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張,你把這個給顧黎送過去。」

顧中淮風輕雲淡地丟了一份文件在桌上,表情中帶著莫名的算計。

助理小張接過,臉色變了變,裡面的內容似乎讓他有些猶豫,「顧總,這……」

「趕緊去。」

顧中淮抬頭,不耐煩的催促了一聲。

助理小張沒敢再耽誤,匆忙的去找顧黎。

誰都知道,宋總回來了,顧小姐一定是在宋總的辦公室裡面。

——

「整體設計還是不錯,這幾個地方稍微改一下就好了。」

宋晴暖在文件上圈了幾個圈,遞給了顧黎。

然而,面前的女人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顧黎?」她皺了皺眉,重複了一遍。

顧黎這才像是反應過來,「好,我回去就改。」

她趕緊伸手接過,臉上是還沒來得及散掉的陰雲。

宋晴暖盯著她。

「你不太對勁?」她隨口問了一句,語氣並不刻意。

顧黎卻像是聽到什麼敏感話題,無措地搖搖頭,然後,又點點頭,「我是怕你因為顧總的事情跟我介意。」

宋晴暖頓了頓,忽而笑了,「顧黎,你大可不必因為這個跟我介懷什麼,我不會那麼自私。」

話落,她的視線又集中到電腦顯示屏上。

那裡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關於宋敏的介紹。

即使這些她已經看過好幾次,但她仍想在裡面找尋一些蛛絲馬跡。

畢竟是自己親姑姑,況且事情也沒那麼簡單。

顧黎臉色微變,小聲低喃,「宋,我不是這個意思。」

宋晴暖太過專註,沒聽見。

顧黎張了張嘴,又想說些什麼,猶猶豫豫還是沒有開口。

正好這時,門鈴響起。

走上山丘之時分人生 小張走進來,看了一眼桌前那個氣勢不凡的女人,又迅速地掃向顧黎。

接過小張掃過來的眼神,顧黎心裡突然「咯噔」一下。

說實話,她還真不想在這個時候看見小張,甚至想趕他走。

雖然她和顧中淮並沒有什麼,但生意上的事情,還是多少有些忌諱。

而且,她對這個男人,總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別人都傳他性格陰晴古怪,她卻覺得他其實也沒有他們說的那麼複雜。

就連他對自己講解那些方案理念時,也耐心地出奇。

顧黎的腦海中,一時間只能想到「慈祥」這個詞來形容他。

「顧黎,顧總讓我把這個交給你,讓我轉告你別忘了準備下午談生意的資料。」

這個男人像是看不見顧黎眼底的窘迫,直接上前遞了文件給她。

宋晴暖臉色仍舊平靜如水,沒多大反應。

顧黎咬咬牙,連頭皮都在用力,接過了。

不管怎麼說,顧中淮的商業模式和交際手腕,還是有些值得她學習的。

小張走時,有意無意羨慕了一句,「顧總對你倒真是挺好,經常領著你出去談合作,你可千萬別讓他失望啊。」

顧黎手一緊,突然無比心虛。

她看了看眼前的女人,還是決定先把文件給她過目。

「你這是幹什麼?」宋晴暖抬頭,眼底閃過疑惑。

今天的顧黎似乎也不太對勁。

她的語氣一向清冷,可落在此刻的顧黎耳中,就好像隱藏著淡淡的疏離。

「我畢竟還是你的助理,還是得讓你過目,才符合規矩。」顧黎解釋。

宋晴暖微微一愣,忽而笑了笑。

原來顧黎還是在介意這個。

「你收回去吧,這才是真的不符合規矩。」她把手放在文件上,輕輕一推,往顧黎面前挪了挪。

「你想做什麼,儘管去做就好了,只要是對你好的就行。」

意亂情迷 宋晴暖臉上的笑,如沐春風,看不出一絲一毫其他的含義。

顧黎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也許真的是她想多了。

時間一分一秒,很快到了傍晚。

宋晴暖慵懶地打了個哈欠,這才將手頭上的工作放下。

不在公司的這幾天,確實落下不少工作。

外面天色已黑,出門前秦騁的話在耳邊響起。

她起身,簡單收拾下,甚至不用打車,秦騁派來的人已經等在宋門的不遠處。

宋晴暖坐在車裡,沒過多久就到了家。

遠遠望去,秦騁的別墅燈火通明,煙火氣息漸濃。

「媽咪,你回來了。」

一進門,小傢伙喜出望外地盯著從門口進來的宋晴暖。

沙發上的男人聽到聲音,也循聲忘了過來。

也只是一秒都不到的時間,他又慢慢低垂著眸。

在手上那本雜誌後面,他嘴上,有意無意地揚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嗯,媽咪回來了。」

見到安之,宋晴暖彷彿所有的累都消失了。

「爸比,你輸了。」小傢伙奔到她的懷裡,得意洋洋地看向那個看起來不為所動的男人。

秦騁這才像是注意到宋晴暖回來了,慢慢抬頭。

「嗯,爸爸認輸。」他微微一笑,臉上的神情讓人捉摸不透。

宋晴暖卻是有些疑惑,看向安之,「什麼輸不輸的?」

安之仰著小腦袋,無比自豪,「我和爸比打賭如果媽咪今晚不回來的話,爸比馬上就帶我回家,如果媽咪回來了,就一起回家。」

什麼?

