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對啊!那薔薇膽子多大啊,連我都敢欺負,現在見到徐歆柔,都不敢湊上去,這還能有假?!」

「唉……」

林飛塵嘆了口氣,「其實……兩個月前,徐姑娘父子剛來時,便想將這府上的人都遣散了。

十六說了幾句,就被徐先生罰去守後門了,過了沒幾天,他們將大部分下人丫鬟都趕走了。

之後就是你現在看到的這樣,整個府上遍布他們的眼線。」

「什麼?!十六被罰去看門了!!!」

雪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好呀,這些人是把這當自己家了!

卧榻之側,其容他人酣睡!

一山不容二虎!

雪衣抬手重重拍在石桌上,「太過分了,我去找那個徐先生!」

九和抓住了她的胳膊,忙道:「你別衝動!」

「又怎麼了?」

「你先坐下,」九和按著她的肩膀,讓她坐了下來,耐心解釋道:

「之前來不及跟你細說,其實,我們風樓能發展至今,便是靠徐先生的幫忙。

他是知春秋的掌權人之一,就是他引領樓主進入知春秋,若是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樓主,又何來你我?!」

他長長嘆了口氣,「樓主一直不讓人告訴你這些,有他自己的考量,你別貿然摻和進去。

若是起了衝突,只會讓樓主為難,還是一切等樓主醒來再說吧。」

白棋微笑著附和道:「對啊姐姐,我們只需等樓主醒來,他自然不會讓徐先生繼續這麼下去,你要相信他!」

雪衣搜腸刮肚,終於回憶起來,小時候遇到蘇言的時候,他身邊確實有個男子,只不過,當時她根本不在乎那人是誰。

她又問道:「可初正不是在這裡嗎?他是副樓主啊!」

「其實……初正也是樓主從上面帶回來的人,他的地位,根本比不上徐先生。」

九和繼續說道:「今日這風樓即便是易主,那也是名正言順,你就算去了也無濟於事。」

「那也不能讓十六去看門啊!這可是我家,我居然不能做主!」雪衣雙手環胸生悶氣,心裡十分憋屈。

九和很是納悶,「不是,你覺得這是誰的房子的問題?」

雪衣理直氣壯道:「這難道不是嗎?我花錢買的房子,我都沒同意他們父女倆進來呢!他們倒好,自己搬進來就算了,還反客為主!」

九和訕訕道:「你這麼說,也……也對……」

白棋唇角勾起,微笑著看他們倆將話題越扯越遠,果然,也就只有雪衣才能對付九和了。

雪衣沉思了良久,還是咽不下這口氣,「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我去把十六叫過來!」

「你這麼衝動過去,是想跟徐先生打起來嗎?」九和問道。

「打就打,我又不怕他,敢動我的人,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雪衣說完便怒氣沖沖向後門走去。

這可是她買的房子,是屬於她的家,即便不是蘇言的未婚妻,她還是蒼玄國國君的妹妹,身份不同往日,徐浩憑什麼在太歲頭上動土?!

九和嘆息一聲,跟了上去。

白棋也跟上去湊熱鬧。

不管是與徐浩虛與委蛇,還是爆發衝突,他都無所謂,他只聽雪衣的!

來到後門,只見四人一左一右站在門邊,十六就在他們之中。

「十六!」雪衣喊道。

聽到雪衣的聲音,十六立刻回身看向雪衣,笑道:「姑娘回來了!」

「跟我走!」雪衣拉著十六的手腕就要走,卻被另外三人攔住了,其中一人道:

「姑娘,這是徐先生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違抗!」

雪衣怒氣沖沖道:「瞎了你們的狗眼!這可是我的府邸,再敢攔著我就把你們剁碎了喂狗!」

十六齣言道:「姑娘,不必為難他們,他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雪衣的怒氣消了些,她對那幾人說道:

「我可不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人我今天必須要帶走!你們若有異議,就去找徐先生,讓他來找我要人!」

