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姑媽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這話,無形中更加戳中那一根驚恐的神經。

慌忙不已看著唐小芯,而唐小芯雙眸冰冷深沉,似乎洞悉人心般。

席桂香害怕,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很快。

她快速把頭低下,不去看唐小芯。

席桂花和甘淑英把錢籃子掉出來的錢都撿起來。

席桂香一直維持蹲著的姿勢。

「桂香你這是怎麼啦?」席桂花好奇問。

甘淑英不解也盯著她看。

是呀!為什麼蹲在地上沒起來。

唐小芯似笑非笑,「我看小姑媽打算是給我們變魔術,將我們不見的錢,變出來給我們。」

「魔術?」席桂花一頭霧水,她怎麼從來都不知道她妹妹會這個?

「是變戲法嗎?」甘淑英問。

「是。」

唐小芯冰冷瞅著她,嘴角噙著淺淺又極其寒冽的弧線,「小姑媽你在是要我扶你起來呢?還是你自己起來。」

「我……」席桂香心亂糟糟的,又害怕,面色微微泛白,額頭的汗水淋漓,不斷沿著她面部的輪廓往下流淌。

「小姑媽你這麼磨磨蹭蹭,那就是要我過去扶你起來了!」

「……」

她都不要,誰都不要。

她就是想著能不能把錢偷偷塞哪裡,就不能讓唐小芯從她口袋裡找到。

現在她架子什麼都沒,三個人都盯著她看,她往哪塞都不行。

唐小芯不容許她再故意拖延時間,猛地上去,將席桂香生生拽了起來。

「小姑媽你是打算錢放哪呢?」

「我沒……」

失措的雙眸無意間觸及唐小芯,那諷刺而輕蔑的視線,讓席桂香心頭立即湧出了羞愧感。

早知道她就不應該貪心了,偷了一張五塊錢就足夠了。

現在可好了,多拿了,還讓唐小芯抓包。

「小芯你這是……」席桂花還是一頭霧水的時候,唐小芯讓甘淑英搜席桂香口袋。

甘淑英也是不解,她還是按唐小芯的話去做。

眼看甘淑英的手就要碰到她口袋,席桂香開始惶恐不安,她開始掙扎。

唐小芯手指一緊,絲毫不會給她機會掙脫自己桎梏。

甘淑英一伸手進去,摸到了柔軟的紙張,頓時恍然大悟,大吃一驚盯著席桂香,最後把口袋裡的錢拿出來。

「這是……」

席桂花也驚呆了。

「你們在忙的時候,我就看見小姑媽往錢籃子拿錢。」

席桂花不敢相信的目光死死盯著席桂香,「這是真的嗎?」

「……」

「是真的。」甘淑英回答她。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接著甘淑英將手上一張五塊錢攤開,手指上面的污漬,「這張五塊錢就是我剛才收的,我剛才在拿的時候,就看了一眼,所以我記得。」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席桂花煩惱質問她。

「大姑媽,在這裡吵,等一下顧客看到就不好了,你先帶小姑媽回後面去吧!」

為了不影響生意,唐小芯這麼建議她。

「好!」

席桂花氣惱伸手拽著害怕而不敢出聲的席桂香,「跟我走。」

等她們一走。

甘淑英把錢放回錢籃子里,「小芯,這個席桂香也太不要臉吧!竟敢在我們這裡手腳不幹凈。」想想都心有餘悸,這要是真不見錢了,這會不會都怪罪到她頭頂上來?