宋晴暖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她先是一愣,然後迅速地瞥向不遠處的男人。

秦騁也淡淡笑著,迎著她來的視線。

兩人目光交匯處,有異樣的電火。

她咬咬牙,勉強忍住衝上去質問秦騁的衝動。

「媽咪怎麼會不回來呢?」她點了點安之的小鼻頭,「只是以後安之不要再跟爸比打這種賭了好嗎?」

安之點點頭。

用過飯後,小安之早早地上床睡了。

宋晴暖看著他,無比溫柔的落下一吻,輕輕退了出去。

走廊上,空蕩蕩的,沒有人。

她本以為那個男人會守在這裡,然而並沒有。

不期待,但也不失望。

億萬萌寵:逃婚上上策 她平靜如水,輕輕擰開自己的房門。

關門得那一瞬,突然有股外力從門后襲來—— 宋晴暖還沒來得及關門,房間里便多了一道高大挺拔得身影。

秦騁站在門口,伸手抵著房門,俊臉隱沒在陰影處,看不見他的表情。

她看了他一眼,就轉身旁若無人地打開電腦。

「你來幹什麼,我還需要忙。」

想起他和安之打的賭,她實在是給不了什麼好臉色。

「沒關係,我可以等。」秦騁今天莫名的耐心。

輕輕的落鎖聲,在她轉身那一刻響起。

果然,秦騁只是坐到一旁的沙發上,絲毫沒有要打擾的意思。

宋晴暖微微抬了下眼皮,忍耐下將他趕出去的衝動。

小不忍則亂大謀,這已經不是自己家了!

空氣安靜得不像話,除了鍵盤敲打的聲音,再就沒了。

時間轉瞬即逝,很快到了深夜。

宋晴暖忙碌了大半天,不禁也有些乏了。

迷迷糊糊的,她伸了個懶腰,襯衣紐扣輕輕一解,白皙誘人的香肩頓時就露了出來。

全然忘記身後還有另一道呼吸聲……

只穿裡面的小衣服,她直接朝著浴室的方向走去。

而在沙發上的男人頓時皺了皺眉,臉上閃過一絲不解。

但下一秒,他又略有意味地笑了笑。

連那雙深邃的眼,都變得曖昧起來。

毒寵小謀妃 不一會兒,浴室便有嘩嘩的流水聲傳出來。

秦騁臉上的笑意,絲毫不減。

他起身,也脫下身上的外套,就穿了一件單衣,走了進去……

浴室的門突然被推開,宋晴暖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回頭,正撞上男人的視線。

順著視線看過去,前方男人裸著上半身,腹壑分明,此時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宋晴暖臉色刷的一下就紅了,趕緊捂住自己關鍵部位,這才想起秦騁也在房間里。

「你……你怎麼進來了。」

話語支支吾吾,明顯帶著緊張。

男人挑了挑眉,直勾勾的眼神盯過來,讓宋晴暖不自然地輕輕挪了挪。

他上前,附身到她耳邊,意味不明,「你今天晚上這麼做,是故意做給誰看,嗯?」

宋晴暖皺了皺眉,看著那隻攬住自己的大手。

確實,她真的不好解釋什麼。

說自己忘了還有他這麼個人么?

兩人挨得很近,他的呼吸,一清二楚。

心跳沒有想象中那樣快速,她反而平靜得出奇。

只是象徵性地推了推。

她說,「那便是你想的那樣吧。」

秦騁可並不想探究其中深意,貪婪的手,越來越放肆。

直到腰間突然傳來一陣強大的力道,她騰空而起。

濕漉漉的兩人,發梢還滴著水珠。

很快,溫玉柔軟的大床上多了一對奧妙的身影。

卧室的地板上,還留著一道清晰的水印。

懷裡的女人乖的像只小貓,秦騁摟著她,倒是覺得十分滿意。

「這兩天你抽個時間,我們回去一趟。」

情動的間隙,他輕輕咳了咳,淡淡地說。

語調平靜,沒有往日的陰沉和森冷。

「幹什麼?」懷裡的女人明顯有些不願意。

房間光線很足,她抬眼看去的視線里,男人下巴輪廓分明。

若有似無的,她柔軟的身子悄悄挪了半寸。

那雙清澈的眸里閃過一絲警惕,雖然不明顯,但秦騁還是一眼看出來了。

他皺了皺眉,一把攔住女人纖細的腰肢,將她拉過來。

直接粗暴,不留情面。

宋晴暖吃痛,伸出手在他胳膊上擰了一把。

「你是在給我撓痒痒?」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秦騁笑了一聲,冷峻的臉色夾雜了絲絲別樣的意味。

可摟著她的那隻胳膊,卻異常緊實。

宋晴暖有些不適的動了動,殊不知這樣一個細微的動作又挑起男人的興緻。

不由分說的,秦騁湊過來,涼薄的唇直接吻上了女人的下巴……

又癢又疼的,宋晴暖稍微躲避了一下,秦騁的眼睛瞬間就眯了起來。

「你長鬍茬了。」她說。

那雙盯著她看的眼睛笑意更深了。

她有些不自在,別過頭漫不經心地說,「你總該讓我把頭髮先吹乾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