說罷,她就拉著十六離開。

九和鬆了口氣,他生怕雪衣二話不說就動起手來。

十六看著雪衣那副囂張的模樣,忍不住想笑。

有蘇言寵著,姑娘確實不應畏手畏腳的。

幾人回到林飛塵的院子,虞藍已經將酒取來了,正和林飛塵坐在桌前眼巴巴等著雪衣回來。

林飛塵迎上前去,問道:「雪衣,你們回來了?那些人沒有為難你嗎?」

「有,不過我讓他們有異議就去找徐先生。」雪衣抬眼一掃在場幾人,「你們今天,陪我喝酒,誰都不許走!」

十六不知發生了何事,看向九和,「怎麼回事?」

九和湊近他耳邊,低聲將事情講了一遍,十六頓時不可置通道:「這不可能吧!」

九和看了他一眼,沒答話,走向雪衣。

雪衣打開酒,每人推過去一壇。

幾人喝起了悶酒。

十六猶豫了好幾次,終於說道:「姑娘,你確定,徐姑娘手裡的手帕真是主人送你的那個?」

「那還有假!一看就是同一個人繡的!」雪衣嘆息一聲,端起酒罈喝了一大口。

烈酒入喉,更添了幾分悲痛。

「那手帕我們都沒見過,說不定……有誤會呢……」

「你還替他說話!」雪衣狠狠瞪了他一眼,十六噤了聲。

她接著說道:「這天底下,就沒有比我更傻的!」

一想到她喜歡了蘇言十一年,結果人家喜歡的另有其人,她就覺得自己真的是蠢到了極點。

想必他不願說的,也都是關於徐歆柔的事吧。

呵……真是可悲……

林飛塵喝了兩口,看到白棋在這裡,實在是喝不下去,他屬實心裡發憷……

他對雪衣說道:「額……那個……我就不喝了吧,你們要是喝醉了,我把你們送回去。」

「嗯。」雪衣應了聲,繼續喝酒,過了會兒,看向林飛塵,招了招手,「搬個椅子過來!」

林飛塵滿臉狐疑之色,卻是聽話地搬來椅子放在她身邊。

雪衣拉了拉他的袖子,看了眼椅子,示意道:「你坐下。」

他坐了下來,疑惑問道:「做什麼?」

雪衣沒回答,直接靠在了他身上,幽幽說道:「以前我不嫌棄你,希望以後你不嫌棄我。」

以前她不嫌棄他,這話他明白,但希望以後他不嫌棄她是何意?

她這話令林飛塵很是費解,不禁問道:「什麼?」

他還不知道,當初雪衣為何在雪花閣綁架了他。 「你將那賊人放走了,這下如何與盧桂芝當面對質?留下一個也是好的!」安慶緒嘆息道。

「原來你李固勾結賊人,卻反過來誣陷於我。」盧桂芝聽到夏青衣等人被放走了,心中頓時輕鬆了許多。除了夏青衣在整個丐幫里沒有人知道他的底細,因此他就準備倒打一耙,好保住性命。

「什麼賊人?盧前輩莫非提前知道我勾結賊人了?」李固面帶微笑的問道。

「哼!我怎麼知道你勾結什麼賊人。」

「盧桂芝,你以為夏青衣走了,就沒有證據了嗎?」李固說道。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盧桂芝,的確丐幫中沒有人拿到你勾結外人的證據,而且以夏青衣的本事也不會給我們留下能夠定罪的證據,除非他願意。」李固說道。

「你什麼意思?」聽到李固的話,盧桂芝的臉色忽然大變。

「盧桂芝,不知道有個人你認不認識?」李固低頭問向盧桂芝。

「誰?」

「住在四湖城城東的盧霄。」李固淡淡的說道。

「不認識。」聽到這個名字,盧桂芝的臉色開始變化不定。

「你真的不認識?」李固盯著盧桂芝的眼睛說道。

「我真的不認識。」盧桂芝高聲喊道:「李固,你有什麼陰謀可以痛快的說出來,不用這麼遮遮藏藏。」

「既然盧前輩不記得了,不如就讓在下幫盧前輩好好回憶回憶。」李固邊在盧桂芝身邊來回走著,邊手中敲著自己的紙扇。

安慶緒與董作斌、趙安奎皆是面面相覷。董作斌、趙安奎通過安慶緒知道了李固的身份后,自然不會他的話有所懷疑。不過思過崖在江湖上的名聲實在是大到讓他們沒有想要否決的慾望。

