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對了谷老!」天奇從邊上拿過沒泡製完的一點點山泉和十幾克茶葉,遞給谷老。「這是剛才剩下的一點點『紅袖錦袍』,小子在貴地妄自賣弄,還請您不要怪罪!」

「這。。。」

「還有這水,是我一位叔叔從外地空運過來的,要泡製正宗的『紅袖錦袍』,必須用這種水,只是身下只剩下這麼一點了,他日若有機會,小子再送上一點。」

聞言,谷老驚得說不出一句話,他彎曲的手掌緊握天奇手臂,在辛空月的錯愣中,好半天才開口:「林兄弟,『紅袖錦袍』有市無價!百年來從未有人擁有過,你知道你這十幾克能賣多少錢嗎?」

「不管多少錢?對於一位能夠懂茶的人來說,才是真正的金貴。」

「你真的送我?」

「谷老您若嫌棄少了,小子也不勉強!」

谷老頭急忙將茶葉收好。「怎麼會嫌棄呢,是太貴重了!既然林兄弟你都怎麼說了,老谷我要是再推遲的話,就顯得矯情了!」

天奇淡淡一笑。

谷老頭卻說:「從此之後,林兄弟你就是我谷戎的兄弟了!天奇,以後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汶萊閣永遠歡迎你!」

「這。。。」

「別推辭了!你要是推辭就是看不起我谷戎,就這樣說定了!我先把這東西裝好,就不打擾你們了。」

天奇起身。「谷老慢走!」

望著谷戎老頭離開的背影,辛空月的眼神不斷在變化,她真是不敢相信谷老這種人物竟然會這麼看中林天奇,要是林天奇知道谷老的身份,再包庇林天奇的話,群義會和蒼茫幫會有壓力。

再加上史老對林天奇的志在必得,辛空月真不敢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要是再把林天奇介紹給自己的老師,那麼,就有三位位高權重、有極大影響力的老人在支持林天奇。

到時候,只要高高在上的那個家族沉默,林天奇成器一點,毒辣一點,那京都就是他的天下。

想到這些,辛空月現在終於明白老計在郵件中對她說的那句話!也是這一刻,辛空月竟然對林天奇有那麼一點感覺了,她被林天奇身上的那種氣質和震撼力深深迷住。

此刻見天奇他們邊品茶邊相互調侃,辛空月竟有些失神,捧著茶杯,時不時的瞄天奇一眼。

「天奇,真是沒看出來你有這麼大的能耐,俺蠻牛能認識的,是俺高攀了!」

「別這麼說,蠻牛!」天奇放下茶杯,靠在椅背上,望著有自卑心態的牛剛,說:「有好東西我林天奇不會一個人獨享,『紅袖錦袍』的珍貴你們都已經知道了,如果不是兄弟,我不把你們叫出來,跟你們分享!所以,以後別說這樣的話,知道嗎?」

「謝謝你,天奇!」

「是兄弟,也不準說謝!」見蠻牛埋頭,天奇看了魯崢和落夕陽一眼,又說:「你記得,我們是兄弟,這是我最後一次強調!蠻牛,以後你要是讓我知道你對我還有自卑的想法,我會對你動手的。」

「對不起天奇,俺錯了,俺以後再也不這樣了!」

聞聽著這些話,魯崢這個血型漢子的鼻子竟有些發酸,落夕陽這個平時最喜歡鬧的人也沉默了,辛空月則是痴迷。

片刻,蠻牛抬起臉龐,對天奇說:「天奇,俺們結拜吧!俺願意認你做大哥。」

結拜?

