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對對對,小凡說的是,老婆,你不用那麼忙,讓我來做就可以了。」三少說道。

「好,那我出去了。」藍沁微笑著說。

「你也出去吧,我們不用你服侍。」林凡翻了翻眼睛,說道。

「好吧,那你們慢慢談,我出去了。」三少嘻嘻笑道。

「等等!我們的菜呢?」林凡說道。

「馬上就上!」三少的聲音遠遠傳來。

過了一會,菜就真上了,林凡並不餓,隨便吃了幾口,便看著兩個女孩子吃,自己則是喝著啤酒。

酒飽肉足,三人便跟藍沁告別,到了車上,南宮靜怡有點猶豫地說:「小凡,你什麼時候過來幫我?」

「就明天吧,我好回去探老婆孩子。」林凡微微笑道。

「對了,林凡哥哥,你那麼多老婆,她們就不會吵架么?」東方儀突然問道。

「不會啊,有什麼好吵的?」林凡奇怪地說。

「不科學啊!就算是古時候的皇宮,也是爭吵&不斷的,憑什麼我們家就這麼和平?」東方儀搖頭說。

「那是因為你哥哥我魅力大,讓她們死心塌地,懂?」林凡得意地說。

「哼,吹牛你就會,我才不相信他們一點意見也沒有。」東方儀不服氣地說。

「不信拉倒,我也不需要跟你證明。」林凡失笑道。

「記住了,明天上午到我們學校,我們等你!」東方儀說道。

「當然了,我說到做到。」林凡認真地說。

送別了二女,林凡就馬上趕回自己那套房子,推門進去,就看到常玲已經坐在那裡,更意外的是,連格拉芙也在。

想起來,格拉芙也有很久時間不見了,自從她學成之後,林凡就派了她出去,一直沒有回來過,想不到,這一次她竟然回來了。

「主人!」格拉芙看到他,頓時驚喜地撲了過來。

林凡一下子讓她抱住了,頓時一陣的軟玉溫香,格拉芙是那種火爆型的身材,這樣的接觸,讓林凡瞬間就有了反應。

「主人,你好壞!」格拉芙自然是馬上就感覺到了,臉上紅了起來,小聲說道,不過她嘴裡雖然這麼說,卻沒有放開他,反而貼得而更緊了。

「格拉芙,你再不放開,你的主人就要吃掉你了!」常玲壞笑道。

「嘻嘻,我才不怕,反正我早就是主人的人了!」格拉芙毫不害羞地說。

「你們……不會吧,你們早就那樣子了?」常玲吃驚地說。

「格拉芙,你可別亂說,我什麼時候那樣子你了?」林凡扳著臉說。

「嘻嘻,我的意思是說,我從被你救下來后,就等於是你的人了,你想怎麼樣都行。」格拉芙吐了一下舌頭,說道。

「嚇死我了,還以為你們是那種關係呢!」常玲說道。

「所以說,外國人的思維就是不一樣,說個話都會讓人誤會。」林凡很無奈地說。

「嘻嘻,小壞蛋,我看你是很樂意讓人誤會啊!」常玲看著他們兩個的曖昧姿勢,說道。

林凡將格拉芙推開,說道:「格拉芙,別鬧了,這樣不好。」

「為什麼啊,我是真的喜歡主人的,而且一點也不介意讓你那樣。」格拉芙認真地說。

聽著她這麼直白的話,林凡翻翻白眼,無語地坐了下來,說道:「格拉芙,你怎麼回來了?」

格拉芙會到他身邊,幫他捏著大腿,說道:「主人,因為我的任務完成了,就想著回來,為主人服務。」

「完成了?」林凡驚喜地說。

「是啊,我已經將那個組織的情報都摸清楚了,你現在就看,還是等明天再看?」格拉芙說。

「現在就看吧。」林凡說道。

格拉芙站了起來,走進一間房間里,沒一會,便從裡面取出了一疊資料,遞給了林凡,說道:「主人你看,這就是我收集到的一些東西。」

林凡翻開來看,一邊看一邊點頭,說道:「不錯啊,格拉芙,你這工作做得很仔細嘛!」

格拉芙聽到他的話,頓時更加的高興了,邊幫他捏著大腿,一邊說道:「主人,這些資料得來真是不易啊,我差點就暴露了,幸虧我機警一點,才沒有讓對方發現,最後成功逃離了那裡。」

