依然在摸索著前行,或許有一天他會發現他對自己並不是那麼喜歡,只是從沒有人讓他受傷,讓他難過,也從沒人去教導他應該怎麼做,所以他依賴她,信任她,支持她。

可如果他是真的喜歡上了她呢?她是否也喜歡他?她能否回應他的感情?

她一直是自私的,既便她重生在顧家,得到了前世沒有得到的一切,可她骨子裡的桀驁不馴和叛逆依然存在著,她是一個冷心冷肺的人。

這麼多年家人用無比包容的心來溫暖她,如果不是他們在,她也許會鬧的大魏天翻地覆,也或許她早已被當成亂世妖姬而被人追殺至死,所以是顧家讓她第二次獲得了新生。

既然她是新生的,為什麼不能去喜歡一個人呢?如果他喜歡她,那麼……

不,沒有如果,現在他是她的,他必須喜歡上她愛上她,如果他敢背叛自己去愛上別人,那麼她寧可毀了他也絕不會留給別人。

他是她一手調教出來的,他的好只能屬於她。

顧嫣清亮的眸子中閃過幽芒,就如同一顆流星般瞬間沉入她的眼底。

他是她的,這輩子只屬於她,既然已經是她的人了,那麼她就不讓任何人來欺負他。

「沒關係的,」

顧嫣拍打著駱榮軒的後背,「不管你是什麼樣,你都是我的丈夫,這輩子只能屬於我,所以,駱榮軒,不用去改變,真的,你這樣很好。」

駱榮軒扶著顧嫣的雙肩推離自己的身體,認真地盯著顧嫣的眼睛,「不,媳婦,你是最好的,我得做一個能配得上你的男人。」

駱榮軒說完,又有些委屈地低下頭,「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只學習各項本事好像還不夠,所以我才想到學你的樣子。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忍不住就會露出本性,可在外人面前我會努力讓自己嚴肅起來,不讓他們怕我,而是讓他們覺得我成熟了,再過上幾年,等我強大起來,他們就會認為我才是最配得上你的那個人。」

顧嫣嘆了口氣,「好吧,隨你高興,可你要知道人的本性是不容易掩蓋的,如果你真想這麼做,就得學會獨立,我一直在你身邊恐怕你是做不到這點的。」

駱榮軒皺了皺眉,「我不想離開你。」

顧嫣翻了個白眼,「我又沒說讓你離開我。」

駱榮軒想了想,「那你說怎麼辦?」

史上最強師尊 顧嫣嫣然一笑,「想要強大起來很難,你可以從第一步做起,首先是安排好十幾個人,接著是百人、千人、萬人、十萬人、百萬人。

我這裡說的安排不但是安排他們的日常起居,還包話能知人善用,有哪些人能做什麼都要做到心裡有數,遇事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是對自己最好最有利的,所以,相公,接下來的日程我們得改改了。」

顧嫣一聲「相公」叫的駱榮軒心裡酥麻,下意識地就想摸上顧嫣的手,可顧嫣卻將手抽了回來,嚴肅道:「還沒說完呢,認真聽。」

駱榮軒聞言點點頭,「你說,我聽。」

顧嫣見他老實了,點點頭,「我剛剛說了,我們得改變行程。原本我們應該立即起程去往常州,可現在卻可以變一變了。」

駱榮軒有些懵逼,「變?去哪裡?」

顧嫣嘴角微挑,「去一個好地方,能讓你快速成長起來的地方。」

看到顧嫣的笑容,駱榮軒咽了咽口水,很想說一聲自己後悔了,不想成長了,他只想老實呆在她身邊,至於配不配的上的問題還是當他什麼都沒聽吧。

可他不敢,怕顧嫣一拳頭錘死他。

駱榮軒大著膽子問道:「什麼地方能讓我快速成長成來?」

顧嫣笑的更加甜美,可看在駱榮軒的眼裡卻是如同魔鬼一般,讓人不禁打個寒顫。

「佔山為王,你為山大王,我就是你強搶入山的押寨夫人。」

駱榮軒聽后心裡打了個顫,欲哭無淚地小聲道:「媳婦,攔路搶劫是會讓皇伯父殺了的。」

顧嫣翻了個眼兒,「放心,他捨不得殺你。」

顧嫣說完,自己穿完最後一件外衣開門離開,留下咬著手絹在牆角哭泣的駱榮軒和他嚶嚶的哭聲。

讓他佔山為王?他媳婦要害死他吧?不喜歡他也沒必要弄死他啊?難道是不滿意他,嫌他伺候的不夠好,想換一個人?