「小芯幸好及時發現,不然……」

在她一開口,唐小芯大致就知道她想說什麼,她直接打斷甘淑英的話,說:「不見錢,我不會懷疑你,我就懷疑我們店裡的生意,用人不疑,用人不疑。」

她是足夠信任甘淑英。

她的信任對甘淑英來說是莫大的肯定,這比她掙到第一筆錢的時候,都還要高興。

唐小芯看了她雙眸泛起的激動,她拍了拍甘淑英肩膀,「好了,你先去忙吧!」

「先到後面看看。」

「好!」

「要是忙不過來,你就跟我說一聲。」

「會的,你放心吧!」

……

「我問你,你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事?」

「……」

「我問你話呀!」席桂花忍不住沖她大吼。

「……」

「你虧你昨晚說讓我防著小芯,我看最應該防著的人就是你,你看看你,都做多大的人了?還敢來做賊。」

「……」

「要是讓爸知道你這個樣子,非要把你打死不可。」

「姐你不能告訴爸。」席桂香驚慌開口。

「你覺得現在可以隱瞞得了爸嗎?」

席桂香抿緊嘴,而席桂花還想繼續訓她時,她陡然暴跳如雷,「我這麼做,那還是因為你要把我趕回去,我在鄭家過的日子,都沒有在這裡半點好,你這個姐姐也不知道體諒我,還會把我趕回去,你要是把你趕回去,我至於會做出這樣的事嗎?」

「現在你還有理了,是吧!」席桂花氣呼呼,眼淚不知不覺都在眼眶裡打轉。

「我怎麼沒理了?我這麼做,那還都是因為你逼的,你要是這麼不對我,那也不會這麼做,做錯的人就是你。」席桂香一旦開口推卸,她就越是覺得自己這件事沒有錯,錯在席桂花,如果要是席桂花將她留下來,那麼她也不會去偷錢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偷錢,給出這樣的解釋。」

唐小芯就是看席桂花面容被悲慟所覆蓋,她忍不住開口譏諷席桂香。

席桂香一看見她,先是一驚,后是故作鎮定。

「真是可笑,你自己偷錢,還把這個過錯推卸到別人頭上去,是大姑媽拿刀子逼著你來偷錢嗎?」唐小芯嘴角噙著譏誚的笑弧,句句都是帶著無限的輕蔑與不屑。

「唐小芯……」自己是她長輩,就算是做錯事,那又如何,她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對她說話都帶刺。

「我知道自己叫唐小芯,不勞煩小姑媽你再次提醒我,你該想好這件事怎麼跟爺爺解釋把!」

「你不能告訴我爸。」

金牌銷售經理 「憑什麼?」 鐘意你傾心我 唐小芯冷笑。

覺得眼前的席桂香就是個傻的。

「憑我是你長輩,我讓你不能說,那就是不能說。」

「長輩那如何?你真要是把自己當一個令人尊敬的長輩,你不會去做出小偷的行為。」對於有席桂香這樣的長輩,她表示很不屑。

「什麼叫偷呀,我沒偷。」席桂香一急,張開就為了自己強行辯解,「你都說了,我是你長輩,那我拿你一點錢,那也是應該的,就當是你孝敬我的錢,這有什麼不對。」

「你偷了我的錢,還說這是很正常的,還說這叫孝敬你?」她長這麼大,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將偷錢解釋成這樣。

「沒錯,我拿你錢,那就是你孝敬我的。」席桂香說著,還自己真的很聰明,這樣的解釋,也挺合理的,「不過你放心,我不會白拿你孝敬的錢,我過一段時間會還給你,不過現在你已經拿回去,那我就不用還給你了。」

「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回去了。」

現在才說要走,已經晚了。唐小芯不假思索攔下她去路,「小姑媽你現在就走了,會不會有點說不過去?你偷我錢,這件事就應該告訴爺爺,讓爺爺給我評評理。」

她可不是大姑媽,可不會任由席桂香就這麼忽悠了。

「唐小芯!」席桂香勃然大怒欲要將唐小芯的手臂揮開。

唐小芯卻早一步知道她會是這麼想,她在席桂香手一動,她就迅速擒住席桂香手腕,迅速一轉身,生生將席桂香的手反到身後。

「都做賊了,小姑媽脾氣還是這麼大。」

掙脫不開,席桂香求助席桂花,「姐,你快讓唐小芯放開我,我的手都快要斷了,疼疼疼……」

「小芯!」席桂花雖說是對她很失望,但畢竟都是姐妹一場。

「大姑媽你放心,我手力度會放輕重,只要她不亂動,那手就沒事,她要是亂動,手脫臼那就怪不了我。」

醜聞 「這是怎麼啦?」

席建立忙完,就聽到院子里有動靜,於是就過來看看。

「爸……」

唐小芯搶快一把事情給說了,「爺爺,小姑媽做賊偷錢。」

「什麼?」

「爸,你不要聽她亂說,我就是跟她借的而已,等以後還給她,她就說我偷,我沒有偷。」

唐小芯看席建立板著臉沉思,她知道席建立是在想這件事真實度。

「爺爺,這件事我是親眼看到的,錢也是在她口袋裡找到的,如果她跟我借,那為什麼在我抓包的時候,她就很害怕的樣子,還有,當場抓包,不僅僅是我看到了,還有淑英和大姑媽看到。」