林凡花了好一地才將資料看完,放到了桌子上,說道:「格拉芙,你這次立了大功,有了這些資料,我就更加容易成功了。」

「那主人會獎勵我什麼呢?」格拉芙大膽地看著他,小手慢慢地滑向了某個地方。

「這個不行!」林凡一本正經地擋住她的手,說道。

「為什麼?主人,你可以給玲,為什麼不不能給我呢?」格拉芙不解地說。

「什麼,你知道了?」林凡吃驚地說。

「我早就知道了,你們那時候的動作多大,我能不知道么?」格拉芙臉色一紅,說道。

林凡頓時說不出話來了,想不到讓她知道了自己跟常玲的事,這下子有點不好說了。

「不行,這種事我不能答應你,你應該有一個好的歸宿,而不應該跟著我過日子,畢竟我都是好幾個老婆的人了。」林凡想了下,說道。

「主人,我早就發過誓了,絕對不會再跟別的男人,一輩子只會跟著你,追隨你,直到死亡!」格拉芙叫了起來。

「那也不行!格拉芙,你跟著我,追隨我是一回事,跟著我過日子又是一回事,懂嗎?你應該有著自己的生活,有著自己的幸福,而我,是無法給你想要的幸福的,」林凡說道。

「可是我覺得,你跟著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你不會欺負我,會給我希望,讓有重新擁了自尊,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主人,我不會要什麼名份的,只求你能夠偶爾給我一點安慰就可以了。」格拉芙認真地看著他,說道。

林凡無語了,敢情自己說了這麼多都白搭了,她根本就沒有聽進去啊!

「格拉芙,你別說了,反正我不會同意的。 薄情總裁,太無恥 好了,你們兩個聊,我去洗澡了。」林凡站了起來,說道。

看到林凡的樣子,格拉芙的眼淚流了下來,一下子撲到了常玲的懷裡,說道:「玲,我該怎麼辦?主人不要我了,我太失敗了!」

「沒事,他今天不同意,明天就會同意了;明天不同意,你就一直纏下去,總有一天他會同意的。」常玲安慰她說。

「可是,她整天都不在家,我怎麼能說服他?」格拉芙抽泣道。

「格拉芙,你就真的那麼想給他么?」常玲問道。

「是啊,我是真的很想將自己將給他的。」格拉芙說道。

「既然這樣,我告訴你一個方法。」常玲神秘地說。

「什麼方法?」格拉芙眼前一亮,問道。

常玲附著耳朵,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格拉芙的得眉飛色揚,連聲叫好。

林凡就洗完澡出來后,坐了一會後,便摟著常玲進了房間。

很快,房間晨就傳出了常玲不加掩飾的叫聲,連客廳外的格拉芙都聽得一清二楚。 一覺醒來,林凡有點頭大地看著自己身邊的人,昨晚上,終究還是讓格拉芙找到了機會,趁著常玲無法應付自己之時,她闖了進來,而那時自己根本無法控制了。

