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媽媽,談戀愛本來就是自願的,就算最後結果不好那也不能怪誰啊,而且這次我真的是想要認真的和龍子墨交往一次看看,我對龍子墨的喜歡和以前真的不同,分明好像很強烈,萬一我就真的會一直喜歡龍子墨了,這不就改掉了我花心的毛病了嗎?有什麼不好的!」

「你知道你和子墨身份懸殊嗎?」安小魚提醒。

左小安嘟嘴。

她媽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子墨是阿爾戈的王儲繼承人,以後要和他並肩的是一國王妃,你覺得你能夠有自信站在子墨的旁邊嗎?而且阿爾戈是一夫多妻制的國家,平常百姓就不多說了,因為沒人管你,但王公貴族全部都是必須三妻四妾的,特別是王子。因為王子需要更多的優秀的繼承人所以不可避免,儘管現在阿爾戈一直在提倡男女平等,但這項工作做了幾十年了,你乾媽一直在做最終的結果也不過,只是比以前好點,遠遠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左小安當然也知道。

可能就是因為阿爾戈和她乾媽家有著這麼大的關係,她從小就很關注阿爾戈的新聞,也知道阿爾戈現在還在變革的路上,完全沒有達到要求。

左小安的沉默,居小菜又說道,「當年你乾爹為了只娶你乾媽一個,連王位都沒要了。直接就把這個王位丟給了子墨。而已經有過一次先例,如果子墨在效仿你父親的行為是得不到民眾的支持的。所以子墨必定會成為那個王儲的繼承人,當然,也不排除以後子佑也是繼承人之一,但從我在你乾媽那裡了解得知,老國王已經完全認定了子傾就是他接班人的身份,而老國王這段時間身體也開始漸漸變得很不好,不出意外,在子墨遊學的兩三年後,就會上任。」

左小安聽著。

心裡其實有些不是很爽。

雖然知道的事情,從她母親口中說出來,還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

「你能接受一夫多妻嗎?」安小魚突然問。

「不能。」她可以談很多戀愛,但不能接受她和其他女人一起去伺候一個男人。

做不到。

她就是這樣,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龍子墨如果註定要娶很多女人她只會選擇分手。

想想。

莫名還有些難受。

「那你和子墨在一起,是為了什麼?」安小魚問,「明知道是一段沒有結果的戀愛。」

她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安安,你其實也不小了,20歲了,在感情方面一直是我和你爸崩潰的事情,但終究而言,你還算是一個比較聽話的女兒,我和你爸是真的希望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你未來的事情了,我承認你現在還很年輕,以你們年輕人的觀點來看,可以肆意一點,但做任何事情不管青春多美好都會付出代價。你現在的縱容只會讓你的未來來給你買單,這個單買不買得起,還得看運氣。」

左小安就這麼默默的聽著。

那一刻竟然有些無言以對。

她以前肯定會反駁,反正她談戀愛也是貪圖一時之歡而已,不會有那麼長遠的事情。

現在這一刻,卻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她沉默著。

安小魚也不會一直逼迫自己的女兒,她說,「你好好想想吧,我希望你能夠做出最理智的選擇。」

「嗯。」

左小安掛斷了電話。

她走進教室。

突然心情很低落啊。

昨晚上對感情的放縱,真的考慮不了那麼多。

她想的就是一時的貪戀,沒想過那麼多東西,沒想過她母親今天給她說的一切。

終究而言,不管是她突然不喜歡,還是她就算喜歡也不可能跨越和龍子墨的距離以及無法接受的一夫多妻,她和龍子墨最終結果都是分手。

明知道會是一段無疾而終的戀愛,她是不是應該交往下去。

她敢肯定如果她說想,她母親不會強行的拆散她和龍子墨,這點尊重,他們家彼此都會有。

可是真的交往,對她和龍子墨是一件好事兒嗎?

她不知道。

所以那一天都變得有些渾渾噩噩,課都沒學好。

她下午放學,走向自家小車。

打開車門,她就看到龍子墨坐在了轎車內。

左小安一怔。

「我在等你。」龍子墨說。

左小安猶豫著,還是坐了進去。

坐進去,自然的選擇了有些遠的距離。

今天她母親給她說的那些,讓她有些觸動。

所以不知道,還應不應該和龍子墨繼續下去。

而她這樣的舉動,讓龍子墨明顯感覺到了她的一絲不同。

龍子墨開口,「怎麼了?」

左小安搖頭,「沒什麼。」

「你離我這麼遠做什麼?」

「怕你動手動腳。」

「就算這麼遠,我也能動手動腳。」說著,龍子墨突然長臂一伸,直接將安小魚摟抱了過去。

左小安驚嚇一叫。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了看後面的兩個年輕人,嘴角溫和的笑了笑。