哼,你想扭曲事實,那得要看看我給不給你這個機會。

席建立仍然不做聲,目光看向席桂花。 只見席桂花把頭低了下去。

這一舉動,無形中,已經在告訴席建立,唐小芯說的話,那就是事實。

席建立的臉上漸漸沉下,又迅速彙集了諸多的寒氣,「為什麼要這麼做。」

「爸……」席桂香驚駭直愣愣看著席建立,她從小到大,就除了她媽走之後,她爸會有這麼恐怖驚駭的表情之外,這次是第一次見。

嚇得連話都不忘了說了。

「我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席建立暴怒大吼。

彷彿這獅子吼聲都在院子不斷回蕩,房子都在抖幾下。

唐小芯手心處能夠感覺到席桂香在瑟瑟發抖。

她便鬆開了席桂香手腕。

席桂香直接癱軟坐在地上。

唐小芯斜睨席桂花,發現她也有在瑟縮肩膀,面上也有幾分懼怕。

其實爺爺還好吧!

然而……

下一秒就刷新她對席建立的影響了。

席建立拿起那掃地的掃把,直接往席桂香那腳上,橫掃過去。

「啊!」席桂香那尖銳的慘叫聲,還夾帶著哭聲。

「爸你別打了,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讓你什麼都不做,就知道當小偷,讓你當小偷……」

席建立發狠不斷往席桂香腳上揍去。

「啊!」席桂香慘叫幾聲,她迅速躲到席桂花身後去,「姐你跟爸說,讓爸不要打我了,我會改,我不過就是手癢,才拿的錢,我真沒存心要偷的。」

而且她都已經是三十多歲的人了,都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還讓她爸打,這件事要是穿了出去,那她還怎麼做人呀!

「讓開!」

席桂花不敢違背他的意思,連忙躲開。

但席桂香非要揪著她衣服,不讓她走。

「爸,我知道錯了,我已經知道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會了。」

看到席桂香涕淚俱下,席建立絲毫沒心軟,反而更加怒火中燒,拿著掃把指著她,「我沒想到我席建立會有你這麼不孝女,竟然還敢做賊,還偷自家的人錢,我今天非要把你腳都給打斷了。」

「爸,我知道錯了,你別再打了。」

「我打死你,不讓以後我見到你媽,我都沒臉見她了。」

「爸……」席桂花終於出聲,「你別這麼激動,桂香她已經知道錯了。」

主要是他提到她媽。

她媽在臨走之前,還一直握著她的手,讓她好好照顧妹妹。

桂香今天之所以這樣,其實她也有一部分責任,如果要不是她太過將什麼都攬在身上去做,或許桂香就不會有這個性格了。

唐小芯原本是不打算插手的,像席桂香這樣的人,就應該吃個苦頭,得了教訓,才知道以後不犯這樣的事。

但大姑媽都已經開口了,而且爺爺都這麼大年紀了,情緒太過於激動對身體也不好。

「爺爺,先消消氣!小姑媽已經知道錯了,你也別這麼生氣了。」

唐小芯還順手將席建立手裡的掃把拿走。

「爺爺你先做,我先給你倒水去。」

席桂花看到這,也知道唐小芯這是在幫忙,她推了推身後的席桂香,「你現在還不趕緊跟爸道歉。」

「我……」她害怕。

「難道你還想讓爸打嗎?」

「我不想。」誰願意都這麼大了,讓自己爸打呀!

她只能硬著頭皮去跟席建立道歉。

席建立沒搭聲。

席桂花說:「趕緊跪下道歉。」這樣,她爸一定會心軟的。

席桂香按她的話去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