魯崢眼中掠過一抹亮光,這句話他之前很想對天奇說的,可他擔心天奇不同意,如今蠻牛提出來,他的目光緊盯天奇,很想看見天奇點頭。

天奇沒想到蠻牛會提這樣的事,再看見魯崢的神色,又見落夕陽也期待著,沉吟之後,抬眼說:「可以,不過有些話我得先說!」

「你說!」

「我林天奇得罪了水家、蒼茫幫、群義會,可以說我現在很危險,隨時都會被他們除掉,一旦你們成為我的兄弟,勢必會牽連你們。」

「俺不怕,天奇你得罪蒼茫幫還是俺給你惹出來的。」

魯崢說:「天奇,我不想說什麼!如果你因為這些事不結拜,我魯崢馬上去黑市買他娘的十幾公斤炸彈,帶著我的那些兄弟跟水家、群義會、蒼茫幫同歸於盡。」 「喂,趙以諾,醒醒!」酒吧里,凌辰搖著趙以諾大聲叫著她。

可是趴在桌子上的女人卻一點動靜都沒有,把酒當水一樣喝,她怎麼會不醉。

「顧忘,你這個王八蛋,你竟然背叛我!」女人昏睡中還在嘀咕著。

周圍的人,已經漸漸散去,角落裡的兩個人還在彼此周旋著。男人想帶女人回家,女人無論如何也不想走出酒吧。

「以諾,該回家了。」凌辰輕輕撫摸著女人的頭髮,眼睛里滿滿的是心疼。

已經有多久了,他一直在剋制,在隱忍,可是現在他突然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了。他想擁有這個女人永遠的!

「顧忘!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女人突然「噌」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指著面前男人的鼻子,眼睛里全是憤怒。

「你說,你為什麼要和蘇菲菲發生那樣的事情?還讓她懷了孕,是我不好看么?」女人踉蹌著,攬著男人的腰部。

瞬間,凌辰體內升起一股燥熱。

她的腦海里,始終都是那個臭男人的面孔!

「趙以諾,你看清楚了,我是凌辰!」男人大聲吼著。

可是女人卻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似的,依舊嘀咕著她對顧忘的不滿。

他多想瞬間將懷裡的女人吃干抹凈,可是他很清楚,趙以諾清醒之後會恨他一輩子。

「你好,先生,要給您準備房間么?」突然,一個服務員過來低聲問道。

凌辰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以諾,醒醒,回房間睡。「男人搖了搖女人的胳膊。

「不要,我不要回去!」女人大聲吼著,還不停地噌向他,惹得他胸膛癢的很。

終於一個公主抱趙以諾直接躺進了凌辰的胳膊上。瞬間,她好像安靜了很多,雙手緊緊地摟著男人的腰部表情似乎很是滿足。

凌辰輕輕將女人放在床上,撫摸著趙以諾的臉蛋,眼睛里是無盡的柔情和心疼。女人咂了咂嘴睡得很是香甜。

趙以諾,為什麼你這麼執著於顧忘?帥氣?多金?還是能力強?有背景?男人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冷光。

許久,凌辰才為女人蓋好被子離開房間。他從來不會做趙以諾不喜歡的事情。他愛這個女人但一定會以最正確的方式來愛。

第二天早上,陽光早早的透過窗子照射到地面,暖暖的,床上的女人還在閉著眼睛,十分疲憊的模樣。 前妻成新歡 窗外的陽光漸漸移動線條,直射到女人的臉上。趙以諾瞬間有種火辣辣的感覺。

伸了個懶腰,女人緩緩睜開眼睛,一副十分滿足的模樣。

揉了揉眼睛,趙以諾環視了一下四周,頓時腦袋蒙圈。

這是哪裡?昨天都做什麼了?幾點了?