於是順理成章的,格拉芙得償所願,成了他的女人。

不過,雖然有點頭大,但林凡還並沒有什麼後悔的,正如格拉芙所說,她本身就是屬於自己的女人,只不過,之前是純屬於從人,而現在多了一理身份,那就是床伴。

不過,格拉芙耐戰能力,也讓他大為意外,正是她的表現,讓林凡徹底的釋放出來,最後將種子給了常玲,滿足也的需要。

常玲跟別的女人不同,她是屬於最不能讓人知道自己跟林凡之間的關係那一種,不是她不敢,而是不想。

畢竟,兩人屬於同事關係,又是上下級,一旦讓人知道了,以後便有點麻煩。

至少,在林凡遠航之前,這種事不能透露出去。

所以,她也打算要一個孩子,等林凡走後,好陪伴自己。

林凡剛剛想起來,身後便伸過來一條手臂,纏住了他。

林凡微微一笑,轉過頭去,看著一臉嫵媚的格拉芙,說道:「格拉芙,你也醒了啊!」

「主人,我還想!」格拉芙嬌媚地說,手也動了起來,瞬間就點燃了林凡的邪火。

林凡那能忍受這種挑釁,瞬間便發動了攻勢,在格拉芙嬌媚的聲音中,強勢進擊,拉響了早晨的炮聲……

時間來到了上午七點半,林凡出現在華夏大學裡面,只不過,這時的他並不是真正的面目,大學生是最狂熱的,如果讓他們看到林凡出現在校園裡,他就別想好好走路和辦事了。

「表姐,我到了你們樓下,正準備演戲呢!」林凡打電話給南宮靜怡。

「好啊,我馬上準備好!」南宮靜怡有點羞澀地說,畢竟接下來的戲份會有點讓她尷尬。

過了一會,南宮靜怡和東方儀從樓上下來,而這時,一個帥氣的島國男孩也正好過來&,好象掐准了南宮靜怡的時間一般。

周圍人不少,也許都知道每天早上都會出現這一幕一般,都來看戲了。

但就在他馬上就要接近南宮靜怡之時,林凡卻先一步走了過去,手裡拿著一束鮮花,深情地看著南宮靜怡,說道:「南宮小姐,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唯一的女神,一直以來,我都不敢向你表白,但今天,我終於鼓起勇氣,決定向你表白,我愛你!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愛!」

南宮靜怡一臉嬌羞,還沒有開口,就聽到青木三郎的怒吼聲:「你是誰?」

林凡看也不看他,依然一臉深情地看著南宮靜怡,說道:「南宮小姐,你能接受我的愛么?」

看到這一幕,周圍那些人興奮起來,大聲起鬨:「接受,接受!」

「我……」南宮靜怡有點遲疑地說。

「混蛋,你沒聽到我的話么?」伴隨著青木三郎的吼聲,他一下子衝到了林凡的面前。

林凡看了他一眼,還真別說,這小子是有點帥氣,難怪周圍也有不少女孩子朝他發出愛慕的聲音,一副花痴的樣子,這讓他非常不爽,這些女人,最是讓他看不慣,什麼人不好愛,偏偏要崇拜島國的男人。

「你說的什麼話,我聽不懂!」林凡一本正經地說。

由於青木三郎說的華夏語非常彆扭,聽上去的確有點讓人不舒服,所以林凡故意裝作聽不懂,看看他有什麼反應。

「八嘎!」青木三郎臉上有點紅了,怒吼起來。

「艹,原來是島國的人!一個島國人,也敢跟本少爺這麼囂張,一邊去!」林凡臉色一沉,喝道。

「你說什麼?八嘎,我要打斷你的狗腿!」青木三郎氣得要死,他這段時間作威作福慣了,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他說話,今天林凡的話,也是將他的怒火點了起來。

「聽不懂人話?我讓你滾一邊去,別妨礙本少爺泡妞!」林凡一臉不耐地說。

「你混蛋!聽著,我要跟你決鬥,是男人的話,就跟我到空手道館里決鬥。」青木三郎大聲叫道。

「你是烏鴉么?一大早的就這麼煩人!」林凡用厭惡的眼神看著他,說道。

「你……」青木三郎真的讓他氣的不行了,突然就一拳揮了過來。

「啊……」周圍那些人看到這種情況,頓時驚呼起來,特別是那些對青木仇視的人,更是為林凡擔心起來,擔心他讓青木三郎一拳打趴下去。

同時,他們也是非常憤怒,這個島國人竟然如此卑鄙,玩起了襲擊,簡直就跟他以往的作風不同,原來,他以前只是裝的啊!