左小安掙脫開龍子墨的懷抱,「你做什麼啊,張叔還在。」

「我什麼都沒做啊,就是讓你靠我近一點,我想挨著你。」

「你昨晚才說過,什麼都聽我的。」左小安不爽。

龍子墨只得無奈的放開她。

左小安又回到了自己所謂的安全距離。

龍子墨揚了揚眉頭,「你今天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兒?」

「沒有。」

龍子墨審視。

「沒什麼,今天上了幾節操作課,有些累。」

「那你靠在我身上休息一會兒吧。」

「不要。」左小安一口拒絕,「誰知道你趁我睡著了要做什麼。」

「我不會做什麼。」

「不相信。」

「真的,要不你試一次。」

「不要。」

兩個人在車上,就為了一些小事情爭吵。

分明是爭吵,但就是流淌著某種幸福感。

司機在前面開車,嘴角會心一笑。

年輕真好。

戀愛真好啊!

車子在他們的吵吵鬧鬧中停靠在了別墅大門。

兩個人下車。

龍子墨又很自然的去拉左小安的小手。

左小安甩開他。

自己先跑進了房間。

龍子墨跟著追上去,故意去抱左小安。

左小安尖叫。

兩個人在客廳中跑過來跑過去,彼此都笑得很燦爛。

左小安也不知道這麼幼稚的遊戲,她怎麼可以和龍子墨玩得這麼開心,玩得都快忘了,她母親今天早上給她的提醒。

直到。

看到她母親從樓下下來。

其實安小魚在樓上看了一會兒了,她不是沒見過她女兒這麼高興的樣子,安安本來就是一個開朗活波的孩子,她只是突然也有些被如此的青春和如此的戀愛所感觸,但終究,她現在的年齡更加理智。

所以她出現,打擾了他們談戀愛。

左小安看著自己母親,一下停了下來。

龍子墨心急手快,一把將左小安抱在了自己懷抱里,滿懷,在她耳邊親昵,「抓到你了。」

左小安耳朵有些紅。

本來應該可以很甜蜜的感覺,那一刻她卻直接推開了龍子墨。

口吻還有些冷淡,「不是說了讓你不要碰我嗎?」

龍子墨連忙又放開了。

安小魚從他們身上移開視線,自若的坐在沙發上。

左小安也坐了過去,故意挨她媽很近。

這樣龍子墨就不用挨過來。

然而龍子墨還是挨了過來。

依然很親昵的坐在她的旁邊。

「你坐遠點行嗎?」左小安排斥。

龍子墨就又聽話了。

雖然每次都會主動靠近,但只要她說不,他就會走開。

左小安恍惚真的覺得,龍子墨很喜歡她。

而她,好像也很喜歡他。

「我爸還沒下班嗎?」左小安找話題。

今天她媽才給她打了電話說龍子墨的事情,結果以現在的情況她媽肯定以為她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實際上,她可上心了,但就是……拒絕不了熱情。

「嗯,這幾天好像有項目比較忙一點。」安小魚回答。

也不想和女兒關係搞僵,所以也沒有故意去在意她和龍子墨的事情。

「爸年齡不小了,為什麼不請個執行ceo,這樣爸也能輕鬆點。」龍子墨提議。

提議倒是沒有問題。

但是龍子墨叫她爸什麼來著?!

爸?!

左小安和安小魚都瞪大了眼睛。

龍子墨問,「我說錯了什麼了嗎?」

「你幹嘛叫我爸喊爸!」左小安直白。

「你爸媽不就是我爸媽嗎?」龍子墨反問,一臉坦然的樣子,那一刻還轉頭叫了安小魚一聲,「媽!」

「……」安小魚嘴角都僵硬了。

左小安也很無語啊。

這貨臉皮怎麼這麼厚。

婚都沒結,誰說她爸媽就是他爸媽了!

太不要臉了。

「或者,如果爸需要,我也可以去公司幫爸管理一下。反正大學的功課也不是很忙,就當課外實踐了,我爸也說過,雖然以後是管理政治,但經濟和政治是分不開的,我爸想讓我回去夏氏實習,這樣的話,我可以直接去咱爸的公司了。」龍子墨繼續說。

一副,真的很坦然的樣子。

左小安真的啞口無言。

她到底能說什麼?!

看看她媽,完全也是一副,有苦難言的模樣。

終究。

她母親還是開口了,她說,「那個,我老公玩心比較重,如果不上班就會玩物尚志,所以讓他就這麼一直管理著左岸,不過很多事情也有人幫他在辦理,他其實現在工作不多,也就大項目才會做決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