八點了!女人趕忙掀開被子,跑出房間。

「叮叮叮……」

「喂,以諾,今天我替你請假了,不用來上班了。」凌辰的聲音,清晰又熟悉。

「你怎麼……知道我要遲到了?」女人低聲問道。

她們超市一向是八點半上班,現在才八點,但是從酒吧趕過去定是會遲到的。

「你昨天晚上喝的爛醉如泥,怎麼,都忘了?」男人輕輕笑了一下。

瞬間,女人什麼都想起來了。

該死的,閑著沒事來什麼酒吧喝酒啊!趙以諾使勁捶了捶自己的腦袋,有些頭疼。

「好了,我先不和你說了,忙著呢,你今天好好出去轉轉,准你一天的假。」說完,凌辰直接掛了電話。

其實她知道,凌辰只是想讓自己散散心,發泄發泄自己心中的煩悶和憂愁。

許是真的感覺無聊,不知不覺的,女人竟然走到了蘇菲菲家門口。看著那熟悉的房子,她只覺得心裡更加惱怒,又有一股悲傷。

到底是什麼,讓她們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男人?

趙以諾冷笑了一下。

如果當初知道蘇菲菲喜歡的人是顧忘,她是絕對不會和那個男人交往的。

有些人,為了友情,可以拋卻愛情,可是有些人也可以為了愛情犧牲友情,比如蘇菲菲。

感情是最脆弱的,也許一句話一個眼神,就可以結束多年的關係。

蘇菲菲,同為女人又何苦為難和陷害彼此?

很久,趙以諾緩緩轉過身子徑直離去。

就這樣吧,顧忘給她什麼都給她,只求她不要再來糾纏自己,好好過自己的小日子從此相忘於江湖。

許是經歷的太多了,趙以諾突然覺得有些心累,她想好好休息,不想再做一些無謂的掙扎。每天和林夫人還有亮亮在一起就是她最幸福的時光。

「嫂子?」突然,一股熟悉的聲音傳到女人的耳邊。

狼性大叔痞子妻 此時,兩個人正站在距離趙以諾不遠處的一條馬路邊上。

「你怎麼在這裡?」山貓看了看面前的女人,又看了看不遠處蘇菲菲的房子。

「哦,我就是隨便走走,沒事,你先忙。」說著,趙以諾就要離開。

「哎,嫂子!」

「蘇菲菲的事情,你別怪大哥,事有蹊蹺,我們也在調查,你先別著急。」山貓輕輕拍了拍趙以諾的肩膀。

他知道,最近女人一定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更何況現在的她憔悴不堪。

「好了,山貓,你不用安慰我了,我還有事情先走了。」女人徑直離開。

原地,只剩下山貓一個人,看著趙以諾離去的背影,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不遠處的陽台上,一個女人看著馬路邊的一切冷冷的笑著,眼睛里凈是不屑與鄙視。

趙以諾跟我斗,你還太嫩了!早就跟你說過,顧忘遲早會是我的,幹嘛要這麼折騰,到頭來還不是一場空!蘇菲菲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目光很是凜冽。

顧忘每天這樣派人跟蹤自己,真的不覺得心累么?這麼多天了,你發現了什麼?蘇菲菲的眼睛里透露出一股寒光。

一個個的,就是瞎鬧騰!女人轉過身子,走進客廳。

「喂,顧哥哥,我該做孕檢了,你什麼時候有空啊,陪我去一趟醫院吧……」蘇菲菲一邊嚼著山楂片一邊撒著嬌。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天奇還能說什麼呢!笑笑,又說:「好,不過我還有四位兄弟不在京都,我跟他們生死與共,曾經拋頭顱灑熱血,我不會丟下他們,要結拜就必須把他們加進去!」