嗚嗚……,不要啊!人家剛剛上位成功,不想這麼快就讓她踹下去啊!

不行,得想個辦法讓她打消這個念頭,他得努力活著占著正妻,不,是正夫的位置不能動,該死的!不對,她是他的,是他一個人的。

駱榮軒終於回過了神兒,在屋裡轉了兩圈后決定還是得扒著顧嫣不放,出了這個屋有好幾個極為出色的外男在,萬一要是讓媳婦看上了,以後還有他好日子過嗎?萬一她和他和離呢?和離倒還好說,大不了他不同意,可萬一她狠心休夫怎麼辦?她要是休了他,他以後要怎麼過日子啊?

駱榮軒腦補的厲害,卻忘了大魏朝除了公主可以休夫外,其他女人不管地位多高也沒權力休夫的,就是公主也得是有正當理由,不然也不會允許。

駱榮軒開了門撒丫子往外跑,正好撞到進屋讓他出去的書香。

書香退後一步恭敬的福了一禮,「世子,世子妃讓奴婢叫您去姚少爺那裡。」

書香和墨香因為失職讓顧嫣中了迷藥,兩人在第二天就去受刑了,連顧嫣婚禮都沒能出現,就是這次也沒想帶著她們,可是兩人都是倔脾氣,顧嫣出了京城她們就跟著跑出來了。

顧嫣他們一心趕路馬騎的飛快,她們身上有傷行動不便,還是昨天顧嫣他們休息一天才勉強追上。

她們原以為顧嫣會懲罰她們,好在顧嫣見到她們也沒什麼意外,沒處置她們,默認了兩人偷偷離京的事,不然這會又少不了一頓打。

駱榮軒見到書香張口就道:「媳婦說了你們會來,她還算的真准。」

說完駱榮軒就去了姚樺的房間。

跟在他身後的書香低頭斂目沒說話,心裡卻是直嘆氣。

主子真是了解她們,知道她們會跟來,所以見到她們也沒有任何意外,她們還以為主子會處罰她們呢!

駱榮軒剛到門口,就聽到楚雲飛的驚呼聲,「改道?」

顧嫣點點頭,「沒錯,姚樺傷的不輕,你們也受不了長途跋涉,都需要休息。

你們現在還是太弱了,根本幫不上忙,反倒很有可能幫倒忙,與其那樣還是努力提高自己,先讓自己努力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才行。

常州有我父親和哥哥在不會有事,我們就先不去常州了,先去別的地方歷練一番,這個地點我也心裡有數了,你們只要跟著就行,到了那裡你們就知道了。」

程凌硯黑著臉反對道:「我們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去常州的,現在你說不去了恐怕不行吧?」

程凌硯的話自然代表了所有人的意見,只見眾人點點頭,全都看好戲一般地看著顧嫣。

顧嫣冷笑道:「皇上的旨意?好啊!你們有皇上的旨意那就拿出來看看吧。」

眾人一愣,隨即都低下了頭。 他們哪有什麼旨意,只不過是祖父和父親回家后通知他們要跟著去常州,他們依令而行罷了。

顧嫣冰冷地掃了眾人一眼,「沒有就閉嘴,別忘了,皇上把你們交給了我,你們就得聽話,乖乖服從安排。」

顧嫣懶的與他們廢話,轉身出了房間,正好看到駱榮軒站在門外,立即沖他笑了笑,伸手拉上了駱榮軒的手。

「駱小白,我們走吧。」

這個走可不是走回房間,而是直奔馬廄而去。

姚樺已經醒了,身體好了不少,雖然說是去其他地方歷練也不能耽誤太久,她的目的可不只是訓練他們那麼簡單,她還得收攏人心,想辦法把那些好東西都動送回京。

幽冥已經去常州打前戰,她得把後面的事都安排好。

顧嫣讓墨香去買了兩輛不太起眼兒的馬車,趕著馬車帶同一行人很快上了路。

顧嫣騎在馬上走在駱榮軒的身邊,說道:「駱小白,我們從這裡出發到下一個城鎮就改變路線去往昌隆,那裡是水路陸路交匯之處,各地南運北調的商家全都彙集於此,雖然這裡繁榮,卻也聚集了一些匪類,我們就去搶個山頭就行。