九大長老坐在椅子上,也是面面相覷,完全搞不懂李固到底搞什麼。他們可不像安慶緒三人知道李固的身份,畢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知道李固的真實身份的。

「在十多年前,盧前輩當時還是九大長老中一個。有一天,盧前輩突然間在四湖城城東坊市買了一間宅子,並將一名女子安置在了那裡。沒過多久,那女子就生了一個男孩,盧前輩就給那個男孩取名叫做盧霄。」李固慢悠悠的說道。

「胡說,你是栽贓陷害,我從來沒有在四湖城買過房子,也沒有安置過什麼女子,更沒有生過孩子。」盧桂芝大聲反駁道:「安長老,他這是栽贓陷害,一派胡言。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

「盧桂芝,你不要著急,你不妨聽李固把話說完。」安慶緒向盧桂芝擺了擺手說道。

「我一直不明白,丐幫既不是少林這樣的佛門寶剎,又不是武當這樣的道家凈地,娶妻生子有什麼值得要遮人耳目的?」李固在盧桂芝的身旁不停的晃蕩,讓他的心神很是不寧。

「後來我終於明白,定然是那娶妻生子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你胡說!」

「其實,以盧前輩的身份,想要娶一房妻兒。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唯一的原因就是那房妻兒實際上是他搶來的。他之所以遮遮掩掩,就是害怕事件暴露后影響他的地位。」李固說道。

「你胡說!」盧桂芝再次大聲喊道。

「盧前輩,不知道有個人你認不認識。」李固敲著紙扇說道。

「我不認識。」

「盧前輩,何必這麼早就否認。」李固在盧桂芝的身邊繞來繞去,「十多年前,曾經有一個採花賊,代號一枝梅,不知道你是否記得。」

「你是說一枝梅?」董作斌突然站起來問道。董作斌是三大長老中年紀最大的,比安慶緒也就小五歲。

「董前輩,難道你也知道一枝梅?」李固對董作斌的反應感到有點奇怪。

「這個挨千刀的淫賊,若是落在老夫的手裡,必將他千刀萬剮。」董作斌咬牙切齒的說道。

「董前輩與一枝梅有仇?」李固不解的問道。

「唉,說起來,倒是一個令人悲痛的故事。」趙安奎突然嘆氣道。

「如果不是因為一枝梅,董長老的女兒也不會橫死。」趙安奎嘆息道。

「董前輩居然還有個女兒?」李固知道董作斌有一個兒子。沒想到還曾經有個女兒。

「不錯,董長老曾經有個女兒,名叫小朵。董長老將他視為掌上明珠,疼愛萬分。」趙安奎說道。

李固詢問般的眼神看向秦依依。

「依依沒有見過小朵,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跟著我離開了丐幫。」安慶緒突然插口說道。

「沒錯,十五年前,當時朵只有十五歲,跟著她的哥哥到四湖城裡去玩,萬萬沒想到,最後回來的卻是小朵的屍體。」趙安奎嘆息道。

「她是怎麼死的?」李固問道。

「小朵是被一枝梅害死的。」董作斌兩眼通紅的說道。

「小朵的屍體是在一個小樹林子里找到。當時因為天氣已晚,兩人便在一家客棧里住下,可是第二天,她兄長去敲小朵的房門時,卻沒有人回應,她兄長擔心出事便踹開了房門,卻發現小朵根本不在房裡。他只好就在四湖城裡尋找,最後在城西的一片小樹林里找到了小朵的屍體。她身上有多處傷痕,衣服都被撕碎了,生前還遭到了侮辱。」趙安奎的聲音有些哽咽。

「兇手是一枝梅?」李固問道。

「不錯。當時的董家小子在現場發現了一個梅花鏢。」趙安奎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這些年來,董長老及丐幫一直在追查一枝梅的下落,可是一直沒有下落。而十年前,一枝梅更是突然銷聲匿跡,再也沒有在江湖上露出過行蹤。」

「原來還有這樣的事情。」李固嘆道。他沒想到董作斌竟然還有這樣一個悲苦的過往。

「所以董長老對一枝梅這個惡賊恨之入骨。」趙安奎突然轉換話頭道,「李少俠,難道你知道一枝梅的下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