「還有四位兄弟?」

「對,他們都在外地,至於幹什麼我先給你們賣個關子,以後你們會見到他們的。」

天奇還有四位兄弟在外地,這對魯崢他們來說,是最神秘的事,照他們看來,天奇的兄弟絕不會是軟蛋。

於是,在辛空月的見證下!林天奇、魯崢、牛剛三人結拜了,當看見路夕陽在一邊站著不說話,天奇問:「你不想加入嗎?」

「我可以嗎!」

「怎麼不可以,但是我得說好了,現在結拜就是一輩子的事,日後若有誰挑簍子,我會親手剁了他。」

落夕陽也是一位性情中人,只是他擔心天奇看不上他,畢竟在功夫上,天奇完全可以秒殺他。

四人拿出身份證對照年齡,魯崢最大,天奇排在第二,可天奇還有四位兄弟在外,排行下來,魯崢老四、天奇老五、蠻牛老六、林峰老七、落夕陽老八。

「老八夕陽見過幾位大哥。」

結拜之後,落夕陽陰陽怪調的給天奇他們行禮,那動作扭扭捏捏的,魯崢他們都恨不得將落夕陽暴打一頓。

可魯崢和蠻牛他們不知道的事,今日京都汶萊閣結義一事,竟然改變了他們的一生,幾年之後,他們雖經過無數生死,但卻名動整個華夏!

這一切都來自於天奇,確切的說,是天奇的真實身份和他的家族。

看著這一切,辛空月雖然帶著溫雅笑容,品著茶,可她卻感覺天奇做這一切都是有目的的,當然了,她不會懷疑天奇在利用兄弟間的情義。

而在辛空月想著這些的時候,天奇身上的電話響了起來,看見是陌生號碼,天奇滑動接聽屏幕,剛把聽筒湊到耳邊,便聽電話那頭哈哈大笑。

「哈哈哈。。。 顧先生,我們離婚吧! 天尊,猜猜我是誰?」

笑聲之大,讓魯崢他們聽得依稀清楚,他們把目光移到天奇身上,天奇剛好把手機拿開,掏了掏耳朵。

「就你小子這聲音,老子還聽不出來嗎!說吧,怎麼知道我號碼的?」

「我靠。。。」電話那頭小聲一罵,這抱怨起來。「我說叔啊,你去了京都不會是把侄兒我忘了吧,你說你辦了號碼也不告訴我一聲,叔,不是我說你,你做得太不人道了。」

林峰咳嗽幾聲,繼續說:「反正叔你不夠意思,你在京都不給我找個妞,我跟你沒完!」

找個妞?天奇苦笑一聲,不經看了辛空月一眼。電話那頭的林峰有囔囔起來,嘿嘿笑道:「叔你現在跟我是千里之遙,就算我現在頂撞你你也碰不著我,不過咋們啥關係,叔你說是吧!」

「少胡扯!」

「這哪是胡扯!」林峰乾笑著繼續說:「叔,其實我打電話給你呢,主要是問你有沒有找到女朋友,沒有的話我給你物色幾個,到時候送給你挑選。」

「咳。。。」

魯崢他們一聽這話,全都咳嗽起來,辛空月差點沒被口中美茶沒嗆著了!

天奇額頭冒著黑線,電話那頭的林峰又說:「我知道叔一向矜持,一般女孩你自然瞧不上,也過不了侄兒我這關。叔你放心,保證全是國色天香的處女,到時候我派人進貢給你!」

「林峰!」

天奇低吼一聲!嘴角抽搐幾下。魯崢他們幾人在聽到「林峰」這個名字,一個個眼珠子瞪得大大,搞了半天,原來是七弟!不過七弟林峰未免也太蠻橫一點了吧,他把天奇當成什麼了,還準備進貢?

「叔你別生氣嘛!」 江湖美人恨 這時,林峰的聲音又傳了過來。「我這還不是為了表示對你的尊敬嗎!你要是覺得這樣做不好,大不了我帶人將知情人一一滅口,為了叔你,侄兒我寧願錯殺十萬也不放過一人。」