不過,那些對青木著迷的女生就不同了,看到青木出手,便歡呼起來,好象恨不得林凡讓一拳打趴下去般。

「滾!」隨著林凡不屑的聲音,一條身影飛了出去,落到了幾米開外。

「啊……怎麼可能,是青木!」周圍一片驚呼聲,那是屬於青木的崇拜者發出的,她們簡直無法相信,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竟然就這麼讓人一腳踢飛了出去!

而更多的人則是歡呼起來,他們一開始並沒有看好林凡,畢竟,這段時間以來,那麼多人都讓青木打敗了,而林凡看上去也不是那麼的壯實。

青木異常狼狽從地上爬了起來,剛才林凡一腳將他踢飛時,誰也沒有看清楚,但現在都發現了,青木的胸前留下了一個腳印,估計正是這地方讓林凡踢中了。

「八嘎!」青木憤怒地沖了過來,他並不認為自己比林凡差,之所以會中招,也是自己粗心大意了。

所以,他覺得非常沒面子,一定要將對方擊敗,將面子扳回來。

「還想挨打么?還是說,你喜歡受虐待,有這種受虐傾向?」林凡冷冷地看著對方,說道。

「你……我正式向你發出挑戰,你敢接受么?」青木讓他的眼神盯了一下,心裡突然一驚,感覺到了一股壓力,不過並沒有就此認輸,而是非常高傲地看著林凡,說道。

「好,就在這裡吧,也不用到什麼地方去了,我很忙!」林凡淡淡地說。

「這裡?不行,我一定要在大家的面前打敗你,這地方太小!」青木搖頭說。

「我說這裡就是這裡,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跟我講條件?記住,這裡是華夏,不是你們島國,更不是你自己家的地方,什麼時候輪到你定規矩了?」林凡逼視著對方,說道。

「好,說得好!」林凡的話瞬間就點燃了那些學生的激情,紛紛出聲聲援他。

「你……你是不敢!」青木的氣勢瞬間就讓打壓下去了,臉色鐵青地說。

「我不敢?我不敢跟一個手下敗將打?仰起人是會說笑話,這是本年度最大的笑話么?」林凡用極度不屑的表情看著他,說道。

「就是,讓人一招打敗的人,也好意思說出這種話來,簡直就是超級不要臉!」

「對,手下敗將還有臉說這種話,不愧是島國來的人,卑鄙無恥慣了!」

林凡擺了擺手,也許他的氣勢真的很強,也許他天生就是一個上位者,這一個動作,瞬間就讓周圍的聲音靜了下來。

「不過,既然你嫌這裡太小,那麼,我們就到足球場那裡去,那個地方絕對夠大,可以容納很多人,時間,定在課間操那時,我想,十多分鐘的時間,足夠將你打得連媽都認不出來的!」林凡淡淡地說。

「好帥,這個帥哥不但人帥,連說話都是這麼帥,我發誓,我愛上他了!」一個女生眼裡泛著點點星光,說道。

「切,就憑你那逼樣,人家會要你?」他身邊的一個男生不屑地說。

「你什麼意思?老娘很醜么?好,從現在起,我們兩個完了!」那個女生惱羞成怒,叫道。

「完就完,反正老子也玩夠了!」那個男生冷笑道。

「你混蛋,跟那個島國人一樣混蛋!」女生氣得大叫。

同樣的,還有不少女生也地林凡產生了愛意,只不過,她們沒有機會了,因為林凡已經走到了南宮靜怡身前,將鮮花遞了過去。

南宮靜怡眼裡泛著喜悅的表情,這讓林凡心裡一沉,不會吧,自己這好象有點挖好坑自己跳下去的感覺!

「表姐,我們這是演戲,你別演砸啊!」林凡小聲說道。

「我知道,你好煩,讓人家甜蜜一下不行么?」南宮靜怡不滿地瞪著他說。

林凡有點無奈,不過這時可不能露出破綻來,小聲說:「你都接受了鮮花,不是得表示一下么?」

南宮靜怡一怔,然後居然伸出手來,將他的一條手臂挽住,臉上笑靨如花,顯得非常高興。

周圍響起了一陣陣掌聲,有些人更是高聲起鬨:「吻他,吻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