這一路上的食宿安排就全交給你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這裡的首領,未來的山大王。」

顧嫣笑著看向駱榮軒,眼中是無比的信任,臉上明媚的笑容和嘴裡吵嚷著要他做山賊的樣子明顯不符。

駱榮軒哆嗦地問道:「老大,咱不去那裡了行不?我不歷練了好……,不好,還是去吧。」

駱榮軒到底還是在顧嫣凌厲的眼刀中敗下陣來,決定先保住自己這條小命再說,至於搶個山頭兒當山大王,那都不是事兒,反正有媳婦在,她說了就能辦到。

跟在兩人身邊的程凌硯等人聽到兩人的談話臉黑的不行。

鬧了半天,顧嫣是領著他們要去當山賊,這就是他們的歷練?別逗了好嗎?以後讓人知道他們一群貴公子曾經去搶劫當山匪,還不讓人笑掉大牙?最關鍵的是這是他們人生中的一個污點好吧?曾經當過山賊的人能入仕當官嗎?

眾人想反對,沒等張口說話就讓顧嫣一個眼刀給生生憋了回去,決定不當出頭鳥,等著看顧嫣的好戲。

她不是要當山賊嗎?山賊不可能是一兩個人吧?肯定得有手下吧?這個時候看她上哪兒去找手下去?他們不配合她就沒辦法。

幾個人互視了一眼,心裡打定了主意,準備一會兒休息時好好商量一下,堅決不能和顧嫣同流合污。

顧嫣把眾人的表情看在眼裡卻沒說話,暗自冷哼一聲,希望你們別後悔自己的決定,到時候再來求她就得付出代價了。

「老大!」

駱榮軒忐忑不安的聲音傳了過來,顧嫣回頭看向他,「什麼事?」

駱榮軒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道:「要不,還是你來當山大王吧,我給你當押寨夫人,不,是押寨相公。」

顧嫣聞言眨了眨眼,邪笑道:「好啊!可以,不過,演戲得演全套,你得配合我。」

駱榮軒一聽不用他來當山大王了,立即點頭道:「可以,你說怎麼演都行,我配合你。」

顧嫣沒再說話,轉回頭眯起眼睛看向昌隆城方向舔了舔下唇。

當年急著趕回邊關就放過了那裡,想來這幾年他們搶了不少好東西吧!現在這些東西可都屬於她了,不要白不要。

書香和墨香騎馬走在顧嫣前面,回頭正好看到顧嫣的邪笑,立即打了個哆嗦,轉回頭當自己什麼都沒看見,板著臉警戒前方。

姚樺沒再騎馬,躺在馬車裡休息了三天。

這三天顧嫣把速度放的很慢,一路閑逛走過了昌隆城,而程凌硯和姚廣等人也輪流到馬車裡休息,只有顧嫣和駱榮軒、武宗輝、董天寶幾人沒有進去休息,讓姚廣等人大為驚奇,也有些難看。

一群紈絝比他們還強,一路上居然都沒有休息過,一次馬車都沒坐,看起來他們跟著顧嫣沒白練,現在在騎射方面恐怕比他們還強。

結果他們這一結論很快就得到了驗證。

一行人剛走到離昌隆城外二百多里地的一處山脈下就讓人攔住了。

「哈哈哈……,大哥,咱們今天發了。看這些小公子細皮嫩肉的,一定非富即貴,搶一次夠咱們吃上一個月的了。」

「哈哈哈……,我說呢,今天喜鵲在老子房門口叫個沒完,原來真有大買賣啊!