好大的口氣,好凜冽的殺氣!魯崢他們都感覺了林峰體內那股霸氣。

「小子,老子現在沒時間跟你扯淡,你要是沒事,老子就掛了!」

「別嘛!」林峰這小子語氣一變,哀求起來。「別嘛,咋不是還沒把話說完嗎,叔你不能不地道啊!你別讓侄兒瞧不起你。」

「再廢話老子馬上飛廣城!」

「別。。。叔你要是來廣城咋就沒活路了!」嘿嘿一笑,林峰這才說:「叔,你給我弄點錢!我沒錢了。」

沒錢了?天奇帶著疑惑的神色,問:「需要多少?」

「一個億。」

一個億?這下,天奇有些擔心了!「拿這麼多錢幹什麼?這可不是小數目!」

「我當然知道這不是小數目了,不然我也不會向你開口!」電話那頭的林峰變得穩重了。「我不是這邊念書嗎,可叔你是知道的,叫我看書你乾脆把我殺了得了,那樣乾脆點,還能讓我少受點罪。」

天奇這邊靜靜聽著,林峰繼續說:「剛到這邊,我睡了兩個妞,事後才知道他們是黑幫*,人家找我麻煩,我一狠心就宰了他們上百人,叔你是知道,咋林家男兒什麼時候認慫了,於是我就成立一個幫會,手底下兩百名兄弟,吃喝我管,他們的家人我也管,但他們的命得給我!錢也用在了兄弟們身上,雖然還剩下一點錢,可我林峰要麼不做,既然做了就要做大,我會剷平一切敵人!」

聽到林峰跑去混黑社會,天奇沒有驚訝,因為他知道林峰根本就坐不住,非要搞點事來做。可還是問:「為什麼要選擇這條路?其他方式不能擺平嗎?」

「男兒應是重危行,豈讓儒冠誤此生!」

「混賬!」

一聽這話,林天奇一巴掌拍在桌上,林峰這小子竟然不讓死讀書來耽誤他的一生,天奇雖能夠理解,可還是忍不住動怒。

而這句話,完全帶動魯崢他們體內的那股狠勁,他們是從天奇口中知道林峰霸道,一腦子的歪理,可還是低估了林峰的蠻橫。

「叔,我知道我讓你擔心,可咋也不能裝孫子吧!你要是覺得這條路不能玩,咋就不玩,趕明兒我就收拾那幫會,滅他們滿門就跑路,我去京都找你。」

一聽這話,天奇沉吟了!片刻,這才說:「卡號發過來,三天內我湊齊了給你弄過去!不過你聽好了,既然要混,就給我混出點樣子來!你要是陣亡,我定親率血刃他們掃平廣城。」

林峰氣勢凜冽的說:「叔你還不放心我嗎!不過我成立的雖然是幫會,其實就是一堂口,血刃他們三個都在鼓搗鼓搗黑幫,我們幾個聯繫了一下,意見統一了!叔,我們兄弟幾個是這樣打算的。」

「什麼打算?」

「嘿嘿。。。就是你在京都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們兄弟四個就是四面八方率高手千里救援,你想想,多威風!」哈哈笑了兩聲,林峰朗聲道:「我跟你要錢呢,不是沒有原因的,你說你這個幫中老大什麼都不做,我們兄弟幾個給你扛下了,你總得有點報酬吧!不然人人都想做甩手掌柜。」

聞言,天奇沉聲問:「血刃他們三個什麼時候混黑的?我怎麼不知道!」

「你要是知道了才奇怪呢!」

吐了口氣,天奇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纏,於是將結拜的事告訴林峰,林峰聽完之後,說:「叔你開擴音!」

天奇打開擴音,將手機放在桌上,魯崢便聽林峰那邊傳來的笑聲:「哥幾個,我叫林峰!你們聽,我來說!」

這語氣,讓魯崢三人有點兒無奈,正當落夕陽想囔囔幾句的時候,林峰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我呢,不在乎排在第幾,年齡的事峰哥不糾纏;咋們是成為了兄弟,但也得憑實力說話不是,我現在在廣城,已經跟血刃那三位商定了,以一年為期限,一年之後,咋『奇門』不但要在各地佔據一定的地位,還要正式對外開戰,這是一個挑戰,不知道魯兄、牛兄、落兄敢不敢接嘴?夠不夠男人?」 這個臭女人,又要搞什麼幺蛾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