呔!對面的小娃娃,識像的趕緊下馬將身上值錢的東西都留下,不識像的,可別怪老子不客氣了。」

姚樺、姚廣、楚雲天、楚雲宵、程凌硯、程凌霄、金東亭幾人面面相視,紛紛回頭看向顧嫣。

顧嫣興緻頗高地抬頭看了看高聳入雲的高山,又瞅了瞅眼前的一眾山匪搖搖頭。

「好幾年了,怎麼才發展成這樣?也太挫了吧!」

眾人包括對面的山匪一聽都懵了。

怎麼的? 總裁他是偏執狂 她這話什麼意思?她知道這裡有山匪?怎麼好像還很希望的樣子?

程凌硯等人不明白顧嫣的話,眾山匪也不明白,可他們也沒想弄明白,聽了一耳朵就過了,高聲嚷著讓眾人下馬受死。

顧嫣仔細瞅了瞅對面的山匪,暗自盤算著對面還有多少人沒出來,她還得對付多少人。

「你們閉嘴,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我們是京城來的,是國公……」

金東亭正高聲喊話,卻讓剛剛那個叫大哥的人給打斷了。

「我呸!老子管你哪來的?少特么的廢話,再不把身上的東西都交出來,老子就剁了你們。」

金東亭臉色漲紅,怒氣升騰,指著那個山匪道:「你、你怎麼能如此的口……」

「得了吧你,快閉嘴吧,老子不會那些文縐縐的東西,也聽不懂,老子就最後說一次,再不交東西就全殺了。」

金東亭這下不吱聲了,氣的放下手瞪了對方一眼,坐在馬上看向顧嫣。

顧嫣好笑地掃了一眼金東亭,順便又掃了眼其他人。

「不叫了?這是山匪,當他們是學堂里的師傅呢?還跟他們講道理,還把國公府都搬出來了,你們怎麼不把皇上也搬出來?呵呵,現在就是搬出玉皇大帝也沒用了,碰到這些亡命之徒還管你什麼皇帝還是國公府?別說是你們了,就是你們家老爹來了也照殺不誤。

當然,得是沒打著旗號的時候,他們這些人聰明著呢,硬茬子絕不碰,碰的就是我們這些明面上沒有依靠的人。」

顧嫣說完,從馬上抽出了銀槍,右手持槍,左手在槍身上抹了一把。

將門狠妃 「董天寶、金明正、駱榮錦、駱榮誠,今天就是檢驗你們學習成果的時候,今天先讓你們開開眼,手上沾點血,也好知道以後的路究竟要怎麼走。過了今天,你們才會知道自己的選擇究竟是什麼樣的。」

顧嫣回過頭瞅了他們四人一眼,又看向了武宗輝,「有沒有興趣見點血?」

武宗輝還從沒殺過人,聞言皺了皺眉,「好。」

姐姐說了聽她的,那就全聽她的好了。

顧嫣笑了笑,又看向包家三兄弟,「有沒有興趣一起?」

包家三兄弟互視一眼,暗暗點點頭,又沖顧嫣點點頭。

顧嫣咧嘴一笑,回過頭從馬鞍上抽出一把精鋼打造的鋼刀遞給了駱榮軒。

「不用跟我客氣,往死弄,弄不死再補一刀。」

駱榮軒知道顧嫣在安慰他,也是在告訴他沒事的,他只要保護好自己就行了。

駱榮軒接過刀深深地看了顧嫣一眼,表情凝重,「你自己小心點。」

顧嫣樂了,看向前面的山匪時神情帶著輕蔑,「就這麼點人還不夠我一個人砍的,我就是不想動手罷了。」

程凌硯等人譏笑出聲,「嗤!當自己是神仙呢?」

「呵呵,真能吹的。」

「這麼點人?三百多號人也叫這麼點人?」

……。

不只程凌硯幾人認為顧嫣在吹牛,就連對面的山匪也大聲鬨笑。

「哈哈哈……,這個小白臉可夠能砍的,還殺我們,我們這麼多人就是不反抗也夠他殺到手軟的了,別一會兒下不去手哭爹喊娘的,哈哈哈……」

「到那時可就丟人嘍!」

「就是,我們這麼多人還不夠他一個人殺?哈哈哈,吹牛去吧!」

……。

顧嫣沒答話,抽出五支精鋼打造的利箭搭在弓弦之上,右手一松,五支利箭疾射而去。

五支利箭那叫一個快,沒等對面人反應過來就射到了山匪中間,隨之而來是五道凄厲的叫聲。

「啊!」

「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